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六零重組家庭 第30章

第30章



    “我現在調離了委市, 接觸不到你公公他們一家,工作上也比較忙……”頓了頓,張秘書又道,“接下來你有什麼打算?工作的話, 我們惠山縣縣食堂倒是缺一名洗菜工。【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你要是……”

    甦袂搖了搖頭, 打斷他道︰“我一旦帶著孩子離開軍區, 再想進入就難了。”

    從一開始,她就沒想在外面找工作, 上次想跟林建業的繼母要工作, 要的也是老家的兩個工作名額。

    原主有一段記憶留給她的很是模糊, 可觸之卻又心口絞痛, 悲傷不已,她連猜帶蒙地隱約了解到。

    一開始原主有心疾這事,一家人是瞞著她的,只是每當她想跑想跳想鬧了,父親母親外帶幾個哥哥, 都面帶緊張地哄著、勸著, 讓她心里漸漸升起了股疑慮。

    11歲那年,她隨母親一起逛廟會, 坐在戲台下一眼就喜歡上了武生手里的那把大刀,想學。

    一家人也不說原因,就一個勁的壓著不準。

    原主逆反心里上來了, 再加上心里多年隱隱的猜測,半夜,爬起來,帶著幾件衣服去了縣上的文華局。

    大哥為了找她,跌進山溝摔斷了腿, 又因為救治不及時,從此走路都一瘸一瘸的。

    四哥在縣初中听到消息,瘋了一般從中考考場上跑了出來找她,就此退了學。

    這是原主的虧欠,雖然走時她什麼也沒說,可留存在心里的愧疚卻時時于午夜夢回襲上甦袂心頭。

    還有三年後要面臨的糧荒,她不可能不管原主那一家。

    所以,想來想去,最好的方法,就是給兩人一人安排一份工作。

    “其實,”張秘書沉吟道,“要想留下還有一個辦法。”

    甦袂雙眸一亮︰“你說。”

    “找個軍人,嫁了。”

    甦袂白眼一翻,起身拿了張竹紙,找了一根林念營的鉛筆,遞給他道︰“把我公婆單位的電話,寫下來。”

    張秘書接過筆,一邊寫,一邊問道︰“你打電話騷擾啊?”

    甦袂︰“談談感情。”

    張秘書把寫好的紙張遞給她︰“那你還不如等會兒帶著孩子住我的車,我把你們送到市里,你帶孩子直接上門住上幾天來得有效。”

    甦袂接過竹紙看了看,疊起裝在口袋里︰“我暫時走不開。”

    要去也得等趙副團長回來了,她把兩個孩子還到人家手里,不然光一個小瑜兒鬧起來,都夠王大娘跟張姐折騰的。

    張秘書這次來帶的東西不比上次少,水果罐頭就有兩瓶,還有麥乳精、奶粉、紅糖白糖等。

    上次來還是林建業他爸出錢出票,這次肯定是他自掏腰包。

    甦袂本來是不願意張秘書一副要落荒而逃的模樣,便熄了讓他提走的心思,留著人給下了碗面。

    隨之取出林念營、小黑蛋寫的信,還有兩毛錢給他,請他到縣上後,幫忙跑一趟郵局,給寄出去。

    送走張秘書,甦袂抬頭看了下太陽的位置,大約九點半左右。

    她不清楚能不能去軍部借用一下電話,遂便背著趙瑜再次去了農墾食堂。

    大胖听後沉吟了下,解下身上的圍裙︰“我帶你去軍部食堂吧,那邊辦公室有部電話。”

    甦袂道了謝,跟在大胖身後穿過溪橋,往上走了幾里,朝南一拐到了軍部的北門,檢查後,大胖領著她走了進去。

    這邊的食堂更大更寬敞明亮些。

    司務長看到甦袂,驚訝道︰“你怎麼來了?”

    “我想打兩個電話。”

    “哦,那這邊來,”司務長把手里的刀遞給大胖,在圍裙上擦了擦手,掏出鑰匙,帶她打開了辦公室的門,“要我幫你撥嗎?”

    甦袂搖了搖頭︰“我會撥。”

    “行,你打吧。”

    說罷,司務長主動地走了出去。

    甦袂第一個電話先打到了市委,新的秘書接到後,道了句稍等,片刻,回道︰“林副書記在開會,甦同志你看……”

    也不說等會兒“你在打”,或者“林副書記開完會後,我跟他說一聲,請他給你回電”,更沒問甦袂有什麼事?重不重要?

    甦袂握著電話眯了眯眼,“那請你幫我傳達他一聲,過幾天我帶兩個孩子去看他,請他別太為建業傷心,多多保重身體!”

    說罷,不等對面再回什麼,甦袂“啪”的一聲掛了電話,轉頭又撥通了陳美如單位的電話。

    接電話的是個小姑娘,甦袂心里存著氣,沒有客氣,直言道︰“我找我繼婆婆,我男人他後娘,陳美如,陳同志,煩請你幫我叫她來接一下。”

    對面的小姑娘愣了一下,隨之雙眸一亮,嗅到了八卦的味道。

    陳美如是市電影廠的演員,名氣不大。

    林成良又是一個愛惜名聲的,所以她在電影廠為人很是低調,小姑娘倒也不怕她,走進排練場,當眾叫道︰“陳姨,你繼子的媳婦打電話找你。”

    “繼子的媳婦”,女孩咬的很重。

    立馬就有人道︰“話呢,什麼繼子的媳婦,誰打電話這樣自稱?”

    小瑤嘻嘻一笑︰“我可沒亂說,那位女同志,直接跟我說‘我找我繼婆婆,我男人的後娘,陳美如,陳同志,’大家听听,可不就是陳姨她繼子的媳婦打來的電話。”

    “騰”的一下,陳美如漲紅了臉,腳下一個踉蹌差點沒從台上跌下來。

    廠里嫁給二婚的不是沒有,有繼子女的更不止她一個,可大家都好面兒,不管在家如何爭如何斗,出門都是和和氣氣的,誰這樣當眾叫後娘啊!

    陳美如有心不接,對上一眾看好戲的同事卻不敢。

    “後娘”這個詞,本就隱含了太多不好的意思在里面,她在當眾拒接電話,大家只怕在腦中都要腦補出一場場大戲來。

    深吸了口氣,陳美如強自鎮定地對大家笑了笑︰“我這個兒媳婦小時候學唱戲的,最是愛演了,肯定是又看了哪出戲,這不就打電話跟我演上了。”

    不管別人信不信吧,面上她先圓過去。

    挺著僵直的脊背,走出排練場,離了眾人的視線,陳美如雙肩一塌,長吐了一口氣,隨之雙眼危險地眯了眯,臉上一片猙獰。

    小瑤回頭看了她一眼,激靈靈打了個寒顫。

    陳美如緩了緩臉色,對她笑道︰“趁著年紀小,還是多學點做成的道理吧。今兒你也就遇到我,換個暴脾氣的,剛才你那話一落,上來就能給你兩巴掌。”

    小瑤硬著脖子道︰“我看誰敢!”

    “別不服氣,”陳美如柔柔笑道︰“小小年紀就嘴碎的挑撥我和我兒媳的婆媳關系,你信不信,我就是打你兩巴掌,你爹娘都不敢說啥!”

    作者有話要說︰  小天使們晚安!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陳陳、妙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楊柳青青 10瓶;潛水的魚、忍冬 2瓶;落月無霜、鑫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你是天才,︰,址




同類推薦︰ 謀家斂財人生[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小甜蜜重生後前夫篡位了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女主,請放過白月光[快穿]家養反派(穿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