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小道童四歲半 第82章 頭鐵

第82章 頭鐵



    夏映淺的手頭也沒帶什麼靈丹妙藥。

    他燒了一張帶有他表姨小爪印的符紙,化在了水里,給姜彬喂了下去。

    要不是實在沒辦法,夏映淺才不想使這招兒。

    因為這招看起來,特別的像江湖騙子。

    也就是張華超對他有點了解,這要換了其他的人,沒準兒他得挨上一頓胖揍。

    姜彬緩了有十分鐘,才醒了過來,他舔了舔嘴唇,朝車後座看了一眼,正對上甦錦霓大大的貓兒眼楮。

    姜彬不好意思地說︰“哎喲,我這一覺睡的,你看人都接到了。”

    張華超一听,跟夏映淺對視了一眼。

    那意思是︰你來解釋,你專業。

    夏映淺有點不敢說,畢竟自己剛剛灌了人家符紙。

    這時,姜彬又舔了舔嘴唇,“怪不得我夢見也不知道誰給我吃了奇奇怪怪的東西,肯定是這幾天蹲在這兒,連個水果也沒吃到,上火了,這一嘴的苦味兒呀!”

    甦錦霓實在沒忍住,噗嗤一聲笑了。

    可給夏映淺緊張壞了,剛剛沒跟他表姨對過詞兒,萬一小孩子說了實話……

    其實解釋也好解釋,就是吧,害怕姜彬會心理性反胃。

    誰知,甦錦霓又一本正經了起來,她眨巴眨巴眼楮忽悠道︰“做夢吃奇奇怪怪的東西好,你要是做夢吃山珍海味的話,那才要倒霉了呢!”

    姜彬一拍大腿︰“對呀,老話不是說了,夢都是反著的。”

    好歹也是盛市人,姜彬自然認識夏映淺和甦錦霓。

    說起來,姜彬一開始並不同意,讓這倆小孩過來。

    依靠玄學破案,他真的是聞所未聞。

    但張華超是老刑警了,他一個“新兵蛋蛋”,還是得多听老刑警的意見。

    張華超和姜彬住的賓館,離鹿山療養醫院不遠。

    他們先領著夏映淺和甦錦霓,去放行李。

    姜彬道︰“听說凌市的醉蝦很出名,咱都來這兒幾天了,要不晚上去嘗嘗?”

    他嘴里的苦味兒還沒散去,想吃點鮮的。

    這就是不知者無畏了。

    估計現在還能吃進去飯的,也就是姜彬和甦錦霓了。

    但是甦錦霓可不想吃醉蝦。

    她揚著小腦袋,跟姜彬打商量,“我們不吃醉蝦好不好?出家人不能殺生!”

    姜彬記得自己看過清明觀的科譜,他們可是不戒葷腥的道士喲!

    他故意說︰“那你多慘,那麼好吃的肉肉都吃不了!炸雞腿,五香鴨……嘖嘖,香的很!”

    “誰說我不吃肉肉呀!我吃熟的。”甦錦霓脆生生地應答。

    太喜歡吃肉肉了,一頓沒有就饞的慌。

    姜彬笑了起來,可逮住破綻了︰“吃熟肉不也算殺生嘛!”

    她來了,她來了,她帶著她的歪理邪說又來了!

    甦錦霓︰“可那是廚師殺的呀!”

    說的有點對呢!他居然無話反駁。

    姜彬一噎,他覺得自己可真出息。

    跟個孩子斗嘴,關鍵還沒有斗贏。

    離晚飯還有一點時間。

    夏映淺打開行李箱,啥事兒不干,先往兜里塞“裝備”。

    大白天都如此張狂,可想而知到了晚上一定會有一場惡戰。

    姜彬覺得好奇。

    卻也不好意思當著夏映淺的面前說什麼。

    他把張華超拉到了陽台上,嘀咕︰“真得來個玄學破案呀?這回頭報告書,還不得讓咱倆頭大死!”

    張華超拿了根煙叼在嘴里,但沒點燃。自打他老婆懷上二胎,他這煙就戒了。

    沒啥,就是抽煙太費錢,還不如留著錢給老二買點奶粉呢!

    張華超思考再三,一點不跟姜彬透露也不行,萬一晚上要是有邪門的東西上門,他沒個心理準備,還不得嚇傻了!

    張華超忽然開口問︰“你知道咱倆是幾點出門的嗎?”

    姜彬愣了一下,“一點啊!”

    “你知道咱倆是幾點到的機場嗎?”張華超又問。

    姜彬被問的很是懵逼,“我睡著了哪里會知道!按照路程來算,咱倆到的時間差不多應該是兩點十分!”

    張華超︰“不,咱倆就沒到機場,一直在那胡同口。”

    姜彬瞪大了眼楮,回憶起來了,他們好像才上汽車,自己就覺得胸悶,難以呼吸。

    後來的事兒,他真沒有印象。

    他後背開始發毛,“超哥,你別故意嚇我!有事兒說事兒……我奶奶說了,人民警察是正義的化身,百鬼不侵。”

    張華超笑了,“奶奶怪可愛的!”

    姜彬哀嚎︰“起哥,現在是說這個的時候嗎?”

    張華超不再逗他,將剛剛的事情大約講了一遍,省略了喂符紙。

    因為他也覺得喂符紙什麼的,也太像江湖騙子了。

    比如他剛剛講的那些姜彬全都相信了,但他相信,只要他一說出喂符紙的環節,姜斌的心里肯定會犯嘀咕,感覺自己的智商被侮辱。

    姜彬當機了很久,都沒緩過來神。

    張華超拍了拍他的肩膀說︰“年輕人思想要放開闊一點,具有包容性。這個當然要相信科學,有時候呢,也得相信咱老祖宗傳下來的東西。反正不管是黑貓還是白貓,能抓得住老鼠就是好貓!”

    姜彬清了清嗓子,一抬起眉眼,真摯地問︰“超哥,你的意思是要沒小道長,咱倆可能得死!”

    “不死也夠喝一壺了。”張華超有過離魂的經歷,頗有經驗地說。

    姜彬激動地說︰“那他可是咱的大恩人呀,我得代表我們全家謝謝他!”

    姜彬還沒有來得及,代表他們全家謝謝夏映淺。

    一出了陽台,便把所有感謝的話語咽了回去。

    那姨甥倆人正盤腿坐在茶幾邊,一人一把小剪刀,在剪紙人玩兒。

    “表姨,你看我剪的馬!還有馬鬃。”

    潛台詞是︰再瞅瞅你自己剪的是啥玩意兒嘛!

    甦錦霓噘著小嘴,怪不服氣地說︰“不算,不算,我們再比一次。不對,再比好多好多次,比到我贏了你才行!”

    夏映淺︰“我這是造了什麼孽呀?”

    姜彬一回頭,用口型示意︰超哥,你剛剛是在騙我的吧!一定是騙我的。

    就眼前這個跟小孩斗嘴的幼∣稚道士,能是他的救命恩人?

    張華超也有點犯愁。

    任誰看小道長和小道童,都沒有大師範兒啊!

    夏映淺和甦錦霓,不光剪光了自己帶來的彩紙,還在賓館里翻找了一圈兒,只要能用的紙都給剪了,就連衛生紙都沒有放過。

    到了出門吃飯的時間,甦錦霓將剪完的所有紙人紙動物摞在了一起,塞進了口袋。

    姜彬倒是想阻攔來著,但他沒好意思張嘴。

    醉蝦什麼的就別想了。

    四個人進了賓館旁邊的小店,一人點了一碗老湯米線。

    甦錦霓抱著比她臉大了無數圈的大碗,吸溜的可歡了。

    姜彬不知道為啥,他一個還沒結婚的未婚青年,居然對著甦錦霓,流露出了老父親般的慈祥。

    唉呀!不得不說是真可愛。

    而且還是那種動態比靜態,更可愛的可愛。

    吃飽喝足,打道回府。

    甦錦霓吃的有點撐,她邁著小短腿走在三個人的前面。

    還沒走到房間門口,忽然頓住了腳步。

    她聞到了房間里有異樣的氣息,抽出了口袋里的彩紙大軍,挑挑揀揀,選了幾張得力的紙人,又選了幾張不大得力的,剩余的又裝回了口袋里。

    她把挑揀出來的彩紙大軍,往走廊里一扔,“去吧!”

    那些紙人翻著跟頭列好了隊,然後順著門縫鑽了進去。

    姜彬的嘴巴從小o變成了大o型。

    他懷疑自己的眼楮是不是出了什麼問題,使勁兒揉了揉之後,還擰了自己一把。

    確實沒看錯!

    也確實沒做夢!

    媽媽呀,好凌亂呀!

    三觀被打亂後,重組完畢。

    姜彬頓時又覺慶幸,幸好他們剪紙人的時候,他沒有控訴,把衛生紙都用光了。

    從紙人進屋,到紙人又從門縫里鑽了出來,最多經歷了五分鐘的時間,可姜彬卻覺得有一個世紀那麼長。

    張華超看了夏映淺一眼。

    夏映淺點了點頭。

    張華超便拿出了房卡,嘀的一聲後,推開房門。

    他還來不及邁腳,甦錦霓就從他的胳膊下鑽了進去。

    “我先,我先!”

    鑽出來的紙人數量不對。

    甦錦霓一進屋,就看見地毯上躺著的幾個七零八碎的小紙人,破爛的地方還冒著絲絲的黑氣。

    剛剛的戰斗,一定很壯烈。

    甦錦霓將那些碎紙,一片一片撿了起來,準備“厚藏”。

    她又掰了掰手指頭算賬,然後拉著哭腔跟夏映淺告狀︰“表外甥,他們弄毀了我八個小紙人。”

    那可都是孩子一剪刀一剪刀,剪出來的,知道有多不容易嗎?

    夏映淺安慰道︰“沒事的表姨,回頭我給你買好多好多的彩紙。”

    姜彬附和︰“那個……我可以贊助一箱嗎?”

    甦錦霓點了點頭,破涕為笑︰“既然你要贊助的話,你就買點好的。彩紙要會反光的那種,還要一把小剪刀,彩色畫筆,膠水……和一支奶茶味的棒棒糖。”

    她大大的貓兒眼楮里閃著小星星。

    姜彬明明知道她這是在敲竹杠,能怎麼辦呢?

    當然是滿足她!

    說句不要臉的話,他現在一看見她剪的那些紙人,特別有安全感。

    但,滿屋子都是會動的小紙人的話,還是有點滲的慌!

    甦錦霓也沒干啥,她就是想吸取剛剛的教訓,提前練練兵。

    五人一組,帶五只小動物,還有一人是專門做指揮的。

    她很快就練好了,能同時操控無數支小分隊的辦法。

    門口的走廊上,有一只惡鬼徘徊不定。

    想進去吧,可听著里頭嘿喲嘿喲的動靜兒,他有點兒慫。

    不進去吧,就是違背主人的命令,他可能得再死一次。

    他煩躁地抓了抓自己的鬼毛。

    算了,頭鐵,硬鋼吧!︰,,









同類推薦︰ 謀家斂財人生[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小甜蜜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女主,請放過白月光[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