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農家肥妻有點田 第657章 小倌

第657章 小倌



    手臂輪起來的一瞬間,繼王妃看見項江手臂上的痕跡,記憶突然回溯到曾經。

    那個夏天剛生下來孩子,看了一眼就疲倦的睡了過去,她生的孩子跟其他的人不一樣,別人生孩子都是皺皺巴巴,像一個小老頭,但是他生出來的白白嫩.嫩的。

    一眼就能看見小胳膊上的五角星。

    是紅色的。

    怪好看的。

    後來再看的孩子的時候,嬰兒已經穿上整齊的衣服,奶娘抱著,她新手母親,連踫觸都不敢,給孩子洗澡的時候發現孩子手臂上的五角星就沒了,那個時候,身邊的婆子說孩子一天一個樣子,哪兒能跟剛生下來一樣。

    視線落在項江的臉上。

    項江跟靖王爺竟然有幾分相似。

    甚至,跟她極為厭惡的顧景垣都有些相似。

    想到這些,繼王妃的內心就如同被雷劈了一般,怎麼會這樣,事情竟然會如此?

    是想多了?

    刺激太大,以至于他眼楮花了?

    突然臉上傳來疼痛,眼楮冒著金色的星星,繼王妃伸手捂住自己的臉,對上項江凶狠的表情,眼楮紅了起來。

    身後傳來拉拽的感覺。

    回頭看見顧景修,顧景修白潔無暇的手臂扯著她︰“您發愣做什麼,回去了。”

    按理說看見母親被折辱,這個時候,顧景修是要付出性命的,但是,顧景修沒有,他已經認清楚自己的現狀了,繼續下去,只會丟人。

    曾經過去,靖王府的二公子是多榮光。

    現在不過是個連三輪車都買不起的。

    繼王妃跟著顧景修往王府走去,走到半路,顧景修被突然出現的人打暈,渾渾噩噩的繼王妃則是被人給再次帶回家廟。

    讓她出去可不是享受外面的風花雪月。

    而是,見識一下真相,讓她感受一下求而不得。

    繼王妃再次醒來,她又回到了家廟,身邊守著的還是原來冷冰冰笑也不會笑的人。

    想要從這樣的人嘴里掏出來一些真話,比登天還難。

    每日心里都在念叨算計嘀咕,外面那個項江是怎麼回事。

    一日日的等待,但是王府里的顧景修也未曾過來看過他。

    日子似乎變得很慢,非常的緩慢,沒有人關心她,即使她還活著,一日復一日的過著忙碌焦心的生活。、

    靖王府里。

    顧景修再次半夜回到府邸。

    這次她身上的衣服再次被扒光,秋日晚上寒氣很大,露水也重,身上的衣服被搶走,躲著晚上巡邏的士兵,悄悄的回到這邊。

    府邸守門的人遠遠看見乞丐一樣光溜溜的人靠近,原本開口把這個瘋子呵斥一聲,把人趕走。

    突然恍惚一下,想到什麼。

    揉揉眼楮,定楮盯著搖晃著走過來的人。

    看清楚顧景修的臉,身上的白毛汗都給嚇出來,這有錢人家的公子哥是什麼毛病啊,喜歡半夜不穿衣服在街頭行走?

    這如果不是十年腦疾,是干不出這樣的事情的。

    只是想想,守衛的牙齒就疼。

    但是主子家的事情,他們也不能隨便干涉。

    假裝什麼也沒有看見,打開府邸的門,讓這位疑似腦子有病的人進去。

    然而……這個世界上不存在什麼秘密。

    只要是人知道的事情,那就肯定會有東窗事發的一天。

    慢慢的京城的茶樓酒館就開始流傳顧景修腦子有病的問題。

    甚至……

    發現顧景修娶回家的芊羽公主竟然回宮了,甚至嫁妝都還在靖王府,一個人就孤零零的回到宮里了。

    對于這個事實,這些人心里多了幾分猜測。

    很快顧景修在翰林院就干不下去了。

    翰林院是為了大胤遴選人才的地方,是所有莘莘學子想要入主的地方,如果名聲臭了的顧景修繼續在這里呆著,那翰林院就跟糟污沾上關系。

    顧景修剛涼涼,下一個被裁員的就是沈懷箬。沈懷箬先前能一直在這里干著不大不小的事情,是因為有顧景修在其中運作。

    下載顧景修沒了,沈懷箬自然沒了生存下去的本事。

    沒了鐵飯碗,沈懷箬就在京城開了一個小私塾。

    生活還得繼續,來了京城的人,誰還樂意回去小村子里,跟一群大字不識每日面朝黃土背朝天的人一起生活。

    然而,私塾開起來,沈懷箬才知道招生在京城這個地方有多難。

    不知道為什麼,京城這個地方,有很多免費的學堂,里面的孩子都是窮人,甚至用樹枝跟土在地面劃拉寫字,教書的人年紀不小,說話慢慢悠悠。

    听課的人也認真。

    富貴的人看不上這個地方,窮困的沒錢的來這里正好。

    他現在京城也很尷尬,因為之前被發現在南風館過夜,多了一個多情浪子的名號。

    那些家里有未曾娶妻男兒的富裕家庭不會請他上門教導,那些窮人也請不起他,甚至一些漂亮的小姐都用奇奇怪怪的眼神看著他。

    這般過了三兩個月。

    樹上的葉子變成黃色。

    但是掙錢的路子依舊沒有找到,這個時候,沈懷箬都有些心灰意冷,家里的老奴也給發賣了。

    京城居大不易。

    夜里回家,家里的孩子每日用冷颼颼的眼光盯著他。

    如果沒從外面帶錢回家,熱乎的飯菜都吃不上。

    如果將孩子揍上一頓,那得好幾天吃不上東西。

    家這個地方,慢慢變得沒有任何溫情。

    這日,沈懷箬路過一個店面,是個賣衣服的店面,里面擺著一張嶄新的水銀玻璃。

    路過的一瞬間,他看見自己髒兮兮的臉。

    被風霜雨雪糟蹋過的這張臉,再也沒了當初書生才有的雋秀義氣。

    趕緊回到家里,將自己清洗干淨,換上一身破舊的衣服,洗淨的頭發梳理的整整齊齊,臉上胡子刮掉。

    這般,再次走出去。

    他才沒有方才那麼狼狽。

    只是依舊不是翩翩少年郎。

    這個時候,一陣香風從遠處飄了過來,香薰薰的氣息帶著他曾經著迷的卷簾,沈懷箬回頭,看見曾經被他寵幸過的小倌。

    “沈相公可是沒了地方去,要不要去咱們南風閣休整一下。”小倌聲音恬淡,說起話來溫和的很。

    仿佛是初春的暖陽,讓沈懷箬在這一瞬間心靈都得到的洗滌淨化。

    跟著小倌往望鄉樓走去。

    望鄉樓哪里是什麼正經的地方。

    進去容易,再出來就難了。

    好好一個翰林院的編修,成了一個新任的小倌。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大唐︰神級熊孩子我的1978小農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