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穿成氣運之子的親妹妹 015 看不透的生死

015 看不透的生死



    第十五章

    等快吃午飯的時候,甦曜才看到被連翹送過來的甦念,甦念就好像蔫了的大白菜一樣,整個人沒精打采的。【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

    王叔也見到了︰“先休息下,你也忙了一上午了。”

    甦曜說道︰“這是我應該做的。”

    王叔拍了拍甦曜的肩,倒是沒再說什麼。

    甦曜這才朝著連翹和妹妹走去,說道︰“麻煩連翹姑娘了。”

    連翹依舊是笑盈盈的模樣,態度明顯親近了許多︰“這是我應該做的,等下我就把兩位的午膳送來,少主那還有些事情,我先告辭了。”

    甦曜道謝。

    連翹對著甦念擺了擺手,就轉身離開了。

    甦曜看著妹妹的臉色,彎腰把人抱起來往馬車的方向走去︰“一會吃完飯休息下,養好精神繼續努力。”

    甦念奶聲奶氣地說道︰“我會的,真的好難啊。”

    她沒有提過程中承受的痛苦,甦曜也沒有問,一世的磨練讓甦曜變得成熟,更知道怎麼樣才是真正對妹妹好︰“慢慢來。”

    甦念恩了聲,有些人經歷了痛苦會變得懼怕,有些人會努力面對痛苦解決痛苦,甦念就是後者,她現在看見妖獸內丹雖然忍不住打個寒顫,心里卻憋著一股氣,不過是一個讓她變強的道具,有什麼可怕的!遲早通關這個小boss!

    連翹送來的午膳依舊是靈食,甦念熟練地用著勺子埋頭大口大口的吃著飯菜,等吃飽後才有精神問道︰“哥哥累嗎?”

    甦曜的飯量很大,但是吃飯的時候有一種刻在骨子里的雅致︰“不累,我挺喜歡和王叔他們打交道的。”

    甦念這才放心,低頭喝了幾口湯︰“少主給我喝了一種水,能舒緩安神。”

    甦曜在听完,就想到了幾種有這樣功效的藥材。

    甦念笑嘻嘻地說道︰“每次只能喝一杯,喝完以後可舒服了。”

    甦曜心中有了猜測,怕是少主教妹妹的東西很難,甚至會讓妹妹在精神上處于緊張痛苦的狀態,要不然也不會特意讓她喝有舒緩安神的東西,勸阻的話到嘴邊卻又說不出口,他想到了自己,如果有這樣變強的機會可是要經歷痛苦,他會選擇堅持下去還是選擇放棄?

    不用想也知道,他一定會選擇前者,更何況妹妹的神色雖然疲憊,可是氣色卻不錯的。

    甦念接著說道︰“神醫說我有氣血兩虛的征兆,剛想問我是怎麼回事,少主就讓她開藥並且離開了。”

    甦曜點了下頭,妹妹的情況瞞不住神醫的,如果真問起來,他們也有解決的辦法。

    甦念把最後一口湯喝完,放下勺子後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而且少主說,天靈根是天道的饋贈也是天道的考驗,直到元嬰,天靈根的突破都不會遇到瓶頸,可是再往上就有了,出竅期的修士,天靈根所佔的比例很小的。”

    甦曜沒有關注過這些,仔細回想了一下當初門派的高階修士︰“確實如此。”

    甦念把少主的話重復了一遍。

    甦曜認真思索了起來︰“少主說的是有道理的,循序漸進可能慢一些,卻是最穩當的,而天之驕子……往往承受打擊的能力弱一些,很多會一蹶不振,無法接受那種落差。”

    甦念听著甦曜的回答,覺得她哥應該是沒經歷過這些,也可能是早就經歷了,當初她哥也是天之驕子,可是因為上古傳承家破人亡了,這件事他都支撐下來,還把她拉扯到這麼大,又經歷了妹妹和整個村子人都被殺,與之相比別的挫折好像就算不得什麼了,就連最後叛出師門也沒能讓他停下前進的腳步。

    甦曜叮囑道︰“等你修煉了,不要機遇突破,得把基礎學扎實了知道嗎?”

    甦念使勁點頭︰“我知道的,就像是蓋房子打地基一樣,哥你不用擔心我,而且我也有了心理準備,一次突破不了兩次,兩次不行還有三次四次,反正有你在呢。”

    和天靈根、建木種子相比,甦念覺得甦曜才是她最大的底氣。

    甦念把剛知道的事情告訴甦曜後,感嘆道︰“哥,我覺得少主好像無所不知,可是他又什麼都不說,特別像是世外高人。”或者幕後黑手。

    甦曜並不知道妹妹的胡思亂想,猶豫了下說道︰“其實我推測少主可能是轉世重修之人。”

    甦念疑惑地看著甦曜。

    甦曜笑了下把飯菜都給吃完,一邊和妹妹一起收拾一邊說道︰“其實你也類似轉世重修的,只是少主是選擇有意識的轉世重修,而你是被迫為了保命無意識的轉世重修。”

    甦念看過的書中並沒提過,而且這是人家的私事,想來她哥也是不知道的,所以她只是默默地把轉世重修四個字記在心里。

    甦曜摸了摸甦念的頭︰“我去送食盒,你在馬車里休息。”

    甦念乖乖應了下來。

    甦曜拎著空食盒下了馬車,還仔細把車門關上。

    甦念拽了被褥鋪好,四肢一攤躺好,她本來想等哥哥回來,可是不知不覺睡著了。

    甦曜回來的時候,就看見縮成一小團的妹妹,他放輕動作進了馬車,又拿披風給她蓋上,卻發現她還是蜷縮著身子,甦曜坐在妹妹身邊,他想起上輩子不知道是誰告訴他的話。

    一個人有沒有安全感,在清醒的時候是看不出來的,可是當這個人睡著了,一眼就能看明白。

    甦曜當時不明白為什麼一眼就能看出來,如今看到妹妹卻明白了,如果妹妹能在父母身邊長大,肯定不會像現在這樣懂事沒有安全感的,定會被寵成一個真正的公主,他們家是那樣期待著妹妹的出生,早早選好了名字,布置好了院子,甚至為了妹妹以後是學琴棋書畫還是刀槍劍戟爭吵。

    只是這一切都被人毀了,他那時候年少無知,還說過他們不要什麼上古傳承只要一家人都活著在一起就夠了,至今他都記得父親悲傷的眼神,只說晚了,哪怕他們交出去也是沒有活路的,因為那些人不會相信,更不會留下任何活口。

    甦曜後來才懂,父親的話是對的,如果能再來一次,怕是父親根本不會顧及親情護著主家的人去闖秘境,更不會天真的相信人性的善。

    外面的動靜打斷了甦曜的思緒,他深吸口氣平復了心情,這才若無其事的把妹妹叫起來,交到了連翹的手上,既然決定了讓妹妹跟著少主學習,他就不會去干涉詢問。

    甦念上了馬車後,就看見小桌上有一碗黑漆漆的藥,只是聞著味道都覺得又腥又苦的,弄得她不自覺咽了咽口水,當看到少主端起碗仰頭喝下的時候,甦念不自覺松了口氣,多虧不是給她準備的,要不然她都怕吐出來。

    少主放下碗,就用帕子擦了擦嘴,神色沒有一絲的變化︰“放心,不是你的。”

    甦念撓了撓臉笑了起來,哪怕少主語氣依舊平靜,她卻感覺到少主是在故意逗她︰“少主太厲害了。”

    少主因為身上的疼痛減弱了許多,心情也是不錯,所以笑了下。

    連翹都看在眼里,心中默默地把甦念的位置再往前提一提,面上卻是不露,端出甦念的藥說道︰“姑娘,你的藥在這里呢。”

    甦念道謝後接過先聞了聞,雖然還帶著苦味,卻沒有少主的那樣讓人無法接受,也不用人哄就自己喝了起來,喝完後掏出自己的小手帕擦了擦嘴。

    連翹收回了空碗,說道︰“少主,那我先退下了。”

    少主點了下頭,連翹就拎著東西下了馬車。

    甦念覺得嘴里還帶著苦味,卻不是無法忍受,剛想說自己準備好了,就見少主把兩盤糕點往她面前推了推,不用少主開口,甦念已經明白了少主的意思,頓時笑彎了眼楮拿著糕點啃了起來,她上午來的時候馬車里還沒有這些,現在就有了,她是不是能厚臉皮的認為這就是少主特意讓人給她準備的呢?

    糕點甜而不膩,甦念吃不出來是什麼做的,只覺得非常的好吃,不過她只是每盤吃了一塊就停下來了,她怕吃的太多一會疼痛難忍的時候吐出來︰“我準備好了。”

    少主從暗格拿出裝著妖獸內丹的白玉盒子︰“感知是你的,是你的一部分,你得去接受它然後控制它,不要去排斥它覺得抵抗它。”

    甦念默默把少主的話念了幾遍,仔細記在心里︰“好。”

    少主這才打開了白玉盒子。

    已經熟悉的血腥味壓迫感再次出現,甦念本能的想要抵抗這種痛苦,卻又想起了少主的話,她咬牙索性不再進行任何的排斥自我保護,直面這樣的痛苦。

    少主看著甦念瞬間失去了血色的臉和無意識掙扎抓著衣服的小手,神色淡漠隱隱透著倦怠,好像除了他以外,所有人都有追求的東西,他都快要忘記當初轉世重修的決心和心情了。

    一次次的生老病死,一次次在將死之前恢復記憶,越是如此他越是看不透了。

    少主緩緩嘆了口氣,又看向蜷縮著身體痛苦的幾乎扭曲的甦念,這位有緣人在以後又會扮演什麼角色呢?




同類推薦︰ 謀家斂財人生[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小甜蜜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女主,請放過白月光[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