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七十年代女配有光環 015 倒霉開始

015 倒霉開始



    “老太太看著辦公室里的電燈新鮮呢,大家都往外走,她就跟著走了。【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穆建國見怪不怪的說道,他邊說邊起身往外走。

    “你們都走了,我也不會走。”許老太抬起頭,眼楮直(勾gou)(勾gou)地看著屋頂上垂下來的燈泡,那眼光十分的虔誠。

    “難怪娘瞧著新鮮呢,我也是第一次見到電燈,這屋子被照得多亮堂啊,我也不想走呢!”許老二憨憨的接了一句話。

    他還興沖沖的往里走了幾步,也跟許老太學仰著頭看電燈,母子倆的造型幾乎一模一樣。

    整個公社也就(干gan)部們辦公的地方通了電,其余地方都還是用煤油燈的,所以的確瞧著稀奇,像是看什麼西洋景兒似的。

    “哎喲,不行。我這看上兩眼就不行了,刺撓得很,還是娘厲害。”許老二不停地揉眼楮,揉兩下就紅了。

    都是四十歲的男人了,弄得像是哭過一樣。

    許老頭看到二兒子這副蠢樣,差點氣得破口大罵,再想起之前許二嫂在白素琴那里也賣蠢來著,他就青筋直冒。

    還真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老二兩口子都他娘的蠢蛋,還喜歡拿自己的無知來炫耀似的,丟人現眼的。

    人家穆建國都說要走了,他不僅不退出來,還往里沖,就沒見過這麼沒眼(色)的人,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是來砸場子的。

    穆建國已經站到門口,許老太仍然不為所動,倒是許老二終于有點眼(色)了,跟著一起出來了。

    “老婆子,快走了。”許老頭暗急,她不會真的想待在公安局里過夜吧?

    “我不走,我要跟電燈在一起。”

    不過她話音剛落,穆建國就伸手把電燈給關了,瞬間屋子里一片漆黑,還不等許老太抗議出聲,忽然屋子里亮起了一束昏黃的光,直接照到了許老太的身上。

    “許老太,走吧?”穆建國晃了晃手里的東西,亮光瞬間從她身上移開,投向了院子里。

    之前叫囂著堅決不會走的許老太,立刻就起身了,腳步生風的往院子里沖,好像這漆黑的屋子里關著吃人的怪獸一般要追著她跑。

    “哎,這是啥東西?我看知青好像用過。”許老二也跟著稀奇起來。

    “手電筒。”穆建國回了一句。

    “哦,對,是叫這名兒。”許老二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他提著手里的小馬燈道“爹,你看這帶電字的就是厲害啊,把咱這小馬燈比的屁都不如了。”

    現在沒通電的地方,在家里用的是煤油燈,出門煤油燈容易被吹熄了,就用有罩子擋風的小馬燈。可是手電筒一比,那真是雲泥之別。

    “是啊,貨比貨得扔,人比人得死。你跟穆局長一比,更是狗屁不如。”許老頭終于還是沒憋住,當著外人的面兒把二兒子給罵了。

    瞬間許老二就閉嘴了,以他多年被爹嫌棄的經驗,他要是再說什麼心里話,他爹就要動腳踹了。

    氣氛一時之間有些尷尬,還是許老大打破了沉默“娘,您走慢點兒。”

    許老大邊說便去拉許婆子的胳膊,把她從穆建國的身邊拉了過來,天知道他娘都快蹭人家胳膊上去了。

    艾瑪,要不是他娘已經六十好幾了,臉上的皺紋跟樹皮差不多了,他都以為他娘為老不尊,要對人家穆局長(干gan)什麼呢。

    “大哥,娘總是圍著建國轉(干gan)啥啊?”許老二也注意到了,他一禿嚕嘴又開始說話了,還認真地對許婆子說“娘,你看清楚,這才是你兒子,那是建國,不是咱家的,你老貼著他走不——”

    許老二的話音未落,就被許老頭一腳踹翻在地。

    “狗東西,大晚上的眼楮都不長,礙著你爹的路了。”

    還不等許老二喊出聲,許老頭就罵開了,瞬間許老二又慫了。

    爹又打他,憑啥啊,他也是好心提醒娘啊,要不然娘再認錯兒子得多尷尬啊。

    “燈,燈。”許老太硬要往穆局長那邊湊,許老大和許老頭兩人一左一右夾著她,死死地抓住,都沒弄過她。

    也不知道她從哪兒來的力氣,好在穆建國把燈光打在許婆子的腳下,她才乖乖地跟著走。

    許老二嘴巴又癢了,他娘這樣子很像以前騙驢推磨,前面吊根胡蘿卜,他娘跟那驢一模一樣,嘿嘿。

    當然他只敢在心底嘀咕嘀咕,一個字都不敢說出來。

    不過似乎老天爺都不讓許家人安穩,前面有條小溪,冬天經常斷流,但是盛夏時節,正是水流湍急的時候,小溪也隱隱擴展成小河的架勢。

    從公社到他們生產隊不算近,平時坐驢車就走另一條大路,但是他們雙腿走的都是小路比較近,這條小溪是必經之路,中間鋪了幾塊大石頭讓人落腳。

    常磊看到這條小溪的時候,就知道要完蛋了。

    那石頭一塊一塊的,每塊上面僅夠站一個人,還要跨大步走,這手電筒的光可怎麼指引喲。

    “大春在前面走,手電筒朝後照,許老太跟在第二個就行,我殿後。大家都跟緊了。”好在穆建國的腦子完全夠用,還不等常磊理清思路,他已經習慣(性xing)地安排好了。

    並且說完這句話之後,就直接把手電筒塞到了穆春播的手里。

    一路上都沒話的穆大春同志,瞬間有一種接了燙手山芋的感覺,他爹這是甩了個麻煩給他嗎?

    穆春播拿著手電筒,剛跨了一步踩到石頭上,就听身後傳來一陣叫聲“娘,你慢點啊!咱不急,咱不急!”

    他回頭一看,燈光有些偏移,照在了水面上,畢竟他背後沒有眼楮,在他移動的時候,手電筒的光也跟著移動。

    許老太一刻都等不及,竟然就跟頭迅猛的獵狗要撲向骨頭似的,不停地往外沖,而許老頭和許老大合力拉著她,可是她的力氣似乎越變越大了,兩個男人都要控制不住她了。

    穆春播微微一愣,立刻把光照在岸邊,可惜許老太沖的有些厲害,竟然帶著許老頭父子倆同時踩進了水坑里,不用說布鞋和褲腿都要濕了。

    甚至因為撲的太猛,河水濺了滿頭滿臉。

    “嘿,我娘可真是大力士!爹和大哥兩人都(干gan)不過她。”還站在岸上的許老二沒憋住,還是把這話說出來了,最主要的是現在變成落湯雞的許老頭,肯定是沒工夫來踹他了,他得趁機多說幾句。

    “老婆子,你咋了啊?為個手電筒,不至于吧?”許老頭也別弄出氣來了,他是真想不通,手電筒是新奇,但也不至于這麼瘋狂吧。

    連他家二傻子都還站在岸邊上呢,老婆子倒是先瘋了。

    “大春,你把手電筒關了吧。”

    許老頭說了一句,穆春播立刻把手電筒關了,沒了這樣(強qiang)烈的光源,許老太忽然就消停了。

    “你們咋把我拖進水里了啊?老大,你是不是要害你娘?”

    許老太恢復正常了,她看到自己這渾身**的,倒打一耙用得極好,還伸手給許老大的後背來了一巴掌。

    “娘,你不記得了?”

    “我記得啥啊,趕緊的推我上石頭啊,這渾身濕的。”

    對于許老太的忽然正常,許家三個男人都有些沉默,就連話多的許老二都無從說起了,他其實嘴皮子癢得很,但是也怕他娘抽他,而且這事兒也太詭異了。

    “咋不早關了啊。”最後許老二憋出這麼一句話來。

    “忘了。”穆春播毫無壓力的道,他直接拿著手電筒繼續往前走。

    一行人終于走近了目的地,常磊立刻開溜,天吶,許老太絕對是中邪了,見著光就跟見了命一樣,一定要圍著光轉,而且不給她湊近還不行,但是沒了光她又恢復正常了。

    “建國,大春,這次麻煩你們了。”許老頭在村頭先跟他們道謝。

    “不麻煩,只是下次要注意,打孩子也掌握分寸,而且都分家了。”穆建國點點頭。

    許老頭心里憋得慌,他覺得冤得很,又無可奈何,主要許婆子把二丫打吐血了,幾乎全村人都瞧見了,他們想耍賴都賴不掉。

    “行,那回——”許老頭只能點點頭,他正想告別趕緊回家洗洗,結果話還沒說完,身邊的許婆子又跑了,完全就是以百米沖刺的速度往另一個方向跑。

    “娘,你(干gan)啥,咱家不在那邊啊!”身後是許老二驚訝的喊叫聲。

    穆建國沖著她跑去的方向看了一眼,立刻就明白過來是怎麼回事兒了。

    現在是夏收時節,全生產隊的糧食收好後,都放在曬谷場上統一曬,晚上就堆起來用蘆葦席罩上,但是怕人偷糧食,所以在曬谷場旁邊建了屋子,每晚都有人住在里面,而且是點著燈的,通宵不(睡Shui)輪值看守。

    現在這個點,村里其他人家都是一片漆黑,顯然都(睡Shui)了,只有曬谷場那里還有亮光,許老太可不就直奔人家去了。

    “(操cao),等會兒,老子(洗xi)澡呢,沒穿衣服!”屋子里傳來粗暴的男聲。

    許老太等不及了,直接就把門給踹開了,立刻沖了進去。

    許家三個男人看得瞠目結舌,完全來不及阻止。

    作者有話要說沒有收藏的小可愛們不要忘記收一下哦~鞠躬感謝!




同類推薦︰ 謀家斂財人生[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小甜蜜重生後前夫篡位了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女主,請放過白月光[快穿]家養反派(穿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