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竹馬斗青梅 第九章

第九章



    辦公室內,現在已經是第十八位同事以不同的理由邀喬凱風到頂樓了。【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

    “除非你們告訴我要我去頂樓要做什麼,否則我絕不上去。”喬凱風斜睨著不尋常的大伙,但就是沒人願意跟她說實話,。

    藍玉梅急得都快哭出來了。

    “我說過了啊,我心情不好,希望你可以陪我上去頂樓散散心啊!”鄭金標(干gan)叮嚀萬囑咐,交代她不可以把實情說出來,害不擅長說謊的她絞盡腦汁,就是沒法拐喬凱風到頂樓去。

    “少來。我認識你這麼久,哪會不曉得你,你每次有心事老藏不住,都是直接就告訴我的,(干gan)嘛非得要到頂樓去?”喬凱風不理會她,繼續做著自己的事。

    “唉唷……好啦,我招了,其實是南齊信在樓上有話跟你講啦!”藍玉梅忍不住了,把南齊信給拱了出來,

    喬凱風听到南齊信的名字,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你(干gan)嘛不早說!”喬凱風動作加快的往逃生門的方向定去,

    如果藍玉梅半小時前要跟她說的就是這件事,那想必南齊信已經等了很久了。真糟糕,不曉得他會不會還在頂樓等她。

    喬凱風想到這,趕忙往頂樓的空中花園沖去。

    藍玉梅看見喬凱風終于願意上頂樓了,連忙示意其他預備要跟著慶祝的同事跟著上頂樓,一群人慌慌張張的跑到頂樓,老早把要通知南齊信和鄭金標的事給忘得一(干gan)二淨。

    只見到兩個大男人穿著汗衫,趴在熱氣球邊緣掮風,那景象實在讓人搞不懂究竟南齊信到底想要表達些什麼。

    喬凱風歪著頭,不明白他(干gan)嘛為了讓她看到這一幕而搞這麼大陣仗。

    ***鳳鳴軒獨家制作***bbs.fmx.cn***

    兩個早已熱昏頭的男人趴在熱氣球里,他們要上來時沒想到會等這麼久,只想著求婚的事,根本忘了帶水上來,現在又熱又渴,簡直像在沙漠里遇難了一樣。

    “喂……老兄……我已經熱到出現幻影了耶……我怎麼好像看到喬凱風出現在我眼前啊……”南齊信兩眼昏花,直覺是自己熱昏了頭。

    “齊信,那不是幻影啦!喬凱風真的上來了啦。”鄭金標定楮一看,那是喬凱風沒錯!連忙搖著旁邊的南齊信,要他回回神。

    南齊信聞言跳了起來。“糟了,她已經上來了,藍玉梅怎麼沒有先通知我們呢?慘了,西裝還沒穿啊!”南齊信手忙腳亂的找著西裝,試圖以帥氣的模樣來求婚。

    畢竟頂樓上還有人拿著dv為這美好的一刻留下見證,他實在不想穿著汗衫入鏡。

    “唉啊,不管它了啦。你的花咧?現在最重要的事就是趕快跟她求婚啊。”鄭金標找到他的花束,在炙熱的溫度下,本來生氣蓬勃的玫瑰花,也跟著萎縮了。

    南齊信高舉著手上的花,朝喬凱風揮揮手。

    “凱風,我愛你!”南齊信用力朝喬凱風大喊,但陣陣吹來的風卻吹散了他的聲音。

    喬凱風看著南齊信揮舞著手上的花在那里大吼大叫,她卻一點也听下到他在說什麼。

    看著他手上揮舞的……是黃玫瑰!他難道不曉得黃玫瑰的花語是分手的意思嗎?

    沒有預料中的痛哭流涕,南齊信不解的看著鄭金標。“怎麼辦?喬凱風好像不怎麼高興耶。”

    “可能是她听不到你的聲音,沒(關guan)系,來,我們還有大聲公。”拿出手上的法寶,直接遞給南齊信。

    南齊信一手拿著花,一手拿著大聲公。“喬凱風,我愛你……”他用丹田的力量大喊,但聲音卻完全沒有傳出去。

    南齊信不相信的又試喊了兩三回。

    “怎麼這樣?聲音出不去啊。”手上撥弄著開關鍵,卻沒有任何改變。

    “呃……我想是我剛剛試音的時候……忘記關掉開關,導致電源耗盡了吧……”鄭金標不好意思的看著嘴角已在抽搐的南齊信。

    鄭金標的腦袋轉啊轉,試著找出將功贖罪的機會。

    “啊!我想到了,我們還有紅布條啊!”鄭金標想起阿德準備的紅布條,興奮的把紅布條的繩子打開來。

    本來卷起的紅布條因為繩子解開而垂散開來,上頭金(色)的字在陽光下閃閃發亮,醒目得讓所有人都清楚看到上面所呈現的訊息。

    開幕期間,紅茶大杯特價十元。

    啪嘰!喬凱風看見布條上的字後,仿佛听見自己血管爆裂的聲音。

    現在是怎樣?!南齊信是特地坐熱氣球來通知她,他決定開始賣泡沫紅茶了是嗎

    頂樓上的所有同事看到這一幕,全部爆笑到一個不行!

    本來說好的浪漫場景不但連一幕都沒出現,反而淨是演出搞笑的戲碼,那負責拍攝的同事也已經笑得東倒西歪,應該收錄的鏡頭也隨之晃動起來。

    熱氣球上的兩人傻眼的看著紅布條,本來熱情的兩人瞬間成了阿呆和阿瓜。

    完了,一切都完了,原先設計好的橋段競沒有半樣可以成功博取佳人青睞,現下的樣子一點帥氣都稱不上,南齊信實在很想拿把刀自我了斷算了。

    不放棄的鄭金標一直在旁鼓勵著南齊信︰“別沮喪啊老兄,再怎麼樣我們也乘坐熱氣球上來啦!不然這樣好了,她听不到我們的聲音,我們就用比的,”

    鄭金標和南齊信耳語了一陣後,兩人便一人站一邊,以下符合人體工學的方式彎著腰,試圖合體成為一個大的愛心。

    看著歪歪斜斜的愛心圖樣,喬凱風這下總算看懂了他們兩個所要表達的意思,看到兩個大男人穿著汗衫(肉rou)麻兮兮的比著愛心,本來生氣的喬凱風也被他們逗得笑出聲來。

    氣怒的神情一掃而空,轉而(露)出害羞的嬌笑,這看在南齊信眼里不曉得有多高興。

    “阿標,你看到沒?喬喬笑了耶!”看到佳人(露)出笑容,兩人都如釋重負的放松了下來。

    “是啊,這樣一切的辛苦就沒有白費了。呵呵!看來我們也做得不錯嘛!”鄭金標覺得自己的任務還算成功,總算沒對不起好友了。

    ***鳳鳴軒獨家制作***bbs.fmx.cn***

    正當兩人松了一口氣時,鄭金標突地感到了不對勁。

    “齊信,你不覺得,好像突然安靜了許多?”

    南齊信靜下心去听周遭的聲音。

    “嗯,對耶!好像有某個聲音突然沒有了……”南齊信順勢抬頭察看,發現原本應該燃燒著火焰的燃燒器,此刻卻下再有火苗出現。

    “阿標。”南齊信明白這意味著什麼,他目不轉楮的盯著燃燒器,示意鄭金標往上看。

    “啥?”

    “你能不能解釋一下這是為什麼……”

    鄭金標抬頭看往燃燒器的方向後,也跟著目瞪口呆。

    冷靜!在這種危急的狀況之下,絕對要保持冷靜。

    “可能……是瓦斯不夠了吧。”咕嘟的吞了口口水,鄭金標此刻對自己方才要升起熱氣球前沒有察看瓦斯表的舉動感到懊悔不已。

    “那……現在我們要怎麼辦?”南齊信再也冷靜不了了。因為他發覺熱氣球內的空氣已經漸漸冷卻,有往下掉落的趨勢。

    “不知道……我只知道,此刻的我好想大聲尖叫……”鄭金標再也受不的失聲尖叫。

    兩個大男人就這樣抱著對方,看著熱氣球飄向高雄的另一端……

    “媽啊!”縱使有(干gan)百不願意,他們也只能閉上雙眼,期待奇跡出現。

    ***鳳鳴軒獨家制作***bbs.fmx.cn***

    醫院病房內,南齊信腳打著石膏,正由喬凱風一口接一口喂著營養雞湯。

    “來,啊,再吃一口唷。”喬凱風耐心的喂著他,讓南齊信感到好滿足。

    “說起來你們也真命大耶!幸好熱氣球下面綁著繩子,讓你們緩緩降落在附近草坪上,只除了燃燒器壓下來時讓腳骨折外,其余地方都毫發無傷,看來老天爺還真的有保佑你們。”公司一群人圍在南齊信的病床前,看著喬凱風細心的喂著他。

    能夠得到喬凱風這樣溫柔的對待,南齊信真覺得就算摔到全身骨折,對他來說也是值得的。

    “這是當然的啦,我都還沒有跟喬喬結婚,老天爺不會讓我這麼早掛的。對吧?喬喬。”南齊信順勢問著喬凱風。

    “喝你的湯,不要廢話一堆。”雖然口氣凶狠,但喬凱風臉上卻是一副害羞的模樣。

    “不管!我為了向你求婚都摔成這樣了,你還不答應我啊?難不成你非要看到我的神主牌位你才要嫁給我?”

    “不要亂說話!”喬凱風不想听他說這樣的話,連忙用手搗住他的嘴。

    但搗住他嘴的小手,卻被他趁勢偷親了一口。

    “喬主任,我看你就趕快嫁給他了啦!不然我看他這次熱氣球不行,下次就換成直升機了。每天被他這樣搞,我們根本就沒辦法好好上班。”人群里有人幫南齊信講話了。

    “對啊,喬主任,我們看你就趕快答應他的求婚吧。”一群人鼓噪著,慫恿喬凱風點頭。

    喬凱風順應民意的點了點頭,一群人開心的歡呼起來!

    最興奮的就是南齊信了,腳上打著石膏的他竟然妄想抱著喬凱風轉圈。

    雖然在眾人的阻止下他未能如願,但他仍開心的給了喬凱風好深長的一個熱(吻wen)。

    ***鳳鳴軒獨家制作***bbs.fmx.cn***

    相較于隔壁病房high翻天的氣氛,此刻的鄭金標腳上同樣打著石膏,默默的在病(床chuang)上獨坐著。

    沒(關guan)系,他早就習慣了,反正當南齊信的好朋友這麼多年,他早該料到會有如此的下場。

    真的沒(關guan)系的……

    看著對面病床從他進病房就一直盯著他看的老人,他尷尬的點頭回了個微笑。

    唉……可憐。有沒有人記得他到現在還沒有吃飯啊……

    ***鳳鳴軒獨家制作***bbs.fmx.cn***

    高級飯店的大廳後方,掛著金(色)的喜字,整個會場用香水百合布置成高雅的禮堂,今天可是南齊信和喬凱風大昏……不是,是大婚的日子,而且已經快到開席的時間了,所有來參加的賓客紛紛在位子上就定位。

    “喂,你有沒有注意到門口寫著“南喬聯姻”四個字啊?”

    “有啊,怎麼了?”

    “你看,光是這兩家的姓,就曉得要他們在一起有多‘難喬’了,怪不得他們折折騰騰這麼多年才在一起。”

    “對耶,看來有些事情還真的不信邪不行。”

    喜宴中的人對門口的告示牌紛紛討論著,每個人都不禁對這對“南喬”新人有感而發。

    這時燈光突然暗了下來,擔任司儀的鄭金標用麥克風感(性xing)的介紹著新郎新娘出場。

    大廳另一頭,喬凱風穿著白紗禮服,由南齊信牽著她的手準備步入會場。

    “現在,我們的新郎、新娘要進場了,讓我們以熱烈的掌聲歡迎這對新人!”整個會場的掌聲不斷,所有人皆興奮的看著這對青梅竹馬,在經過頗為波折的二十六年後,終于要共結連理了。

    喬凱風穿著(露)肩的純白婚紗,配戴著珊瑚做成的首飾,這是當年南太太嫁給南先生時所帶過來的嫁妝,現在為了迎娶喬凱風,南太太特地把當年的首飾讓喬凱風配上,希望他們能像他們夫妻一般,恩恩愛愛的過一輩子。

    南齊信牽著喬凱風的手,白(色)的婚紗搭配紅(色)的珊瑚,將她光滑的肌膚襯得粉嫩。看著白紗下美麗的容貌,南齊信有說不出的感動。

    終于,終于走到這一天了。從今以後,喬凱風就是他深愛的妻子了。

    喬凱風感覺到南齊信握著她的手好緊好緊,好像深怕她會跑掉似的。她笑著看他緊張的舉動。

    像他這樣努力愛著自己的人,她怎麼可能會放棄他而離去呢?

    不久的將來,他們會有自己的家、會有自己的孩子,就算到時候她已年華老去,她也知道眼前這個大男孩,依然會用自己的生命愛她。

    婚禮進行曲響起,會場中只剩下每張桌上點燃的蠟燭余光,鄭金標拿著手上的小抄,為大家介紹著這對新人。

    “首先進場的是我們的新郎南齊信,他不但溫柔婉約、氣質可人,工作上亦是位不可多得的才女,真可稱得上是內外兼備的美人啊!而看向我們的新娘喬凱風就曉得,她那魁梧的身材,給人無比的安全感,相信在她的保護之下……”鄭金標念到這里,全部人都听不下去了。

    藍玉梅在底下不停的對他打暗號,“金標,念反了啦……”

    “喔,對不起對不起,容我重新再為大家介紹一次……”看到(露)出(殺sha)人眼光般的南齊信,鄭金標連忙更正自己的介紹詞,

    好不容易在他七零八落的介紹完後,新郎新娘也來到主位坐了下來,大家一邊吃著端送上桌的美食,一邊看著會台後面的布幕,播映求婚當天的畫面。

    影片里映出當天的搞笑求婚記,惹得所有來賓又是一陣大笑,

    但也由此可知,南齊信為了求得美人歸,不曉得吃了多少苦頭。

    畫面播到最後,熱氣球下降,整個求婚計畫也算是告了一段落。正當大家以為影片已經播映完畢時,卻沒想到畫面仍把求婚之後的事情也跟著全部拍了下來。

    畫面斜斜歪歪的,想必是機器早已躺在桌上了。

    但畫面里走動的人,看起來好像並不曉得攝影機仍在持續著。

    “喂,你們說,這熱氣球怎麼會這麼剛好這時候沒瓦斯啊?那瓦斯桶不是早上才新裝上去的嗎?”影片里的阿德納悶的問著一群公司里的同事。

    只見眾人皆掩不住心虛的互推著對方說出答案。

    “嗯……是這樣的。因為我們想說乘坐熱氣球只要一下下時間而已,所以就把那桶新的瓦斯搬到我們宿舍里使用……”藍玉梅首先招認。原來新的那桶瓦斯早在前一天就被扛回員工宿舍,並且將舊的那桶瓦斯搬到熱氣球上,想說雖然剩沒多少瓦斯在里面,但應該還夠用,誰知道……”

    畫面放到這里,只見大廳里坐著“陽晴”那一桌的所有人,全都頭低低的不敢出聲。

    其他賓客看著站起來的新郎、新娘,從來沒有人參加喜宴會在會場中看見表情如此陰沈的新人,

    “你們給我站住!你們曉不曉得我在醫院躺了半個月!半個月啊!”南齊信忍不住了,拿起桌上的酒瓶,就往同事那一桌沖過去。

    一群“陽晴”的員工早嚇得東奔西跑,整個會場簡直混亂熱鬧到不行。

    瞧見新人已經按撩不住沖出去砍人了,南家夫妻和喬太太臉上又(露)出了苦笑。

    這是他們期待已久的婚禮啊,怎麼又是這種打打(殺sha)(殺sha)的畫面收場?!

    “嗯……大家吃飯、吃飯,等一下新人處里完私人恩怨就會回來了。”尷尬的站起來向眾人宣布著,南先生看著沒有新人的婚筵,也只能見怪不怪了。

    不過也好,這次他們這對青梅竹馬總算有了共同的敵人,不用老跟對方斗了。三個長輩心中皆做如是想著。

    ***鳳鳴軒獨家制作***bbs.fmx.cn***

    在“陽晴”的同事們苦苦哀求下,這對新人總算願意以“日本北海道五天四夜游”作為原諒他們的條件。

    沒想到結婚是這樣累人,夜晚洗過澡的兩人,互相擁著躺在(床chuang)上。

    “恭喜你結婚了啊,南太太,”南齊信抱著喬凱風,他喜歡叫她南太太的感覺。

    “也恭喜你結婚了啊,南先生。”喬凱風滿足的窩在他懷抱里。

    “對了,你曉得黃玫瑰的花語是分手嗎?”喬凱風想起求婚當天,他送她九十九朵黃玫瑰,她心想南齊信一定不曉得黃玫瑰的含意。

    “我知道啊。但你不曉得,其實黃玫瑰還有另一個花語,”

    “是什麼?”

    “那就是‘無悔的愛’。”南齊信的手臂更加收緊,他對她的愛永遠都不會後悔。

    一路走來,始終如一。這句話為南齊信對感情的執著做了最好的詮釋。

    也許他們中間曾有過不安,有過懷疑,但最重要的是,此刻兩人的心又因為愛而緊緊靠在一起了。

    悄然關上燈,不需要任何言語,此刻他們終于可以用行動來證明他們對彼此的愛意有多濃……

    “等等!”過沒一會兒,黑暗中的南齊信突然喊卡,讓嬌喘吁吁的喬凱風不解的看著他。

    “怎麼啦?”喬凱風看著南齊信坐在床沿的背影,感覺到他有點沮喪。

    南齊信悲憤的看著不想起來開工的“南小信”“,他不敢相信長久以來都沒有機會用到“它”,現在有機會了,卻給他來個大罷工。

    你醒醒啊,兄弟。不會是因為每次要用時都沒用到,已經壞死了吧?!

    喬凱風偷偷瞄了一眼南齊信,感覺到好笑,卻又不敢真的笑出聲來。

    “沒(關guan)系,你只要抱著我就好了。”喬凱風並不是一定要(肉rou)體上的(關guan)系,她只要感覺到南齊信愛她,就夠了。

    “嗚,喬喬,相信我,可能是晚上被灌太多酒的(關guan)系。明天!明天‘他’一定就會恢復精神的。”南齊信悲慘的看著喬凱風,今天可是他的新婚之夜啊……

    “乖,別哭,”喬凱風抱著他的頭,像哄孩子一般。

    可憐的這對新人,就因為“南小信”無預警的罷工,度過了他們漫長的新婚之夜。




同類推薦︰ 小女子掰掰勾心紅妝春色無邊開金牌二手妻丫頭向前沖千金真敢愛獨傾奴婢曾經許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