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穿成暴君他前妻 第 23 章(不能說不行...)

第 23 章(不能說不行...)



    陸棠樺是個瘋子沒錯,可甦念珠卻表示此事尚有商量的余地。

    “咱們這樣算,你看,你先把權奪回來,然後再給一位咱們看中的明君。”

    陸棠樺……真是粉身碎骨,舍己為人。

    陸棠樺想開口說他不是這樣的人,他就是一個混吃等死,殘暴沒有心的暴君,可當他對上甦念珠那雙眸子時,卻說不出這樣的話來了。

    女人黑白分明的眸中浸著一股淺淡的哀傷憐憫,她急切地望著他,像是在祈求著什麼。

    陸棠樺听到自己沙啞的聲音,“你以為自己能救不了整個天下嗎?”

    甦念珠靜默了一會兒後道“不試試怎麼知道呢?”

    穿書這種事情都能發生,為什麼她不能嘗試一下呢?既然她都敢嘗試,那為什麼陸棠樺不敢嘗試一下呢?

    或許,或許他會成為一個千古留名的明君呢?好吧,只要能洗脫暴君這個名號,就算是一個不作為的庸君她都認了。

    男人又陷入長久的沉默,甦念珠突然站起來,推著陸棠樺就往外面走。

    “你干什麼?”

    外面的積雪已經到膝蓋,陸棠樺的輪椅一出去就陷了進去,他使勁推著輪椅想進去,卻發現自己根本就動不了。

    雪紛紛揚揚的下,陸棠樺瞪著甦念珠。

    甦念珠身上裹著厚實的斗篷,朝陸棠樺回視過去,“陛下,等您想清楚了我再推您回去。”

    陸棠樺一陣咬牙切齒,“朕拒絕。”

    甦念珠笑眯眯道“恭喜您,回答錯誤。”

    陸棠樺更恨,卻又忍不住想發笑,因為女人狡黠的眼神和得逞的小表情。

    外頭冷得很,雖然陸棠樺待了不久,但身上的衣裳還是濕了。

    周玳替他換了衣服,將人推到書案前。

    甦念珠一邊捧著姜茶在喝,一邊回憶劇情。

    按照劇情發展,陸從嘉文有甦易鳴,武有江昊天,如此才能坐穩這大周江山。

    陸棠樺的當務之急便是培植自己的勢力,只是那兩個男人都已經被甦嫣初迷得五迷三道,不堪重任,他們還需要再尋旁人。

    “甦易鳴執掌內閣,我大周政務都要過他的眼,想將他撬了,十分不容易。”陸棠樺不知道從哪里又掏出他的劍,正用白布擦拭。

    甦念珠記得這劍,名喚血鋒,曾經被她切過大碗寬面。

    嘖,突然想吃一碗加了辣油的大碗寬面,最好還是帶醬的那種,拌一拌,撒點牛肉粒和香菜……

    陸棠樺下意識把血鋒往身後一藏,看向甦念珠的視線充滿了警惕。

    行叭,說正經事吧。

    甦念珠吃了一口姜茶,**的感覺下去,渾身都暖和了,她道“那我們就先找個容易的。”

    “我大周朝除了內閣,最有權勢的就是六部。分別為吏部、戶部、禮部、兵部、刑部和工部。”說到這里,陸棠樺一頓,“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除了兵部,其余五部都已被甦易鳴和陸從嘉瓜分。”

    不同于陸棠樺的表情凝重,甦念珠一副喜出望外的表情道“居然還有漏網之魚?”

    本以為是絕地求生,落地成盒,沒想到居然還有意外之喜,說不定能吃上雞呢。

    陸棠樺對于甦念珠的興奮表露出嫌棄之色,他道“兵部如今應該是由江昊天掌管。”

    “……哦。”甦念珠失望的表情溢于言表。

    所以現在他們是連夾縫都沒有了吧?

    “不過……”陸棠樺話鋒一轉。

    甦念珠偏頭朝他看去。

    陸棠樺眯眼道“上次朕負傷回來,臨時將兵權交給了郝老將軍。”

    “嗯?”甦念珠有點不明白,“陛下你的意思是……”

    “如果說這世上誰是最忠心于大周的人,那就是他了吧。”陸棠樺不知想到什麼,語氣有些寂寥。

    甦念珠道“那我們要去見這位郝老將軍嗎?”不知不覺間,甦念珠竟已經將陸棠樺視為領頭羊。

    陸棠樺沉默下來,像是在思索著什麼。

    甦念珠安靜等著,等了一會兒後,男人終于開口,“我,不敢見他。”

    能讓陸棠樺都不敢見的人,是個什麼樣子的人呢?

    甦念珠興奮的哼歌,一哼就是半個小時,都不帶停的。

    陸棠樺擺著一張臭臉盯著她,氣得直哼哼。

    “陛下放心,臣妾一定會替您說動郝老將軍的。”甦念珠伸手拍了拍陸棠樺的肩膀。

    陸棠樺嫌棄地推開她的手,“指望你,呵。”

    昨日珍兒方死,陸從嘉那邊也還沒派人過來。剩下的那幾個宮娥可比珍兒好對付多了,周玳隨意幾片金箔扔出去,那幾個宮娥就屁顛屁顛被打發出去了。

    甦念珠穿戴上周玳不知道從哪里替她弄來的宮女裝,然後被他一路領著尋到正在假山石後等待的孫天琊。

    孫天琊又取出一套太醫院的吏目衣服遞給甦念珠。

    甦念珠換上衣服,束起頭發,搖身一變就是一位唇紅齒白,青澀貌美的小郎君。

    孫天琊抬頭看到她時,怔愣了一會兒,然後才輕咳一聲道“我們一定要在宮門落鎖前回來。”

    孫天琊一路領著甦念珠往外去,一邊走還不忘一邊提醒她,“郝老將軍性情古怪,雖說有一片赤膽忠心,但你若是想說動他加入朝廷爭斗,恐怕不容易。”

    甦念珠一向不是一個會給自己設限的人,她道“試都沒試,怎麼就說不行呢?”

    裝扮成了小郎君的甦念珠連神色動作都自如不少,她搖頭晃腦道“沈太醫,男人是不能說不行的。”

    孫天琊……

    孫天琊經常出宮,甦念珠被他一路帶著往外去,基本沒有遇到什麼障礙。只是她發現,整個紫禁城死氣沉沉的仿若一潭死水,那些路過踫到的宮娥和太監都像在臉上覆了一層假面。

    不像人,像死尸。

    甦念珠踩著腳下的磚,面前是綿長的宮道。

    這座紫禁城,像一座監獄,困住了人的一輩子。可其實他們本來或許可以活得更好些,如果他們能有一位明君的話。

    宮門口停了一輛馬車,是孫天琊提前安排好的,甦念珠一臉惆悵地坐上去,正等著,孫天琊卻沒上來,只道“我不能離開太醫院太久,你要自己去,日落之時我會在這里等你。”

    話罷,孫天琊轉身離開。

    甦念珠一臉呆滯地看著孫天琊的背影,反應過來後猛地連滾帶爬跌下馬車,一把扯住孫天琊的衣擺,“沈太醫,你倒是告訴我將軍府的位置啊?”

    孫天琊低頭,看到甦念珠沾著雪花的鼻尖……忘了。

    “還有,這馬車要怎麼駕啊?”

    “對了,郝老將軍長什麼模樣?”

    “日落時分是什麼時候?今天沒太陽啊!”

    “哦,還有,我午膳沒吃,你準備了嗎?”

    孫天琊……




同類推薦︰ 謀家斂財人生[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小甜蜜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女主,請放過白月光[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