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雖然人設選好了,但是沒入戲怎麼辦 第79章 第 79 章

第79章 第 79 章



    第二天,  國王派人將勇者們請到了大殿上。

    他神情誠懇,語氣哀傷地訴說了普利爾王國的歷史,以及現在所遭遇到的沉重苦難。

    普利爾是一個位于大陸南部的王國,  他們擁有著大片的農林、礦山,  還有不少港灣,人們在這里安居樂業,  這片土地富饒而美麗。

    但是在一年之前,  這種寧靜的生活卻被一頭惡龍所徹底撕碎。

    “惡龍?”李明軍頓時來了精神。

    勇者斗惡龍,  這不是經典的橋段麼。

    他問道,“那是不是還有公主……我的意思是說,  公主還在宮殿內嗎?”

    愛斯特爾溫柔地笑了笑,道,“父親的子嗣只有我一個,實在是很可惜,要是能有個妹妹,那就太好了。”

    李明軍的興致掉下去了一點,但是他還是很不甘心地問道,“那頭惡龍是不是奪取了國家的財寶,具有傳承意義的那種?”

    國王陛下嘆了口氣,  道,“普利爾王國雖然擁有許多的財富,  但國庫卻一直很貧瘠,  錢財都用在了城市的基礎建設,和資助居民的生活上了,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實在是沒有什麼值得傳承的寶物。”

    安伯大祭司卻是站了出來,  搖了搖頭,道,“陛下,您這樣說並不太恰當,普利爾王國,的的確確是有著獨一無二的珍寶。”

    國王愣了愣,驚訝地問道,“大祭司可否告知寶物在哪里,得趕緊派人找來看看能不能服務于民眾,要是被有心人發現跑去掠奪,那就麻煩了。”

    大祭司淡淡地笑了笑,道,“遠在天邊,近在眼前,普利爾王國最珍貴的寶物,正是愛斯特爾王子。”

    “我……麼?”愛斯特爾瞪大了眼楮,顯得有些可愛,他不可置信地用手指了指自己。

    國王反應過來後,不禁哈哈大笑,道,“大祭司說的沒錯,愛斯特爾不僅僅是王宮里諸位的心頭肉,也是普利爾王國最珍貴的寶貝。”

    愛斯特爾連連搖頭,道,“父親您在說些什麼呢,安伯爺爺您也別開玩笑了,這樣普通又沒用的我,不配成為普利爾王國的寶貝。”

    國王陛下笑而不語,眼神卻是看向了那一群勇者們。

    他記得以往這種時候,那些異邦人就會紛紛走上前來,或是安慰,或是鼓勵,或是稱贊,而後他們便能順利引出下文。

    雖然這樣做並非必要的環節,但是可以加深這些勇者們對于王子的好印象。

    特別是這群勇者里面,還有一名讓人心生厭惡的壞事精。

    有他在,總是會動搖勇者的心神,必須得想法子,將其悄無聲息地除去,才能讓勇者們更好地在異世界里邊,犧牲一切,奮勇拼搏。

    李明軍發現了國王陛下的眼神,實際上,同學們都發現了。

    畢竟現在無論是國王,還是大祭司,或者是周圍站著的護衛士兵,和白袍祭司們,全都若有若無地將視線轉了過來。

    場面出奇地寂靜,很明顯是在等他們表態。

    李明軍挺起胸膛,第一個開始了走劇情,他點點道,“愛斯特爾王子說得沒錯,他是一名活生生的人,怎麼能被稱之為珍寶呢,那是對王子殿下的不尊重,把一個人物化了,可不是什麼好的形容。”

    愛斯特爾愣住了,他不是那個意思啊!

    國王也皺了皺眉,看了大祭司一眼,不是很懂這些勇者的腦回路。

    “你怎麼能這樣說呢,王子殿下當然可以稱之為珍寶,那不是物化,只是對一個人的極度夸耀而已。”林菁菁卻是持著反對意見,義正言辭地說了出來。

    愛斯特爾面頰微紅,有些害羞地低下了頭去。

    國王陛下也露出了一絲滿意的神情來,只是轉瞬即逝,讓人難以察覺。

    林菁菁說完之後,卻又緊接著嘆息了一聲,繼續道,“這樣普通又無用的王子殿下,卻是國王陛下唯一的子嗣,難怪他會感到自卑,不想要這種夸獎了,所以大家就別老戳他的痛腳,故意用珍寶來形容了吧。”

    愛斯特爾︰“……”

    國王陛下︰“……”

    站在一旁的安伯大祭司不禁眯了眯眼,昨天這些人,不是還好好地麼,怎麼僅僅過了一晚上,就仿佛變了一個人似的。

    確切地來說,就像是變成了那只壞事精一樣!

    愛斯特爾有點掛不住臉上的微笑了,他勉強地附和道,“我也是這個意思……”

    不是很懂玩游戲的張豐年,此時也介入了話題,提出了一個很簡單又核心的問題,“既然普利爾王國的國庫空虛,又沒有任何珍寶,王子殿下也不值錢,那麼……那頭惡龍過來是做什麼的呢?”

    國王陛下聞言一滯。

    他們原本想說的,便是惡龍雖然看不起國庫里邊的那一點點殘余的金幣,卻是對愛斯特爾求而不得,想要將普利爾王國最重要的寶貝,給掠回家去!

    可是現在……

    要他怎麼接話才好?

    這群勇者全是來壞事的麼!

    國王陛下的崩潰並未浮現在臉上,只是愛斯特爾的唇色變得有些蒼白了起來。

    他見父親沒有出聲,大祭司也在沉思著什麼,便只好硬著頭皮,語氣哀求地開口道,“諸位勇者大人,那頭惡龍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總是一直追著我,事實上,我與父親、祭司爺爺都研究和商量過許多次,並未找到具體的原因。”

    “傳聞中惡龍是一種殘忍、狡詐,目光挑剔。但是又相當固執的生物,只要被它們看上的獵物,就會追捕到底,決不放棄。”

    “也不知道我是哪里被那頭惡龍看上了,無論如何,它總是不放過我,每當普利爾王國解除結界,向外開放的時候,它就會趁機而來。”

    “結界?”趙真注意到了這個詞語,他想了想,認真地問道,“既然有結界,那為什麼還要害怕惡龍呢?難道結界不能持續地打開麼。”

    愛斯特爾點頭道,“惡龍確實拿結界沒有辦法,畢竟這是一直流傳下來的強力法陣,可它的局限-性-同樣很大,如果不是屢次被惡龍襲擊,國民們苦不堪言,父親也不會選擇這樣極端的應對方式。”

    趙真摸了摸下巴,道,“你說的局限-性-,莫非指的就是時效?”

    這屆的勇者腦子倒還算聰明,愛斯特爾王子心里暗想,略微滿意地把話題接了下去,他頷首道,“勇者大人果然眼光獨到,一針見血,這種結界只能使用一年,在一年後,如果不能及時充能,結界便會徹底失效……”

    李明軍不明所以地說道,“那充能不久好了,這樣惡龍也拿你們沒辦法。”

    愛斯特爾王子輕輕嘆了口氣,擦拭了下眼角的淚珠,抬起頭來,悲泣道,“不是我們不想,只是充能的法子太難了,又無法從根本上解決這個問題,只有期盼勇者大人能夠大展身手,去往北部雪原上屠龍,才能夠徹底解除普利爾王國的存亡危機。”

    “屠、屠龍?”李明軍有點興奮起來了,他道,“這個主意好,我很想見一見龍長什麼樣子,你說我們這些勇者,是不會死亡,不會消失的存在,是吧?”

    安伯大祭司沉穩地開口道,“受到召喚而來的勇者們,你們是一種特殊的存在,不死不滅,實力驚人,能否維護普利爾王國的繼續生存,能否讓居民們回到安穩的生活之中,現在全靠你們了。”

    李明軍想了想,覺得對方都這樣說了,似乎真不太好拒絕。

    他本人是很想試試屠龍的感覺,但是經過昨天的深夜班會,讓大家都萬分小心,不敢答應太多的事情。

    林菁菁也皺著秀氣的眉心,思索著要怎麼回復。

    身為班長的程子武,想法就很簡單了,如果不想做,就直接撕破臉皮,誰說勇者不能罷工?

    只是他剛要開口,卻被甦雲清伸出手,拍了拍肩膀。

    程子武把想要說的話吞了回去,看著甦雲清走到了最前頭。

    听見他道,“能夠為國王陛下效力,可以保護愛斯特爾王子殿下,又能不辜負大祭司主持的召喚,我們不管做什麼,都甘之如飴。”

    “可是在出發屠龍之前,有些問題總要弄清楚一些,免得師出無名,對嗎?”

    國王陛下忍耐住心里的厭惡,淡然開口道,“你想問些什麼?”

    甦雲清微微笑道,“首先呢,這報酬怎麼算。”

    國王陛下︰“……”

    愛斯特爾王子︰“……”

    甦雲清攤手道,“敬仰歸敬仰,崇拜歸崇拜,我們想要效力也是真心地,但是既然普利爾王國是一個民主又正義的國家,總不能讓人干活不給錢吧?”

    他看著這些王族們,眸里帶著幾分淺淺的笑意,“更何況,還是讓人送命的任務,雖然大祭司說了,我們不死不滅,又轉職成功可以獲得巨大的力量。”

    “但是瀕死的恐懼,是會造成心理陰影的,要是多死幾次,搞不好會導致心理崩潰,因此,我們收一點精神損失費,不過分吧?”

    大祭司︰“……”

    安伯握了握手里的祭司法杖,緩緩開口道,“想要報酬,並不過分,我們不會要求所有人,包括勇者們,都想普列爾王國里的人一樣,助人為樂,大義凜然。”

    仿佛沒听出大祭司話語中的嘲諷,甦雲清毫不客氣地列出了詳細的清單。

    高級食物。

    法力藥水。

    強力武器。

    能量礦石。

    附魔服飾。

    技能書籍。

    法術法寶。

    各式卷軸。

    ……

    他說完後,還輕輕喘了口氣,道,“不好意思,雖然听起來不太多,都是一些會經常使用到的東西,但是我們也是第一次勇者,沒什麼經驗,如果有不全面的地方,還要麻煩大祭司補充一下。”

    大祭司︰“……”

    他差點把手里的祭司法杖給捏碎。

    這些東西還叫少嗎?!

    竟是將他們準備一點一點給勇者們的甜頭都列了出來。

    原本安排好的一顆甜棗一頓棍棒,這甜棗都直接批發了,棍棒還有什麼用。

    大祭司氣得胡須都抖了起來,國王陛下的面色也不太好。

    他們真沒想過,會有人提前將任務獎勵給羅列了個干淨!

    愛斯特爾王子見長輩們全都沉默了下來,他知道場面不能太過安靜,否則只會讓勇者們更加生疑。

    愛斯特爾王子含淚看向甦雲清,道,“勇者大人,您說的這些,都是很難……”

    “我知道的,你們覺得太過于簡單,所以很難拿得出手對嗎。”甦雲清無所謂地笑了笑,道,“但是沒有關系,我們並不挑剔,只需要這些最為基本的物資就夠了,一切都是為了普利爾王國,為了國王陛下的榮耀,和王子殿下的安全。”

    “請務必放心,物資到位後,我們一定竭盡全力,除去憂患!”

    愛斯特爾王子話還未說完,便被直接給堵了回來。

    他憤恨地悄悄跺了跺腳,心想這名壞事精這名還活著?

    等這群勇者們外出後,第一個就讓他死!

    國王陛下見其他勇者神情平靜,真把那那份清單里的物品,當成必備物資後,他差點兩眼一翻,直接暈了過去。

    幸好,國王陛下堅-挺-住了。

    他叫來財物大臣,帶著勇者們下去準備物資,當裝點完畢後,即刻出發,不能再繼續耽擱下去了。

    原本被召喚過來的勇者,是要在普列爾□□活兩周,這樣不僅可以熟悉情況,拉近關系,還能更好地給他們灌輸勇者無畏、犧牲奉獻的思想。

    可是到了現在……

    國王陛下只想快點送走這些勇者們,不管是去討伐巨龍也好,死在路上也罷。

    眼不見,心不煩!

    來到異世界的第三天。

    一群大一新生們,身穿各種附魔衣物,手拿各式戰斗武器,腰間掛著職業法寶,空間戒指里擺滿了食物、藥水和卷軸。

    他們全副武裝,面上洋溢著開心的笑容,熱熱鬧鬧地踏上了通往北地雪原的偉大征程。

    國王陛下看著那群人遠去的背影,一直維持著的和藹仁慈的表情,一瞬間變得陰沉了下來。

    他看向一旁的大祭司,冷冷地開口道,“安伯,路上的事情都安排好了嗎?”

    大祭司微微鞠躬,道,“國王陛下還請放心,他們這一路上,絕對是九死一生,新拿到的武器怎麼可能知道如何使用呢,真是天真!”

    “我甚至還特意交待了,別讓他們死得太過于輕松,尤其是領頭的那名叫甦雲清的勇者。”

    國王陛下微微頷首,道,“勇者們死亡後散出的靈魂能量,會被召喚法陣所吸引,自動給護國大陣充能,只要他們死的次數越多,過程越殘忍,充能的速度就會越快……希望法陣能早日充能完畢,必須要在那頭惡龍過來之前。”

    大祭司握著法杖,斂眉道,“這次召喚的勇者數量不少,等他們全部死過幾次後,自身靈魂便會被嚴重削弱,到時候召喚法陣便能直接將他們的整個靈魂給吸收過來,絕對可以讓法陣的能量變得充盈起來。”

    國王陛下還是有些不放心,他又叮囑了大祭司幾句,道,“因為那名壞事精的存在,這群卑微的異邦人已經起了異心,你千萬要注意著一些,別失手了。”

    大祭司淡然一笑,道,“哪怕不說路上的艱難險阻,就算我直接送他們去到雪原,來到惡龍的眼前,那還不是會被惡龍一次吐息給全滅掉?”

    “如果不是想要他們的受死過程再痛苦一些,我覺得讓惡龍充當下手,反而更加輕松。”

    國王陛下點了點頭,他看到了不遠處的愛斯特爾王子,以及跟隨在王子身邊的那一名勇者,不禁開口道,“愛斯特爾真是貪玩,知道這些勇者都是拿來充能用的,竟是還留了一個放在手上。”

    大祭司用寵溺的眼神看過去,道,“王子殿下心地善良,單純浪漫,對于喜歡的東西,肯定會好好地玩弄一番,也不知道這次會用什麼法子,來賜死他身邊的勇者呢?”

    國王陛下哈哈大笑起來,他道,“我記得上次是演了一番被人圖謀不軌的戲碼,而後那名勇者便被抓去了市中心,當眾-閹-割……”

    大祭司無奈地說道,“過程不夠血腥,但只要王子殿下高興就好,反正也不差這一個勇者來給法陣充能。”

    一周後。

    甦雲清等人,來到了雪原之上。

    這里冰天雪地,寒風呼嘯,刮得人面上刺痛。

    但是當使用了太陽卷軸後,眾人便感受到周身充斥著溫暖的熱意,並不再懼怕嚴寒。

    “神奇的東西,還好甦雲清提出來要事前拿上,不然我們估計會被凍死在這里,傳送回普列爾城後,再重新來過。”李明軍一邊摸了摸自己不再刺痛的臉,一邊感慨道。

    林菁菁看了他一眼,道,“何止是這個,如果不是我們的物資齊全,又被甦雲清教導和訓練過,在這一路上早就死了千百次,怎麼可能一周時間就抵達目的地。”

    王曉莉在大家停下喝水的時候,給甦雲清遞過去了一瓶水,笑道,“林菁菁說得沒有錯,這一路上最辛苦的就是你了。”

    甦雲清笑了笑,接過水來擰開後,又遞回給了王曉莉,道,“我不渴,你喝罷。”

    他獨自站在一處高高的雪丘上,看著那遮天蔽日的飄雪,同底下的眾人道,“這里的雪花飛舞的姿勢不對,可能受到了一些法術磁場的影響,惡龍應該就在附近。”

    趙真下意識地要推推眼鏡,等發現自己的視力已經不需要外物輔助的時候,這才放下了手,道,“如果找到了惡龍後,我們真的要屠龍嗎?”

    程子武也跟著疑惑道,“被你之前一頓分析,我現在真覺得普列爾王國里邊有些不為人知的內幕了,只是不知道那些國民的情況,是不是真和國王陛下說的一樣生存困難。”

    “而且也不確定,是不是真就是這頭惡龍造成的原因。”

    “要是見面就動手,會不會貿然了一些?”

    李明軍卻是擺手道,“我覺得你們想多了,不管是不是惡龍的原因,就算我們不動手……你們覺得那頭龍也不會動手嗎?”

    “一群人那這武器跑到了它的領地上,在游戲里邊,這就相當于挑釁了,還是非常直接的那種。”

    “用通俗點的話來說,就是當我們踏入雪原的那一刻起,很有可能就拉滿了來自惡龍的仇恨,它看見我們,沒有一個龍息噴出,直接團滅個干淨,都算我們幸運的了。”

    張豐景抖了抖肩膀上的雪花,問道,“那我們為什麼還要到這里來,明明知道如此危險,倒不如在外邊磨煉一番後,再返回普列爾王國去,王安還留在那里呢。”

    甦雲清見同學們議論不休,淡淡地開口道,“我們這次出來,其實不是討伐惡龍,只是尋求外援。”

    張豐景听得更加不解了,“外援……這頭惡龍嗎?”

    甦雲清微微頷首,道,“按照之前了解過的,被召喚的規則,我們似乎不能直接對那些召喚者本身做些什麼,否則他們也不會敢把武器都拿出來。”

    “那樣持續耗下去,我們並不會佔據優勢,畢竟這里是別人的主場。”

    “也許這一頭惡龍,會是破局的關鍵。”

    李明軍了然地點了點頭,道,“我懂你的意思了,總之我們來到這里,就是給了搞事情的,對吧!”

    甦雲清其實更喜歡準確點的說法,他道,“確切地來說,我們是為了壞那些王族的事,免得被當成工具人炮灰,將來還可能死得不明不白的。”

    李明軍興奮地搓了搓手掌,道,“差不多的意思,壞事搞事,都是游戲的快樂源泉,雖然現在的情況挺危險的,但是一想到能夠見到傳說中的龍,我還是有點興奮。”

    張豐景點了點頭,道,“畢竟那是龍,傳說中的存在。”

    林菁菁也不免各種猜測,道,“也不知道它長什麼樣子,有多大,是不是有翅膀會飛的,是紅龍還是藍龍……”

    甦雲清笑了笑,現在的他,並不會太過于執著“壞事精”這三個字,只要是干著壞事的行為,那就足夠了。

    甦雲清淡笑道,“行罷,那我們就是搞事精。”

    同學們情緒激昂,“對,搞完了普利爾王國,現在去搞那條龍!”

    甦雲清言簡意賅,“嗯,搞-龍-精。”

    突然,他感受到腳底的雪丘,似乎震動了一下。

    被人踩在落滿了雪的腦袋上的龍,才剛剛甦醒,就听見了最後那三個字。

    它沉默地眯了眯眼,心里暗想,那道年輕的聲音在說什麼。

    搞什麼……的-精?

    這思想可太不健康了。

    <a href="" target="_blank"></a>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小說網 m.w.com ,請牢記:,.









同類推薦︰ 謀家斂財人生[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小甜蜜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女主,請放過白月光[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