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是心跳說謊 第 19 章(他是不是有什麼疾病。...)

第 19 章(他是不是有什麼疾病。...)



    余諾一僵。【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

    指尖觸到鑰匙, 她立刻拿出來,跟他道歉︰“對不起,對不起, 我不是故意的。”

    陳逾征噢了一聲, “故意什麼?”

    “故意...”余諾實在難以啟齒, “摸你...”

    說完,余諾壓根不敢看他表情,臉加脖子加耳後根都在發燒。她在心里不停提醒自己, 老天爺...他才19歲, 才19歲....

    車門拉開。

    陳逾征把她放上去。

    倒車的時候, 陳逾征看了眼後視鏡, “你臉怎麼這麼紅?”

    “是嗎?”余諾有點窘, “可能...是熱的。”

    “給你開個空調降降溫?”

    余諾︰“不用了。”

    車開出停車庫,陳逾征問,“你住哪, 送你回去。”

    “住學校。”余諾拿出手機看了看時間, 已經過了十二點,“不過門禁已經過了。”

    “那你去哪,開房?”

    余諾︰“......”

    也不知道為什麼, 听他說話,總覺得哪里不太對勁。

    她翻了翻包, 又摸了摸身上, 長嘆口氣︰“我沒帶身份證。”

    家里的鑰匙也放在學校,余諾一時愁住了。

    車就停在路邊, 陳逾征等著她。余諾有點不好意思, 她想了想,“不然你先回去, 把我放在路邊就行了。”

    陳逾征︰“你要爬回去?”

    余諾︰“......我可以打車。”

    陳逾征提醒她︰“你手機響了。”

    “啊?”余諾低頭一看,手機屏幕亮著光。不知道什麼時候靜音了,她看到來電顯示,立刻接起來︰“喂,哥?”

    余戈語氣有點凶︰“你去哪了?打電話也不接。”

    短暫的安靜。

    余諾心一跳,壓低聲音︰“我剛剛手機靜音了,沒看到。”

    “你不在學校?”

    “什麼?”

    “我剛剛跟你室友打電話,她們說你還沒回去,你干嘛去了?”

    余諾忐忑地解釋︰“我剛剛不小心摔了一跤,來醫院了。”

    “哪個醫院,我過來接你。”余戈想到什麼,“摔的嚴重嗎,就你一個人?”

    “嗯...”余諾看了一眼陳逾征,“還有一個。”

    “誰?”

    陳逾征輕描淡寫︰“你哥啊?”

    余諾默默點點頭。

    電話里,余戈問︰“男的?”

    余諾很心虛︰“就是...那個,陳逾征...你認識吧...?”

    電話那頭安靜了一分鐘。

    “你說呢?”余戈冷笑︰“在哪,我去接你。”

    陳逾征看她那接電話慫乖的樣子,有點好笑︰“怎麼說,把你送到你哥那兒?”

    余諾點點頭,詢問余戈︰“哥,我今晚能到你們基地住一下嗎?學校進不去了。”

    等了一會,她說︰“好...我到了跟你發消息。”

    *

    後知後覺地,腳又開始有點痛。

    察覺到車里過于安靜,余諾又看了眼時間,找了個話題︰“都這麼晚了,今天...麻煩你了。”

    陳逾征︰“順手。”

    余諾是那種很怕麻煩別人的性子,她有點內疚︰“等我好了...請你吃飯。”..

    ..

    到了地方,車停下。余諾還在給余戈發消息,副駕駛的門被拉開。

    陳逾征撐著車框,低下頭,問︰“你哥在哪。”

    余諾舉了舉手機︰“我正在問。”

    陳逾征剛想把余諾扶下車,肩膀被人拍了拍。

    他轉過頭。

    余戈淡淡的︰“讓開。”

    陳逾征︰“?”

    余諾喊了一聲哥。

    余戈彎腰,蹙眉,打量了一下她腳上纏的繃帶。他彎腰,把她從車里打橫抱起來。

    她細瘦白淨的手臂順勢樓上余戈的脖子。

    陳逾征靠著車邊,從褲兜里摸了根煙出來,嫻熟地點上。

    余戈頓了頓,聲音冷入冰潭,對他說︰“謝謝。”

    陳逾征眼楮微微抬起︰“不用謝。”

    時間也不早了,余諾囑咐他︰“你早點回去休息,路上開車小心。”

    余戈抱著余諾,後面有人喊了聲。

    余諾立馬轉頭。

    車停下,陳逾征夾著煙手的手遞出來一個袋子,“你藥忘拿了。”

    余諾匆匆掃了眼,對他說︰“謝謝。”

    陳逾征似笑非笑︰“那我走了啊,姐姐。”

    說完,也不等兩人反應。車子一下子躥出去老遠,只剩下車尾氣噴了余戈一臉。

    很久的沉默,余戈嗤了一聲,問︰“他喊你什麼?”

    余諾頭皮發麻,很快道︰“就是...喊著玩的。”

    “姐姐?”

    余諾︰“......”

    余戈︰“他是不是有什麼疾病。”

    *

    余戈幫余諾請了幾天的假,讓她留在基地。

    臨近畢業論校幫她取了筆記本,順便收拾了幾件衣服和日常用品。

    余諾拿到東西,翻了翻,躺在床上,哭笑不得︰“哥…你沒給我拿電腦的充電器。”

    余戈︰“…..?”

    他們就要出國打比賽,最近訓練也很緊張。余諾不想再麻煩他跑一趟︰“算了,沒事,應該還有點電,我把之前的稿子導到手機上。”

    她問︰“對了,你們基地還有空電腦能給我用嗎?”

    “有。”

    余諾︰“好。”

    又躺了兩天,她終于能下床了。不過行動不是很方便,還需要拄著拐。

    下床第一件事,余諾給自己洗了個頭。

    基地開著中央空調,有點冷,她隨便披了一件外套。頭發就這麼半干披在肩上。

    一隊和二隊平時訓練的地方不同,余戈他們一般是晚上十一點左右訓練。

    下午空出來的電腦很多,余諾趁著沒人,用了一下余戈的電腦,打開畢業論文的文檔開始修改。

    og基地有一只布偶貓叫咪咪,很喜歡她。余諾改著改著,咪咪跳上她的腿上。

    余諾摸了摸它的背。

    下午五點多,will走進來。他誒了一聲,“妹妹,你怎麼在這?”

    “我寫畢業論文。”余諾看著他,“你們今天這麼早就開始要訓練嗎?”

    “不是,我今天補一下直播時長。”will笑了笑,“不然要扣工資。”

    余諾了然點點頭。

    will開電腦前問她︰“等會我要打個水友賽,你要不要戴個耳機?我到時候怕吵到你。”

    “沒事沒事。”余諾說,“你忙你的,不用管我。”

    ...

    ...

    站魚星期六搞了一個明星職業選手對抗賽,為了話題度,特地邀請了tg和og的幾位職業選手。剩下的就是其他分部熱度比較高的大主播。一共有三場,參與的人很多,有絕地求生的,還有舞蹈唱歌區的一姐二姐。

    因為最近og全員都在停播專心訓練,粉絲許久沒見到他們。will一開播人氣就很高。

    他隨便排了幾把,跟彈幕聊著天。

    直播開了攝像頭,蹲在直播間的粉絲很快注意到只有一個背影的余諾。

    “我靠,基地怎麼還有個妹子?”,“誰,是誰,誰坐在魚神的位置上,我沒看錯吧,還是個長頭發,女的??”

    will笑的很溫柔,解釋︰“她是fish的妹妹。”

    余戈微博大號沒關注余諾,但粉他們比較久的都知道余戈有個妹妹,只是不知道具體長什麼樣兒,也不知道是誰。彈幕問了一會之後就消停了。

    余諾寫著論文,有點卡住。她發了一會呆,推了一下桌子,艱難地夠到旁邊的拐杖,準備去倒杯水。

    will喊住她︰“你要干什麼?”

    余諾蹦蹦跳跳,停住,回答他︰“我去倒杯水。”

    她不知道will開了攝像頭,直接轉過頭跟他講話,也沒避嫌。

    will站起身︰“坐著吧,我幫你。”

    他去旁邊飲水機給她倒了杯溫水。

    余諾接過,說了聲謝謝。

    will習慣性摸了摸她的頭,交代︰“有什麼事喊我。”

    余諾乖乖點頭。

    他們互動全部落在粉絲眼里。

    等will坐到位置上,直播間瘋狂地刷著一排排問號︰

    【這他媽還是我認識的will??你這個狗賊,什麼時候這麼溫柔過!!!!!】

    【will直說,你是不是想認fish當大舅哥?】

    【!!!fish危!!!!!】

    【余戈拔刀吧,og上路ad,決裂就在今晚】

    由于奧特曼還是個萌新,第一次參加這種線上活動。之前比賽交手過幾次,但由于奧特曼跟著陳逾征走下,對will的路數也不是太清楚。知道will等會也要參加,于是偷偷摸摸地開了小號,去他直播間看看底細。

    此時will直播間全是滿屏的愛心,紅的黃的綠的,刷個不停。

    奧特曼蹲了一會,像發現了什麼不得了的驚天大八卦,叫了一下︰“我靠???will和余戈妹妹談戀愛了??”

    “余戈妹妹...”killer從電腦前轉頭,興高采烈︰“余諾???他們倆???不能夠吧!”

    奧特曼︰“我不知道啊,我看will直播間都在說。”

    killer看了看陳逾征,幽幽道︰“那個will是余諾男朋友?”

    “不清楚...”奧特曼又觀察了一會,“好像是粉絲在開玩笑?”

    *

    比賽晚上七點正式開始。

    大家提前進入官方的yy頻道,每支隊伍都帶了同站的三個主播。還專門請了兩個解說。

    第一場,紅色方戰隊是tg的兩個人,陳逾征加奧特曼,上次給陳逾征刷禮物的女主播也在。

    藍色戰隊是will和roy。

    開始前,大家都在各自的yy頻道聊了會天。

    為了節目效果,幾個人的話都多,yy里一片歡聲笑語。

    隊伍里只有一個妹子,一個男主播問︰“誒,齊齊,你怎麼不講話?”

    齊齊聲音很柔︰“嗯..第一次和職業選手打比賽,有點緊張。”

    奧特曼立馬安慰︰“別緊張別緊張,大家都是瞎玩的。”

    男主播也說︰“n和conqer都很秀,等會抱著他們大腿就行了。”

    齊齊︰“啊...我知道,有看過他們比賽,是粉絲來著。”

    男主播繼續搞事︰“咦,你還是tg粉絲?有特別喜歡的選手嗎,在不在啊,就今天剛好要個簽名唄。”

    齊齊笑了笑,配合地說︰“有啊,他今天在。”

    直播間粉絲記得上次她給陳逾征刷過超火,看著他還不主動,紛紛恨鐵不成鋼︰

    【人都暗示到這個地步了,conqer怎麼還不給點反應,是不是忘記開麥了??】

    【陳逾征,收起你的高傲,就今晚,簽一千張簽名送到齊齊家!!】

    奧特曼打了個圓場,主動問︰“誒,妹子,你是喜歡conqer嗎?”

    齊齊︰“他挺厲害的。”

    男主播︰“conqer怎麼說?”

    “什麼?”陳逾征哦了一聲,“謝謝。”

    yy里一片令人尷尬的沉默。

    奧特曼閉麥,催促身邊的人︰“我靠,你倒是多講兩句啊!”

    瞅見陳逾征那張沒什麼表情的臉,他問︰“你今天怎麼了,心情不好?”

    yy里,齊齊遲疑著問︰“怎麼大家都不說話了?”

    奧特曼連忙道︰“conqer他有點沒睡醒,還沉浸在喜悅里呢。”

    重新恢復歡笑,男主播調侃︰“嘖,畢竟被美女當面表白,能理解能理解。”

    ...

    ...

    游戲開始,進入選人階段。

    齊齊打輔助,跟著ad走下路,選英雄的時候專門問了一下陳逾征︰“我玩什麼英雄呀?”

    陳逾征︰“隨便玩。”

    男主播選了一個狐狸打中,另一個人選了武器大師打上。倒數第二個,輪到陳逾征,他秒鎖下獅子狗。

    奧特曼疑惑︰“誒,你玩打野,不走下路了?”

    陳逾征嗯了一聲。

    因為是娛樂賽,又有業余主播參加,大家都是隨便選的位置。奧特曼也沒說什麼,選了個盧錫安打ad。

    此時彈幕︰

    【conqer真的好直男....好好的機會不帶妹,跑去打野???這個寡逼,注孤生。】

    游戲開始。

    風平浪靜地進行了幾分鐘,will玩了一個發條走中路。對面是熟人,will玩的很隨意,甚至空藍的時候還上去騷了幾波,跳了個舞。

    這場游戲的平靜終止于第八分鐘。

    will剛剛把兵線帶到對方塔下,殘忍的一幕出現了。

    一只獅子狗突然從草里跳出來,直接e上去,接一發平a,will當場去世。

    這只是一個開始。

    接下來十分鐘里,will戰績直接從1-0變成1-5。被抓崩幾次之後,他終于忍不住,在公屏發了個問號︰

    【你有事嗎?】

    問號發過去,屏幕又黑了。

    系統顯示︰你已被擊殺

    cyzzzz已經無人能擋了!

    陳逾征針對的實在太過明顯,連解說都好奇︰“will是哪里得罪了conqer?”

    彈幕︰“可能是愛過。”

    一整局,will全場黑白游戲,被殺到崩潰。

    基地門口只剩下光禿禿的水晶,will攢錢買了個金身。還沒走出家門口。空中又冒出一只攢滿怒氣的獅子狗,出現的一瞬間,彈幕都在提醒「前方高能,速速撤退」,will還沒來得及按出金身,屏幕又黑了。

    節目效果爆炸,全直播間粉絲都在心疼will。

    【conqer來了,他來了,他殺瘋了】

    【conqer︰沒想到吧,又是我^^】

    【陳逾征今天怎麼這麼殘暴....?幫will戒癮來了?】

    will玩不下去,回到泉水掛機,直接發起投降,“我點了,兄弟們,別折磨我了。”

    然而紅色方隊伍並沒有沒什麼人性,等超級兵全部涌上高地,也不點最後的水晶。紛紛守在泉水門口,等待他們復活再虐殺一波。

    基地被點爆的前一秒,解說笑了︰“conqer什麼意思啊,他對著will亮了兩條魚的圖標?”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成為年代文炮灰女配後干掉情敵的正確姿勢魔鬼的體溫 [參賽作品]被迫嫁給男神小閣老死不了我也很絕望啊[綜漫]穿成殘疾男主怎麼走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