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我做正道魁首的那些年 第十五章(卻是有樁喜事了。...)

第十五章(卻是有樁喜事了。...)



    第15章

    紅線纏繞縷縷,飄向場內,只見那紅線竟是飄向……裴無缺的方向?

    周圍的人還未反應過來,蕭蓮卻突然道︰“快讓開!”

    她執劍而來,瞬間將裴無缺推開,只見一面色蒼白的修士站在他身後。【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

    此人發現蕭蓮已察覺他,立刻想跑,蕭蓮卻一掌打過去,她掌心浮起一克魔紋,猛地拍到這人背後。他踉蹌一步,隨即仿若蛻皮一般,一層人皮從他身上褪下。這魔物似乎從人身中膨脹出來,竟生得一渾身腐爛,生有四足,獠牙破面而出,更為詭異的是,它卻生了個嬰兒的臉。

    這便是那化尸魔嬰!

    見化尸魔嬰出現,弟子們紛紛驚恐逃竄。少見魔物,突然見了如此丑陋猙獰的,自是慌亂。

    這化尸魔嬰見跑掉是不可能了,倒也生了決心,一掌迎上蕭蓮,與她對打。

    蕭蓮雖多年未逢魔物,但這種戰斗是她的本能,絕不生疏,枯榮劍化作萬千劍光,將這怪物團團圍住。蕭蓮越斗越厲,這魔物卻節節敗退,蕭蓮隨即用魔語問它︰“你潛入青淵仙境為何事?為天魔而來?”

    六階以上魔物都可說話,可魔物並不開口,而是桀桀怪笑。

    蕭蓮問天魔亦不過是起個頭,又繼續了她真正關心的問題︰“月魔在何處?”

    那化尸魔嬰更是不言,且手掌突然浮出三尺利刃,直劃向蕭蓮罩門!

    蕭蓮眉頭微皺,她覺得這化尸魔嬰有些奇怪。它藏在人群中,卻並不傷人,它究竟在干什麼?這人群中難道有它想要的東西?而且明知不敵她,還要藏在這里,這里的東西于它而言勢必很重要。與此同時法陣中飄出十幾縷紅線,不必蕭蓮說話,其余門派化神、元嬰之人立刻拿起法寶,朝著紅線的方向沖去。這些都是指引魔的方向。

    蕭蓮將劍祭于胸口,發動克魔劍法,頓時枯榮劍嗡嗡兩聲,一道白光自中射出。那化尸魔嬰瞬間被逼退,蕭蓮則持劍上砍,掐動法決,用一禁錮陣法將化尸魔嬰團團圍住。

    此時,那化尸魔嬰仿若知道自己當真不敵,嘴中嘶吼陣陣,突然急促地左看右看,好像在尋找什麼東西。

    蕭蓮更覺奇怪,放松了禁錮法陣的力度,想看這魔嬰到底要做什麼。卻只見他從法陣中一躍而起,眼中豁然亮起一絲驚喜,正要撲向某個方向。

    誰想正在這時,一道劍光突然閃過,那魔嬰瞪大了眼,被人前後貫穿。

    劍光驟然收縮,隨即炸開!

    魔嬰胸口出現碗口大的洞,魔心已經被炸得粉碎,魔嬰眼神呆滯,就這般緩緩倒下。

    蕭蓮抬起頭,發現一張俊顏,卻是裴無缺站在魔身後,剛才那一劍就是他出的,他修長的手一動,將自己的無缺劍收回,問道︰“方才徒兒情急出劍,師父沒事吧?”

    旁的人立刻夸他“果真道君高徒,出手不凡!”“裴師叔當真神猛!”

    蕭蓮見化尸魔嬰緩緩倒下,有些錯愕地看了裴無缺一眼。

    方才她其實是故意放那化尸魔嬰,看它究竟要做什麼。但徒兒出手太快,她什麼都沒看出來。而且他殺魔的手法也太熟練了,一擊便中魔心,攪碎魔心便退。這手法根本不像是殺了一兩只魔,而是殺過很多魔,或者殺過很多人……

    蕭蓮搖搖頭,將這讓人背脊一寒的想法趕出腦海。

    徒兒是她親手帶大,他是歷練時殺過許多妖獸。至于人,他又怎會動手殺過呢。這卻是無稽之談了。

    應該是錯覺吧,這想法也太荒謬了。也許徒兒只是不知道,所以才將它誤殺。

    蕭蓮不再多想,將劍收起,微笑夸裴無缺︰“師父才教了你克魔劍法,就用得如此熟練,的確很好。”

    裴無缺听她夸獎,笑了笑說︰“還是師父教得好的緣故。”

    這卻是她所熟悉的徒弟沒有錯,蕭蓮心想著,將剛才那一絲疑慮放下了。

    此時別的門派掌門亦已殺完魔物,提著魔物的頭回來了。

    除了化尸魔嬰,別的魔倒修為也不高。但若不是發動大彌渡法,竟不知道這青淵仙境藏著這麼多魔。眼下將魔除盡了,青淵仙境眾掌門也能松口氣了。否則任由這些魔作惡,還不知道要危害仙境多少人。

    眾門派弟子從未見過這麼多魔,一時也好奇地圍上去,端看這些魔物的外貌。

    蕭蓮則上前檢查那化尸魔嬰,方才她總覺得這魔不對,想了想,一刀將魔嬰的肚子劃開,頓時血水腸肚流了一地,忍不得惡心的小姑娘已經躲到一旁,蕭蓮倒是面不改色,她以前殺入魔淵除魔的時候,實在是看得太多了。

    只見這魔嬰腸胃中除了未消化之物,倒是當真有塊黑色的牌子,蕭蓮將之掏出,掐訣將它表面洗淨。上面寫著‘玄制’二字,她表情微變,但看了看周圍歡慶除魔成功之人,沒人發現。

    蒼青道君卻注意到了這一幕,走了過來問她︰“道君,怎麼了?”

    蕭蓮將牌子給他看,蒼青道君頓時明白是怎麼回事,臉色也變了︰“……青淵仙境中有魔人?”

    魔類亦分三種,一是魔物,便是那些猙獰嗜血的怪物,九頭魔、化尸魔嬰都是這類。二是魔人,這些是誕生在魔淵,與人一般無二的魔人,他們會修煉、會法術,會陰謀算計,潛伏在修仙界令人防不勝防。三是魔修,人族渴望魔人的力量,也用邪門歪道修煉,最終便修成魔修,也是修仙界最為不齒的。

    而魔人,則常用制牌驅使魔物。這只化尸魔嬰肚中發現制牌,就是被魔人驅使的。

    若是青淵仙境真的有魔人,那就麻煩了。魔人不同于魔物,不能用大彌渡法搜尋出來,他們若是混在普通修士中,根本防不勝防。蕭蓮不知道這魔人是怎麼混入青淵仙境的,又留了多長時間。一時找不出,倒是極大的隱患了。

    蒼青道君無意間,將手搭在了蕭蓮肩上︰“如今情急,道君,這該怎麼辦?”

    蕭蓮則在沉思青淵仙境中魔人的問題,根本沒注意到這種細節。

    不遠處裴無缺看到這場景,心神一震,眼中突然閃過一絲猩紅。

    那粗啞的聲音竟又開始說話了︰“這個螻蟻竟敢覬覦師父,你破了封印,隨便就能殺了他。”

    裴無缺拳頭緊握,竟一時沒有抵制魔的話。也許因他心中真的這麼想。

    魔又繼續說︰“你剛才情急之下把那魔殺了,不知道師父有沒有懷疑。懷疑了她就不要你了——”

    裴無缺卻在此時冷漠回魔道︰“師父怎會不要我。”

    魔怪笑︰“是嗎?師父雖愛你,但畢竟是正道魁首,要是發現你是天魔體,會容忍你留在身邊嗎,你听我的,破了封印佔有了師父,即便她想離開你,你也能讓她哪里都去不了。”

    “別說話了!”裴無缺怒吼,強行地將魔壓回去。猩紅漸漸從他眼中褪去。

    裴無缺恢復了鎮定,向蕭蓮走了過去,問道︰“師父,怎麼了?”

    蕭蓮卻不想這樣的事煩擾徒兒,知道青淵仙境竟有魔人潛伏,他也做不了什麼。所以只是將制牌收進儲物袋︰“沒什麼,剛才那魔躲在你身後,沒有傷害你吧?”

    裴無缺見她將東西收起,與他避而不談,手在袖中輕輕握緊,卻只是笑了笑︰“沒有。”

    但是想了想蕭蓮還是放心不下,她剛才只顧著檢查化尸魔嬰的尸體,竟忘了他一直躲在徒兒身後,有沒有對徒兒做手腳。若沾染化尸魔氣,便麻煩了。蕭蓮想到門派內有一聖泉浴池,可以蕩滌魔性。不過好久都沒用過了,眼下倒是可以給徒兒用一用。

    想到此處,蕭蓮站起來對蒼青道君說︰“我還有些事,先帶徒兒離開一步,這些收尾之事,怕是要麻煩道君處理一下。”

    蒼青道君點頭應了。

    她帶著裴無缺御劍上空,蒼青道君看著她二人遠去的方向,一時若有所思。

    這時段雪瀾已經走到蒼青道君身邊,看著他二人遠去,不由道︰“蕭蓮道君竟離去得這麼早。”

    蒼青道君只看了眼,回過頭看段雪瀾︰“方才我似乎注意到你與裴無缺說話,說些什麼呢?”

    段雪瀾還是有些不高興︰“能說什麼,自是不愉快的。”

    蒼青道君卻看著愛徒笑了︰“瀾兒竟這般生氣,我好像從不見你對誰這般憎恨過。你當真是討厭裴無缺?”

    段雪瀾臉微紅,卻立刻道︰“我自是討厭極了他,師父問這話是何意?”

    蒼青道君則懶洋洋地道︰“人家裴無缺是青淵門天才弟子,十七歲金丹,修為卻已極深。方才竟能一劍殺化尸魔嬰,雖是在蕭蓮制住它的情況下,且長得俊美無比,我看別說青淵門,整個青淵仙境都找不出同他一般好看的。你若沒有意,我看他配萬仙門門主獨生的錦榮仙子也是不錯的……”

    “師父!”段雪瀾又羞又氣,一時自己都被蒼青道君說得混亂,但不知為何,心卻又撲撲直跳。

    蒼青道君笑起來︰“好了雪瀾,你是師父親自帶大,師父能不知道你嗎。既喜歡就大方承認,師父好為你拉橋搭線,你看方才那些別的門派的姑娘,個個都是天之嬌女,不都也看著他。你若是不抓緊,以後被別人搶了先,可別怪師父沒提醒你。”

    段雪瀾臉色陣紅,過了半天才輕輕說︰“可我……我不明白他是何意。”

    蒼青道君卻說︰“你長得這般好看,又是我親傳的。他難得不動心。方才,你差點觸動蕭蓮的陣法,他不也救了你?”

    段雪瀾感慨師父果然觀察入微。

    想剛才那一幕,她似乎也覺得裴無缺,心中肯定是有一些她的,否則何必要救她呢。

    “這般就極好了。”蒼青道君見徒兒不語,自明白徒兒想通了,問,“你心里可是願意的?”

    段雪瀾含羞,既不說話,便是默認了。

    蒼青道君心中有數了,朝著沈庸走過去,“沈師佷,我這有幾句話想同你說……”

    蕭蓮帶著他回去,裴無缺不知道她要帶他去哪兒,只看了看她牽自己的手。

    直到兩人到了聖泉浴池的門口,蕭蓮才對裴無缺說︰“好了,你自己進去吧,師父就不同你進去了。”

    聖泉浴池門口實在凋零,落葉遍地,門也只是一扇簡單的木門。裴無缺眉頭輕皺︰“師父,您這是要讓我做什麼?這里面——”他不知道想到了什麼,突然眉頭一皺,“這里面可是什麼禁閉室?”

    “什麼禁閉室。”蕭蓮失笑,不過看這門口凋零的場景,也難怪會讓他誤會。

    她掐了個風決,召來陣風將門口的落葉盡數吹了。又將木門打開,一袖揮去過,兩側的靈石燈次第亮起,將里頭的場景照亮,原是個洞穴,且地上鋪了黑曜石地板,挖了個丈長的池子,雖已多年未使用,但池中還是咕咚咕咚冒著泡,池水極清澈,甚至透著溫潤的玉光。

    一陣清新的水氣飄來,聞之便讓人精神一震。

    蕭蓮向徒兒解釋︰“這池乃是聖泉浴池,專門用來給門人蕩滌魔性的。你方才在化尸魔嬰身前站了這麼久,萬一沾染了魔氣怎麼辦,師父自是擔憂的。你進去泡一個時辰,想必就無礙了。”

    听她這般說,裴無缺好看的眉眼仿若才松開了些,笑了笑︰“原師父是這個意思。”

    說罷舉步往里走,隨即木門也自動在他身後合上了,他欣長的身影也看不到了。

    他在心里對魔說︰你可看到了,她仍是關心我的。

    魔只是冷笑不說話。

    蕭蓮從山洞處下來,總覺得徒兒今日有什麼地方不對,可仔細想,卻又說不清楚。想到那制牌一事,心中嘆氣,覺得還得先去和沈庸商量一番。

    她剛飛到廣場處,正好看到沈庸也來尋她。

    “師叔,您去哪里了,我找了您許久!”沈庸說。

    蕭蓮向他招手,“正巧,我也有事同你說。走,找個僻靜處咱喝茶去。”

    沈庸卻喜滋滋的︰“先別喝茶,我這正好有個喜事,師叔听了再說。”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成為年代文炮灰女配後干掉情敵的正確姿勢魔鬼的體溫 [參賽作品]被迫嫁給男神小閣老死不了我也很絕望啊[綜漫]穿成殘疾男主怎麼走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