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竹馬斗青梅 第八章

第八章



    一到公司,喬凱風就坐在座位上,一臉(睡Shui)眠不足的樣子。[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好友藍玉梅看到她一臉的倦容,連忙跑過來關心。

    “昨晚是都沒(睡Shui)唷?你看你兩個黑眼圖那麼溧。”

    “也幾乎算沒(睡Shui)了,昨晚被他拖著逛遍各大夜市不說,還突發奇想跑到壽山看日出,看完日出回去才(睡Shui)三個小時,又急急忙忙趕來上班,連鐵打的都撐不過。”累歸累,但想到昨晚的甜蜜,喬凱風還是感到很幸福,

    “原來是約會才這麼晚來啊。沒想到我們一向奉公守法、早(睡Shui)早起的喬主任,也會有這麼瘋狂的時候,”他們兩人的戀情是在她的逼問之下才告訴她的,也因此,公司里只有她知道喬凱風和南齊信在交往的事,

    “我哪里沒奉公守法啦?再怎麼樣我今天也沒遲到,哪像有人常常因為熬夜看日劇而上班遲到的。”

    “唉呀!不說我了啦。倒是我真的搞下懂你,你們倆現在這麼甜蜜的交往,為什麼不公開給所有人知道啊?你都不曉得有多少人在覬覦南齊信,畢竟他現在在眾人眼里可是標準的黃金單身漢唷。”藍玉梅好心的提醒她。

    “不想將戀情公開,是因為不想讓別人有話題來嚼舌根。戀愛是自己的事,(干gan)嘛弄得人盡皆知?”喬凱風不解。

    “話可不是這樣講。你要曉得這年頭就算死會都有人搶著活標了,更何況所有人都以為南齊信根本沒女朋友。”

    “那也要看南齊信本人願不願意不是嗎?我跟他交往,就要對他有信心,相信他對我是忠誠的,如果連這一點信任都沒有,那又憑什麼繼續走下去呢?”喬凱風對于感情有自己的看法,如果南齊信真的是個愛拈花惹草的人,那也好趁結婚前看個清楚。

    “好吧,既然你喬大小姐都這麼說了,那就順你的意吧。不過可別怪我沒警告你,上次那個業務部主任郝滿波,已經昭告天下要倒追南齊信了。”藍玉梅看著喬凱風一臉不以為意的樣子,(摸Mo)(摸Mo)鼻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辦公。

    看似不介意而認真辦公的喬凱風,腦中卻一直不斷閃過藍玉梅剛剛說的話。

    ***鳳鳴軒獨家制作***bbs.fmx.cn***

    南齊信坐在經理辦公室,待簽名的文件一大疊擺放在桌上,雖然尚要處理的公事一堆,但只要想到昨晚跟喬凱風約會的情景,即使再怎麼辛苦,也完全不影響他的好心情。

    快樂的哼著歌,南齊信翻開第一份文件。

    一陣敲門聲響起,南齊信有禮的示意對方進來。

    業務部主任郝滿波穿著黑(色)低(胸xiong)的洋裝,拿著文件和一杯咖啡,風姿綽約的走了進來。

    “南經理,我有份文件要交給你,順便……幫你拿了杯咖啡。”嗲聲一起,南齊信嚇得從文件堆中抬起頭來。

    這不看還好,一看差點從椅子上跌下來!

    郝滿波穿著緊身的黑(色)洋裝,(胸xiong)前的v領簡直快開到肚臍眼了,而那偉大的雙峰好像要隨之蹦跳出來似,她到底是怎麼通過公司警衛那關進來的?

    看來他要趕緊擬定新法,規定員工的穿著打扮。

    “呃……謝謝你啊,郝主任,只是你的衣服……會不會太不適當了一點?”南齊信對于眼前的景象非但沒有噴火,反而有種全身起了雞皮疙瘩的感覺,

    “唉唷,天氣熱嘛!我的新洋裝好不好看?人家特地為你穿的唷。”

    “以後不用這麼特地了,況且我們公司有空調,你實在不需要……”

    “不管啦!你就算不欣賞我的服裝,也要試試我幫你泡的咖啡。來,要趁熱唷。”郝滿波眼看南齊信對她惹火的裝扮毫無反應,決定實行b計畫,端起咖啡就要接近南齊信。

    “唉唷!”非常假意的叫了一聲,郝滿波把整杯咖啡都倒在南齊信的褲檔上。

    郝滿波隨即快速的蹲在南齊信面前,一切像是經過排練一般。

    “真是太對不起了南經理,我幫你擦一擦好嗎?”說時遲那時快,郝滿波拿了不知道打哪拿來的紙巾,直往南齊信的褲檔上亂擦一通。

    有陰謀!

    南齊信意識到對方動機不單純,連忙將郝滿波的雙手抓牢。

    被抓住手的郝滿波眼看南齊信阻止她的舉動,更是用盡力氣想要把手伸過去。

    “我——來——擦——”郝滿波使出吃(奶Nai)力氣想要拿紙巾靠近,堅持不肯放棄。

    “不——用——了——”南齊信同樣咬緊牙根,企圖阻止郝滿波染指他。

    就這樣,兩人同樣用盡力氣,僵持不下之際,郝滿波突然將整個(身shen)體放松,讓毫無防備的南齊信因為用力過度而撲在她身上。

    南齊信因為沒防備人致跌倒而撞到了頭,這讓他亂了方向,不曉得眼前有些什麼,他手忙腳亂的想要趕緊站起身來,慌忙之中,卻好像(摸Mo)到了什麼軟綿綿的東西。

    南齊信定眼一看,原來他兩只手扶著的東西,就是郝滿波偉大的雙峰—.

    這下他可再也顧不了郝滿波了,直接把她連人帶“波”的推到了一旁。

    驚魂未甫的南齊信站了起來,看著地上的郝滿波,用力的拍著(胸xiong)口,一副好加在的模樣。顯然剛剛的“觸(胸xiong)”事件帶給他極大的震撼。

    “呼,真是夠了,幸好現在沒人,不然就……”被誤會了。只可惜他這句話沒有說出口,便被一旁的景象給嚇呆了。

    天啊……不會就這麼巧吧?

    只見喬凱風充滿慍意的站在他倆身旁,用一種無比心碎的表情看著他們。

    “不然就被我發現了嗎?”喬凱風難過的將話說了出來。

    喬凱風本來拿文件要給南齊信處理,雖然她腦海中一直縈繞著藍玉梅的話,但她不斷的告訴自己,南齊信絕對不是那樣的人。

    結果沒想到她才一進門,就看到地上的郝滿波衣衫不整,而站起來的南齊信汗流浹背,再加上他剛剛說了幸好現在沒人……綜觀以上鐵三角理論,喬凱風很自然的將整個畫面做了最合理的解釋。

    啪!傷心的喬凱風什麼也沒問,直接一巴掌打在南齊信臉上。

    南齊信莫名其妙的被打了一巴掌,還來不及厘清頭緒,喬凱風的眼淚就掉了下來。

    “我一直以為你跟我父親不同,只會將感情放在一個女人身上。沒想到我錯了,原來天下的男人到頭來都是一個樣!”喬凱風說完就離經理辦公室,只留下南齊信呆站在原地。

    她,她哭了呀!南齊信看到流淚離開的喬凱風,心中又急又心疼,她為什麼不听自己解釋就斷定一切呢?

    這下慘了!依喬凱風的個(性xing),冷漠歸冷漠,卻很少發什麼大脾氣,現下這般盛怒,他該怎麼跟她解釋才好?

    意識到自己還站在原地,南齊信趕緊沖出經理辦公室,想要跟喬凱風解釋清楚。

    只是當他追出去,卻再也看不到喬凱風的身影。

    ***鳳鳴軒獨家制作***bbs.fmx.cn***

    自從那天以後,喬凱風便鐵了心不理會南齊信。不接他的電話,不見他的人,甚至還特意跟公司請了一個星期的假到台東游玩。

    遍尋不著她的南齊信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他拜托藍玉梅向喬凱風解釋那天的情況,但無論是南齊信自己打電話,或是藍玉梅開口跟她提及這件事,她一定掛掉電話拒絕再談。這讓南齊信更加不曉得該如何是好,他知道此刻喬凱風雖然不理會他,但依她的個(性xing),一定是躲在某個地方掉淚。想到那畫面,他就覺得好心疼。

    找不到人解釋清楚的南齊信一臉苦悶,他一向拿喬凱風沒轍,頭發都快被他拔禿了,卻還是一點辦法都想不出來。

    “對了,打給阿標,他這麼足智多謀,一定會有辦法,”

    南齊信想到這,就如同黑暗的人生里突然亮起了明燈。為了怕鄭金標一個人不足以應付如此狀況,南齊信還撥了當初大學同窗阿德的電話,希望三個臭皮匠可以想出一個圓滿解決的辦法。

    果然鄭金標和阿德也夠義氣,隔天馬上就趕到南齊信家中,三個人聚在客廳慎重的開起小組會議。

    ※

    听完南齊信落落長的報告後,鄭金標和阿德臉上不約而同顯現了不可置信的表情。

    “天啊!老兄,到嘴的肥(肉rou)你不吃就算了,競還把郝滿波推開,實在是暴殄天物健!卑 濾 紙徊胸xiong)前,一副可惜了的模樣。

    “是啊,像這樣的機會要是我,早求之不得了,你居然……”鄭金標一樣抱頭扼腕。

    “我們現在不是在討論郝滿波,重點是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跟喬凱風︰解釋清楚好不好!”南齊信快敗給這兩個人了。

    兩人聞言,趕快收起快滴下的口水,把注意力拉回到正題上。

    “呃……你這次的事實在有點棘手。”阿德拍拍南齊信的肩,他感覺喬凱風跟他大學那群鶯鶯燕燕不一樣,不是隨便吃個大餐送朵花就可以打發的。

    南齊信點點頭。“是啊,我也覺得很棘手。”

    既然連阿德這個情場老手都這麼說了,老實講也不能怪他到現在快三十了,才跟喬凱風成為一對戀人,卻又在短時間內搞砸一切。

    “拜托!對你來說,就連要你寫個情書你都會搞砸好不好。”鄭金標不是不知道南齊信那媲美幼稚園程度的戀愛經驗。

    “喂喂!你就光會講我,那你有什麼好辦法。”南齊信和阿德一同望向他,听他的口氣,好像想到了什麼好辦法似的,

    鄭金標(露)出詭異的笑,一副山人自有妙計的模樣。

    “我說啊,喬凱風要的是一場浪漫的求婚,畢竟她等你開竅也等了這麼多年,依我看這樣做不算過分。”鄭金標手背在後頭,一副鐵口直斷。

    “這我當然知道。但我現在說的是希望她听我解釋,不然連誤會都沒解釋清楚,要她嫁給我,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南齊信滿臉沮喪的攤在沙發上,要不是他是個不愛喝酒的人,老早就學失戀的人把自己灌醉了。“

    鄭金標踩了踩沒精神的南齊信。“我話還沒說完啊!告訴你,我想到的妙計可是一石二鳥之計,包準喬凱風不但听你解釋,而且還會乖乖的像只小貓一樣點頭嫁給你。”

    “快說快說!”听到這,精神都來了,南齊信和阿德馬上張大眼楮,一臉期待的听著鄭金標解說。

    “啊,不知道為什麼,怎麼突然覺得口好渴唷,”鄭金標老大不客氣的坐在沙發上蹺著腳,一臉得意。

    “大哥,我幫你倒茶。阿德,趕快幫我們鄭老大馬兩節。”只見南齊信和鄭金標兩人,一個馬上起身倒茶,另一個連忙走到鄭金標身後,幫他做起馬(殺sha)雞。

    “鄭老大,這樣的力道夠不夠?”

    “鄭老大,來,您的茶水,小心可別噎著了唷。”

    鄭金標滿意的看著兩個為他服務的小廝。

    “啊!又突然好想吃鹽酥雞唷。”

    這家伙得了便宜還賣乖?!南齊信終于忍不住了。

    他向鄭金標身後的阿德使了個眼(色),阿德馬上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將鄭金標反手抓著。

    南齊信則是扭住鄭金標的脖子,大聲斥喝︰

    “你不要太得寸進尺,台語有句話叫做‘搖擺沒有落魄的久’。說!你到底有什麼辦法!”

    “我說……我說……你先放開我再說嘛……”鄭金標吃力的喊著。

    听見他求饒,兩人這才饒他。

    揉著肩,鄭金標一臉賊兮兮的笑著。

    “我的方法是這樣的,既然之前喬凱風跟你抱怨求婚不夠浪漫,那我們就來個很不一樣的求婚,順便向她解釋清楚你是被郝滿波(強qiang)暴的。”

    “喂!她沒有得手好不好!”

    “隨便啦,反正喬凱風這一個禮拜的假請完,遲早要回公司。我還記得我們高中時那個藍玉梅,听說現在跟她是同事對吧?”

    “嗯。”

    “所以想像一下,等她回來那一天,先請藍玉梅想辦法帶她到公司頂樓的空中花園,接下來就見你乘坐著熱氣球穿著西裝、拿著大聲公和九十九朵玫瑰,告訴她她誤會你了,順便來個求婚,這樣夠浪漫了吧!”鄭金標一口氣講完,臉上帶著無限驕傲。

    “耶!這主意真是不錯耶!乘坐熱氣球再拿著玫瑰……”光想到那畫面就很轟動,這下喬凱風可再也不會說他不浪漫啦。

    “啊,既然要乘坐熱氣球,那我們來去特別訂制一個紅市條,上面寫著‘喬凱風,請你嫁給我吧’。當她看到這一切,包準她痛哭流涕非你不嫁。”一旁的阿德畢竟是情場老手,被鄭金標一點就通,也跟著貢獻出法寶。

    “好!算一算喬凱風大概後天會回公司,那我們就分頭進行。”一有了計畫,南齊信整個人精神都來了。

    “阿標,你負責大聲公和熱氣球的部分。阿德,訂制紅布條的事情就交給你了。後天早上十點鐘,我們在我公司那棟大樓下集合。”南齊信指派著各自負責的部分。

    “遵命!”鄭金標和阿德異口同聲。

    想著兩天後的浪漫求婚,三個男人皆躍躍欲試起來。看來過沒多久,他們就有一場熱鬧的婚宴可以參加嘍!

    ***鳳鳴軒獨家制作***bbs.fmx.cn***

    喬凱風靠著飯店房間的玻璃窗,看著手機里南齊信和藍玉梅傳來的十幾通簡訊,每一通都在解釋著那天的誤會和(發fa)生的經過。

    經過這幾天來的沉澱,喬凱風明白其實這件事情跟南齊信沒有(關guan)系;他跟自己一樣,都沒有辦法阻止別人喜歡上自己。畢竟她也曾經(發fa)生過類似無可抗拒的事情不是嗎?她又怎麼能單單怪他,認為是他的不對呢。

    況且出來旅行一星期,每每看到許多景象,都會下由自主的讓她想起她跟南齊信約會的情景,原來一個人旅行是這樣的孤單和寂寞。

    思念的感覺啃噬著她的心,她明白跟南齊信分別了兩年之久,她不想再浪費任何能跟他在一起的時間。雖然回想起她所見的那一幕仍讓她感到不是滋味,但也該是時候回去面對他了。

    收拾起行囊,喬凱風看著手表,打了通電話麻煩櫃台服務人員幫她訂回高雄的機票,當晚便趕回高雄。

    隔天一大早,她到公司第一件事情便是尋找南齊信的蹤影。

    “玉悔,你見到南齊信了沒有?”遍尋不著南齊信的她,問最好的朋友。

    “沒。我十點才會見到他。”藍玉梅想著等會兒的大計畫,緊張到有點胡亂說了起來。

    “你怎麼知道你十點會見到他?現在才九點。”她一直以為她一回來,南齊信就會沖到她身邊,卻沒想到到現在都找不到他的人。

    “我……我不知道了啦!”怕穿幫的藍玉梅不敢待在喬凱風身邊太久,她像作賊一樣,一溜煙跑得看不見人影。

    不明就里的喬凱風看著公司里大家好像都在竊竊私語著什麼,並且朝她的方向看來,心想這幾天到底(發fa)生了什麼她不知道的事嗎?

    ***鳳鳴軒獨家制作***bbs.fmx.cn***

    樓底下的鄭金標和公司內的一票好友正偷偷準備即將升空的熱氣球,等去拿花的南齊信和拿紅布條的阿德都到位後,他們就可以展開這場浪漫到不行的求婚計畫了。

    過沒多久,只見穿著一身筆挺西裝的南齊信匆匆趕了過來,手上捧了一大束包裝精美的花。

    黃……黃玫瑰?!這家伙拿黃玫瑰來求婚?!鄭金標看清楚那束花的顏(色)後,愣愣的看著一路走來的南齊信。

    “怎麼樣?這花的顏(色)很棒吧!印象中喬喬最喜歡的顏(色)就是黃(色)了,所以我想(干gan)脆指名用黃玫瑰來跟她求婚,包準她看了會更加驚喜。”南齊信反覆看著手上的那束花,這可是他精心挑選的花束呢。

    “呃……是很別出心裁沒有錯啦。”鄭金標看著信心滿滿的南齊信,實在不好再潑他冷水,反正現在這時候要再特地去找這麼大的花束也來不及了,(干gan)脆將錯就錯。

    “阿德咧?他來了沒啊?他不是說好要帶紅布條來嗎?l看起來阿德好像還沒有到達現場,南齊信有點心急了起來。

    “他還沒來。可是我記得他前幾天有跟我說他有去訂制紅布條,還特地給你用金邊的字,我想他應該有準備啦,不過剛剛撥他的手機都沒有通,這家伙該不會(睡Shui)過頭了吧?”鄭金標頻頻看手表,要是那家伙不來,那就少了一樣驚喜了。

    南齊信用手機撥打阿德家的電話,一伙人頂著烈日在大樓下等待著,希望阿德不要忘了該做的事才好。

    ***鳳鳴軒獨家制作***bbs.fmx.cn***

    喬凱風看著頻頻講電話的藍玉悔,感到事情頗有蹊蹺。

    “你有事情瞞著我嗎?”看她一掛掉電話,喬凱風好奇的看著她。

    “沒……沒有啊,怎麼有。”藍玉梅好緊張,很怕整個計畫敗在自己受傷。

    “那為什麼公司里沒有半個人告訴我南齊信去哪里了?

    “因為……他臨時被叫去出差開會啊,所以……”藍玉梅隨口搪塞的借口連自己都說服不了。

    喬凱風不想戳破她的謊言,卻用無比懷疑的眼光看著她。

    天啊……佛祖,稱可千萬要保佑,別讓事情被我搞砸啊……

    接收到喬凱風懷疑的眼光,藍玉梅緊張得冷汗直流。

    快了!就快要十點了,等到十點,依約定她要帶喬凱風到頂樓的空中花園,然後她的任務就算完成了。

    此刻的藍玉梅看著牆上的時鐘,期待時間趕快過去,不然……她就快撐不下去啦!

    ***鳳鳴軒獨家制作***bbs.fmx.cn***

    此刻的阿德仍在家中抱著棉被呼呼大(睡Shui)。昨晚他為了收看台灣之光的棒球比賽,守著電視直到比賽完,都已凌晨三點多了,以致早上九點多的鬧鐘一響,就馬上被他踢到床下。

    “阿德阿……哩朋友南齊信有卡電話來,梭你今天要企做一件很重要的素捏。”阿德的母親拍拍房門,用一口台灣國語喊著。

    “阿母……你再讓我多(睡Shui)一會啦……嗄?!”稍微恢復了意識的阿德腦袋突然閃過阿母後續的話,馬上從(床chuang)上跳起來找尋地上的鬧鐘。

    哇靠!都快十點了,阿德連忙隨手抓了條褲子和衣服,趕緊騎著機車沖到制作紅布條的廣告公司。

    來到了廣告公司,卻不曉得為什麼沒有半個人在,心急的阿德一看到桌上有著一卷包裝好的紅布條,便想也沒想就直接抓了,又趕緊沖回機車上,並且用著時速一百的車速飛車趕到南齊信公司的大樓下。

    一伙等待的人正東張西望尋找著阿德的蹤影,遠遠的便看見阿德不要命似的闖了個紅燈沖了過來,那速度之快,讓他們都一度以為阿德會就這樣騎著機車直接沖撞大樓的玻璃帷幕!

    幸好在最後一秒鐘阿德踩了煞車,整台機車有點不穩的停在南齊信一幫人面前。

    “呼!我終于趕到了。喏,紅布條給你帶來了。”阿德將手中那卷紅布條交給鄭金標,自己仍在喘氣。

    “謝啦,好兄弟。”南齊信回以感激的笑。

    鄭金標將紅布條綁在熱氣球的邊緣上,看了下手表,剛好十點整。

    “好!那我們就預備把熱氣球升空吧。”鄭金標開啟瓦斯,熱氣球的燃爐瞬間燃起。

    南齊信打開熱氣球圍欄的門,鄭金標在一切都弄妥當之後,也跟著南齊信上了熱氣球。

    “好,那我們現在可以通知玉梅將喬凱風帶到樓頂了。”鄭金標隨後馬上撥了通電話給藍玉梅。

    熱氣球緩緩上升,隨著高度愈來愈高,南齊信興奮的看著底下的景物愈變愈小。

    車子像小玩具似的在如絲帶般的道路上行駛,那一群好哥兒們現下看起來也跟螞蟻一般小了。

    南齊信整了整領帶和襯衫,這種大熱天還要穿全套西裝,還沒開始求婚就已經汗如雨下了。

    “怎麼樣?我這身打扮還可以吧?”南齊信抹掉臉上不停掉下的汗珠,不安的整著自己的穿著。

    “放心,你這身打扮超帥的,絕對成功的啦!”拿起大聲公在做測試,鄭金標一邊試聲音,一邊忙給好友加油打氣。

    熱氣球終于上升到他們所想要的高度——十四樓了。面對和他們同高的空中花園,南齊信和鄭金標兩人靜待喬凱風的出現。

    ***鳳鳴軒獨家制作***bbs.fmx.cn***

    半個小時過去了,南齊信穿著這身服裝已經熱到整個人都快蒸發掉了,卻還是不見另一半的蹤影。

    “藍玉梅到底好了沒啊?我快熱到不行了啦!”南齊信不耐的拉扯著領帶,他都快要(脫tuo)水而死了。

    “應該快了啦!不然我再打電話催她一下。”鄭金標回著這半小時來不斷重復的話,他也熱到(脫tuo)得只剩下汗衫了。

    南齊信實在受不了了,只好(脫tuo)下西裝外套和襯衫,跟鄭金標一樣只穿著一件汗衫。

    “我看你叫藍玉梅要帶人上來時再撥電話給我,不然穿著西裝等到她們上來時,老早就熱昏倒了。”

    雖然高空中仍有風徐徐吹著,但高雄的(艷yan)陽所造成的高溫,實在是讓人受不了。

    兩個大男人穿著汗衫,就這樣靠在熱氣球的圍欄內頻頻用手揚風,試著降低一點溫度。




同類推薦︰ 小女子掰掰勾心紅妝春色無邊開金牌二手妻丫頭向前沖千金真敢愛獨傾奴婢曾經許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