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咸魚仙尊只想談個戀愛[穿書] 第41章 第 41 章

第41章 第 41 章



    雖說這已經不知道是江游第多少從宗門出發, 但這次畢竟與之前都不同,他不是去什麼普通秘境,也不是去參加論道會的。

    在前面等待眾人除了江游之外便沒有人去過的未知領域, 以及不知實力到底如何的魔族們。

    為了不引起魔族注意, 也是為了保護江游的安全,韶來特意與其他宗門元神期以上的修士先行前往了無盡深淵, 探明這不是魔族的陷阱之後, 再由江游前來這無盡深淵。

    原本韶來以為,以自家師叔的品(性xing),他恐怕是要費一番口舌才能讓江游同意自己的提議。

    誰知, 他在出發前一天的來到皎月峰,對著江游剛剛說出了這提議, 還沒等他將考量與勸說的話說出,江游已經點了點頭表示道︰

    “好。”

    師叔……這是答應了?

    韶來已經嘴邊勸說被他給吞了回去, 更加讓他感覺奇怪的是,在江游說出那句好後, 之前還恨不得每時每刻都和江游在一起的司天奕也開口了。

    他說道︰“我的修為也是元神期, 我與你們一起去。”

    司天奕會提出這個計劃的原因也十分簡單, 本來若是他和江游一起,既要保護江游的安全,又要與魔族那邊聯系, 拿到那樣神器,怎麼想都有些分身乏術。

    所以, 在听到韶來這麼說之後, 司天奕的眼楮猛地一亮。

    如果他和韶來那群修士一起去, 再隨便找個借口去魔族那邊, 在江游出現之前把事情給解決, 不也就不必擔心自己的身份暴(露)了嗎?

    這麼想著,司天奕自然也就對著韶來這般提議道。

    另外一邊,听到司天奕這麼一說,韶來心里越發覺得奇怪了,他看向江游這邊,發現江游竟然也沒有說什麼,像是默認了司天奕的這個提議。

    不過那無盡深淵畢竟凶險萬分,既然司天奕願意一起前往,他自然也不會拒絕。

    “嗯,既然如此,司前輩就與我們一起,即刻出發吧。”

    韶來點了點頭,其他那些修士也已經準備得差不多了,事不宜遲,司天奕心里雖然有那麼一點不舍,但也還是和韶來他們離開了碧雲仙宮,一路朝北而去。

    ……

    第一批前往無盡深淵的修士一共五名,都是元神期以上。

    他們御劍而行,不到半天的時間便到了傳說中的魔界入口,無盡深淵之外。

    五位身著不同宗門道袍的修士站在一處懸崖之上,其中一個皺著眉頭看向眼前被濃郁到化不開的魔氣籠罩,看不見底的深淵,有些不確定地問道︰“

    “這就是無盡深淵的入口?”

    根據他們之前所得到的情報,那無盡深淵已經被發現的入口便有足足五處,那五處更是常年被魔氣籠罩,向來都是十分詭異和神秘的。

    好在,他們有著江游提供的情報,這才知道其實那五處入口是魔族設下的障眼法,如果他們真的從那五處入口,恐怕是會迷失在魔氣之中,就算運氣好也要花上個十幾二十年才能出來。

    而根據江游的說法,真正能夠進入魔界的無盡深淵,就是此時他們眼前的無底深淵。

    可就算是這樣,看著這無盡深淵真正的入口,眾人卻不知道要從哪里進入,一個個面(露)難(色)起來,神情看上去稍稍有些猶豫。

    難不成是要直接跳下去?

    可這下面除了魔氣什麼都沒有,跳下去真的不會有事嗎?他們雖然不懷疑江游,可江游現在畢竟已經失去了修為,萬一入口已經變了,這其實是魔族設下的陷阱?

    當然,會這麼想的也都是那些來自其他宗門的修士。

    作為碧雲仙宮的弟子,江游的師佷,韶來當然是相信江游的。

    司天奕應該也是這樣的吧?

    韶來目光掃過那些修士,光是看到他們臉上猶豫的表情,心里也已經猜到了他們此時所想,他壓抑住心中的不忿,這麼告訴自己,又朝司天奕那邊看去。

    司天奕臉上的表情不是猶豫,他的目光定定地看向眼前的深淵,似乎正在思考或是等待著什麼。

    這司天奕竟然也不相信江師叔的話嗎?

    這麼想著,韶來的不爽又多了幾分,他的心中蹭得升起了一團怒火,一時間失去了冷靜,他甚至沒有用神識探查一番眼前的深淵,他說道。

    “我先行一步了。”

    便在眾人驚詫的目光中御劍朝那深淵中而去。

    “等……”

    眼看著自己的計劃就要被韶來給破壞了,司天奕剛剛出聲準備阻止。

    也幾乎是同一時刻,深淵之中的魔氣如同海中怒濤般劇烈翻涌了起來,隨即,一個被魔氣包裹的魔族出現在眾人面前,他手中的魔器毫不猶豫地就朝著韶來那邊劈去,口中還惡狠狠地說道︰

    “既然你們這些修士來送死,我也不必與你們客氣了!”

    那魔族來勢洶洶,韶來完全沒有察覺到這隱藏在無盡深淵下的魔族,一個應對不暇,在那一擊之下不得不又重新回到了那懸崖之上,還一連退了好幾步才穩住了腳步。

    現場的氣氛頓時變得緊張了起來。

    對著這樣的一幕,司天奕卻是在心里松了松了一口氣。

    還好,這次來得還算及時。

    司天奕心里想著,趕在韶來再次出手之前,他便以及祭出了法器,對著那魔便迎擊了上去。

    一人一魔就這麼煞有其事地纏斗了起來,看上去一時間也分不出勝負。

    懸崖上的修士們此時也都回過神來,見韶來就在一旁看著,似乎一點出手的意思都沒有,其中一個修士上前問道︰

    “韶道友,不幫忙嗎?”

    韶來十分篤定地回答道︰“不必擔心,司前輩的修為比我高出不少,不會有問題的。”

    他這麼做,除了是如他所說的那般,對司天奕的修為頗為了解,相信這麼一個魔族根本沒法把司天奕怎麼樣,也是為了小小地報復一下司天奕。

    然而誰知,這邊韶來的話剛剛落音,便見那魔族突然對著司天奕吐出了一團黑(色)的魔氣。

    司天奕則是看上去一時間躲避不及,就這樣被那道魔氣纏繞,直直地墜向了那黑不見底的深淵之中。

    “再膽敢靠近這里,這修士就是你們的前車之鑒!”

    隨著司天奕的身影消失在濃郁的魔氣之中,那魔族也放出了一句狠話,他沒有為難其他人,身軀被一股魔氣一裹,很快也消失了。

    眾人︰???

    事情(發fa)生的太過突然,過了好一會,他們也才猛地反應過來。

    他們一個個面面相覷,眼中有對剛剛(發fa)生那一幕的不敢置信,過了好一會,只得又朝韶來問道。

    “韶道友,現在可怎麼好?”

    韶來收回了看向那深淵的目光,他的眼簾微微垂下,斂去了眼中的情緒,他的聲音听上去也十分冷靜。

    “我先傳信給師叔,將這里(發fa)生的事情告知他。”

    這麼說著,韶來手中很快出現了一只金(色)的紙鶴,一道神識被注入到紙鶴中後,它緩緩撲稜著翅膀起飛,很快就化作了一道金光,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之中。

    ……

    江游此時還不知道關于司天奕的噩耗。

    雖說那紙鶴沒過多久就已經出現了他的皎月峰,隨後飛到了他的房間 ,緩緩落在了桌子上。

    然而,房間里卻已經空無一人,不見江游的身影。

    因為,早在一個時辰之前,江游就已經離開了碧雲仙宮,而他的目的地,也同樣是那無盡深淵。

    這也是為何江游會一口答應韶來與司天奕他們先出發,因為這麼一來,他也不必再隱藏自己的修為。

    甚至還可以先去那無盡深淵一趟。

    江游記得那影觸曾經說活,在魔界的丹灸根是補腎佳品,之前沒有效果或許是因為不夠新鮮,他在和司天奕匯合之前先去無盡深淵探探情況,或許還能找點丹灸新鮮的根。

    在獨自行動,不需要隱藏自己的修為之後,江游直接拿出了花醉劍御劍前往。

    他的身影在半空中化作了一道劍光,除非是與江游一樣修為的人,根本無法發現他的蹤影。

    元神期修士需要御劍半天才能到達的地方,江游不到一個時辰就已經來到了無盡深淵的懸崖邊上,遠遠地用神識感覺到了在懸崖邊的眾修士們。

    不過,江游並不知道在不久之前,司天奕才被一道魔氣裹挾著進入了無盡深淵,他只是稍作停留,便直接御劍向下。

    他穿過層層濃郁的黑(色)魔氣,朝著那無盡深淵的深處,也就是之前司天奕消失的方向而去。 w ,請牢記:,

    你是天才,一秒記住︰,網址









同類推薦︰ 謀家斂財人生[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小甜蜜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女主,請放過白月光[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