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竹馬斗青梅 第五章

第五章



    第二天一早,兩個蠔喬貳睡Shui)眠不足的人,分別從各自屋內走出,一同伸了個大大的懶腰後,突地看見了對方的身影,隨即又一同把高舉的雙手放下,不曉得的人還以為這是他們一同約定好的早(操cao)動作。【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

    “早……”(摸Mo)頭傻笑,南齊信還是免不了想起前一晚的尷尬,

    “早,我要去上班了,”盡力掩飾自己,讓自己看起來自然一點,喬凱風向他打了個招呼後,便旋身往屋內走去。

    “凱風。”思考了一整晚,他決定用最自然的方式開口,

    “嗯?”

    “你……喜歡什麼樣子的男人?”

    停住身子的喬凱風看著他,只見到南齊信一臉的認真表情。

    “我啊?我喜歡比我(強qiang),會保護我的男人。”就像你一樣,

    不好意思將這句話說出口,眼神卻直(勾gou)(勾gou)的望著他。

    “好,我知道了。”比她(強qiang)的男人,他懂了。

    回她一個“你等我”的表情,南齊信隨即轉身朝屋內走去。

    這下可換喬凱風在原地發愣了。

    她說了什麼嗎?這家伙競說走就走。喬凱風第一次發現,原來她也有不懂南齊信的時候。

    ***鳳鳴軒獨家制作***bbs.fmx.cn***

    才一走進公司,喬凱風就感受到那股不尋常的氣氛。平常時候辦公室總是熱鬧滾滾,但今天卻多了點緊繃氣氛。

    喬凱風望向藍玉梅的方向,只見藍玉梅不停的跟她眨眼,示意她趕快過來。

    藍玉梅是喬凱風進公司後才發現,原來高中時候的好友也在同一家公司上班,本來感情就很好的兩人,之後更成為工作上的好伙伴。

    喬凱風不疑有他,先把東西放在桌上,問著一旁緊張兮兮的藍玉梅。

    “今天怎麼大家都這麼嚴肅啊?”喬凱風看著整問辦公室的人,每個人臉上都不約而同(露)出緊張的神情,

    “今天裁員名單出來了。你忘了我們要跟另一間公司合並的事情?現在老總一個一個叫進去,就是要公布結果啦。”藍玉梅手心也是滿滿的汗,大家都很害怕自己是被裁掉的那一個。

    喬凱風點了點頭。原來去留就要在此刻揭曉了,

    “喬凱風。”點到她了,喬凱風整理好自己的儀容,抬頭挺(胸xiong)走進總經理辦公室。

    輕敲了總經理辦公室的門,老總的聲音從門內傳出︰“進來,”

    平穩的聲音听不出任何變化,旋開門把,喬凱風走進總經理辦公室,看見已經年過半百的總經理,正坐在座位上看著她。

    “凱風,請坐。”總經理示意她坐下,她沉靜的坐在辦公室內的沙發上。

    “你前陣子應該有听聞我們公司要跟宇陽物流合並的事情吧?”廢話不多說,總經理直接切入正題。

    “是有所耳聞。”宇陽?好熟悉的名字。

    “這陣子公司正在進行部分裁員,畢竟要和另一家公司合並,是該精簡人事,所以你應該發覺到了公司已經有部分員工拿到資遣費了。”啜了口茶,總經理靜靜看著喬凱風的反應。

    “嗯。如果必須進行合並,在整體考量下,是有這必要。”這是在暗示她好卷鋪蓋走人了嗎?原來輪到她了啊。

    “但如果公司內部有值得栽培的人才,公司也很樂意以高薪將人才留下來。所以凱風,總公司看過你這一年來的表現後,決定將你升任為企畫組的組長,到時候宇陽會撥派些人過來,你就好好發揮你的長才,統整一下企畫組的員工吧。”看不到她臉上有任何表情,老總心里有點失望。

    嘖,不好玩。

    “我會盡力而為,謝謝公司的提拔。”沒料到是這樣的結果,喬凱風心里還真有些訝異。

    離開了總經理辦公室,喬凱風看著在外面的好友藍玉梅,早就一副望穿秋水的模樣在等待她的消息。

    “怎樣怎樣?總經理叫你進去怎麼說啊?”藍玉悔緊張兮兮的把喬凱風拉到一邊,深怕會听到不好的消息,

    “老總說要把我升任為企畫組組長。你以後可不能打混了。”

    “真的嗎?哇!那真是太好了!”藍玉梅興奮得想大叫,但又似想到什麼般的,趕緊把嘴巴搗住。

    “噓,我們要低調點,不能大聲嚷嚷。”

    “為什麼?”

    藍玉悔一臉鬼鬼祟祟的張望有沒有人在偷看到她們這邊。“你沒看到今天公司的氣氛一片凝重,不曉得有多少人要離開哪。沒想到你反而升官,我看我們不低調點,很快就會被人給圍剿,你要曉得,眾怒難犯啊。”

    喬凱風看著她一副草木皆兵的模樣,感到有點好笑。

    “誰會像你這般沒事就大聲嚷嚷啊。我看你只要管好自己的嘴巴,這事情就不會有人知道。”搖搖頭。藍玉梅似乎忘了誰才是那個最該防的人,她自己就像是基地台一樣,秘密一到她那里,就等著發射給全公司吧。

    看著公司里的人一個個進總經理辦公室,有的人愁眉苦臉的出來,有的人則是(摸Mo)(摸Mo)(胸xiong)口,慶幸逃過一劫。今天辦公室的氣氛真是像在洗三溫暖。

    ***鳳鳴軒獨家制作***bbs.fmx.cn***

    南齊信西裝筆挺的走進了公司。當初要來應征時,他就知道公司正要與“陽晴外商”合並的事情,所以他一進公司就已是合並後的新體系了。第一天上班,總是要給新同事們一個好印象,南齊信下放心的整了整自己的衣裝,

    南齊信昂首闊步的來到合並而成的“陽晴”公司。

    由于今天是合並後的新開始,各個部門都有新進人員加入,喬凱風看著新出爐的組員名單,準備先來個組員問的介紹與溝通。

    南齊信循著各處室的標示來到了企畫組的位置,正巧撞上了正拿著名單的喬凱風。

    “喬喬?”

    “小南?”

    兩人幾乎是同時叫出對方的名字。

    “你怎麼會在這里?”再次異口同聲,顯然都很驚訝會在工作場所看到對方。

    “咦?齊信,你也在這啊。好久下見了。原來你也是我們企畫組的組員啊!”藍玉梅正巧走過這邊,看到南齊信(胸xiong)口掛的明牌。

    “你不會正巧也在這里上班吧?”南齊信看著喬凱風以前的死黨,對她印象不淺。

    “是啊,我跟凱風同事很久了,很有緣對吧。告訴你唷!凱風現在可是我們企畫組的組長呢,還不趕快叫一下組長來听听!”藍玉梅對喬凱風是組長的事比她本人還興奮,

    “組長?!”那這樣不就等于是他的頂頭上司了?

    “是啊。有什麼問題嗎?”看著南齊信臉上出現的好幾種變化,藍玉梅覺得他這人真是好玩。

    “不會吧……”喬凱風是他的頂頭上司!南齊信說什麼也不願相信這樣的事實。

    “別再說了,我要宣布些事情,我們過去那邊集合吧。”喬凱風率先走到企畫組的位置,南齊信和藍玉梅緊跟在她後頭。

    南齊信一臉哭喪的走著,當他發現自己是喬凱風底下的組員時,簡直快崩潰。不是說身為喬凱風的下屬有多丟臉,而是南齊信腦海里一直浮現出喬凱風所說過的那句話——

    我喜歡比我(強qiang)的男人、我喜歡比我(強qiang)的男人、我喜歡比我(強qiang)的男人

    “唉……”怎麼才隔幾天而已,他就變成了比她“弱”的男人了!這下可怎麼辦才好。

    南齊信抱著頭,仍是無法相信。他本來想在工作上一展長才,也許等他事業有成的時候,就可以向喬凱風提出交往、進而求婚。沒想到所打的如意算盤全毀,因為喬凱風成了他的上司!

    看來要交往的事情根本遙遙無期了……

    不行!身為男人,怎麼可以為了一點小小的挫折而喪志。

    要振作!要努力!一定要爬到喬凱風的上頭!

    我、要、比、她、(強qiang)!

    思考到這,南齊信的信心又全回來了,有了新的目標,臉上的神情瞬間充滿了活力。

    想得很入神的南齊信絲毫未察覺整組人員都在觀察他臉上的表情,只見他一會兒沮喪,一回兒信心滿滿,眾人皆被他的樣子給嚇呆了。這位同事感覺好像不太正常哦?眾人心里皆如是想著。

    ***鳳鳴軒獨家制作***bbs.fmx.cn***

    公司合並的這些日子以來,南齊信充滿了(干gan)勁,他比同組的人員更加努力打拚,不但常常一人做兩人的工作,還時常搜集有關于公司商業上的資料,想要在工作上有突出的表現,進而獲得升遷的機會。

    ***鳳鳴軒獨家制作***bbs.fmx.cn***

    “我們公司的進出口貿易,以往皆由空運的方式做為進出口,雖然快速,但物流成本過高,是一個很大的問題。依照我之前所做過的分析,我們的貨運量已經達到一定的標準,或許公司可以考慮船運,以節省物流方面的開銷。”會議室里,南齊信將他一直以來對于公司的運送成本上所做的分析,以簡報的方式向公司的主管提出他的看法。

    “但船運的速度太慢,這樣會延誤交貨的時間,這也是為什麼我們以往會選擇成本比較昂貴的空運方式。”另一位主管提出了他的看法。

    “這點我運算過了,我們公司自從合並以來,比以往高出百分之二十的貨運量,針對這一點,船運公司表示我們可以用包租的方式,將整艘貨輪以‘陽晴’的名義運至國外,由于船上皆是我們的貨櫃,故運送皆是直達,不像以往需和別家公司一同運送貨物,延遲時間交到客戶手上。”

    “再加上貨櫃的運輸量大,價錢又比空運便宜。所以我認為也許公司可以考慮改用船運的方式來出貨,這樣會更節省公司在物流上面的成本。”報告完畢,南齊信屏息等待公司主管們的反應。

    在一陣憲憲孿攣的討論後,有個聲音突地問著在旁緊張不已的南齊信。

    “這個點子不錯,你是哪個部門的人?”坐在最中間的協理,從南齊信給每個人的會議報告上抬起頭,望著這初生之犢。

    “我是企畫組的南齊信,喬凱風組長所帶領的。”南齊信說完,還不忘斜眼睨著一旁的喬凱風,怎麼樣?我可沒忘記提到你的名字哦。

    喬凱風以文件掩住嘴角的笑意,對南齊信這時的孩子氣感到好笑。

    “好。那對于這次船運的招標就由你們這組去負責,我們今天會議就開到這里,也快中午了,大家去吃飯吧。”最高長官宣布,所有人即收拾東西,結束今天冗長的會議。

    南齊信一邊收拾著自己的資料,一邊興奮的不能自已。第一次提出計畫耶!竟然就被協理贊賞,總算不枉他這一個月來東奔西跑去搜集資料了。

    協理走到了南齊信身旁,以贊賞的眼光看著他。

    “你好像是新進來公司沒多久對吧?”

    “協理,我進公司才半年而已。”

    “嗯,好好做,公司是不會虧待好人才的。”拍了拍他的肩,協理走出了會議室。

    喬凱風看著笑到嘴巴都快咧到耳後的南齊信︰心中知曉此刻的他有多得意。

    “人家才夸你兩句,你就要飛上天啦。”這張臉也真是,喜怒哀樂都擺在臉上,想什麼人家一眼就看得出來。

    “當然要飛啦!喬喬,這可是一件大case耶,還交由我們部門去做,我看我們離升官的日子不遠嘍!”南齊信想到“升官”,就更加的手舞足蹈。

    “是啊,好好做,公司是不會虧待好人才的。”重復協理的話,喬凱風也感染了他此刻的喜悅。

    “什麼什麼?剛剛那句你再說一次。”南齊信開心的想要多听幾次。

    “公司是不會虧待好人才的。”

    “還是听不清楚耶!再說一次。”

    “公司是不會虧待好人才的。”

    “哇!真過癮,再說一次,”

    “唉唷!你煩不煩啦!”不想再講了,喬凱風笑著拿起東西趁機閃離會議室。

    南齊信拿著報告,快步跟在喬凱風身後。

    “拜托啦,再多說幾次嘛。”

    “那我向協理報告,請他錄音給你听好不好?”喬凱風被黏人的南齊信給逼得想出了這個法子。

    “不用了、不用了。”一想到每天要听那壯得跟只熊一樣的協理的聲音,南齊信的雞皮疙瘩就爬滿身。

    喬凱風一想到那樣的場景,也跟著笑得開心,兩人不知不覺走回了企畫組。

    ***鳳鳴軒獨家制作***bbs.fmx.cn***

    “怎麼樣怎麼樣?你們今天開會的情況還好吧?”藍玉悔一見到他們兩個,馬上湊上前去問。

    其他組員也跟著將兩人圍住,大家都曉得今天南齊信要提出新案子,事關企畫組利益,大伙兒也就跟著緊張起來。

    只見南齊信低下頭來,一臉沮喪。“唉……”一看到人多,玩心一起,他索(性xing)來個加碼演出。

    “沒過啊……”有點失望,藍玉梅逕自說出答案來。

    搖搖頭,南齊信一臉痛苦。“我們……我們這組要負責招標的事,接下來可有得忙了。”擺擺手,一臉天將降大任于斯“組”也的表情。

    “真的嗎?!”整組人看他一臉憂郁,都不曉得他的話到底該不該信,轉問一旁的喬凱風。

    “企畫案通過了,接下來真的有得忙了。”喬凱風含笑點頭。

    “哇!那真是太好啦!”全組的人一看喬凱風點頭,馬上開心的歡聲雷動。

    “好啊,南齊信,剛剛還擺出那副表情,害大伙兒以為案子沒過,這下看我們怎麼處罰你。”成員之一想對南齊信“秋後算帳”。

    “不會吧,只是開玩笑的嘛,各位……”眼看苗頭不對,南齊信拔腿就跑。

    可憐他在眾人的包圍下,三下就被眾人抬了起來。

    “我看我們把他丟到樓下去怎麼樣?l有人非常凶殘的提議。

    “大哥,這里是十二樓耶!丟下去不死也全殘了,你叫我後半生怎麼活啊!”現在呼天搶地也阻止不了眾人的決心了。

    “放心,我們好人做到底,如果全殘,我們會幫你申請公益彩券的。如果你掛了,伯父伯母我們會幫你照料的。”非常好的善後提議,眾人點點頭後,決定把他從窗戶丟下去。

    “救命啊喬喬!你快點阻止他們啊,如果我死了,你以後就沒人要了,難道你想當老處(m)女一輩子啊!”最後一個救星,南齊信把所有希望放在喬凱風身上。

    老處(m)女?!听到這三個字,喬凱風額頭頓時冒出青筋。搞什麼!他以為除了他,她就沒人要了?

    “丟吧,各位,”無害的笑容顯現在臉上,喬凱風直接批準行動。

    “是!”得到組長命令,眾人玩得更起勁了。

    南齊信在眾人的抬擁下,悄悄流下了男兒淚珠。喬凱風,真的是他這輩子最大的克星。

    ***鳳鳴軒獨家制作***bbs.fmx.cn***

    南齊信手上拿著十幾杯星巴客的咖啡,手忙腳亂的從電梯里走出來。在他的苦苦哀求下,眾人終于決定要他請大家喝咖啡來謝罪,苦命的他只好騎著小摩托車奔馳到兩條街外的地方,買了熱騰騰的咖啡飛速帶回來。

    “還不錯嘛!沒有灑半滴出來。”仔細的檢查過紙袋,藍玉梅像是難纏的主管般下了評語。

    “開玩笑!就憑我騎車的技術,怎麼可能把這麼簡單的任務給搞砸了呢。”南齊信(插cha)著腰,又得意了起來。

    “對了,喬喬咧?怎麼沒看她來喝咖啡?”一回到辦公室,大家都湊上來拿咖啡,唯獨不見喬凱風的身影。

    “人事部主任‘又’找她去講事情啦,你不曉得他追組長追得有多勤,常常以開會的名義約組長去吃飯。我看‘近水樓台先得月’,喬組長大概沒多久就會跟他在一起了吧。”人群里的組員甲听見南齊信的詢問,很自然的說起八卦來。

    近水樓台先得月?他就住在喬凱風隔壁,沒有人比他更近了。

    “我看他們無論外表和能力都很匹配,而且對方還是高級主管,一個月薪水就有八、九萬,搞不好再過一陣子我們就有喜酒可以喝嘍!”組員乙不明白喬凱風和南齊信之間的事情,也跟著嚼起舌根來。

    喜酒?!

    南齊信頓時捏扁了手中的咖啡杯。

    想要辦喜宴,得要先踩過他的尸體再說!

    話雖如此,但南齊信腦中突然響起喬凱風所說的話,心里默默的感到不安了起來。

    我喜歡比我(強qiang)的男人……

    喬凱風當時所說的,不會是意有所指吧?

    照這樣看來,如果他再下鄉加把勁,讓自己更(強qiang)的話,喬凱風很快就要被別人搶走了。

    但……還有什麼更快速的方法嗎?

    陷入了苦悶的沉思,一向開朗陽光的南齊信竟也變得憂郁了起來。




同類推薦︰ 小女子掰掰勾心紅妝春色無邊開金牌二手妻丫頭向前沖千金真敢愛獨傾奴婢曾經許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