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全星際迷弟 第43章 第四十三章(2合1)

第43章 第四十三章(2合1)



    星網最終盤點——

    年度最佳話題︰帝國薔薇復活

    年度最熱話題︰第一王女歸來

    年度最受歡迎話題︰安德莉亞殿下改名

    在不知情的時候, 蔚梨一個人包攬了全部獎項。

    在星艦回程的一個月時間里,整個南河星系都處在熱鍋亂炖的模式。

    不知道哪個軍部的人透露出消息︰其實在幾個月之前,軍方就已經查探到王女重生的消息, 當時她是在一顆垃圾星上現身, 但是追查了很久卻都沒有找到。

    網友們開麥就是一頓破口大罵。

    隨後,蔚梨現在的情況也被官方公布, 大多數是媒體人從斯塔利軍事學院挖出來的消息, 其他還有學生們透露的內情。

    當蔚梨在學校時期的學習成績、異能訓練情況、野外對戰情況被公之于眾, 人們驚訝發現,就算沒有王女濾鏡, 沒有五系全a的天生異能,優秀的人到哪里都是優秀的。

    [難以想象……出現在垃圾星、一窮二白、身無分文,還檢出e級序列,如果是我已經崩潰了]

    [我也要努力學習考上斯塔利才行]

    [你們竟然讓殿下拿e級補助,一個月才100塊,校方瘋了你們]

    [比起學校,那個敢校園霸凌殿下的人才是瘋了吧]

    作為“聲名赫赫”、全校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光輝事跡足以書寫傳奇的尼達姆,其在開學時候做的好事,自然也被知情人士全盤托出, 在星網上掛了將近三天三夜的熱搜。

    [是哪個孫子欺負到殿下頭上?]

    [啊,我認識這個家伙, 校園霸凌專業戶]

    不過在經歷網友的口誅筆伐後, 關于尼達姆的消息很快就銷聲匿跡了,有傳言說主角已經被幾股強大勢力人道主義處理了。

    相信經此一役,未來在校園中類似的事件幾率一定會急劇下降,誰也不知道你正在欺負的那個人,將來會不會是萬人稱頌的殿下。

    一個月以後, 三支艦隊回到α藍的這天,天公作美。

    晴空萬里下,十幾艘巨型的星艦緩慢漂浮在高空,向著1號空港降落。

    巨蛇號是例外。大約是米路的授意,大蛇艦隊在歸來的時候特意低空飛行,環繞了皇城整整一圈,所到之處,底下的民眾都歡呼雀躍,有些還開著飛車跟著星艦跑。

    越到低空,蔚梨站在窗邊越驚訝地合不攏嘴。

    入眼所見的摩天大樓廣告牌、街邊標識、熱氣球、飛行器宣傳欄,全都用一樣的字體寫上了【歡迎殿下回家】這幾個字。

    白色的底、金邊的字,再加上一朵朵粉色薔薇作為裝飾,寓意——不朽的帝國薔薇。

    當整個城市都為一人而存在,場面之壯觀,甚至比史上皇帝登基的日子還要難以忘懷。

    還沒落地,但已經距離地面很近了。

    蔚梨看到空港附近站著許多人,他們穿著紅色的衣服,用人體排成隊列,組成【歡迎殿下】四個大字,又過了一會,人們跑動起來,隊列迅速變換,再次組成【我們愛您】幾個字。

    蔚梨︰啊這……

    米路湊過來,笑吟吟看著她︰“姐姐,你喜歡嗎?”

    正常人生平應該是沒感受過這種歡迎陣仗的,蔚梨第一次體會到什麼叫星系萬人迷︰“應該……花了很大功夫排練吧?”

    米路隨口回答︰“一個月的時間,如果連這個都做不到,怎麼表達誠意呢。”

    “來,我們下去吧。”他紳士地朝她伸出左邊胳膊,蔚梨不明所以。

    “挽著我,王女和皇帝一起出現,這才符合禮數。”米路耐心解釋。

    聞言,蔚梨只好試探著挽上米路的胳膊,後者的右手馬上伸過來,將她手指握在掌中。

    米路掌心熾熱,但是蔚梨很快就無暇感覺了。

    因為艙門緩緩開啟,外頭的冷風吹進來,同時響起的還有震耳欲聾的歡呼。

    在這排山倒海一樣的人聲里,蔚梨有些慶幸自己站在米路身邊,因為她幾乎是被他帶著往前走的,稍不留神,就要被這恐怖的聲浪給沖跑了。

    幾萬?十幾萬?空港的地面上站滿了人,大約是整個王城的居民都跑來了吧,在遠處還停著無數飛車。大家都想要第一時間看到王女歸來的一幕。甚至在星網直播鏡頭前,其他的宜居行星上,也有數以億萬計的人民,正在看著她。

    蔚梨被風吹得眯了眼,正好這時腳下的一節階梯有些松動,她整個人顫了顫。身旁一個人忽然伸手。

    “小心。”

    蔚梨一愣,點頭︰“沒事。”

    扶住她的人是加西亞,他也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的,牢牢抓住她的左手。

    事實上,米路好好地帶著她,舷梯也沒斷,完全沒有一點摔跤的可能。

    但加西亞不松手了。蔚梨用力掙了掙……沒掙脫開。

    “指揮官?”場面有些尷尬。

    米路涼颼颼地瞥了眼加西亞,壓低聲音︰“格雷將軍,你逾矩了。”

    加西亞面無表情︰“殿下和陛下身份尊貴,屬下理應在旁保護周全,舷梯離地高,風大容易產生危險。”

    蔚梨︰……

    他們兩個誰也不放手,默默拉鋸戰,所以事情就演變成,蔚梨左邊手上牽著加西亞,右邊手挽著米路的胳膊,被夾在中間左右為男。

    喂喂,你們兩個,不要因為不想被媒體拍照,就拿我當擋箭牌啊!

    事實證明,只要蔚梨走在前面,各種長著翅膀的攝像機、方塊腦袋的照相機,就統統只對著她臉懟拍,兩旁的男人被媒體同時忽略了。

    一節舷梯走了有一年那麼漫長,等到下到地面,蔚梨好歹是掙開了兩人的手。

    她踩在松軟的草坪上,往前走了幾步又停下來,她看向不遠處朝她招手的圍觀平民。

    一位母親將孩子抱在懷里,年幼的孩子吐著泡泡咿咿呀呀直笑,那位母親雖然笑著,卻目光含淚。

    除此之外,頭發花白的老人、中年操勞的男人,形形色色、各行各業的人們匯聚在一起,等待著屬于他們的王女殿下再臨。

    最後一朵帝國薔薇凋零了,王室之光再次衰微。就算現任的皇帝和王女姐弟相稱,那也不過是死水湖泊的最後一次回溯。

    可面前這一幕對于他們來說太熟悉了

    就算她已經死了十年,教科書和文件資料里卻到處都能找到記載和影像。

    、昏庸無能的王室歷經多年,只有這一顆璀璨的星星升起,如花的是她的面容,像琉璃一般的琥珀色眼楮,誰都能立刻認出來,無法忘記。

    幸好,你回來的時候,牢記你的人還在這里。

    我們還在這里,南河依然強大。

    星艦登陸的過程沒有持續多少時間,米路直接派車將蔚梨接回了王宮,沒有理會追在身後的各種拍攝機器人。

    不過好像就這麼見一面,南河的千千萬萬老百姓就都滿意了。

    親眼見到了,是真的,放心了。

    α藍•大王宮

    在豪華飛車降落到王宮範圍內的時候,米路和加西亞兩人和她分道揚鑣,他們似乎是去準備記者會事宜,獨留蔚梨在一幫管家和侍從的簇擁下走入這座華麗雄偉的王宮。

    古老的宮殿年代久遠,但是看得出來養護得非常精心,許多陳舊的石頭建築在時間的沖刷下變得獨具韻味。

    除了灰色的巨大宮殿城堡,大王宮還有一座水晶議事廳、一座皇家花園、大廣場等。

    踩在青石板上,遠遠地能看到許多修建草木的園林工人、腳步匆匆的侍從、五顏六色打扮的各大臣、戴著紅色肩穗的皇家護衛隊。

    這些人身份地位各不相同,但共同點都是看到她以後化身迷妹迷弟,眼神激動且熱烈。

    蔚梨一路笑得臉都快抽筋了。

    走至城堡門前,她下意識停下了腳步。好像有哪里不對,抬手比劃一下,這里應該原本是個花壇……

    一旁的管家貼心解釋︰“殿下,這是去年重新修建的音樂噴泉,到了夏天的時候會表演,在王宮外都能看到呢。”

    “哦,是這樣。”

    自從走入這里,她的記憶就跟開閘泄洪了似的,到處都能冒出零碎的記憶片段,有時候會是一段對話,有時候會是某個人影,這些碎片讓這座巍然古老的城堡漸漸鮮活。

    沿著裝飾華麗的回廊走入後宮,管家將她引入某扇大門前,門邊早已侍候了十多名侍從,看見她了紛紛行禮。

    “殿下,這間是您以前的住所,這十年來陛下一直讓我們打掃,就等有一天您回來可以入住。”女僕珍妮說道。

    女僕蘿絲也連忙湊上來︰“殿下,這里已經是現在整座王宮最富麗堂皇的宮殿了,每一年陛下都會進行修繕,一樓是會客室,二樓是起居室,往上還有珍藏間、書房和廚房,門口的花圃一年12個月不重樣開花。”

    蔚梨看著臥室里優美奢華的裝扮︰帶刺繡的床帳、純實木的家具、銅底瓖嵌寶石的台燈、桌面上的羽毛筆。

    和斯塔利學院里的宿舍比起來,猶如一下子從標配上升到總統級配置。

    但是曾幾何時,她還住在垃圾星上破塑料棚子搭就的狗窩里。

    內務總管麥倫紳士地彎腰行禮︰“那麼,不打擾殿下休息了,晚餐時間我再來叫您。”

    隨後是女孩子們的時間。兩名貼身女僕十分興高采烈地幫她鋪床疊被,其余的侍從也上上下下開始打掃原本就一塵不染的城堡。

    蔚梨洗了個熱水澡,換下身上的軍服,發現侍女給她準備的是一套女式騎馬裝。

    上半身帶花邊的白色襯衣,外搭天鵝絨的赤紅色短款小外套,露出緊致的腰身,下身是合體的緊身馬褲,配上長及膝蓋的皮靴,英姿颯爽。

    除此之外還有各種各樣的配飾,胸針、腰帶、禮帽、手環、戒指。

    蔚梨對著穿衣鏡看了看,這應該就是王女從前的穿衣風格了,她還挺習慣的。

    除此之外,衣櫃里從華麗蓬蓬裙到絲綢睡衣,從日常服侍到皇家禮服應有盡有,首飾盒里各色不知道價格的珍貴珠寶首飾,從細節上就能看出米路準備這些東西花了很多心思。

    蔚梨身後,兩名侍女雙手握拳、熱淚盈眶。

    “殿下,您這樣真的太漂亮了。”

    “如果頭發是金色的那就更……”蘿絲說到一半,一把捂住嘴。

    蔚梨隨口問︰“黑頭發不好看麼?”

    珍妮笑︰“怎麼會呢,殿下怎麼樣都好看,就是我們比較習慣金發的王女殿下,您現在換了一個造型,蘿絲反應不過來呢。”

    “是的是的。”

    蔚梨沒有過多在意,換好衣服,她坐在真皮沙發上,透過二樓的窗戶可以看到花園里的風景,不遠處有一棟較為古舊的城堡,牆壁是紅磚顏色的。

    “那里是?”

    “那是陛下和未來王後的住所。”珍妮道。

    “未來?”

    珍妮笑著替她添茶︰“陛下登基多年,一直沒有迎娶王後呢。”

    蔚梨搖搖頭︰“米路看起來年紀還小,結婚不用著急吧。”也許是他一直叫姐姐的緣故,雖然兩個人要說生理年齡,蔚梨減掉那消失的十年,其實二人差不多大。

    “陛下今年二十二歲,並不是史上最年輕的皇帝。”珍妮想了想,“我記得上上任皇帝杰洛二世,八歲就上任了,還是被內務總管抱上玉座的。”

    “哎呀,那可真厲害。”

    蘿絲道︰“不過陛下雖然年輕,對待政務可十分勤奮,上任十年,一直沿用王女殿下從前的政策,將星系打理的井井有條,綜合國力也越來越強了。”

    蔚梨好笑地看著她︰“看來米路陛下在你們心里威望很高,你們很喜歡他?”

    蘿絲臉上的笑一下僵住︰“怎麼會……我們可不敢。”

    小女僕眼神躲閃,蔚梨露出一點疑惑的神情,蘿絲尷尬地笑笑︰“陛下很凶,平時從來不和屬下親近,就算有不處理政務的時候,也是一個人待在花園或寢殿里。”

    凶嗎?米路?

    蘿絲看了眼窗外,又小聲道︰“現在已經好的多了,從前王女殿下剛離開那幾年,陛下幾乎不在寢殿里睡覺,好好的城堡不住,偏偏要一個人守在花園里,那多冷呀。”

    話音落下,珍妮扯了扯蘿絲的裙角,使了個眼色︰“咳,殿下,我們下去端點心了,有事您吩咐。”

    兩人匆匆離去,留下蔚梨獨自待在臥室里。

    她指腹劃過茶杯的杯沿,總覺得剛才女僕們的態度有點奇怪。

    是尊敬嗎?畏懼嗎?好像都不全是。

    此後過了兩天,蔚梨暫且習慣了王宮的生活,也看到了皇室公開發表的王女回歸申明,和事實相差不大,向公眾坦白了她消失十年又失憶的情況。

    不過奇怪的是她回來都好幾天了,竟然一次也沒有見到過米路。

    大王宮佔地面積廣闊,白天如果不是全體議會的時候幾乎看不到什麼人,蔚梨穿行在結構復雜的宮殿里,希望可以找回一些記憶。

    她走過一個拐角,看見幾個正在晾曬被單的女僕,她們在陽光下愜意地閑聊。

    “你們都見過王女殿下了嗎?”

    “當然,殿下可真好看,都十年過去了,竟然一點變化都沒有。”

    “飲食習慣也和從前一樣,我看那些說殿下是假貨的人打不打臉。”

    聞此,蔚梨伸出去的腳收了回來,悄悄站在了廊柱後頭。

    一個年輕些的女僕捧著臉︰“特別是殿下那頭黑發……真是像黑珍珠一樣漂亮。”

    另一個年紀大些的嘲笑她︰“艾瑪你真是雙標,之前是誰說除了金色,其他顏色都很丑的。”

    “那是以前嘛,王室成員的標志性特征就是淡金色頭發啊,因為殿下是這個發色,所以大家才這麼推崇金發。”叫艾瑪的年輕女僕說道,“我早有有自知之明,已經買了黑色的染發劑了!”

    “啊,我也想要!”

    “我想和殿下有一樣的發色。”

    庭院里,潔白的床單在陽光下白得發光,崇拜王女的女僕們小聲嬉笑。

    一個坐在角落里最為年長的女僕忽然說︰“不過,不管是從前的金發,還是現在的黑發,陛下的發色和殿下相差都很大……”

    此話一出,眾女僕偷偷摸摸蹲下來,也沒了玩鬧的心思,壓低聲音不知道在聊些什麼。

    蔚梨豎起耳朵屏息傾听,才听到斷斷續續幾句話。

    “畢竟米路陛下不是正統皇室出身,因為繼承人們都……”

    “他只是是杰弗里伯爵的私生子……听說是個燒火女僕……”

    接下來,通過洗衣女僕們口中漏出來的些許八卦,蔚梨七拼八湊,終于看到了屬于米路的過去。

    下一瞬,她眼前華麗古樸的回廊變了個顏色,染上了冬日的積雪。

    庭院里懸掛著的雪白床單全部消失,只余根根細線上面停留著幾只麻雀。寒冷淒清,這是某一年大王宮的冬日。

    在這個時間,南河星系的皇帝陛下還是卡特三世,安德莉亞還是第一王女。而米路,只是一個從郊區前來投奔皇室的伯爵之子。

    幾個高級侍從聚在一起,小聲討論︰“杰弗里伯爵是陛下的表兄,現在腦溢血病故,伯爵夫人因為酗酒……兩位子嗣一個嗜賭成性已經輟學了,另一個沉迷玩樂不知道跑去了哪個星系。現在伯爵家就只剩下一個……”

    幾人望向不遠處乖乖坐在廊柱邊的小男孩,他看似是在觀察麻雀,看其實上卻不知道在想什麼。和皇室相差迥異的短發卷曲著,這副面貌唇紅齒白宛如天使。

    但在這樣一個陌生的環境,臉上卻沒多少恐懼

    “剩下的這個……還是個私生子。”侍從們嘆氣。

    內務總管道︰“是因為伯爵家沒有辦法養育才把小少爺送到王宮來。而且殿下開口了,就暫且當做小王子撫養吧。”

    “也好,還可以陪伴殿下,他們看起來很投緣。”上了歲數的老資歷侍從們紛紛點頭。

    總管看向米路︰“總覺得這孩子,有著超乎年齡的成熟。”

    畫面一轉,積雪融化、春天來臨了。

    王宮里的小孩很多,卡特三世的子嗣、私生子女、其他皇親的子嗣、私生子女,加在一起可以湊成一個兒童樂園。

    其中按照繼承順位排下來,除了安德莉亞之外,就是兩個十幾歲的王子,他們倆同樣是大王宮里身份地位最高的年輕人。

    現在,這幫尊貴的紈褲正聚在一起,對著一個人指指點點。

    被他們光明正大議論的人,正埋首在一塊花圃中尋找什麼。

    米路穿著一件和其他小男孩一般無二的禮服蹲在地上,毫不在意自己的袖口沾染了泥土。他撥開尚未融化的殘雪,這個時節,細心的話能在干癟的草叢里找到一種剛開放的小花,米粒大小,和雪一樣潔白無瑕。

    米路找了好久,久到雙手都被凍得通紅,才只收集到一小束。

    他用手帕將小花細細包好,雖說這點春色,在一年四季都有鮮花供奉的王宮里來說並不稀奇。

    “砰——”一顆揉成團的雪塊被丟過來,在後背砸成碎屑。

    米路面無表情回過頭,見不遠處一幫皇親正指著他笑鬧。

    “喂野種!誰準你到這里玩的!”

    “混血野種滾出大王宮,我們不歡迎你。”

    “你的頭發真難看,竟然是鐵蛈漶A像被血染了一樣。”

    米路沒有搭理這些人的話語,首先是他們的身份他並惹不起,其次,這種話他早就已經听習慣了。

    結冰的雪塊砸在身上很疼,但並不會給人造成多大的傷害。就和這幫嬌生慣養的小孩一樣,只要不去理會他們,他們也不敢讓他去死。

    米路背對著諸人,雙手懷抱著那束小花,他一動不動,猶如雕塑。

    不知道什麼時候,那群小屁孩的惡作劇停止了。米路回過頭,看到一道人影穿過回廊走來,她腳步邁得很大,一點也沒有那些傲慢貴族們的驕矜。

    “我覺得不是鐵蛈漶A而是金棕色,是太陽燃燒後剩下的顏色,象征著力量。”安德莉亞笑著開口。

    看到她,那些小孩多少還是拘謹了些,年紀最大的兩位王子站出來︰“皇姐,你干什麼幫他說話……”

    安德莉亞並不理會他們,她回頭︰“米路,上次你幫我畫的水庫設計圖,幾位老師都說很不錯,難得你還有這方面的天賦。”

    話音落下,王子們張了張嘴沒話說了,這個庭院短暫地陷入安靜。

    米路騰一下子站了起來,听見她親口表揚,他的眼楮亮得發光︰“我、我能夠幫到姐姐,我很開心……”

    安德莉亞點點頭,她朝一旁看熱鬧的小孩們揮揮手︰“看到沒,都趕緊學習去,期末序列檢測b以下的統統禁止出去玩。”

    剛才那兩個王子努努嘴,還是不情不願地跑了。

    米路雙手緊緊攥著那束野花,他看著面前耀眼得和太陽一般的少女。

    “姐姐謝謝你……”

    “沒關系,以後他們再欺負你,你就告訴我。”

    他點點頭,鼓足勇氣︰“這束花……”

    安德莉亞接過來︰“是給我的嗎?很好看,你找了很久吧。”

    米路靦腆笑著搖搖頭,積雪融化,第一撥綻放的不光是花朵,還有心底的人。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武俠世界探花郎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大唐︰神級熊孩子我的1978小農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