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誘國士 第九章

第九章



    次日卯時三刻,天都還沒亮,潘英就敲響了鳳醉秋的門。【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

    鳳醉秋昨夜喝了些酒,又這麼早被吵醒,腦子還有些昏沉。

    她盤腿坐在靠窗的坐榻上,扶額懶聲“什麼事?”

    “趙大人讓您親自跑一趟利州城……”

    才听到這半句,鳳醉秋整個人都不對勁了。

    她陰陽怪氣地哼笑兩聲,臉(色)突然冷若冰霜。

    看來,昨夜趙渭和令子都談話的結果,大約是她不但必須去作陪那官宴,還得去利城的州府布政司,當面回復柳仁。

    要真是這樣,那她可真是被人踩進泥里去了。

    潘英嚇了一大跳,後半句話憋在喉嚨里,小心翼翼覷她半晌。

    “鳳統領,您是宿醉頭疼嗎?”

    “沒有,”鳳醉秋閉目,後仰靠向窗欞,“你接著說。”

    潘英緩了緩,依言繼續“趙大人讓您去都督府報備,他將在下月初三那天,帶仁智院東廳的高飲、陳至軒;正北廳的郁繪、王之棟,一並前往鄰近金鳳雪山的黃石灘試炮。”

    下月初三,正好是布政司公函上說的官宴日期。

    鳳醉秋睜開雙眼,滿目愣怔。

    “我看過記檔,趙大人以往從不親自前往黃石灘。更不會同時派動東廳、正北廳兩撥人。”

    黃石灘是戈壁荒原,從赫山這里出發,快馬也要跑兩天才能到。

    那里寸草不生,鳥過不歇,方圓幾十里都無人煙。

    三年前,趙渭向昭寧帝上奏請得聖諭後,利州府便將那塊兒簡單圈起來,做為軍械研造司測試大型火器的專用場所。

    仁智院內都是寶貝疙瘩,以往每次試炮就去一兩個人,做實地觀察和記錄。

    每逢這時,近衛統領就需提前向都督府報備。

    都督府會做好事先安排,協調布政司與軍府配合,提前多日從赫山到黃石灘沿路排查可疑人員、清道、設下層層暗衛。

    “這麼大陣仗去黃石灘,趙大人想什麼呢?”鳳醉秋兩眼發直,懷疑自己酒還沒醒。

    “都督進京去了。一次出動五個人,還包括趙大人自己,利城沒人敢拍這個板吧?!”

    讓仁智院的人,尤其是趙渭,離開赫山,這責任相當重大。

    若不幸出了什麼差池,做主同意的那個人,腦袋不保都算輕的。

    “都督是進京了,可都督府還有留府長史暫代事務啊。”

    潘英笑得兩眼眯成一道縫。

    “趙大人向來護短就要護到底的。他昨夜為了柳仁大人(強qiang)令你去陪官宴的事,和令將軍談得差點吵起來。”

    鳳醉秋眉心微蹙“你偷听?”

    潘英趕忙道“冤枉啊。我就是剛好在隔壁小樓上……”

    與仁智院一牆之隔處,有座青瓦頂的二層小木樓。

    底層存放近衛的卷宗、記檔。

    樓上正中那間房是議事廳,其余房間給統領和幾名校尉各自處理案頭事務。

    軍械研造司有別于尋常官衙府司,人事簡單,近衛隊本就沒太多案頭事務,所以這小樓時常沒人在。

    近來是潘英那隊人夜巡。

    她是校尉,無需每晚都親自跟小武卒們一起走來走去。

    但她這人心眼實,當差很盡心。

    怕半夜有突發狀況,別人來不及到崇義園來通知,她便整夜不回房(睡Shui)。

    就在那小樓里斷斷續續打盹兒,時不時站到窗前看看情形。

    所以昨夜就那麼巧,她在小樓上將趙渭和令子都的對話听了個七七八八。

    “……趙大人那大帽子扣的,一句接一句,像個噴壺,噴得令將軍嘴都張不開。”

    潘英咯咯笑,前仰後合的。

    當時她只覺得听著解氣,但理智上還是明白,若布政司緊咬著鳳醉秋不放,恐怕最後還是得委屈讓步。

    “哪知道,咱們這趙大人狠啊!直接把那欺負人的官宴給攪和沒了!今早反手就是這麼一出,漂亮。”

    這下好了,布政司和軍府得為這事提心吊膽忙活許久,至少得到初五、初六趙渭一行安全回到赫山。

    嚇都快嚇死了,還有個鬼的心思辦官宴。

    在潘英的笑聲中,鳳醉秋再次仰頭靠在窗欞上,用手背蓋住眼楮,唇角高高揚起。

    鳳醉秋和青梧寨的每一代孩子一樣,懵懂童稚時最初學會的歌謠,便是《請戰歌》。

    青山臨江,風拂麥浪。澄天做衣,綠水為裳。

    載歌載舞,萬民安康。有勇武,護我家邦。

    以身為盾,寸土不讓。熱血鑄牆,固若金湯!

    兵戶兒女,世世代代都傳承著這“護”命。

    過去幾年守護北國門,鳳醉秋也和無數祖輩一樣做到了。

    她攻無不克,守無不堅。她是國門上那堵血(肉rou)城牆的一份子。

    可她知道,這不是真正的生活。

    真正的生活是平凡柔軟的煙火紅塵。

    普通人的一生,總會遭逢許多大大小小的問題。

    無關生死,卻不能用力量解決。

    該怎麼用武力之外的方式,去解決那些可大可小的難題,她一直就不是很懂。

    有好幾次,她從尸山血海里站起來時,都曾有過瞬間的迷茫。

    她想,若有一天,他們這些人在戰場之外遭遇不公與傷害、束手無策時,這世上,會不會有人也以同樣的赤誠,不計得失來護著他們呢?

    現在,趙渭給出答案了。

    他說,只要鳳統領自己不願,這頓酒,誰愛去陪誰去陪。

    他說,遲來的公道,那就不算公道。

    這些話可真執拗,只問對錯,不懂世故。

    一點都不穩重、不圓滑。

    可是,在策馬奔往利城的途中,鳳醉秋被風沙迷了眼,笑眸里滿是氤氳。

    透過迷蒙的淚眼,似乎隨處可見趙渭在月下與人對峙的模樣。

    她生于斯長于斯,沿途的風景本該很熟悉。

    可當這些熟悉的風景里多出那個不穩重、不圓滑的身影,這天,這地,這街,這景,怎麼就這麼好看?

    到都督府向留府長史報備過,又在利城街頭買了點東西,鳳醉秋趕在城門下鑰之前出了城。

    回到赫山時天已全黑。

    仁智院的雜役侍總管劉叔迎面就來告狀。“鳳統領,您快管管趙大人吧!”

    “他又沒吃飯?”鳳醉秋捧著個盒子,朝著仁智院方向加快的步伐。

    自從上個月被鳳醉秋(強qiang)行喂餅燙了滿嘴,趙渭已許久沒再耽擱吃飯了。

    劉叔苦哈哈道“何止趙大人沒吃,他早上從北廳喚了郁繪大人,在東廳和高飲大人、陳至軒大人忙了一整日,四個人都只是早上喝了半碗粥。”

    鳳醉秋看了看自己手上的盒子,遺憾低喃“買少了。”

    進了仁智院直奔東廳,卻在老遠就听到趙渭在訓人。

    “……不是自吹七歲就學割圓法?這里,至少三根頭發絲的精度偏差!”

    “高飲,你割圓三千零七十二邊以後,自己偷吃了兩道邊是吧?!”

    順著這火氣騰騰的聲音,鳳醉秋已走到門口,抬眼就見高飲灰溜溜的眼神滿屋子亂飛。

    他和趙渭並肩站在桌前,弱聲弱氣的。

    “三公子慧眼如炬。是怎麼做到一眼看穿我割圓三千零七十二邊的呢?哈,哈哈。”

    “誰在跟你一眼看穿?我翻來覆去重推了三遍!”

    趙渭氣不打一處來,抬起巴掌朝他後腦勺揮去,半道想起什麼,又急急改拍在他的後背上。

    “也沒在跟你說割圓法的事!”

    高飲算是標標準準的斯文人身板,四體不勤那種。

    雖趙渭已很注意控制力道,但高飲還是被他一巴掌拍得撲到趴桌上了。

    他也沒站起來,就那麼趴在桌上,慘兮兮回頭覷著趙渭。

    語氣弱小可憐又無助“咳咳咳,精度我沒算錯,咳,真的。”

    “知道你沒算錯,可圖上就是錯了。”

    趙渭白他一眼,頹喪地將他拉起來,目光轉向門口。

    “吃吃吃,這就去吃,別催。”

    門口的鳳醉秋頓時無辜“我沒催。”

    日月可鑒,她站這里有一會兒了,半個字都還沒說呢,哪里在催?

    里頭,郁繪還在瘋狂撥算盤。

    陳至軒則神(色)嚴肅,兩手各拿一塊合金鐵反復踫撞听聲。

    听到門口傳來鳳醉秋的聲音,這兩人才抬頭看過來。

    “劉叔去廚院吩咐熱飯菜了。”

    鳳醉秋舉起手上的盒子。

    “我在利城買了栗茸白玉糕。你們要不要先湊合墊兩口?”

    “多謝,”趙渭點頭,“反正今晚也做不成什麼了。”

    語畢,惡狠狠瞪了高飲一眼。

    高飲被他瞪成苦瓜臉,卻不敢吭聲。

    鳳醉秋進去將盒子放在趙渭面前的桌上。

    高飲小心翼翼伸了兩手來拿,趙渭橫眉冷對“就你,還好意思吃兩塊?!”

    高飲訕訕,兩手合拿一塊糕,姿勢怪異到逗笑了鳳醉秋。

    待招呼了郁繪和陳至軒也停下手中事過來吃點心,趙渭才咬著糕問鳳醉秋今日去利城的結果。

    鳳醉秋道“都督府留府長史已經落印了。趙大人放心,下月初三定能準時成行。”

    趙渭倒沒擔心過這個。

    他斜眼睨她“你今日在利城,沒被柳仁刁難吧?”

    鳳醉秋眉眼彎彎“沒有。我在都督府辦完事就走了。”

    都督府和布政司隔了好幾條街呢。

    “柳仁若再給你來公函,交給我就是,你別自己回復。”趙渭頷首,又奇怪地瞥她一眼。

    “看我做什麼?”

    鳳醉秋倉促斂笑,清了清嗓子,抬眼望向橫梁“沒什麼。這點心,趙大人吃著還喜歡嗎?”

    “喜歡啊,挺好吃的。怎麼了?”

    趙渭到底是王府公子來的,雖平常不會挑三揀四為難人,但他的舌頭其實還挺刁。

    能讓他說出“挺好吃”,那就是真的喜歡這滋味了。

    鳳醉秋望著橫梁,唇角止不住上翹。

    “我也喜歡。小時候一口氣最多能吃二十個。”

    她知道自己很奇怪。

    將自己小時吃過的點心分享給他。

    得到他一句“喜歡”。

    只是這樣而已,她心中竟就泛起了很隱秘很詭異的愉悅。

    這不正常。但她控制不住。

    “那你小時可是夠厲害的。我現在都未必能一口氣吃二十個。”

    趙渭沒察覺她的異樣,笑著又道了謝,便揮揮手。

    “跑了一天,你也累的。回去歇著吧,我們這就去吃飯。”

    “好,那我先回了。”

    鳳醉秋回到自己寢房,坐在床邊,臉上燙得嚇人。

    心也砰砰砰跳得快喘不上氣。

    片刻後,她猛地撈起被子,兜頭將自己蓋住。

    蓋住了紅成熟透莓果的笑臉。

    蓋住了笨拙瘋跳的心音。

    也蓋住了人生第一次(強qiang)烈到周身戰栗的悸動。

    初見時,她只覺趙渭生得不錯。

    但今日卻覺得,這人越看越好看。

    連他火氣連天發脾氣的樣子,都似乎格外英俊。

    她想,她可能要完。

    作者有話要說感謝在2020101423:59:07~2020101804:08:36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手榴彈的小天使果果陸1個;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阿紋家的頭頭鴨3個;你好好想想、木[、明湖、婉婉2個;ia喵、oo、阿梨joy、42858609、落幕以後。、lethe、dzhdy、helen風、梓非渝、涼音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4285860968瓶;明湖29瓶;akb48武松19瓶;兔仔超15瓶;沉沉、白、糯米、水水10瓶;吱吱唧、小碗醬、不要偷吃月亮9瓶;e8瓶;美人清影、吱吱5瓶;108488393瓶;璇璣、tgchen、阿蛐2瓶;joycen、暮(色)覬山、leevickki、ia喵、36248858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同類推薦︰ 謀家斂財人生[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小甜蜜重生後前夫篡位了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女主,請放過白月光[快穿]家養反派(穿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