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竹馬斗青梅 第一章

第一章



    “南齊信,我限你十秒鐘內出現,不然後果自負。【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看著腕上的手表,喬凱風隔著圍牆朝南家喊。

    十七年的光陰,讓喬凱風長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nu),學生制服下包裹著清瘦的身形,長及腰的秀發烏黑閃亮,讓她看起來充滿文雅氣質,只是,不該是這年紀的冷淡面容,讓她美麗的臉龐看起來有種不易親近的疏離感。

    “(干gan)嘛催啊!一大清早就讓人不得安寧,趕時間就自己先去啊。”話雖如此,南齊信一八○的高大身軀仍是快速的穿好鞋子,將腳踏車從庭院內牽了出來。

    看見他加快的動作,喬凱風滿意的看著眼前的人,然後輕躍上腳踏車的後座,手握住座墊下方,準備讓南齊信載她前往兩人就讀的高中上課。

    南齊信看似動作粗魯,卻是心思細膩的檢查喬凱風是否坐穩了後,才踩著腳踏車上路。

    前頭的南齊信努力的踩啊踩,看見他那麼賣力,喬凱風就這樣凝視著前座的高大背影,(露)出了淺淺的微笑。

    到了兩人就讀的泉谷高中門口,喬凱風不等南齊信停好車便輕跳而下,她如飛瀑般的秀發甩了個漂亮的弧度,在陽光的照射下,她像是會發光似的綻放著美麗。

    “謝謝你啊。”喬凱風突地(露)出了罕在臉上顯現的甜美笑容,讓南齊信有些傻眼了。

    免疫免疫!不能讓那女人騙了,天曉得那女人現在的笑容里面隱藏著什麼樣的計謀。

    南齊信壓抑住內心的某些想法,認定喬凱風一定是為了某種目的才會對他這樣友善。

    果不其然,當喬凱風往教室的方向走去時,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似的,接著用所有人都能听到的音量,回頭朝還在校門口跟一群人排隊停腳踏車的南齊信喊︰

    “齊信!我忘了告訴你,你褲子的拉煉沒有拉……拉……拉……”刻意放大的聲音如同回音般在校園內縈繞,喬凱風(奸jian)笑的對他眨了眨眼。

    校門口的所有人全對著南齊信的方向望去,視線一致停留在南齊信的褲檔上。南齊信脹紅了臉,低聲咒罵。

    “你這死八婆!”趕緊拉好褲子的拉煉,他回喊,卻只看見喬凱風驕傲的背影。

    他就知道這女人絕對不安好心眼!

    ***鳳鳴軒獨家制作***bbs.fmx.cn***

    臭著一張臉,南齊信一路從停車棚被行注目禮走到了教室,將書包甩到桌上。

    “唷唷!南老大今天火氣很旺捏,跟你的青梅竹馬又怎麼了啊?”一旁的死黨鄭金標一看見南齊信,連忙跑過來問。

    “青梅竹馬你哪只眼楮看見我們感情好了啊!我痛恨死那女人了!就不曉得為什麼我老媽這麼喜歡她,還叫我要好好照顧她,明明最需要被照顧的人是我好不好!”

    看樣子今天又被整了。鄭金標偷偷朝後方擺出右手,教室另一頭聚集的人一看就曉得今天開“喬”盤了,有的人抱頭扼腕,有人開心收錢。學生嘛!在課業的壓力下,總得找點樂子。

    “不過說真的,喬凱風也真的正到爆。人長得漂亮,功課又好,所有師長都篤定她會是我們學校社會組的榜首,前陣子還代表學校參加英文演講比賽抱個冠軍回來,現在可是全校男生最風靡的對象耶,我看你大概是我們學校唯一痛恨她的男人了吧。”鄭金標一邊拿起準備好的瓜子嗑了起來,一邊閑話家常,看能不能挖點新聞來成為今天的頭條。

    “拜托!你們都被她騙了,她哪里正啊!我也希望我的青梅竹馬是個溫柔婉約、清甜可人的鄰家女孩,可是哪曉得偏偏是這樣的母老虎。就算她看起來弱不禁風又怎樣她揍起人來那股狠勁簡直可以去參加職業摔角比賽。你們都不曉得,我小時候曾經被她……被她……”想起小時候的畫面他就辛酸啊,他的童年根本就是一場惡夢。

    “被她怎樣?”教室里一票人全都好奇的拉長了耳朵。

    “唉……不提也罷。”南齊信話鋒一轉,一群人全跌倒在地,整人啊!

    南齊信不理一群失望的好友,繼續義憤填膺的說著︰

    “所以,由此可見,以後哪個男的娶到她,靈骨塔位就要先買好,畢竟認識她以後,哪天會被她作掉都不曉得。只可惜現在那個男人還沒出現,可憐的卻是我的大好年華,難道就要持續活在這女魔頭的淫威之下嗎?”走至窗邊,看著遠方太陽高照,心忖為什麼他的人生會是如此黑暗?

    站在他背後的喬凱風拿著南齊信的便當,美麗的臉龐越來越陰沈。

    原本只是因為南家夫妻不在,媽媽囑咐她拿便當來給南齊信,好巧不巧讓她听見了這番對話;隨著南齊信越說越感傷,她拿著便當盒的雙手也越握越緊。

    “老……老大,你別再說了,不然……就換成是你要買靈骨塔位了……”教室里一群男生老早就被不知何時出現的喬凱風給嚇得退到一邊,鄭金標眼見好兄弟再不停止說話就真的要變成“好兄弟”了,連忙好心的提醒他閉嘴。

    南齊信聞言,突然感受到了背後有一片烏雲籠罩,他緩緩轉過身,果不其然就看見喬凱風陰沈的表情,配上從窗口吹進來的徐徐微風,讓喬凱風看起來活像是個索命女鬼。

    南齊信的態度連忙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變。

    “呵呵,我就跟你們說了嘛,我的鄰居最溫柔了,不但個(性xing)好,人也漂亮,我有這種鄰居真是三生有幸,你們說對不對啊?”南齊信心虛的汗水從額角流下,連忙問著喬凱風身後的一幫人。

    “對啊對啊!”收到了南齊信的求救訊號,一幫好友連忙配合的點頭如搗蒜。

    “所以說,喬喬,下輩子我們還要做好鄰居唷。”裝可愛的點了下頭,(露)出了天真的微笑,就差沒扮成天線寶寶了。

    南齊信順勢牽起喬凱風細嫩的小手,企圖阻止她(殺sha)人的舉動,畢竟凶器──兩光牌鐵制便當盒──還在她手上,這時候還是保命最要緊。

    “我從來不曉得原來你這麼喜歡當我的鄰居,我……我……”听了這番話,喬凱風反握住南齊信的手,眼角泛出感動的淚水。

    “喔,喬喬,快別這麼說。”南齊信快速將食指點住喬凱風的唇,眼神如同八點檔連續劇里的男主角一般深情。

    “世界這麼大,我們竟然可以成為鄰居,你說,這不是緣分是什麼呢?更別說從小到大我們‘互相扶持’、‘彼此照顧’的感情了。所以說老天爺將這段緣分賜給了我,著實是我們南家代代積陰德、祖墳風水好啊。”不慌不亂,如演講般說完這段話,南齊信一臉認真的看著她。

    他南齊信可以不要臉,可不能不要命,不趁此時對喬凱風多灌點迷湯,他就真的要提早去見南家的列祖列宗了。

    一幫好友听到這里,連忙機警的鼓起掌來,有的忙拭淚,有的一臉慷慨激昂,將這驚天地、泣鬼神的“好鄰居情誼”以熱烈掌聲表現他們的感動。

    “實在是太感人、太感人了……”鄭金標演得尤其賣力。

    “所以說喬喬,在這學業沖刺的階段,我們更應該要互相打氣、加油。雖然依依不舍,但我仍要(強qiang)忍傷痛和你分開,各自回到教室為我們的未來打拚。相信不久的將來,我們一定能夠在人生旅途上一起發光發熱的。”不著痕跡的將喬凱風帶往教室門口,他感覺自己愈來愈有希望“活下去”。

    眼看喬凱風溫順的走到了門口,南齊信在心底大贊自己的急中生智。今天早上這番奪命危機終于要在他的臨危不亂及一幫好友的友情贊助下解除警報了。

    沒想到當他轉過身,正得意的回到座位時,劇情突然急轉直下。

    “瞧瞧,我真糊涂,差點忘了我是拿便當來給你的呢。”喬凱風倏地轉身,天真的表情閃過狡詐的眼神。

    慘了!他怎麼會如此大意,竟然敗在最後一步!

    “來,要接好唷。”喬凱風在教室門口將手上的兩光牌鐵制便當盒朝教室內的南齊信丟去,隨即以優雅的姿態轉身離開。

    就如同慢動作般,鐵制便當盒在空中呈拋物線狀,鄭金標和一群忠肝義膽的好友連忙躍起想要攔截,但便當盒卻完全不受眾人(干gan)擾的繼續在空中飛著,讓鄭金標一(干gan)人全因攔截失敗而跌趴在地。

    便當繼續朝南齊信的方向前進,眼看便當盒愈來愈近,南齊信決定發揮籃球校隊精神,一舉躍起將便當盒拿下。

    沒想到事與願違。因承受不了便當盒內飯菜的重量,兩光牌鐵制便當盒在到達終點前瞬間在空中解體,里面的飯菜如天女散花般飛了出來,那景象就如同油桐花落地般的美麗……

    “不要啊……”南齊信張大眼楮,絕望的看著即將而至的洗禮,一旁的好友們則閉上雙眼,不忍看好友這慘絕人寰的畫面。

    ***鳳鳴軒獨家制作***bbs.fmx.cn***

    高三學生的壓力總是特別大,一到下課,所有人都趕緊趁這短短的十分鐘出來透透氣。

    喬凱風倚靠著走廊的欄桿,本來只是想要出來呼吸點新鮮空氣,但她的視線卻被籃球場上的一抹高大身影給吸引住。

    場上的南齊信正和其他人開心的打著籃球,身上的汗水在陽光下顯得閃耀,專注的神情更增添了一股男孩特有的陽剛味。她沒有想過原來專心打籃球的他,會跟平常總是與她斗嘴的樣子有這麼大的差別,現下他這副專心的模樣……好像比平常好看很多。

    “哇!南齊信在打籃球耶,他打球的樣子真的好帥唷,听說他們籃球隊今年替學校拿下南區的冠軍回來,連校長都對他的表現感到得意呢。”喬凱風身旁兩個路過的小學妹正用崇拜的口氣討論著場上的南齊信。

    “是啊是啊。他不但體育好、功課好,人長得又帥,我真是愛死他了!”另一個看起來濃妝(艷yan)抹的小學妹語不驚人死不休,大膽的說出她對南齊信的喜歡。

    “你別傻了好不好。听說他從高一到高三,不曉得收過多少情書。當年他剛進學校,連學姐都倒追他耶!但他從來沒有說過他喜歡誰,所以到現在都沒有跟任何人交往過。”原先說話的那個學妹對著身旁花痴般的好友澆了好大一盆冷水。

    “你跟我一樣也是今年進來的,怎麼會知道有學姐倒追過他?”花痴學妹不解的提出疑問。

    “那是因為……倒追他的學姐就是我老姐啦。”

    “哈哈哈!原來你老姐也失敗了唷。但她失敗又不代表我會失敗。搞不好的南齊信第一個女朋友就是我。走!我們去看南學長打球去。”不曉得哪來的自信,花痴學妹發下豪語,兩人興奮的一路吵吵鬧鬧往籃球場方向前進。

    听著學妹方才的對話,喬凱風嘴角泛起冷冷的笑。現下的小女生還真是敢愛敢恨,她不曉得原來籃球場上那只跳躍的猴子竟然有這麼多人喜歡他。

    “怎麼?擔心你那個好鄰居被搶走啊?”好友藍玉梅走到走廊上,順著她的視線看向籃球場上的南齊信。

    他們兩個是全校公認的歡喜冤家,從高一斗到高三,不曉得成為多少學弟學妹下注的對象。

    “他又不是我的,有什麼好搶。我倒想知道哪只母猴子會跟他在一起。”喬凱風一臉的不以為然。

    “裝蒜。明明就是你想當那只母猴子……”藍玉梅嘴里嘟囔著,就是不相信外表看起來文靜的喬凱風對南齊信真的一點感覺都沒有。

    喬凱風靜默不語。

    她承認,她對南齊信是有那麼一點不一樣。她對所有人總是以有禮的態度面對,維持著一貫的冷漠和距離;但對南齊信,她就是忍不住想捉弄他,他愈是唉唉叫,她就愈有股莫名的滿足感,連她都不禁懷疑起自己是不是有特殊的癖好,才會這麼愛整他。

    況且那家伙一點都不沉穩,稍微輕輕一撩撥就跳個不停,對她而言,看他每天惡狠狠的瞪她,是消除聯考壓力的最好辦法。

    看著在球場上盡情揮灑青春的南齊信,心想他現在身上除了汗水,還有老媽做的咖哩飯味道吧!喬凱風輕淺的笑了出聲,為自己早上的杰作感到得意。

    ***鳳鳴軒獨家制作***bbs.fmx.cn***

    “哇!好香唷,喬媽媽,你一定又在做好吃的菜嘍。”南齊信一進喬家,就聞到一陣香味撲鼻,經驗老到的他,一嗅就知道喬媽媽一定又作了好菜了。想起老媽從小到大都用媲美狗食的料理來喂養他,他還真羨慕喬凱風每天有這麼好吃的菜可以吃。

    南齊信嘴饞的往廚房方向走去,看到餐桌上(色)香味俱全的菜肴,忍不住用手指先捏一些嘗鮮。

    今天老爸老媽到北部出差順便旅游,按照以往,哪家有事沒開伙,往隔壁跑就對了。

    “呵呵,你呀,就這麼貪吃,都還沒煮好呢。”喬太太一邊忙著鍋爐上的料理,一邊笑著打偷吃菜的南齊信。

    南齊信夸張的閃躲,惹得喬太太又是一陣笑,他意猶未盡的舔掉手上的醬汁。

    “那只母老虎咧?她不是平常都會幫忙搞砸你作的菜嗎?今天怎麼沒有見她在這邊幫倒忙啊?”南齊信看看客廳也沒有喬凱風的身影,好奇的問著喬太太。

    “她啊,在樓上試她畢業舞會那天要穿的服裝啦。你們星期天不是就要舉行畢業舞會了,你準備好沒?”

    “老樣子啊。舉凡各項婚喪喜慶,借我老爸的西裝就對了。”南齊信不是很在意。雖然經由學弟妹的票選,如果當天當選舞會王子或舞會公主,會有學校頒發的兩萬元獎金,但對于打扮這種事,他就是提不起興趣。

    不曉得她要打扮成怎樣,我上去取笑她一下。南齊信想著,好奇的朝樓上方向走去。

    上了樓梯,南齊信往喬凱風的房門望去,只見半掩的房門內依稀可見一個穿著(露)肩小洋裝的姣好身影,正對著衣櫥前的鏡子整理頭發。

    南齊信本想走近取笑一下喬凱風,沒想到看著打扮好的她,竟說不出半句話來。

    亮紅(色)的洋裝把喬凱風的白皙皮膚襯托得更加粉嫩;流線的腰身設計讓她的身材看起來玲瓏有致;隨意挽起的頭發,留了幾綹發絲落下,讓她更增添一股溫婉的女人味;而下擺膨起的紗裙下的細白長腿,更讓他感覺自己下半身有股隱隱蠢動的(欲ru)望。

    從鏡子里瞥見了身後望著她發呆的南齊信,喬凱風轉過身來,朝他(露)出自信的笑容。

    “跟平常很不一樣吧。”喬凱風滿意的看著此刻南齊信臉上訝異的神情。

    “哪……哪有,還不都一樣。你們女生老愛穿洋裝把自己打扮成小甜甜,一點創意也沒有。要像你們這樣打扮,我也很不一樣啊。”南齊信就是不願意承認自己對喬凱風的驚(艷yan)。

    “既然你覺得女生穿得都一樣,那你就不要告訴我你打算穿西裝打領帶,梳成一副油頭,活像去參加喪禮似的參加畢業舞會。”按照往例,南齊信準會那樣打扮沒錯。

    “誰說我要穿成那樣啊,拜托!那種沒創意的事,是我南齊信的作風嗎?”第一百零八場戰役已經開打,無論如何,不能讓這女“茶杯”太囂張。

    “既然這樣,那畢業舞會就來比賽誰穿得最俗、最台,不敢的人就叫他孬種到畢業。”喬凱風抬起下巴,等著南齊信的回答。

    “哈!當然好。我還怕你為了顧及你在所有男人面前的形象不敢比咧。”南齊信站好三七步,接受喬凱風丟下的戰帖。

    一個好整以暇,一個目(露)熊熊火光,兩人就這樣在房門前對峙,中間仿佛打了一道閃電,宣示著兩人戰斗的決心。

    樓下已經煮好菜的喬太太听聞樓上兩人的談話內容,臉上(露)出了自他們倆從認識到現在的第一百零八次苦笑。這對冤家,難道就不能平靜相處一天嗎?

    泉谷高中的禮堂擠滿了參加舞會的人。雖然是全校師生一起參加這場舞會,但每年的重頭戲皆放在高三畢業生身上,畢竟他們即將離開校園,所以學校特地為他們舉辦舞會王子和舞會公主的選拔,讓全校的人一起投票,贏得冠軍的人將會有兩萬元獎金,故吸引了許多下管是愛現或是愛錢的高三生參加比賽。

    會場內除了高一和高二的學生仍穿著學生制服外,高三的學生無一不是精心打扮自己,所以現場看起來實在不像是一般的學生舞會,反倒像是上流社會的派對。

    ***鳳鳴軒獨家制作***bbs.fmx.cn***

    “喂,你覺得今年舞會公主會是誰啊?”路人甲問著旁邊的人。

    “當然是我心里的小公主喬凱風啊。她那天仙般的外表和優雅的氣質一定穩拿舞會公主寶座的啦。”路人乙談到喬凱風,口水都快滴下來了。

    “那舞會王于呢?听說舞會王子十之八九會是籃球隊的南齊信耶,畢竟他是我們這屆畢業生里最帥的了。”

    “最好是。今年啊,舞會王子要換人做嘍。”

    “誰啊?誰啊?”路人甲好奇的望向場內,有誰比南齊信還要出(色)嗎?

    “當然是我啊。你不覺得我今天打扮得特別帥嗎?今天晚上就由我奪得舞會王子,和喬凱風雙宿雙飛啦。”路人乙滿是豆花的臉上(露)出(奸jian)詐的淫笑。

    “就憑你?我看如果舉辦‘豆花王子’你一定拿獎座沒錯。舞會王子?我看算了吧。”路人甲對于路人乙的狂妄發出嗤之以鼻的聲音。

    舞會還沒開始,會場上就已經擠滿討論的人潮,大家對于今年誰會奪得舞會王子和公主的話題興奮不已。想當然爾,全年級最受矚目的南齊信和喬凱風今天一定會出現不同于以往的打扮,奪得冠軍頭餃。

    舞會即將要開始了,但全校最受矚目的兩人卻還沒有出現在會場上。

    大家不停的引頸企盼,想要知道那對有名的青梅竹馬今晚會打扮成什麼模樣。

    突地,熱鬧的會場大門口出現了一抹身影,所有人隨即安靜了下來,全都好奇的望向門口,想要知道(發fa)生了什麼事。

    只見南齊信以令人“驚(艷yan)”的姿態緩步走入會場,所有人將他從頭看到腳,皆張大了嘴巴和眼楮,卻說不出半句話來。

    南齊信的頭發梳了個三七分,用發膠固定;上半身穿著白(色)汗衫,卻打了條不相稱的領帶;下半身搭配一件夏威夷草裙,依稀可見里面的(肉rou)(色)衛生褲,再加上腳上的“英雄牌”夾腳拖鞋,整體打扮只能用不倫不類來形容。

    就連見過下少大風大浪的校長也不禁看呆了。

    在沉寂了好一陣子之後,整個會場爆起了熱烈的掌聲!

    “我的媽啊!太帥了!兄弟,你怎麼會這麼想不開啊!”好友鄭金標沖到他身邊,早就笑到直不起腰。他認識這個兄弟這麼久了,就屬今天最絕。

    “我認識你三年,沒看你這麼帥過,我看你今天真的豁出去了!”另一個同學一樣是笑到岔氣。

    南齊信(露)出驕傲的笑容,讓大家以英雄式的歡呼擁進了會場。

    一路上不停的有人叫囂,鼓掌,甚至有人來個哥兒們似的擊掌,南齊信突然感覺這樣的裝扮其實挺不賴的,比校隊贏得南區冠軍還要風光。

    手擦著腰,南齊信一邊擺出許多sise讓會場內的學生記者拍照,一邊環顧會場內的人影。

    “喬凱風呢?她來了沒有?”左顧右盼,女主角好像還沒出現,南齊信不放心的問著身旁的好友。

    “還沒啊。大家也都在期待她的出現呢。”鄭金標笑到現在都還覺得肚子好痛。

    听到了鄭金標的回答,南齊信愣了一下。

    “不會吧!這女人該不會給我臨陣(脫tuo)逃吧?”那他今天的打扮到底是為了什麼……

    想到該不會又被喬凱風整了,南齊信心底暗自決定,若再過十分鐘她還不出現,他就要馬上街回家把喬凱風挖出來。

    這時會場又出現另一波安靜無聲,所有人直覺反應一定又是門口有什麼勁爆的裝扮出現了,大家拉長了脖子看著門口,所有焦點皆放在來人的身上。

    果然沒錯。只見喬凱風以一貫優雅的姿態從會場外面走進來,但身上的裝扮卻又一次讓大家驚訝到說不出話來。

    頭發吹成拋高鸚鵡螺卷,上面還染了可洗式的七彩亮片發膠。穿了和平常一樣的學生制服,卻刻意把阿嬤級的高腰五分褲拉至肚臍以上,搭配及膝的黃(色)雨鞋和斜背水壺,還有兩只手上的黑(色)暗花袖套,和脖于上成對比的雪白珍珠項鏈,真是繼南齊信之後,又堪稱一絕的杰作。

    大伙兒看著喬凱風的“精心打扮”,不吝嗇的再次抱以熱烈的掌聲。

    絕!實在是太絕了!場內所有人內心一致的想著。

    “你們今天是怎麼啦!連畢業舞會也要斗?”藍玉悔湊上來,一副快昏倒的樣子,這對冤家真的沒有休戰的一天,

    回了抹自信的微笑,喬凱風專心的搜尋著人群中的身影。

    沒一會兒的時間,便看到了一樣突兀的南齊信,她抬起頭朝他走去,人群就如同被分開的紅海般,大家紛紛讓出一條路給她。

    喬凱風(露)出冷笑,以無比高傲的姿態走到南齊信身旁。

    “你今天的打扮比往常帥多了呢,”喬凱風將南齊信從頭到腳看了一遍,做出了這樣的評語。

    “我從不曉得你竟是這樣漂亮。瞧瞧,還有珍珠項鏈呢。”南齊信不甘示弱的反唇相譏。

    “這是我對品味的最後一點堅持。你呢?該不會沒有品味這種東西吧?”

    “本人是暗暗內含光,跟你那粗淺的格調不一樣。看!我的品味在這里。”南齊信慢慢的把褲頭打開,拿出一串編有中(Z)國結的白玉佩。

    “上面還寫了‘緣分’兩個宇,現在這種東西有錢還買不到咧。”

    齊信(露)出他那潔白的牙齒,笑得不曉得有多燦爛。

    互別苗頭似的對看了五秒後,兩人各自不屑的將頭扭向別地方,卻非常有默契的以模特兒走台步的方式走至會場中央,像是春季新裝發表會一樣,在這樣奇特的打扮下,兩人臉上(露)出的皆是驕傲與自信。

    由于南齊信和喬凱風的出現實在太勁爆了,整個晚上會場幾乎都是在亢奮的狀態下進行。

    中間的表演有多精采大伙兒已無暇顧及了,因為所有人皆期待晚會最後,舞會王子和公主的選拔。

    ***鳳鳴軒獨家制作***bbs.fmx.cn***

    終于到了晚會的尾聲了,在校長極力忍住大笑的最終致詞後,隨即抖動肩膀的把主持棒交給學生會會長。

    “各位老師、同學,再來就是要揭曉我們今年舞會王子和舞會公主的時候了。在剛剛各位熱烈的投票之後,我手上已經有了最佳的人選啦!”

    不等主持人說完,會場中已有人按捺下住的大喊︰

    “南齊信!喬凱風!”現場的喧鬧就好像在喊著自己心中的偶像般那樣熱情。

    “讓我們歡迎——南齊信、喬凱風!”不負重望的,主持人念出大家期待的兩個名字。

    在眾人的掌聲及瘋狂簇擁下,南齊信和喬凱風紛紛走至台上領獎。

    兩個冤家拿著校方準備的兩萬元獎金看板,並接受了學生會成員幫他們戴上象征舞會王子、公主的小皇冠,此時台下的尖叫聲和閃光燈此起彼落,那場面活像是在奧斯卡的星光大道上!

    “南齊信你真帥!”

    “喬凱風我愛你!”

    台下的尖叫聲從未停歇過,整個晚會好像是他們專屬的簽唱會一般。

    “看下出來你也挺有種的嘛。”女孩子中敢像她這樣豁出去的不多,南齊信好生佩服。

    “彼此彼此。”她的眼里只有輸贏,其他對她來說都是次要的。

    在拍照時間過去後,南齊信和喬凱風以無比風光的姿態準備走下台階,依照往常的慣例,頒發完舞會王子和公主的儀式後,晚會已到了尾聲。兩人眼看時間差下鄉,也是該結束今晚的鬧劇了。

    沒想到人還沒退場,眾人卻在此時熱情的大喊起來︰

    “親下去!親下去!”

    兩人听到眾人突然爆出的呼喊,簡直傻眼!什麼親下去啊?他們又不是參加情歌大對唱,穿成這樣還搞接(吻wen),能看嗎!

    原本只是為了一時的賭氣才做出這樣的打扮,怎麼會演變成這般情景?

    喬凱風有點慌了,她不知所措的往台下好友藍玉梅的方向看去,想要尋求(脫tuo)身的辦法。

    卻沒想到藍玉梅在人群里叫得比誰都要大聲,喬凱風心中燃起一股怒火。

    “等我下去,你就死定了。”眯起俏眸,無言的暗示,她的眼神讓剛好眼光對上她的藍玉梅心里發毛。

    喬凱風轉而看向身旁的南齊信,想也知道那只猴子除了搔頭之外,應該想不出什麼好辦法。

    果然,南齊信搔著頭,不知所措的站在台上。

    “既然觀眾都這麼要求了,你們兩個就親一個吧。”學生會會長跟著全場觀眾說出他們倆最下想听到的話。

    全場的人听到學生會會長也開口了,場面更是熱鬧到不行。

    “快點親啊!”台下的眾人狂熱的尖叫,聲音大到快把會場的屋頂轟掉。

    南齊信眼看著激動的人們,差點沒想把學生會長給掐死。

    不會吧!難道今生第一個男兒熱(吻wen)就要在這種狀況下便宜了那娘兒們?

    但以現下這般情勢看來,今天晚上若沒有親(吻wen)喬凱風,他八成休想走出會場大門……

    看著鼓噪的人群,南齊信滿腦子想的就是趕快結束這樣令人尷尬的場面。

    好!看來只好先親了再說,等會再眼喬凱解釋了。

    南齊信主意已定,突地轉向喬凱風。

    “親就親,老子我豁出去了。”南齊信牙一咬,以一副即將赴義的神情將喬凱風的身子扳正,準備將生平第一個(吻wen)獻給對方。

    喬凱風看見閉起眼楮、嘟起一張豬嘴的臉愈來愈近,那樣子就像是她長得有多慘不忍睹一樣,心里沒來由的一陣光火。

    想也不想的,喬凱風直接在台上就給南齊信來個正面直拳!

    可憐毫無防備的南齊信就這樣硬生生拿他的俊臉去承接這一拳。

    “哇!”眼看著被一拳打飛的南齊信,全場眾人一致發出驚叫。

    南齊信被打飛到舞台中央,鼻子冒出的兩道血柱掛在臉上,腿還不時的發出痙攣的抖動。

    喬凱風則趁著眾人手忙腳亂之際,逃離了會場。

    穿著極可笑的服裝,南齊信戴著皇冠、流著鼻血的躺在舞台中央。突如其來的狀況,連學生會長也只能呆在原地。

    南齊信,這個泉谷高中的風雲人物,這個全校女生的暗戀對象,他從來沒有想過在他意氣風發的高中生涯,竟會以這副模樣登上校刊封面,和“有史以來最勁爆、也最悲慘的舞會王子”標題作為結束。




同類推薦︰ 小女子掰掰勾心紅妝春色無邊開金牌二手妻丫頭向前沖千金真敢愛獨傾奴婢曾經許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