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竹馬斗青梅 第六章

第六章



    真是夠了!喬凱風看著人事部主任滔滔下絕的講述公事,卻又怎麼都講下到重點,這已經不曉得是第幾次他假借公事名義叫她過來開會了。【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明知對方根本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但好歹人家是主任,礙于不好得罪他,喬凱風只好硬著頭皮听他高談闊論。

    人事部主任梅仁利一邊假意盯著桌上的公文,一邊偷偷抬起頭覷著喬凱風。

    他從喬凱風一進公司就對她驚為天人了。放眼望去,公司里像他這樣長得帥氣又年紀輕輕就當上主任的,恐怕沒幾個人吧。所以像喬凱風這樣外貌和能力皆屬上乘的,跟他匹配實在是再適合不過了。況且公司里有很多人都很看好他們,因此他相信喬凱風其實是對他有好感的。

    不過畢竟對方是女孩子,可能不好意思與他這個主管接近,所以沒(關guan)系,他可以假借開會的名義讓喬凱風有較多機會接近他。

    想到將來喬凱風和他組成了一個男優女美的家庭,梅仁利不禁在心底得意了起來。

    “嗯,說到這里,你還有什麼問題嗎?”梅仁利擺出了最帥的姿勢問著喬凱風。

    “沒有問題了,謝謝主任的解說,我明天會跟組員做內部的調整和溝通,把您的意思傳達下去。如果沒事了,那我就先回去忙了。”呼!終于結束了,听他講話比上課還累。

    呵呵!害羞了啊。梅仁利認定喬凱風急著離去是因為不好意思的緣故。他也就不急著表明心意了,反正他們倆遲早會在一起的,只是時間早晚而已。

    “好,那就這樣了,你先回去吧,下次還有事情要跟你商量,我會再通知你。”梅仁利(露)出自信的笑容,示意喬凱風可先回去。

    拜托不要有下次了!喬凱風掩藏住心里真正的想法,轉頭離開主任辦公室。

    好不容易結束了冗長的談話,喬凱風飛也似的離開。

    ***鳳鳴軒獨家制作***bbs.fmx.cn***

    回到座位上,喬凱風吐了好大一口氣。

    “(干gan)嘛?你剛剛是去跑馬拉松啊,吐這麼大口氣。”藍玉梅來到她身旁調侃她。

    “還不都是那個人事部主任,又在假借開會的名義叫我過去了。”公司里耳語傳來沸沸揚揚,盡管她很不滿意梅仁利的行為,但也只敢告訴好友藍玉梅。

    “沒辦法嘍,誰叫我們大小姐這樣漂亮,他不去找別人開會,卻偏偏老愛找你,這可是你的福氣呢。”

    “你明知道我一點也不把它當成是福氣的。”睨了一眼身旁的“白目人”,喬凱風沒好氣道。

    “據我所知,有個人可是跟你一樣悶喔。”

    “你的意思是指……”不會南齊信也知道這事吧。

    “想要瞞他也不可能啊!你也知道公司里的人有多看好你跟梅仁和共結連理,”

    公司的人都知道的事,南齊信當然也會知道的。

    “可我是非自願的啊。”一想到南齊信的反應,喬凱風不自覺地急躁起來。

    “那你就要好(奸jian)找個機會跟她說清楚啊,讓他明白這件事是梅仁利落花有意,你這流水是無情的。”很多事情講清楚說明白不就得了。

    “我拿什麼立場講。”想到自己跟他,說是情侶也不算是,說是普通朋友又沒那麼淺,上不上下不下,搞得喬凱風煩死了。

    “你們兩個就是這樣,明明對對方有意思,從高中到現在多久啦!那時的同學動作快一點的,現在都兩個孩子的媽了,你們都還在搞(曖ai)昧,煩不煩啊?”藍玉梅這急(性xing)子,受不了兩人的“慢工”,也跟著在一旁急得直跳腳。

    “我也搞不懂我們為什麼到現在都還沒進展啊。”喬凱風一臉苦笑,從沒談過戀愛的她,也不曉得接下來該怎麼辦才好。

    翻了個白眼,藍玉梅雙手一攤。“那你們就繼續這樣下去吧,現在就等南齊信有什麼動作了。”

    喬凱風沉默,心想,該找他把事情講清楚嗎?

    ***鳳鳴軒獨家制作***bbs.fmx.cn***

    南齊信努力的搜尋著公司的升遷管道,雖然上次貨櫃招標案讓公司主管對他另眼相看,但這樣還不夠快,他必須要在短時間內讓自己更上一層樓。

    尤其在听到公司主管都對喬凱風的能力贊賞肯定後,就讓他更加惶恐不安了。依照目前的進度,等到他可以比她(強qiang)的時候,喬凱風八成也老了吧,又有哪個女人可以這樣等候一個男人,為他付出青春而無怨無悔呢?

    以他探听到的消息,如果要職位“三級跳”,還有一個方式,但以他目前的處境,這可是相當冒險……

    南齊信將(身shen)體斜靠在椅背上,腦中細細思量。

    該放手一搏嗎?

    ***鳳鳴軒獨家制作***bbs.fmx.cn***

    喬凱風匆匆往公司里的咖啡廳走去。剛剛梅仁利打來一通電話,告知她所有公司組長以上職位的人要在咖啡廳召開一場會議,而且听說所有高階主管都會到。

    喬凱風不疑有他︰既然是許多人要一起要開會,那也許她就不用單獨和悔仁利在一起,听他那滔滔不絕說教了,所以此刻喬凱風的心情稍稍放松了下來,她備妥開會有可能要用到的資料,到公司的咖啡廳集合。

    到了咖啡廳里,喬凱風驀然發現咖啡廳內空無一人,除了——

    “過來啊!”唯一坐在正中央的位置的人盯著她,教她不想被發現都難。

    “主任,你說要在咖啡廳開會,那其他人呢?”有點不對勁,喬凱風問著悔仁利,遲遲不肯坐下來。

    這天花板上全是愛心氣球是怎麼回事?會議變成派對了嗎?

    “你先坐下來再說,放輕松,”梅仁利按壓住她的肩膀,示意她坐下來。

    喬凱風難掩嫌惡的神情,剛剛被梅仁利踫觸的感覺好嗯心,很想趕快回去把肩膀洗(干gan)淨。

    “我說凱風,你進來公司也一年多了吧?”

    梅仁利望著她的眼神有點不一樣,甚至只叫她的名字,喬凱風不自覺地警戒了起來。

    她防備的看著梅仁利,有種拔腿就跑的沖動。

    “嗯。”

    “其實從你一進公司我就非常注意你了,你的姿(色)不錯,工作能力佳,我相當的欣賞你。”梅仁利自以為帥氣的講出欣賞喬凱風的話,卻處處都以居高臨下的姿態,好似她是他後宮的嬪妃一樣,

    “謝謝主任的欣賞。如果沒事,我要先走了。”喬凱風實在不想听他講工作以外的廢話,尤其這自大狂根本不把別人放在眼里。

    “呵呵,別害羞嘛!我知道被一個各方面都很優秀的主管欣賞是件壓力很大的事,但你放心,全公司絕對只有你是那個幸運兒,不會再有別人。”梅仁利認定她的急欲離去是屬于女孩家表現嬌羞的一種,于是向她再三保證。

    幸運兒?!我看全公司最倒楣的就是我了!喬凱風實在不曉得該怎麼和眼前這個搞不清楚狀況的人說清楚。

    “主任,我想你誤會了——”

    “噓。接下來,將會是你人生中最美妙的時刻。”不讓喬凱風把話說完,梅仁利(露)出詭異的笑容,此舉更加讓喬凱風毛骨悚然,

    啪!啪!

    梅仁利手拍了兩下,咖啡廳里隨即推出了一個小餐車,餐車上是一個心形大蛋糕,和許多排成愛心狀的蠟燭。

    一向冷靜的喬凱風看了,也忍下住目瞪口呆。

    大白天的點蠟燭?!有沒有搞錯啊!

    喬凱風張大眼楮望著梅仁利,而後者則是滿意的看著傻眼的喬凱風。

    等餐車推近,喬凱風終于看清了蛋糕上的字。

    凱風,請你嫁給我吧!

    現在是在上演整人大爆笑嗎!有沒有人來解釋一下到底(發fa)生了什麼事情?

    抬頭看著一臉得意的梅仁利,她立刻了解對方是認真的,

    “別開玩笑了,”喬凱風冷冷的回應。

    “怎麼樣?我就說這會是你人生中最美妙的時刻。”對于喬凱風的冷淡,梅仁利自認能明白,完全都明白,呵呵呵……女人遇到這樣浪漫的場景總會不敢置信的。

    看到了蛋糕還不夠,此時不曉得哪里跑出來一堆人,手上全拿著喜炮噴向他們倆。

    “哇!梅主任,你還真是不夠意思,你要搞這麼浪漫的求婚也不先跟我們說,只叫我們來咖啡廳,原來你老早就策畫好了啊?”有人率先出聲。

    “梅主任,那我們的女主角答應了沒啊?”另一人興奮的問梅仁利,

    “呃……還用說,當然答應了啊。”好面子的梅仁利直接宣布答案。

    一群人更加的鼓噪起來。“恭喜恭喜!接下來就要請我們大家喝喜酒啊!”所有人樂見好事一樁,紛紛鼓掌起來。

    梅仁利帶著驕傲的笑容接受眾人的恭賀。

    “等一等!”實在忍不住了,喬凱風站了起來,心中一股慍意升起。

    恭喜聲突然安靜了下來,大家訝異的看著一向沒啥情緒的喬凱風此刻競發出這樣大的怒氣來。

    “我什麼時候說我答應你的求婚了?”

    此言一出,眾人一陣嘩然,原來女主角還沒答應啊!

    梅仁利臉上一陣青一陣白,小聲的向喬凱風道︰“凱風,別鬧了,這麼多人,任(性xing)也該有個限度,”人前依舊微笑,但話語里確有濃濃的警告意味。

    “你才是那個別再鬧的人。你今天通知我來只是為了要開會,我才會到場,但請你搞清楚,我對你從來就沒有意思。”怒不可遏的聲明完自己的立場,喬凱風拿起資料轉頭就走。

    正當她要離開咖啡廳的時候,卻望見人群中表情錯愕的——南齊信。

    ***鳳鳴軒獨家制作***bbs.fmx.cn***

    他……誤會她了嗎?

    坐在辦公桌前的喬凱風望向待整理的文件,卻掩不住滿腔心事,

    那天的求婚事件,他從頭到尾都看到了,那他應該明白她根本沒有那個意願,而且是被騙去的。

    但不曉得為什麼,接連好幾天,南齊信都忙得沒有在位子上,幾乎看不到他,他是在刻意逃避她嗎……

    望著空空的位子,喬凱風一向沒有特別表情的美麗五官上流(露)出淡淡的哀愁。

    該去找他解釋嗎?但她又憑什麼身分去說?現下這樣鄰居以上,戀人未滿的狀況,萬一自己就這樣貿然解釋,才發現對方根本就沒有把這件事放在心上該怎麼辦?

    唉……他之前曾跟她求過婚,就應該表示他對她是有感覺的,但為什麼後來又沒了下文了?

    難道……他放棄了?所以才會連那天看到那場求婚記都無動于衷。

    如果真是這樣……

    喬凱風心里有種莫名的刺痛感,就好像期待已久的感覺突然落空,她感覺自己好像太認真了點,也許他那天的求婚根本只是問問而已,並沒有像自己心中所想的那樣情深意重,

    這樣算失戀嗎?喬凱風不曉得。或許她以為兩人下說破的感情,對對方來說只是一種習慣,習慣有她這青梅竹馬的存在。

    所以在沒有得到她的肯定答案後,南齊信很自然的就選擇放棄,另找目標去了。

    許許多多的念頭在心中縈繞不去,她的心被緊緊揪著,卻又感覺里面空空的,什麼都沒有了。

    什麼都沒有了嗎……

    ***鳳鳴軒獨家制作***bbs.fmx.cn***

    回到家中,喬凱風習慣(性xing)的在洗完澡後來到了頂樓吹涼風。

    還記得上次和南齊信在這里誤會冰釋,那晚的風,吹得人感到特別的輕松。

    今夜的風,卻讓她感到憂愁︰昏黃的月光照在她身上,映照于後的影子更覺得形單影只。

    頂樓的鐵門傳來一陣聲響,喬凱風循著聲音望去。

    是南齊信!

    真巧,每次為了兩人的事情到頂樓吹風時,他也一定會上來頂樓。

    莫非……他也正為這件事在煩心?

    南齊信打開鐵門,見到喬凱風並不驚訝,好像是早就知道她在這里,才會上來找她。

    不過,他並沒有待在自家陽台,反而用長腳跨過兩家中間的低圍牆,來到她身邊。

    “我想……有些話我必須找你說清楚。”

    喬凱風看著他,發現他眼神里透(露)著堅定,好像做了什麼重大的決定一般。

    “你說。”她感覺事情一定跟自己有關,這讓她更猜不透了。

    “這陣子我打听到我們公司有一個外派到國外受訓的機會,所以我決定試著去申請看看。”

    “怎麼會突然想到……”國外;︰那不是意味著她又要跟他分開了?

    “那天我看到梅仁利在咖啡廳里跟你求婚了。”南齊信突然冒出一句不相(干gan)的話。

    “我知道。可是我並沒有——”他果然誤會了,喬凱風著急的想把事情解釋清楚。

    “噓。你听我把話說完。”南齊信用食指貼著喬凱風的唇,也堵住她接下來的話。

    “我知道你是不願意的,看你那天的錯愕和憤怒我就明白了。我沒有誤會你,只是我也知道,公司里不曉得有多少人在追求你,包括你的頂頭上司。”

    喬凱風聞言苦笑,有多少人喜歡她她沒有辦法控制,但她心里早就只有南齊信一個人啊。

    “所以我警覺到,我如果再繼續這樣下去,總有一天會失去你。所以我決定放手一搏,申請海外駐派,讓自己擁有較多升遷的機會,我要成為比你(強qiang)的男人才能保護你一輩子。”南齊信直直望著她,他好在乎好在乎喬喬。

    喬凱風看著南齊信深情的眼神,心里一陣溫熱。原來他記得她當初說的話,他要變成比她更(強qiang)的男人。

    雖然她說那句話並不是真的表示南齊信的職位一定要比她高,但他是這麼這麼努力的想要跟她在一起呵。

    深吸一口氣,喬凱風回以堅定的神情,“好,我等你,”

    輕踮起腳尖,喬凱風(吻wen)上他的唇。

    感受到喬凱風突如其來的舉動,這次南齊信再也沒有讓機會溜走,他抱緊喬凱風,深深吮(吻wen)著她的舌。

    那(吻wen)時而輕柔時而濃烈,好似要把這長時間以來的感情通通表(露)出來。

    他們兩人就這樣緊緊環抱著彼此,沒有任何人、任何事能阻止他們兩人相愛。

    天上的昏黃月亮高掛著,(干gan)百年來它不曉得守護了多少對有情人,這時的它也同樣用它溫柔的羽翼,將這一對愛侶緊緊裹在它的懷抱里。

    ***鳳鳴軒獨家制作***bbs.fmx.cn***

    第二天,南齊信一到公司,隨即就被叫到總經理辦公室。而大家對這突如其來的變化,好奇的討論著。

    “你們說南齊信為什麼突然被叫到總經理辦公室啊?”

    “不曉得耶!但總經理直接跨過組長找上南齊信,八成是什麼大件事唷。”

    “那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啊?”

    “這我哪知道啊,也只能等他出來時再問他嘍。”

    眾人七嘴八舌的說著,喬凱風愣愣的看著總經理辦公室緊閉的房門。

    是海外駐派的事嗎?不然總經理不會直接找上他的。此刻她的心情真是七上八下。她也搞不清楚自己心里到底是在期待什麼,如果南齊信真的去了,她會為他高興,但同樣的她也會難過,兩人這一分別,不曉得要經過多久才會相眾;如果沒有,雖然他們又可以朝夕相處,但她明白南齊信勢必會因為這樣而郁郁寡歡。

    ***鳳鳴軒獨家制作***bbs.fmx.cn***

    總經理辦公室的門打開了,只見南齊信向里面鞠了個躬,便掩上門走了出來。

    喬凱風比所有人還要快來到他身邊。

    “決定了嗎?”

    “嗯。”

    “時間?”

    “兩年。”

    “地點?”

    “新加坡。”

    “這樣啊……”

    “還滿快的對吧。”

    听見兩人莫名其妙的對話,其他人完全搞不清楚他們到底在說什麼。

    “拜托你們也解釋一下你們到底在說什麼好不好!”人群里終于有人受不了了,這兩人的默契可不可以不要好成這樣?

    南齊信莞爾,然後笑著向大家解釋這次公司的海外駐派計畫,已經決定派他到新加坡的分公司受訓兩年。

    “哇!那你兩年後回來又不一樣嘍!”通常海外駐派再回來的,職位多半都會三級跳,到時候回來可就是他們的頂頭上司了。

    “也說不準啦!搞不好表現不佳,被踢回來也說不定。”南齊信自娛娛人。

    “拜托!怎麼可能啊。你不曉得每次評選海外駐派人員,公司里有多少精英搶破頭去爭取,結果竟是你這初生之犢上榜,看來你果真有兩把刷子唷。”

    “是啊是啊!要是阿貓阿狗都可以上榜,那我早就去申請了好不好,你就不曉得那門檻有多高,光是符合申請資格的,公司就沒幾個人了。”另一個資深小職員道出了他心中的痛。

    “啊!既然他回來後職位會三級跳,那我們今晚可要好好請南齊信吃頓飯,來巴結一下我們的未來上司。”組員中有人提議。

    “好啊,吃了這頓飯,你將來可要好好庇蔭我們啊。”其他人也跟著開心附和。

    “什麼庇蔭!你當南齊信已經修練成佛啦!”

    眾人你一句、我一句,嘻笑著要請南齊信吃飯,大伙兒皆為了南齊信感到高興。

    只有喬凱風內心感到一陣黯然。

    她不是不高興南齊信爭取到這難得的機會,只是再來要面對兩年的分開,她好舍不得……

    看出喬凱風心中的復雜,南齊信不著痕跡的走到她身邊,輕輕摟住她。

    他們彼此對望著,透過眼神的交流,她明白他要地安心。

    點點頭,回以鼓勵的微笑,喬凱風掩飾著心中的矛盾。“加油吧!到時候你可要看在老鄰居的份上,多多照顧我啊。”喬凱風打趣道。

    “你放心,我最想照顧的就是你。”南齊信拍拍她的肩,要她放心。

    喬凱風心里充滿了感動,她知道南齊信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她。

    兩人相視一笑,卻又掩不住對于即將到來的離別而感到哀愁。

    ***鳳鳴軒獨家制作***bbs.fmx.cn***

    大伙整晚在餐廳狂歡慶祝直至打烊,兩人這才回到了各自的家中。

    南齊信洗了熱水澡後,才一出浴室門,便看見喬凱風坐在自家客廳的沙發上等他。

    “你特意來找我的啊?”

    “是啊,想到你即將遠行,想說送份禮物給你,”

    “哇!這麼好,從小到大你很少送我東西耶。”

    南齊信瞧著喬凱風遞來的包裹,迫不及待的拆開了外包裝,里面竟然是一只lv旅行皮箱!

    “嘖嘖,大手筆唷。想不到我們喬大小姐不送則已,一送就是驚人大禮呢。”

    南齊信反覆翻看著手中的禮物,一副愛不釋手的樣子。

    “你知道lv皮箱的故事嗎?”喬凱風看著他開心的樣子問道。

    “因為它是老牌子信用好?”南齊信對名牌沒什麼研究,不過倒知道它所費不貲。

    “在打撈鐵達尼號沉船物的時候,船上發現了一只lv的皮箱,打開皮箱後才發現,經過了這麼長時間埋在海底,皮箱內卻滴水未進,也因此lv的實用隨著此次發現而聲名大噪。”

    “喔,所以你因為它很實用才送我的啊?”

    “思。所以就算你去新加坡船沉了,公司的東西還在,不用怕會毀掉。”

    “喂喂!”這女人!當南齊信回過頭想反諷兩句時,卻赫然發現喬凱風眼眶里泛著霧氣。

    他知道喬凱風雖然嘴里不說,還刻意開玩笑似的觸他霉頭,但其實心里對于他的遠行是很舍不得的。

    唉,她(干gan)嘛要這麼死鴨子嘴硬呀!

    算了……

    將喬凱風摟在懷里,南齊信對于這倔(強qiang)的小妮子就是一點辦法也沒有,他心里也好舍不得她。

    (吻wen)著她的額頭,南齊信埋首于她的發香問聞著她的氣息,他知道,未來的兩年里,他會特別懷念這股屬于她的味道。




同類推薦︰ 小女子掰掰勾心紅妝春色無邊開金牌二手妻丫頭向前沖千金真敢愛獨傾奴婢曾經許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