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竹馬斗青梅 第三章

第三章



    大學的第一年過去,面對即將到來的暑假,所有住宿生開始打包自己的物品準備回家。[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

    喬凱風整理好自己的東西,離家甚遠的她,想到要把這些東西帶回南部就頭痛;但她又不想請那些愛慕她的人幫忙,免得到時候不得已要以約會還對方人情。

    但看著那一大堆行囊,喬凱風想著應該怎麼樣把它們寄回家里。

    “咦?這不是我們喬喬嗎?”听見細柔的男聲,喬凱風不用想也知道是誰。

    “美眉。”喬凱風回頭笑道,

    被叫“美眉”的韓億良是喬凱風的同班好友,也是喬凱風生活里唯一算得上有來往的異(性xing)朋友。雖然韓億良的外型看起來既帥氣又擁有貴族般的氣息,但他卻是只對男生有興趣的“女兒身”,也因此,喬凱風跟他的感情就像是好姐妹般。

    “我行李都整理好啦,正打算開車回南部。”他拍拍身後的b字頭高級轎車。韓億良出身南部的望族,因此所用的、所買的物品皆是最頂級的。

    “真好。我東西這麼多,都不曉得要怎麼帶回去。”喬凱風看著堆積如山的行李,實在煩惱。

    “只有一點點好不好。你沒看我那堆行李。你這根本就是小case,這樣好了,反正你的東西也不多,我幫你載回南部好了。”韓億良剛好也住在高雄,于是提議要幫喬凱風將行李帶回高雄。

    “那就先謝了。”喬凱風微笑的看著他。既然有朋友要幫她解決麻煩,她也就不客氣的把行李搬到了後車廂。

    兩人將行李搬上車後,便朝高雄前進。

    一路上說說笑笑,兩人終于在太陽西斜時回到了家鄉的懷抱。

    ***鳳鳴軒獨家制作***bbs.fmx.cn***

    車子停到了家門口。為了節省開銷,喬凱風已經好久沒回南部了。看著母親出門迎接的身影,喬凱風開心的投進母親伸出的臂彎里。

    “心肝寶貝,你終于回來啦!”捧著女兒的臉頰,喬太太臉上洋溢著快樂的表情。

    “媽,這是我同學,他叫韓億良,是他幫我把東西載回來的。”喬凱風向媽媽介紹身後的好朋友。

    “唉呀!真是謝謝你啊韓同學,快進來家里坐坐啊。”喬太太忙不迭的對韓億良做出邀請。

    “不用了伯母,我等會還要趕回家里去呢,改天有機會再到府上叨擾。”韓億良彎腰行了個禮,展現良好的家教。

    韓億良打開後車廂,三人忙把喬凱風的行李搬進屋內。

    搬完行李,喬凱風轉向身旁的韓億良再次道謝。

    “謝謝你,沒有你的幫忙,我還真不曉得該怎麼辦才好。”

    “哪兒的話。我才要謝你,要不是你一路陪我,我看我八成會開到(睡Shui)著。對了,你答應要給我的面膜下次見面可別忘了拿給我啊。你這白嫩的肌膚真是讓人喜歡。”韓億良最羨慕的就是喬凱風白里透紅的肌膚;車上的談話中,他曉得喬凱風都是用某牌的面膜在保養,于是連忙提醒喬凱風別忘了貢獻出她護膚的法寶。

    喬凱風笑著點點頭,沒有躲開韓億良伸手捏她臉頰的舉動。

    而這一切,都被剛回來的南齊信看到了,

    ***鳳鳴軒獨家制作***bbs.fmx.cn***

    站在一旁的南齊信將他倆的親昵看在眼里,心中有股說不出的憤怒。喬凱風從來不曾讓任何一個男人靠近她,沒想到眼前這男人竟然可以例外。

    當下,南齊信的醋意油然而生,他發現自己好在意對方的存在。

    “唷!才一年不見,你就交了個有錢公子哥兒啊?看不出來你挺有兩把刷子的嘛。”南齊信酸酸的開了口,實在不想承認那b字頭的氣勢確實比他身旁破爛的車子要高級好一大截。

    喬凱風看著不知何時出現的南齊信,同時注意到站在南齊信身後的女子,

    那女子看起來身材火辣,上半身的小可愛幾乎包覆不住(胸xiong)前的渾圓,配上極短的熱褲,有穿跟沒穿根本沒什麼差別。

    “看不出來你對開農場有這麼大興趣。”喬凱風意有所指,難得的臉上出現了不悅的神情。

    “哈哈哈!沒辦法,我怕以後我把孩子餓著了。不過你不用怕,你的孩子雖然靠你會餓死,但至少你找了個有錢人,有錢無所不能嘛。”酸!我再酸!南齊信也很訝異自己怎麼會這麼小心眼。

    “有錢的確好辦事。”無起伏的口(吻wen)像是默認似的,這讓南齊信更加的火大。

    “等會我要跟我親愛的去吃大餐,兩位有沒有興趣一同前往啊?”刻意拉著身後擁有大(胸xiong)部的女子,南齊信語帶挑釁。

    “我倆已經斷(奶Nai)了,閣下喜歡就請自便吧。”

    “那我們就先走一步啦。”

    “不送了,順走。”喬凱風暗示要韓億良先離開後,便頭也不回的往屋內走去。

    “哼!”南齊信長腳跨上他的愛車,也不管女子是否上車坐穩了,機車在一陣催油門聲中消逝在巷子口。

    喬太太看見再次鬧得不可開交的場面,實在不明白看似乖巧的兩個人為什麼每每遇到對方就一定非斗嘴下可,難不成……他們這樣的斗嘴其實是互對對方有意思?

    心中有了這樣的猜測,喬太太原本憂心的臉上出現了笑容。如果真是這樣,她倒也是樂見其成的。

    ***鳳鳴軒獨家制作***bbs.fmx.cn***

    “你這樣好嗎?我明明不是你女朋友。”陳凱莉一臉擔心的問著。

    不曉得要去哪里,南齊信還真的帶著她去吃大餐。

    剛從國外回來的她,打扮一向清涼慣了,而南齊信身為她男友的學弟,此時也只是幫忙載她來他家拿男友的東西罷了,但看他們倆在門口斗嘴的模樣,想必她的出現已經造成了一場誤會。

    “沒(關guan)系,反正她冷漠慣了,根本就不在乎我的死活。”一臉“結屎面”,鬼才相信會“沒(關guan)系”。

    陳凱莉看著郁卒的南齊信,心中感到好笑。男人就是這拉不下臉來承認自己在乎對方,但這是戀愛的必經過程,時候到了,也許他自己就會懂得了吧。

    南齊信呆滯的盯著盤內的菜肴,雖然這是平常不會來的法式餐廳,但他就是沒辦法好好品嘗面前的美食。

    “唉……”嘴上雖說不在意,其實好郁卒啊。

    “你這烤鮭魚不吃給我。”陳凱莉拿走他盤內動都未動過的烤鮭魚,毫不客氣的吃了起來。

    “嗯……”沒有反應,依舊一臉痴呆。

    “別再想啦!明明愛得要死,嘴巴卻不肯講。我要是你啊,老早就跟對方告白啦。”陳凱莉一邊西里呼嚕的吃著盤內的鮭魚,一邊點破他的死腦筋。

    “我愛她?!”這樣就是愛了嗎?

    “拜托!你是從外太空回來的嗎?連你自己愛不愛人家都不知道啊!”陳凱莉實在難以相信眼前這個男孩竟然連這種基本課題都搞不清楚。

    “你想想,當對方不在你身邊時,你會不會常常想到她?”

    “會耶。可是我在想,也許是因為我們從小到大兩個人都在一起。”南齊信設想了問題的可能(性xing)。

    “那不一樣好不好!照這樣來講,你難道也天天想你媽?”陳凱莉點出兩者的不同。

    “我媽?從來沒想過。”南齊信搖搖頭。

    “這就對啦。所以其實你心里對剛剛那個女孩是有不一樣的情感的。況且你一看見她身旁站了個男孩子,你眼楮都快噴火了。像這樣沒來由的火氣,更加證明了你心底一定有她存在。”綜合以上“癥狀”,陳凱莉判定了“病因”。

    “原來我喜歡她啊。”南齊信臉上的表情像是發現了新大陸般的興奮。

    回去後他一定要趕快告訴阿德這件事,免得阿德老是在寢室穿著一條內褲的同時,還用害怕的眼光看著他。

    他才不是對阿德有意思,他心里是喜歡喬凱風的。

    “但知道又怎麼樣?我想她不喜歡我吧,不然怎麼老對我這麼凶。一想到剛剛的斗嘴,南齊信失去了信心。

    “想?都是你在想!你不去問怎麼知道?就算失敗了,至少你知道答案了,再不會像現在這樣一臉沉悶的享用大餐。我都不曉得我是不是點了‘黯然(銷xiao)魂飯’給你。”陳凱莉知道即使再多的勸慰也沒有辦法撫平南齊信混亂的心,(干gan)脆鼓勵南齊信付諸行動。

    也對啊,一切都是自己在揣測,但時至今日,他從來沒有問過喬凱風的想法,會不會對方其實對自己也有意思呢?

    “好,就沖著你這一句話,我一定要找那女人說清楚,就算被拒絕,我也好重新出發。”心中猶如被點亮了一盞明燈,南齊信倏地拍著桌子,那副模樣看起來實在不像是要去告白,倒比較像是想找對方單挑。

    為了晚上的戰爭……不是,是告白,他現在一定要好好暖身一下,正準備拿刀享用盤內的美食時,卻只看到空空如也的餐盤。

    “咦?我的烤鮭魚呢?”此刻終于回神的南齊信眼見盤內空空如也,驚訝的抬頭看見烤鮭魚的“殘尸”躺在陳凱莉的盤子里。

    “可惡的家伙,那盤要好幾千塊啊!”都怪自己剛剛失神,競還真的帶陳凱莉到高級餐廳用餐。

    “我說要幫你解決,是你自己說好的耶!你怎麼比女人的個(性xing)還要難以捉(摸Mo)。”張大眼楮,陳凱莉擠了滿嘴的美食,搞不清楚自己哪里做錯了。

    南齊信(摸Mo)著(胸xiong)口,一臉痛不欲生的表情,他打工賺來的錢就這樣喂飽了別人的女朋友,還真是捶心肝!

    ***鳳鳴軒獨家制作***bbs.fmx.cn***

    是夜,回到家中,在與父母整晚快樂的家庭聚會後,南齊信洗了個讓人放松的澡,打算到頂樓的花園吹吹風。

    他看著只隔著一道矮牆的喬家,自小的回憶躍上心頭。

    喬凱風自從父親離開家後,便失去了一般女孩該有的快樂和天真。南齊信打從心底憐惜喬凱風的遭遇,也每每找她斗嘴,並看著她惡整他時,臉上難得的笑容。雖然喬凱風總是一臉的冷淡和不在乎,但他永遠忘不了當年他額上縫了十五針躺在家里時,喬凱風站在他床邊,不停用小手抹去臉上淚水的模樣。

    察覺自己心里有她,他這才明白為什麼學校里無論有多少學妹倒追他,他心里仍舊在乎著喬凱風;尤其今天看到了有另一個男人載她回來,他的心到現在都還在隱隱作痛;但無論如何,也該是給自己一個交代的時候了,就算喬凱風真的對自己沒意思,就像陳凱莉所說的,也算是得到答案了不是嗎?

    听到鐵門拉開的聲音,南齊信順著聲響望去。

    當看見了那抹身影,他有點訝異。

    “這麼晚了,你也還沒(睡Shui)啊?”看著喬凱風緩緩走到了陽台邊,他和她,就只隔了一道圍牆。

    “上來透透氣。你呢?”

    “喔,我是想說很熱,來吹個風的。”總不好說自己心里老是有股酸酸的感覺,想說上來吹吹風看看會不會消淡一些。

    喬凱風望向他。“我們也好久沒有聊天了不是?”

    “對啊,算一算也一年沒見了吧。我們……我們好像從來沒有分開這麼久過。”這樣的感(性xing)和結巴不是你的男兒本(色)啊!南齊信,你到底在娘什麼!

    喬凱風側著臉看他。“離開我你不習慣啊?”

    “哪、哪有啊,我活得可好的咧,每天打籃球,不曉得有多愉快哩。”其實是很空虛……

    “還交了一個身材火辣的女朋友。想必你的生活一定多采多姿。”想起白天的情景,她仍然有些不舒服。

    “她……是我學長的女朋友啦,我只是載她回來拿個東西,她們國外回來的,是有比較開放一些。”南齊信(摸Mo)(摸Mo)頭,有些不好意思的。

    “是嗎?抱得還挺緊的。”深鎖的眉頭似乎稍稍解開了些。

    “我騎打檔車,後面又沒得抓,騎快一點的話她當然就必須抱著我才不會掉下去啊。”他買車時從沒想過要載女孩子,當然也就沒有考慮到這一點。

    這樣的理由勉(強qiang)可以接受,喬凱風臉上逐漸(露)出了微笑。

    “你(干gan)嘛笑成這樣?我知道你很幸福啦,但……也沒必要顯現給我看啊……”

    想起她有另一半,他還是悶。

    “今天載我回來的那個人,他其實對男人比較有興趣,”喬凱風對于他最介意的事情做出了解釋。

    “嗄?你是說他喜歡……”

    “嗯。”看見南齊信一臉訝異,喬凱風的嘴角更加向兩旁延伸了。

    “那你的意思是說,你還沒有交男朋友嘍?”南齊信陳述方才她話里的重點。

    “像我這樣的女魔頭,又沒有哪個男的靈骨塔位想先買好,沒有男朋也是正常的。”喬凱風將南齊信高中時對她的形容原封不動的搬出來還他。

    “那是高中時候不懂事啦!那麼幼稚的玩笑你竟然記到現在。”習慣(性xing)的搔搔頭,果然人不能做壞事。

    那今天早上某人幼稚的行為又怎麼解釋……沒將這句話問出口,喬凱風不想將好不容易才休戰的兩人,又挑起任何一絲不悅的氣氛。

    “呵呵,原來我們兩個的行情這麼差啊,”知曉對方和自己一樣都是單身,南齊信心中喜悅得不知如何形容,只能看著喬凱風傻笑起來。

    果然上來吹吹風是對的。南齊信心里頭如是想著。

    今晚的風好涼,卸下心頭大石的兩人,此刻終于有心體會這夜的美好。

    ***鳳鳴軒獨家制作***bbs.fmx.cn***

    “你當初是真的很想要去台中念書的嗎?”喬凱風不經意的問了個問題,像是隨口聊天氣般。

    南齊信听見喬凱風的詢問,有些紅著臉,支支吾吾的回答︰“其實我原本是想要跟你填同一間學校的啦,誰曉得號碼填反了,所以……所以……”丟臉啊……

    號碼填反了?怎麼會有人糊涂成這樣!

    原本以為他是真的想逃離自己才刻意選了跟她不同區的學校,沒想到和她不同校的理由竟是這樣可笑的烏龍事件!喬凱風簡直敗給眼前這個神經大條的人了。

    “噗!”她實在忍不住了。

    “你別笑啊……我自己當初看到榜單的時候,也是嚇得差點後空翻好不好。”南齊信一臉委屈。他也是百般不願意啊!但看到喬凱風笑得純真,他卻又覺得能瞧見她這樣的笑容,他所做的一切蠢事都是值得的。

    愉悅的氣氛縈繞在兩人之間,涼風中,月光溫和的灑落在這對青梅竹馬的身上,像是為了保護這難得一見的和緩氛圍,不讓任何人來破壞。

    ***鳳鳴軒獨家制作***bbs.fmx.cn***

    回到校園之後,喬凱風依然把心力放在功課上,不過,總會在別人不注意的時候,(露)出一抹他人無法察覺的笑容。

    想起當初南齊信號碼填反而填錯學校的經過,喬凱風唇邊下自覺地(露)出一絲輕淺的笑意。

    “(干gan)嘛邊做事情邊痴痴的傻笑啊?我們喬大小姐今天不太對勁唷。”一雙小手在喬凱風面前揮舞,郭海遙俏皮的問著喬凱風。

    “你一臉春風得意,我都沒講你了。”喬凱風輕打她的手,不願承認自己此刻做事不專心。

    最近為了迎新活動,各社團都緊鑼密鼓的在設計一連串招生事宜,想要讓每個甫入校園的新生能夠加入自己的社團。而剛升上大二的她們,自然是社團里最有時間和精力來設計活動的人了,故每天放學後,她們幾乎都把時間花在社團活動上,直至十點多才回寢室休息。

    “也差不多該回去了,東西收一收吧。”看時間不早了,喬凱風收拾好手中的東西,催促著郭海遙。

    “那個……凱風啊,我今晚想到志(強qiang)那里過夜,你幫我跟舍監請個假好不好?”郭海遙一臉哀求的模樣,撒嬌的賴在喬凱風身上。

    雖然學校有便宜的宿舍可以住,但很多人為了自由,仍然選擇搬到外面。郭海遙的父母雖然明定不讓郭海遙搬出宿舍,但她仍常常利用社團做報告為理由,想要到男友的小套房過夜。

    “這個月已經請第三次了。”拗不過她,喬凱風答應,但仍是好心的提醒她。

    “我就知道你最好啦,最後一次嘍。”郭海遙開心的推著喬凱風離開辦公室,關上了社團辦公室的電風扇和電燈後,兩人分頭往各自的方向離開。

    拿了兩大本原文書,喬凱風走路顯得有點吃力;已經快接近門禁時間了,夜深的校園幾乎沒什麼人,喬凱風緩步走在人行道上。

    一雙大手突然伸出拿走她懷中的重量,喬凱風頓時覺得輕松不少,

    “是你!”

    喬凱風一看見幫她拿書的是陳志(強qiang),感到有點訝異。

    “海遙正要去找你。”她好心的提醒他女友的去向。

    “我知道。”陳志(強qiang)淡淡的回答。

    “所以?”喬凱風不解的看著陳志(強qiang),不懂為什麼一向和郭海遙感情好的他,態度怎會變得如此冷淡。

    見四下無人,深吸了一口氣後,陳志(強qiang)轉向她。

    “你知道嗎?其實我喜歡的人一直是你,跟海遙交往只是接近你的一個方法。”

    喬凱風沒有料到陳志(強qiang)會這樣坦白告訴她,那讓她感到錯愕。

    “你知道海遙對你付出多少感情和努力嗎?”喬凱風冷冷丟出一句,試圖讓他想起郭海遙的好。

    “就算她對我付出再多感情也沒有用,我清楚知道我喜歡的人是你啊!我本來以為只要能夠待在你身邊默默看著你就好了,可是我忍不住了,我滿腦子想的都是跟你在一起。”

    “你瘋了不成?!”喬凱風不敢置信,一向疼愛郭海遙的他,競只是為了想要接近她?

    “你放心,海遙那邊我會解釋清楚的。我只求你接受我好不好?”

    陳志(強qiang)丟下手中的書,抱住喬凱風,想要以行動來(強qiang)迫喬凱風接受他。

    喬凱風對陳志(強qiang)突如其來的舉動慌了手腳,一向冷靜的她有點害怕了起來。

    “你放手!再不放手,我絕對要你付出代價的。”喬凱風語帶慌亂的掙扎著,她不該忽略之前對陳志(強qiang)異常舉動的警覺的。

    “別拒絕我。你不知道,要不是你當初拒絕所有人的追求,我也不會想要藉由跟海遙交往來接近你。相信我,我對你會比對海遙更體貼珍惜的。”陳志(強qiang)察覺喬凱風的反抗後,更加用力的抱緊她,看著懷中朝思暮想的喬凱風,他情不自禁地想要親(吻wen)她。

    喬凱風感覺陳志(強qiang)愈做愈過分了,她奮力揮打著陳志(強qiang),想要(脫tuo)離他的懷抱,卻被陳志(強qiang)以更大的力道緊抱在懷中。

    “你到底在做什麼?!”郭海遙站在下遠的地方,不敢置信的看著這一幕,

    她本來想到陳志(強qiang)的住處給他一個驚喜的,卻因為陳志(強qiang)不在而返回宿舍,誰知才到宿舍門口,就看見不遠處的人行道上,陳志(強qiang)正用(強qiang)的抱住好友喬凱風。

    親眼見到這一幕,和听到剛剛那一字一句的對白,郭海遙整顆心都碎了。

    “海遙……”陳志(強qiang)沒料到郭海遙會那麼快出現,不自覺地放開喬凱風,顯得有點吃驚。

    郭海遙的淚水布滿了臉龐,她心碎的沖過去,給了陳志(強qiang)好大一巴掌。

    好不容易可以掙(脫tuo)的喬凱風退到了一旁,看見此時此刻陳志(強qiang)正忙著應付郭海遙的憤怒,她連忙趁這機會跑離兩人身邊。

    “凱風!”看見喬凱風跑離的身影,陳志(強qiang)想要追上去把她拉回來。

    “不準去!你到現在還只想著她?!你今天若是不交代清楚,我絕對不準你離開!”郭海遙整個人抱住陳志(強qiang),她不敢相信原來陳志(強qiang)從頭到尾在乎的都是自己身旁的好友。

    “你……”被拖住的陳志(強qiang)無法追上去,只能眼睜睜看著喬凱風消失在黑暗里。

    ***鳳鳴軒獨家制作***bbs.fmx.cn***

    喬凱風奮力的向前跑,她腦中一片混亂,耳朵里只听見呼嘯的風聲和自己喘息的聲音;不曉得跑了多久,直到意識到自己已經來到了人潮熙攘的商店街附近,她才敢停下腳步。

    她不是第一次遇到這樣激烈的追求,以前在高中時,就有一些不良學生企圖想要(強qiang)迫她和他們在一起,但那時候有南齊信。

    是他幫她擋下了一切的危險,那時候在他身邊覺得好安心,每天有人負起保護她上下學的責任,但現在面對這樣的情形,南齊信卻不在她身邊,喬凱風堅(強qiang)的外表下,第一次發覺自己竟然這麼無助。

    喬凱風走到了超商外的椅子上坐了下來,身子微微顫抖著,顯然仍未從剛剛的驚嚇中鎮定下來。她現在滿腦子想的,都是南齊信的影子。

    她,好想見他……




同類推薦︰ 小女子掰掰勾心紅妝春色無邊開金牌二手妻丫頭向前沖千金真敢愛獨傾奴婢曾經許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