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竹馬斗青梅 第二章

第二章



    自從那晚以後,南齊信和喬凱風好一陣子都沒有再見過面,即使是住在隔壁,但兩人卻不約而同的躲開會踫到的時間。【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南齊信像是篤定這輩子再也不見喬凱風似的,連影子都不曾在喬家出現過。

    雖然學校已經停課了,南齊信再不用天天騎腳踏車載喬凱風上學,但從小天天見面的兩人突然不往來,也難怪兩家大人都感到不對勁。

    “怎麼這麼久沒見到喬喬啦?小南不是老愛纏著人家嗎?”南太太印象中這兩人總是一見面就斗嘴,怎麼最近這樣安靜?

    南太太望著樓上兒子的房間,微開的房門內,南齊信正趴在桌上,有好—會兒時間連動都沒動。

    心里正犯著嘀咕,就見到喬凱風縴瘦的身影出現在自家玄關。

    南太太一見到喬凱風來到他們家,馬上像中了頭獎似高興的握住喬凱風的手。

    “喬喬啊,南媽媽好久沒看到你嘍!怎麼有空過來啊?你們不是快聯考了,讀得怎麼樣啦?”南太太慈祥的問著。

    “還可以啦。我是想說來探望您,順便問南齊信一些數學問題。”喬凱風拿著數學自修,對熱情的南太太(露)出金字招牌甜美笑容。

    “你這孩子真乖。齊信在樓上房間里讀書,你上去問他吧。”南太太對喬凱風的甜美笑容一點抵擋力都沒有,這樣可愛的女孩子如果是她家媳婦,該有多好!

    喬凱風有禮的點了個頭,拿著自修往樓上南齊信的房間走去。

    ***鳳鳴軒獨家制作***bbs.fmx.cn***

    “奇怪,凱風不是一向拿前三名的嗎?怎麼會來問我們家笨兒子數學問題?”南太太看著上樓去的身影,下解的問著旁邊的南先生。

    “呵呵,小兩口大概吵架了吧。你沒看齊信最近悶的咧,八成是上去找齊信說這件事的。”南先生對于這兩人近日來的異常︰心里倒是很清楚。

    “對唷。最近齊信這孩子的確變得不太說話,我還以為是快考試,他壓力太大呢。”南太太一臉的恍然大悟,

    “不過不曉得他們孤男寡女窩在房間,會不會出什麼事啊?”南先生有些擔心。

    “出事最好。那樣我們兩家就可以辦喜事啦!不過兩個都是乖孩子,我看要出事可難嘍,你以為每個人都跟你一樣一肚子壞水啊。”

    听了南太太的控訴,南先生不滿的反駁︰“你可要曉得,當初若不是我一肚子壞水,你哪會進我們南家的門。”南先生臉上顯現的淨是驕傲神情。

    夫妻倆想到當年的情景,不約而同的笑出聲來。想當初,他們也正年輕呵…︰.

    ***鳳鳴軒獨家制作***bbs.fmx.cn***

    上樓之後,喬凱風停在南齊信的房門前,看到了里面拿著課本發呆的南齊信。

    敲了敲房門,桌前的南齊信終于有了反應。

    “你怎麼會在這里?”南齊信很是訝異。

    剛開始他的確很生氣沒錯,但只要想到也許從此以後跟喬凱風之間因為這件事而沒有了交集,本來氣憤的他也莫名的感到不安了起來。

    所以他其實也很苦惱該怎麼拉下臉來去找喬凱風,沒想到喬凱風此刻竟在他房門前出現。

    “問你數學。”關上房門,自己拉了張椅子坐了下來,看到他課本內翻到圖片的那一頁,她不曉得原來一張蛇吃老鼠的照片需要花南齊信這麼久的時間去研究。

    “哈哈哈!原來你也有不會的問題啊。”從小到大,他的功課雖然不錯,但跟天資聰穎的喬凱風比起來,就是差了好大一截,難得她也有不會的題目,他高興得簡直想錄影存證。

    “我走了。”直接(干gan)脆,不拖泥帶水。

    “開玩笑的,拜托你問啦。”搞不清楚到底是誰要問問題,南齊信此刻還得拉下男兒自尊求對方留下來。

    滿意的回到桌前,喬凱風打開數學自修,翻到預先想好的問題,兩人一起討論著解題的方法。

    南齊信一邊認真的計算著題目,一邊跟喬凱風講述作答的技巧。

    看著南齊信鉅細靡遺的賣力講解,喬凱風有意無意的听著。其實她那一題老早就會了,只是藉機過來找他罷了。對她來說,眼前許久不見的面孔,比數學上的問題來得重要多了。

    ***鳳鳴軒獨家制作***bbs.fmx.cn***

    “你這陣子為什麼這麼安靜啊?”過了許久,喬凱風難得的開口問。

    “你還敢問我為什麼!你試試看被人一拳揍倒在台上,再被校刊把照片登在頭版,我看你會不會悶。”南齊信想到那晚的事,火氣就上來。他是堂堂籃球校隊隊長耶!這下可好了,留下了一輩子無法抹滅的記憶,搞不好學校還會保留這份校刊,等哪天他功成名就,再爆料給八卦雜志毀他一生清譽。

    “如果沒有揍你那一拳,那我們八成得接(吻wen)給全校師生看。兩個人死不如犧牲你一人,如果你覺得我的方法不好,不然你想點更有建設(性xing)的方法出來。”喬凱風冷靜的臉上沒有任何悔意。

    “我?!”事到如今,還只能怪自己笨。

    “算了,反正我從小到大都被你這樣打著玩,也習慣了。”擺擺手,遇到喬凱風,他也只能認命。

    “我哪有。”喬凱風的臉上出現疑惑。

    “什麼叫哪有!你說,我頭上這十五針是怎麼來的?還不就是你騙我去偷摘橘子被狗追才會撞到路燈的。”指著額上的疤痕,南齊信悲情哭訴,就伯對方佔盡便宜還不認帳。

    “橘子樹長那麼高,我怎麼曉得你不從牆外拿梯子爬上去摘,非要從牆內踩在狗身上去摘。”

    “這……”這根本是再次驗證了自己的無知。

    “可是再怎麼樣,你舞會那晚也不能直接出拳揍我啊。那不曉得有多難看耶!”回到事情原點,雖然感覺喬凱風說的……好像有那麼一點點道理,但他仍然要為所剩無幾的男(性xing)自尊討點公道回來。

    喬凱風認真的打量著南齊信。

    “誰叫你長成這樣又靠那麼近,任何一個女人都會有出拳的沖動的。”其實是因那晚他一臉壯烈赴義的神情,讓她很受傷。

    “說到底還是我長得不對了?”听到這樣的答案,真是讓人哭笑不得。

    “是不怎麼樣。”回應得非常下給面子。

    “嗚,老媽!都是你不好,把你兒子生成這樣,害人家喬大小姐看不順眼了啦!”從小到大老被扁的謎底終于解開了,原來都是這張臉惹的禍。南齊信悲憤的朝樓下大喊。

    “你不要扯到你媽那里去啦!”喬凱風听見他大喊大叫,連忙用手搗住他的嘴。

    被喬凱風搗住嘴的南齊信突然感覺到唇上的柔荑。

    從小到大,他從沒有和喬凱風這麼親密過,嗯……被她飛踢的時候除外啦!望著那因緊張而有點紼紅的臉龐,感覺自己可以听見兩人怦怦的心跳聲,他突然好想將她緊緊擁入懷中。

    面對此時的無聲,喬凱風抬起頭看著正凝視自己的南齊信,會是她的錯覺嗎?怎麼好像從他眼中看到了與乎常不同的深情?

    時間就在那流轉的眼光中凝滯,他們沒發覺有某種情愫已在兩人之間漸漸發酵了。

    “沒事不要亂嚷嚷,我的數學問題還沒有問完……”喬凱風把手拿開,刻意回避這樣的氣氛。

    “嗯……也對。快考試了,還是趕快念書比較要緊。”南齊信不自在的跟著附和。

    兩人一臉尷尬的回到書桌前,假意的拿起各自的書本,但心里其實都明白,表面平靜的兩人,此刻內心的思緒是多麼的澎湃洶涌。

    南齊信怔怔的盯著手上的書,想(強qiang)迫自己專心面對課本,但他滿腦子想的,都是方才喬凱風臉紅的模樣和貼緊自己(身shen)體的嬌軀。

    自從剛才那一刻的接觸,南齊信能感覺自己的“下半身”已經充滿了“能量”,他可是個血氣方剛的少年耶!

    唉……

    老大,需不需要我出來?

    底下的“南小信”急欲探頭出來幫他解決目前上升的欲念,

    不需要!再吵我就板了你!

    南齊信在內心生氣的大喊。

    再怎麼樣他也是書生而不是畜生,怎麼可以做出這種天理不容的事情呢!南齊信用力的提醒自己。

    怎麼辦?想點別的好了。也對,想點別的就不會滿腦子都是這檔事了。

    那……想什麼好呢……

    籃球!他最喜歡的就是籃球,每天運著球在球場上奔馳,是件多麼青春的事啊。那美妙的籃球在陽光下閃耀,就像……就像女人白嫩的(胸xiong)部一樣圓潤!呵呵,不曉得喬凱風襯衫底下是何等的光景,剛剛靠近時感覺她還滿有料的……

    呃,不對,怎麼又想到這里來了!

    天啊,我真的是畜生,怎麼又想到那里去了!

    南齊信槌著自己可憐的腦袋瓜,他好歹自詡為國家的正派熱血好青年啊。

    他千不該、萬不該有這樣**m的思想,身為堂堂正派男兒,他的內心應該是充滿陽光的啊!

    不行!穩住穩住,千萬不能讓喬凱風了解他此刻的“心術不正”。

    想到剛剛內心的掙扎不曉得有沒有被發現,他緊張的望向一旁的喬凱風。

    只見那小妮子不曉得什麼時候趴在桌上(睡Shui)著了。

    就見她輕趴在桌上,頭斜枕著手,將嫩紅的小嘴擠得微翹,讓人看了忍不住想一親芳澤。

    順勢往下看,那因微俯而張開的領口內,清楚可見隆起的白嫩山丘,更讓他想選作畜生算了。這樣的美景,哪個男人看了受得了啊!這人是上天派來考驗他定力的嗎?

    南齊信無法抑止的接近喬凱風,看見她那緊閉的雙眼上長而翹的睫毛就像一排美麗的扇子一般微微抖動,白皙的肌膚透出一抹粉嫩,小巧的朱唇更是仿佛在對自己做出邀請。

    親吧……此時不親待何時呢……心里的一個聲音這麼告訴他。

    不行!你別忘了舞會那天你就是因為想親她,才被她打趴在地上的啊。心里的另一道聲音警告著他。

    想起自己那晚的蠢樣,南齊信不禁升起退縮之意。

    對啊,她根本就不希望他親她,才會給我那麼狠的一拳。南齊信,你難道想第二次難堪嗎?想到這里,南齊信決定壓下自己的(欲ru)望,轉而起身到浴室去沖個冷水澡,讓自己冷靜冷靜。

    在听見浴室內傳出嘩啦啦的水聲後,喬凱風緩緩的張開了眼楮。

    “你這呆頭鵝……”難解自己心中涌起的失望,喬凱風美麗的眼里閃著一絲令人玩味的光芒。

    ***鳳鳴軒獨家制作***bbs.fmx.cn***

    相較于門內的——一個正在痛苦的沖著冷水,一個正黯然沉思;門外的兩人也沒閑著,南先生小心翼翼的用玻璃杯貼著門,想要听清楚里面的動靜。

    “現在到底是怎樣?你快說啊。”南太太在一旁小聲的催促。

    “噓,別吵。我剛剛好像听到了我們兒子在掙扎的叫媽……然後凱風搗住了兒子的嘴,接著就沒有動靜了,現在則出現了(洗xi)澡的聲音。”

    南先生此刻實在後悔當初門做這麼厚的尺寸,害他有一搭沒一搭的听著。

    “不會吧!那照這樣听來,不就是凱風對我們兒子硬來嘍?”南太太依照南先生提供的資訊做著連結。

    兩人想像著凱風壓住兒子的雙手,兒子本想要掙扎呼救,卻被凱風搗住了嘴,所以兒子只能默默留著淚,咬著棉被,半推半就的變成了喬家的人……

    南家夫妻在門外喜孜孜的做著聯想——他們兩家終于可以一圓長久以來的夢想了。想到抱著孫子寵愛的畫面,兩人又暗自悶笑到快內傷。這麼天大的喜訊,得趕快通知喬太太才行!南家夫妻興奮的連忙往喬家沖,急著大聲報告他們的新發現。

    但結果又令兩家大人再一次失望了。自從那天以後,南齊信和喬凱風仍像往常一樣時而斗嘴時而平和,卻沒有任何更進一步的發展。

    這讓三個老人家再一次從天堂掉到了人間。

    ***鳳鳴軒獨家制作***bbs.fmx.cn***

    過了一個多月,大學聯考在炎熱的溽暑下為每個高三生劃下了高中生涯的句點。

    放榜以後,喬凱風如願的上了北部某間大學的英文系,南齊信則是考上中部大學的經濟系。一直到快開學了,兩家大人才曉得,從小到大都未分開的青梅竹馬,如今就要各奔前程了,

    “這可怎麼辦?他們倆連住在隔壁都激不起半點火花了,現在一中一北,要他們兩個在一起根本就不可能啦。”南先生知道結果以後,深怕這對青梅竹馬會各自尋找對象,那他們兩家結成親家的夢想不就要被迫放棄了?!

    “我絕對不承認喬喬以外的媳婦,絕不。”南太太堅決的說著。

    “我看他們倆會不會來電就順其自然吧,如果真的各自有了對象,我想我們大人也是勉(強qiang)不來的,”喬太太個(性xing)溫順,她不想去做逼迫孩子的事情。

    “你放心,喬太太,我們兩夫妻絕對會挺喬喬到底,絕對不會有哪個人搶走凱風南太太的位置的。”握著喬太太的手,南太太拍著(胸xiong)脯保證。

    喬太太看著一臉篤定的兩人,實在很難再說些什麼,只能祈禱真的如他們所說的,這對孩子終有在一起的一天。

    ***鳳鳴軒獨家制作***bbs.fmx.cn***

    上了大學以後,美麗又聰穎的喬凱風頓時成了學校里最受矚目的美女,尤其系上的學長和同屆的男同學,無不爭先恐後的對她展開熱烈的追求。

    喬凱風對眾人的追求完全沒有感覺,依然是那樣冷漠的和每個人保持著距離,除了室友和一些比較親密的同(性xing)好友外,喬凱風就像是一陣風,只會輕輕吹過有著眾人的場合,隨即又不留痕跡的離開。

    但也因為她沒有和任何人交往,所以所有的人都認為自己是那個最有機會打動美女芳心的人,也因此,即便她表現得一臉冷漠,卻仍是吸引不少追求者對她展開熱烈追求。

    這天,英語會話課才剛下課,系上的學長梁宇成就已迫不及待的在門口等待喬凱風了。

    “凱風,等下有空嗎?我想請你吃個飯,順便討論一下社團的事情。”梁宇成相信太直接的追求絕對無法獲得佳人芳心,所以他常以討論社團事宜為由,對喬凱風提出約會的邀請。

    “抱歉,等下我要陪海遙去買東西,改天吧。”喬凱風溫和的語音讓人感受不到任何一絲不悅。

    “這樣啊,沒(關guan)系你忙,我改天再約你。”梁宇成不想(強qiang)人所難,只能在心底失望。

    看著梁宇成漸行漸遠,喬凱風的室友郭海遙走至她身邊。

    “又拿我當擋箭牌啦!”郭海遙靠在教室門旁,同情的看著梁宇成的背影。

    每天約喬凱風的人多得像排隊買樂透的人潮一樣,但喬凱風給每個人的回覆都是改天,不曉得讓多少男生滿懷希望而來,卻失望離去。

    “我對那些人沒興趣。”喬凱風不以為意,拿著書和郭海遙散步前往宿舍。

    “你沒興趣,苦的可是我啊!現在不曉得有多少人恨我恨得牙癢癢的,要是哪天我遭到了不幸,一定是你的愛慕者對我積怨太深,欲把我除之而後快。”郭海遙對喬凱風扮了個鬼臉,喬凱風看見她頑皮的模樣,不覺失笑出聲。

    “少來。志(強qiang)哪會讓你遭受不幸。”喬凱風笑著提醒她仍有護花使者的存在。

    郭海遙上大學以後,同班的陳志(強qiang)便對她展開追求,從沒交過男朋友的郭海遙沒多久就答應了和陳志(強qiang)交往,現在兩人每天黏得緊緊的,她幾乎是天天看到陳志(強qiang)。

    “呵呵,到時候如果志(強qiang)找你報仇,可別怪我沒警告你哦。”熱戀中的人總是一臉甜蜜,郭海遙想到男友,掩不住臉上幸福的微笑。

    兩人一路嘻笑聊天走回宿舍,在快接近女子宿舍時,就看到陳志(強qiang)在女生宿舍等候的身影,

    “志(強qiang)!”郭海遙看到男友的身影,開心的飛奔至他身邊。

    “海遙、凱風,你們一定餓了吧,我買了剛出爐的牛(肉rou)餡餅,快趁熱吃。”看到她們倆,陳志(強qiang)討好的拿出背包里溫熱的餡餅給郭海遙和喬凱風,此舉更加讓郭海遙笑得開懷。

    “你好貼心唷!知道我們下課後會肚子餓,還幫我們帶了點心來。”郭海遙拉著男友的手,對陳志(強qiang)的體貼感到很幸福。

    “謝謝。”喬凱風接下陳志(強qiang)遞過來的餡餅。雖然她不明白為什麼從他倆交往至今,只要郭海遙有的東西,她一定也有一份,但她想,也許那只是順便而已。對于陳志(強qiang)的舉動,喬凱風不願去做別的聯想。

    “那我先把東西放回房間,晚上我們一起去夜市吃東西?”郭海遙貼著男友,撒嬌的問著。

    “好啊。看凱風要不要也一起去,我開了車,坐得下的。”陳志(強qiang)對喬凱風提出了邀約。

    “不了,我可不想當電燈泡,免得(睡Shui)到半夜海遙氣不過爬起來偷打我。”喬凱風打趣的拒絕了陳志(強qiang)的邀請。

    “是啊。所以識相的滾一邊去,不然別怪我對你不客氣。”郭海遙夸張的揮著手,示意喬凱風退下。

    兩人笑鬧了一陣後,喬凱風便和他們說再見,回到宿舍里。

    只是,她和正甜蜜笑著的郭海遙都沒注意到,陳志(強qiang)臉上閃過一絲無人察覺的失望表情。

    ***鳳鳴軒獨家制作***bbs.fmx.cn***

    獨自坐在宿舍的交誼廳里,喬凱風形單影只的默默用著晚餐。自從好友們各自交了男友後,除了社團和班聚以外,她幾乎是一個人吃飯。她並不覺得這有什麼不好,如果她想,她每天都會有應接不暇的約會,但她寧可一個人,也不願意赴某些男生的邀約,以免造成別人不必要的期待。只因為她很清楚,她內心里只有那個人的存在。

    你現在應該和別人交往得很愉快吧?喬凱風看著皮夾內學生證底下的照片,南齊信正對著鏡頭(露)出陽光般的笑容。

    ***鳳鳴軒獨家制作***bbs.fmx.cn***

    另一頭台中某大學的男生宿舍內,一個寂寞的男孩,也正孤單的吃著晚餐。

    那個寂寞的男孩不是別人,正是南齊信。

    剛上大學時,開朗帥氣的南齊信成了所有同學和學姐矚目的焦點。上至餐廳打飯的歐巴桑,下至福利社阿伯那還在讀幼稚園的小女兒,南齊信幾乎包辦了所有女(性xing)的愛慕。但身為熱血男兒的南齊信眼中只有籃球,還為此加入了學校的籃球社。對他而言,他接收不到眾女(性xing)明示加暗示的眼光,只有熱血的將青春揮舞在籃球中才是王道。

    一年過去了……

    當初一起為籃球社奮斗的好友早就一個個交了女朋友,雙雙對對恩愛去了,這年頭誰在跟你熱血啊!大冷天的,還是抱著女朋友比較實際。

    可憐的南齊信就這樣成為學校中難得一見的孤單身影。

    唏哩呼嚕的吃著泡面,南齊信望著電腦里的一—籃球賽轉播。

    冷風從窗口吹進房內,在這樣寒冷的天,更顯現出一股難以言喻的淒涼。

    南齊信吃完泡面,正準備拿去丟,一起身,就從窗口看見了室友阿德與女友在宿舍中庭正難分難舍的展開甜甜蜜蜜的拉鋸戰。

    “禽獸。”南齊信一臉不屑。

    阿德從進大學就一個女友換過一個,還不時把女友偷帶進宿舍,把他趕到外面去(睡Shui),可憐如他,一個人悲情就算了,連暗自流淚的地方都沒有。

    方才結束甜蜜畫面的阿德才剛一進門,就看見南齊信對他投以不齒的眼光。

    “哈哈哈!我說小南啊,怎麼一個人孤孤單單的在宿舍呢?你不是我們籃球社里最炙手可熱的當紅炸子雞嗎?(干gan)嘛像宅男一樣在角落畫圈圈啊?”感覺到一股孤單老人的氣息,讓阿德感到好笑,愈是別人的痛處,他愈要狠狠的踩兩腳。

    呼喳!

    南齊信不滿的立即飛撲到阿德身旁,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當場給他來個十字固定法!

    “咳……咳……你搞謀(殺sha)啊!感情不順遂也不能怪到我頭上啊!”阿德大聲喘著氣,馬上舉白旗宣告投降。

    心不甘情不願的放手,吐納調節好氣息,打完收工。

    “誰感情不順遂啊!我是不為也,非不能也好不好。”南齊信不服氣的躺到(床chuang)上,再三(強qiang)調立場,不讓阿德看扁他。

    阿德揉著脖子,不客氣的拉了張椅子坐到南齊信床邊,一副欲對他曉以大義的姿態,

    “我說老兄啊,你這麼熱愛籃球可不是辦法,你要曉得大學生活里不是只有運動,把妹也是很重要的。倒追你的有不少是‘極品’耶!可不要白白浪費了,,把她們約出來試試看啊。”

    思考許久的南齊信慢慢說出了他的答案。“可是你知道的,女孩子跟我出去總是表現出溫柔的一面……”翻個身,他試著解釋他不交女朋友的原因。

    “溫柔有啥不好?女人就是要柔情似水啊。”阿德搞不懂好友在想什麼,

    “就是太溫柔了啊,感覺好像少了點什麼……”南齊信自己也不明白。

    “難不成你喜歡人家對你用(強qiang)的?你早說嘛,好讓我對追求你的那些姐妹們指點指點。”阿德恍然大悟。

    “不是這樣好不好!我也不曉得為什麼我會這樣覺得,總感覺女孩子還是真誠一點比較好。”南齊信腦中突然想起喬凱風,她那冷漠卻又“粗殘”的身影。

    不可否認,喬凱風在他心里佔了一席之地,兩人從小到大都在彼此身旁,從來不覺得對方有多重要,加上從以前到現在,喬凱風欺負他的事跡簡直罄竹難書,也理所當然的,他們每每看到對方都要先斗個兩句才爽快,

    但自從他們各分北、中,有好一段時間沒見面後,南齊信才發覺,原來他竟然會思念喬凱風。

    以他籃球社社長的英姿,自然是吸引了不少對他愛慕的女(性xing),但他卻從不曾在任何女孩子身上看到比喬凱風更吸引他的特質。

    難不成……難不成他有被虐的癖好?!

    想到這里,南齊信苦著一張臉。不會吧?原來搞了半天竟是這樣的事實。

    從沒正視過自己感情的南齊信陷入苦惱中。愛情學分對他而言,這是從未修過的一門課。




同類推薦︰ 小女子掰掰勾心紅妝春色無邊開金牌二手妻丫頭向前沖千金真敢愛獨傾奴婢曾經許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