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竹馬斗青梅 第七章

第七章



    出了機場,南齊信感到特別的興奮。【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兩年了,這兩年來雖然與喬凱風常有書信和emil聯絡,但見面的機會卻是寥寥可數。害他每天都在月歷上畫一個大x來倒數,想當初當兵都沒有像現在這樣期待日子趕快過去。

    來到公司樓下,南齊信吐出好大一口氣。他一下機場就直接沖過來,並沒有先回家,目的就是為了要趕快見到喬凱風一面。

    兩年了,不曉得她這兩年來,還有在等他嗎……

    ***鳳鳴軒獨家制作***bbs.fmx.cn***

    公司內部正慌慌張張的準備著歡迎儀式,據說從新加坡調來的新經理今天早上會過來,由于沒有提及是誰,大家更是引頸企盼,想要一睹這位據說很年輕的經理到底長得什麼模樣。

    電梯門一開,從內走出二局大挺拔的身軀,看到對方西裝筆挺、氣勢十足的模樣,大家不禁挺直了腰桿,想要給新經理一個好印象。

    “哈羅!各位親愛的同事們,好久不見啊!”一進來就給了聲親切的招呼,令大家有點嚇傻了眼。

    “原來是齊信啊!唉呀!怎麼不早說,還故弄玄虛這麼久。”企畫組的同事一看到新經理原來是當初的同事,不免松了一口氣,隨即開心的沖到他身旁。

    “咳,咳。”企書部主任的一陣咳嗽聲提醒了大家,本來想好好敘敘舊的同事趕快回到自己的組別立正站好。畢竟南齊信現在可是位居經理,公司有公司的規矩,還是守本分一點的好。

    循著咳嗽聲方向望去,南齊信看到了穿著黑(色)套裝的喬凱風。

    她看起來跟以往一樣嚴肅,這是南齊信在久別重逢後的第一個想法。但挽起的馬尾(露)出她清麗的臉龐,那種清純的美麗,卻是一直都沒有改變的。

    看著她(胸xiong)前的名牌,他知道她這兩年來也躍升到主任的職位,現在的她,跟兩年前都沒變,唯一不一樣的,是她冷漠的外表下有著刻意隱藏的激動。

    ***鳳鳴軒獨家制作***bbs.fmx.cn***

    喬凱風看著南齊信就這樣自信的站在她面前,她極力掩飾著自己的情緒。

    他高大的身材,將一身筆挺西裝襯得更加有型。而當初臉上如同大男孩般的稚氣,已被兩年來的磨練,將之轉換為一種歷練過的成熟。

    兩年了,雖然時間說長不長,但對于一個思念的人來說,卻是莫大的煎熬;現在看到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就在眼前,讓她要花好大一番力氣,才能壓抑自己不沖上前去狠狠抱住他。

    “我正式跟各位介紹一下,這位就是我們新上任的南齊信南經理,讓我們以熱烈的掌聲來歡迎他。”一旁的業務部主任打破沉默,主動出來幫眾人介紹南齊信。

    “大家不必拘束,我跟所有人一樣,以前都只是這間公司的職員,只是經過兩年訓練後,身上的名牌比你們的稍微大了點。”在一陣熱烈的掌聲過後,南齊信開口道。

    他刻意輕松幽默的言詞惹得大家一陣大笑,讓原本肅穆的場面,頓時放松不少。

    “所以我希望在我的帶領下,以後每位皆是用輕松但謹慎的態度來面對工作,有很多事情是可以提出來討論,並且一起解決的;如果有任何問題,歡迎大家向我反映。”結束了簡短的演說,大家又是一陣掌聲。

    由業務部主任的帶領下,南齊信來到了經理辦公室,一關上辦公室門,大家也就各自回到自己的組別。

    “哇!這次南齊信真的不一樣了。才兩年,他就飛升到我們頭上的位置了,”一回到企畫部,所有人全聚在一起討論。

    “是啊。不過,過了兩年,我卻還是待在原來的位置啊。”感嘆怎麼有人升得快,有人卻是一輩子都待在同樣的位置,

    喬凱風听見了他們的討論,走過來拍拍同事的肩膀。

    “加油。你沒听他剛才說,他也是從職員做起的。所以只要每個人多加努力,相信所有人都有機會爬到他現在的位置的。”喬凱風一席勉勵的話讓所有企畫部的人頓時士氣提升不少。

    看到各處室的主任輪番進去經理辦公室報告各部門的營運狀況,喬凱風也回到自己的位子上,整理待會要向南齊信報告的資料。

    看到會計部主任從經理辦公室出來,喬凱風一手拿著一疊資料,另一手上前敲著經理辦公室的門。

    “請進。”

    喬凱風打開了門,隨即看到坐在中央黑(色)柚花木桌前的南齊信。

    剛才在介紹新經理的時候,她在人群里望著他,就已經感到一股激動在心里流竄,現在他就坐在自己面前,這麼靠近的位置︰心里的波動又比剛才紊亂了。

    看到桌前放置的燙金經理名牌,好似提醒了她必須做好的事。她再一次重整好自己的心態,將資料放在南齊信面前,並為他講解這陣子以來企畫部的狀況。

    南齊信一面認真的听她解說,一面適時提出他的問題。

    看著南齊信把全副精神放在公事上,喬凱風也把注意力放回報告,努力的向他報告內容。

    在所有狀況都報告完後,喬凱風收拾超資料,準備離開辦公室。

    正當她轉身要離開時,南齊信倏地起身,從背後緊緊抱住她。

    “你想我嗎?”將頭靠在她的發間,他貪戀的聞著屬于她的味道。

    突如其來的動作嚇得喬凱風手中的資料散落一地,她有些慌亂的轉過身。

    “現在是上班時間。”她一向是公私分明的人,況且他是她的上司。

    “我知道。我只是問你有沒有想我,有這麼難回答嗎?”南齊信刻意收緊手臂,讓她更靠近自己一些。

    面對面的詢問讓她更加慌亂,她臉上不由自主的紼紅了起來。

    “有……有啦。”眼神不敢直視他,她看著他的領帶回答。

    才去新加坡兩年,他就變得這麼開放啦?

    “你是想我的領帶還是想我?不然為什麼不敢看著我?”看到她潮紅的臉蛋,他忍不住在她的小嘴上啄了一口。

    “你的領帶……不是,是你啦!”突如其來的(吻wen),害她都不曉得自己在說什麼了,

    可惡!這家伙一定是故意的。

    南齊信惡作劇似的笑容浮現臉上,沒想到喬凱風也有這麼嬌羞的一面,真讓他想抱著她久一點,不讓她離開。

    不過他也曉得,如果他再不停止這樣的捉弄,很有可能會成為有史以來第一天上任就被下屬揮拳的經理,因此他放開她,幫她收拾好地上散落的資料。

    離開他的懷抱,喬凱風有種難以言喻的失落感。刻意不去理會那樣的感覺,她跟著慌亂的低xia身去撿拾,卻又不敢靠他太近。

    “等回去再好好抱抱你。”趁著兩人要起身之際,南齊信在她耳邊輕聲低訴。

    喬凱風不敢做任何回應,旋即起身,像逃難似的打開門離去,惹得南齊信忍不住大笑起來。

    听見背後的大笑聲,喬凱風心中想著,從小到大,向來都只有她整他的份,怎麼現在風水輪流轉了,換成他老整著她玩,莫非這就是所謂的“現世報”?

    雖然心里這麼想,但喬凱風的臉上卻忍不住掛滿了笑容。

    ***鳳鳴軒獨家制作***bbs.fmx.cn***

    自從那天以後,兩人就真的如同在交往的情侶般,講著甜蜜的電話,有著樸實的約會。

    南齊信像是要彌補他們兩年來的空白一樣,每天都會約她出去,好像看不夠她似的。有時候是突如其來的晚餐邀約,有時候是帶她去看星星、去海邊點仙女棒,這陣子以來,他們度過了屬于戀人的歡樂時光。

    而在公司里,基于喬凱風“公私分明”的要求,他們並沒有在公司里公開他們交往的事實,

    雖然南齊信有好幾次都向她抗議過,但她保守且低調的個(性xing),並不希望談個戀愛就弄得人人皆知;而永遠說不過她的南齊信,也只好順著她的意思,談個辦公室的地下戀情。

    不過也由于南齊信的積極,喬凱風也漸漸卸下了心房,完全敞開心(胸xiong)接受了南齊信。

    ***鳳鳴軒獨家制作***bbs.fmx.cn***

    今晚他們來到了壽山上的庭園咖啡,喝著香醇的咖啡,一邊看著山下的夜景,喧囂的大高雄,在燈光點點的綴飾下,也變得浪漫起來。

    在充滿情人私語的一角,他們這對戀人緊擁,如同一般情侶。

    南齊信從後頭抱著喬凱風,享受著佳人滿懷的感覺。

    “你愛我嗎?”喬凱風轉頭問著天下所有戀愛中的女孩都愛問的問題。

    “當然!你是我這輩子最想愛的女人,”親(吻wen)著她的額頭,他愛她的每一個問題,

    喬凱風看南齊信正用深情的眼光看著她,不覺將整個身子更往他懷抱里鑽,感受著他在她頭頂上的呼吸。

    她好幸福,能有一個這麼愛她的人在她身邊默默守護。

    “那你……有打算跟我結婚嗎?”南齊信問著長久以來所期待的,他小心翼翼,怕嚇著了她,

    “結婚?”喬凱風抬起頭。

    “嗯。你知道我的,我從當完兵後就一直在思考同樣的問題,你是我最想要一起走完下半輩子的人,所以結婚這件事,除了你,我不做它想。”眼光誠摯的,急欲表達他內心的真切。

    喬凱風猶豫的看著他,她知道他是認真的。

    “老實講,我不知道……”她坦白的回答,眼神卻刻意避過他的熱烈注視。

    南齊信將她扳正,他希望她去正視這個問題。“你是不是想到你父親的事?”

    “嗯。”她不否認,父親的外遇,一直是她多年來的陰影。自從父親離開她和母親以後,就從來沒有回來看過她們母女倆、關心她們過得好不好。

    小時候她也曾偷偷翻閱母親藏在衣櫃深處,父母當年帶著她一起快樂出游的照片,那時的她是愛笑的,每張照片里幾乎都有她天真的笑容,和父母寵愛著她的畫面。她原本應該會有美滿的家庭不是嗎?那為什麼一個女同事的出現,就徹底毀壞她原本應有的幸福呢?

    如果婚姻沒有辦法保障一個人的忠誠和他的專情,那要婚姻做什麼?她知道她愛南齊信,且是深愛著他,而她相信南齊信也是愛她的,但真的走入婚姻,他們兩人又真的能白頭到老嗎?

    一堆思緒在她腦海里翻滾,她不自覺地皺起眉來。

    南齊信伸出溫柔的大掌,將喬凱風緊鎖的眉頭抒解開來。他知道她在想什麼,

    “我不知道為什麼現代人的婚姻都不長久,但我只知道我是我,你是你,我們不能光看別人失敗的婚姻,就意味著我們的婚姻也會走上同樣的路。”他看著喬凱風張大眼楮听著他說話,宛如一個認真的小學生般。

    “婚姻的維持需要兩人的努力,生活在不同成長背景的兩個人,住在一起勢必會有相處上的摩擦,但現代人動不動就丟出一句個(性xing)不合,好像這樣就可以為他們沒有為維持婚姻而努力找到最好的借口。我認為也許大部分的人,他們根本就不懂婚姻。”

    “那你懂嗎?”喬凱風問他。

    “我不懂。但是我知道我願意盡力。喬喬,我不是個輕言放棄的人,為了我們兩個的未來,我做了好多努力;我要讓自己成為你的避風港,成為那個可以永遠保護你、不再讓你受到風吹雨打的人,我不想光說大話,所以我一步一步在做,用行動證明給你看。我要讓你知道,我是真心想跟你在一起、變成你的家人。”他捧起她小巧的臉蛋,好似在捧個會輕易碎掉的物品,他是這麼樣小心呵護著喬凱風。

    從他的一舉一動,她知道這個男人對她的愛有多深,她好感動好感動,感動到眼淚都快要掉下來了。

    有個像他這麼執著的人,她到底還在考慮什麼呢?

    ***鳳鳴軒獨家制作***bbs.fmx.cn***

    回到家,喬凱風在梳妝台前用毛巾擦拭著頭發,鏡子里的她顯現出一股憂愁的模樣。她已經快三十歲了,像她這年紀的人,幾乎都忙著論及婚嫁。

    她不是沒想過結婚,只是每當看著南齊信,她都在想,現下這個為了她拚命的人,會不會突然有一天因為別人而不再愛她了?就像她父親不再愛她母親一樣。

    這樣矛盾的心態在她心里反覆著,她不知道到底該選哪條路才是對的。

    喬太太走經喬凱風的房間,看著她坐在鏡于前發愣,好奇的走近她身邊。

    “怎麼啦?好像有心事的樣子。要不要跟媽媽說說?”喬太太將手搭在女兒肩上,一臉慈祥的問著。

    “媽,你會不會後悔當初和爸結婚?”喬凱風望著鏡子里的母親。歲月在她臉上刻畫了痕跡,卻不減她原有的美麗。

    喬太太笑呵呵的回答女兒︰“怎麼會呢?如果沒有跟你父親結婚,就不會有像你這麼可愛的女兒了。”

    喬凱風轉過身,抱著母親的腰。“可是如果你沒有結婚,也許就不用經歷爸離開你的痛苦……”她輕聲問著,怕(勾gou)起母親沉痛的回憶。

    喬太太不以為意,依然面容慈藹的看著女兒。

    “就以我和他而言,我亦不曾後悔過。至少結婚以後,我們有過不少快樂的時光。也許當初他剛離開時,我有著恨、有著後悔,但我明白我不能帶著這些負面情緒過一輩子;如果這是我命中注定該經歷的試煉,那我就必須去面對它。至少經過那件事以後,我成長了不少,也明白無論旁人要影響你什麼,日子怎麼過都還是自己在選擇不是嗎?”

    一開始,她的確痛恨丈夫和那個破壞他們家庭的人。但那時候看著年幼的女兒,她發現仇恨並不能讓女兒在一個健全的環境下長大,所以她選擇讓步,選擇走出婚變,選擇用更正面的態度來教導女兒。

    這麼多年以來,她發現當初的退讓,受益最大的竟是她自己。因為她讓自己走出那死胡同,開始展開自己完全不一樣的人生;多年來的體悟更讓她由衷感謝著女兒,因為若沒有這可愛的女兒,她不會這麼快放過自己。

    喬凱風抬起頭看著母親臉上的堅毅,有著一種屬于女人不屈的韌(性xing),

    她反覆咀嚼母親剛剛說過的話。

    是啊!無論別人影響你什麼,但真正決定日子怎麼過的還是自己。就如同南齊信所說,你必須去為你的婚姻努力,也必須懂得如何忍耐和調適,但不是因為害怕它有可能出現的負面結果,就因此因噎廢食。

    恍然大悟的喬凱風,原本憂愁的臉上逐漸(露)出了笑容。

    “謝謝你,媽。”

    喬太太摟著女兒。知女莫若母,毋須再多言語,她明白女兒一定會在她自己未來的人生上,選擇一條最適合她的道路。

    ***鳳鳴軒獨家制作***bbs.fmx.cn***

    想通了的喬凱風,主動約了南齊信到旗津的海邊,

    一波(bo)**m海浪打在岸上,與風聲調和成一種令人心靜的音樂。遠方點點船只,像繁星般散落海面,喬凱風閉起眼楮,感受海風吹拂,

    “你怎麼會突然想到要約我到這里來啊?”南齊信撿拾著海灘上的貝殼,並將它投入大海的懷抱。

    “因為每次都是你在想約會的內容啊,總該有一次換我策畫吧。”喬凱風俏皮的看著他,風吹亂了他的頭發,換上牛仔褲的他,好像又回到大學時期那個傻乎乎的大男孩,

    “喔,我的約會里可是有著浪漫燭光唷!你好歹也該點根蠟燭浪漫一下吧。”

    “往上看就有一堆蠟燭啦,夠浪漫吧!還是吹不熄的呢。”指指上面,今天天氣晴朗無雲,抬頭一看,果然滿天星斗,

    “呵呵,有你的,免錢的果然隨處都有。”南齊信愛看她頑皮的模樣,他知道只有自己才有幸能看到她如此輕松的樣子。

    兩人索(性xing)手牽著手,一起躺在海灘上仰望天上的星星。

    “難得看到你這麼調皮。”南齊信側過身,覺得月光下的她好美。

    “你說得好像我一直都很嚴肅一樣。”她也同樣側過身,看著他俊逸的臉龐。

    “你一向都很嚴肅啊,嚴肅到讓我以為你對我說的話都是認真的,所以小時候才會被你騙了那麼多回。”

    他從小就跟在她身後,小時候笨,只要喬凱風跟他說的事,他都照單全收。那時候的她簡直就像個小大人一樣,一點也沒有孩子般的天真。

    沒想到現在反而倒過來,她常常變得像個小孩一樣,讓他忍不住想要寵她。

    “我哪有騙你啊,只是很多事情不試試看就不曉得結果如何。”

    “是啊,所以每次你有新招,就老拿我去試。”

    “好啦,對不起嘛。至少你也平安活到這麼大啦。”吐了吐舌頭,她明白自己小時候的確做了不少“惡行”。

    “什麼?!快听听看,有人在為她多年來的罪行懺悔耶。”南齊信一臉陶醉,這簡直是遲來的正義。

    “呵呵呵。”喬凱風被他臉上的表情逗笑了,這個南齊信,愈大好像愈不正經了。

    南齊信听見她那如銀鈴般的笑聲,難以自抑的翻到她上方,俯身就給她一個長長的(吻wen)。

    喬凱風先是被他的(吻wen)給嚇了一跳,接著自然的用雙手環抱著他,沉醉在這個迷人的(吻wen)里。南齊信溫柔的點過她的唇、她的耳,她的頸間,讓她情不自禁的逸出了(呻shen)*。

    這聲(呻shen)*好似鼓勵著南齊信一般,他愈發大膽的將手撫上喬凱風的嬌軀。喬凱風被他(吻wen)得快要失去了理智,她感覺他們的親密好像永遠不夠多似的,

    “小南……”殘存的一絲理智提醒著她這里是海邊,她無力的將手抵著南齊信的(胸xiong)膛。

    意識到喬凱風“煞車”的舉動,南齊信努力克制住自己的(欲ru)望。

    “怎麼了……”他也一樣幾乎快失去了理智,深呼吸的聲音顯示他花了多大的力氣才能讓自己停下來,他不想做任何喬凱風不願做的事,即使明知對方對他有意。

    同樣深深的喘息,喬凱風的大眼望向他。

    “我好愛你。”喬凱風不曉得還有什麼樣的字眼才能顯示她心中對南齊信的感覺,總覺得這樣的字眼還不能完全表達。

    “我知道。”南齊信撫著她的秀發,

    “那你還想娶我嗎?”美眸睨著他,無限柔情。

    “當然!”天地可證,他心里始終只有她一個人。

    像要證明自己的決心似的,南齊信爬起身,向一望無際的海洋大喊︰

    “喬凱風,請你嫁給我!”

    回過頭,就看到喬凱風站在海灘上笑彎了腰。

    “喂!我這麼認真,你還笑成這樣。”這可是他的處(m)女秀耶!這麼不給面子。

    “我知道你很認真啊,不過……”

    “不過什麼?”南齊信走上前,就算她有再多的“不過”,他都願意不厭其煩的持續努力,直到她願意接受他為止。

    喬凱風低下頭,讓人看不清她臉上的表情。

    “不過回想起我們第一次和第二次的(吻wen),好像都是我主動的。

    南齊信歪著頭想了一下。“嗯……好像是耶。但之後就都是我主動的啊。”怕喬凱風不相信,南齊信抓著她就是一陣狼(吻wen)。

    喬凱風笑叫著躲避南齊信。

    “那不一樣啊!第一次親(吻wen)已經是我這女孩子主動了,接下來的可就要你主動才行。”

    “要我主動?!”

    “嗯,而且要我滿意才行。”

    “你不早說!那我剛剛就不用煞車啦!來吧,事不宜遲,我們馬上回家繼續。”南齊信心中閃過一個念頭,拉著喬凱風就要離開。

    “你這麼急是要去哪里?”

    “你放心,雖然我沒有經驗,但教育片我也看了不少,我會想辦法讓你‘滿意’的。”南齊信臉上閃過一抹邪惡,很想直接沖回家把未完的事情完成。

    “唉唷!不是啦!你這3R蟲m,你想到哪里去了啊!”知道南齊信八成是想歪了,喬凱風小手輕撾著他。

    “不是啊……”臉上的失望表(露)無遺,惹得喬凱風又是一陣臉紅。

    “我的意思是指求婚啦!”

    “我剛剛已經有問過你啦!”

    “哪有人這樣講個兩句就算了……”她不依的嘟囔著。

    從交往到現在,這呆頭鵝常常都搞不清楚自己要(干gan)嘛,就一個勁兒的做些讓人(摸Mo)不著頭緒的舉動,要不是她曉得他心里對她是有意思的,她哪會浪費兩年的時間等他。

    可是無論是不是了解自己的心意,對于求婚這種人生大事總是要慎重一點不是嗎?隨便說個一句就要她答應,感覺這兩年的等待好像有點不值得。

    “那……還是叫我媽去你家提親?”她的意思是不夠正式嗎?看來拜托老媽去說好了。

    喬凱風忍著把他踢下海的沖動。

    “我的意思是要浪漫的求婚,至少也要有花或什麼的吧,就這樣嘴巴講講,我就要嫁給你,那我才不要。”喬凱風翹起嘴。

    浪漫的求婚?她是在暗示他媽媽過去提親的時候要帶束花嗎?

    搔搔頭,南齊信一臉的納悶。看來他又要找他那票好兄弟來商量商量了。




同類推薦︰ 小女子掰掰勾心紅妝春色無邊開金牌二手妻丫頭向前沖千金真敢愛獨傾奴婢曾經許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