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我和情敵的白月光戀愛了 第25章 025

第25章 025



    所有人像是在演一出無聲的默劇。[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

    還是全員木頭人那種。

    他們不知道是先驚訝沈清歡沒有金.主的好?

    還是沈清歡竟然同簡繁在一起的好?

    而且, 竟然是簡繁主動先承認公開了兩人的關系!!!!

    是帝都豪門圈內誰都采不下來的高嶺之花,簡繁耶!

    足以想見,這個消息一經流出, 豪門圈內的多少白富美會黯然神傷, 娛樂圈又會有多少女明星對沈清歡羨慕嫉妒恨。

    當然這些都是後話。

    在場眾人中,受到巨大沖擊的也不在少數。

    【鶴】整個品牌的核心成員, 先前沒選沈清歡的,已然冷汗直冒,人人自危。

    而選了沈清歡的……

    感覺就特麼像做夢一樣。

    如果不是有這麼多人在場,他們估計…會抽同伴臉蛋清醒一下。

    更別說項目負責人, 宣傳總監jack, 宣傳副總監齊婧。

    中間那位,似乎已然在夢里飄著了,等到稍稍清醒的時候, 憨厚的眼直勾勾地在簡繁和沈清歡間來回掃動, 胖乎乎的大手掌捂住自己的嘴, 像是震驚喜悅到不能言語。

    jack有多驚喜, 項目負責人和齊婧就有多驚嚇, 尤其是齊婧。

    怎麼會?

    沈清歡的金.主,怎麼會是簡繁?

    不…不對, 簡繁這樣的人是不會成為沈清歡的金.主, 而且哪一個金.主,會這麼赤.果.果的公開兩人的隱秘關系?

    所以,沈清歡在和簡繁談戀愛?!!!

    齊婧此時已經被嚇懵了, 想法組織都出現了片刻的混亂。

    要是沈清歡真和簡繁在談戀愛。

    那簡繁對他們品牌的特別關注……

    那改片酬……

    那她…剛剛都做了什麼?!

    齊婧一下子癱軟到會議室的座椅上, 臉上精致的白領麗人妝都掩飾不住煞白。

    而這其中最沒能掩飾住情緒的是——

    許安深和裴清雅。

    兩人此時同款驚怔的表情倒是十分具有夫妻相。

    遭遇重創的夫妻相。

    怎麼會?

    怎麼會是…簡繁/沈清歡?!

    震驚到呆滯的裴清雅似乎比許安深還多一個疑問。

    簡繁他怎麼可能會喜歡別人, 甚至還同人在一起了?!

    就連她…就連她都奢求的都是簡繁能回頭看她一眼。

    想著自己要努力努力再努力, 慢慢去俘獲簡繁的心。

    為什麼…為什麼會有人就那麼輕易地得到了她想要的最終結果?

    而這個人還是沈清歡。

    一個哪哪都比不上她的替代品。

    裴清雅攢緊了手,奮力壓著眼神里猙獰,她不能讓簡繁看到她這一面。

    但她的不甘心藏不住。

    裴清雅不敢看簡繁,她所有的情緒全都投射到了沈清歡身上。

    當那雙不甘心且壓著怨.毒的眼直勾勾地盯著沈清歡,似乎想把她盯出千瘡百孔時。

    沈清歡…笑的更開心了。

    不過,沈清歡抬眸看了一眼對面長腿交疊,倚在會議室主座,看著冰冷又無情的男人。

    她也沒想到,簡繁會主動公開兩人的關系。

    她剛剛還琢磨給簡繁遞個眼神,怕簡繁不願意,想著她來公開,但沒想到簡繁還挺懂她的,在合適的時機,配合地恰到好處。

    兩人的眼神有在空氣中交纏一會,心知肚明般交換著合作伙伴的默契,但于外人眼里,卻像是眉目遞情。

    尹堂導演慢半拍回了神,瞪直了眼,在一旁驚嘆道。

    “難怪先前表演的時候,你們兩人傳遞的感情那麼真。”

    這話一說,更是觸及了裴清雅的燃點。

    所以,簡繁是故意來幫沈清歡的?

    但裴清雅知道,這一點不能拿來攻擊沈清歡,說沈清歡走後門,因為她能得到大家認可,是靠她的演技實力,而不是助演實力。

    而且是當著直播的面,是什麼樣子就是什麼樣子,絲毫不作偽。

    感受這種東西是騙不了人的。

    但裴清雅無法忍受自己在心尖尖上放了這麼久的人,忽然對另外一個人特別。

    裴清雅的怒氣值持續積攢中。

    可似乎嫌刺激不夠,沈清歡忽地站起,往簡繁身邊走去。

    簡繁的左手邊依次坐著項目負責人,jack,齊婧,右邊則是裴清雅和許安深。

    但左右兩邊中間都還空余了一個座位。

    畢竟簡繁的生人勿近的氣場在哪里擺著,誰也不敢太過靠近,直接坐他旁邊。

    可沈清歡卻徑直走到了簡繁的右手邊的空位,也就是裴清雅和簡繁中間的空位。

    她坐下的瞬間,輕輕滑動了下會議室座椅滑輪,整個人滑到了簡繁旁邊。

    換下古裝打扮的她,今天只是尋常地穿了一套休閑的白t 牛仔褲。

    同西裝革履的簡繁像是不太搭配。

    可簡繁卻放縱了她的靠近。

    女人離他很近。

    簡繁動一下胳膊,就能踫到女人白嫩如蔥白的手臂。

    他鼻尖縈繞著女人身上淡淡的沐浴露香氣,是輕微的茶香。

    簡單的白t,擋不住女人凹凸有致的身材,甚至因為簡約極致,所以更能凸顯該凸顯的。

    再往下,修身的淺藍色牛仔褲,包裹著兩條修長的腿,它們交疊的晃著,白皙秀氣的腳踝跟著一起晃動。

    純潔的誘人。

    簡繁抿唇,瞳色沉了沉,微微想側臉,女人藏在桌下的手,卻在一瞬間扯住了簡繁的西裝,輕輕晃了晃。

    像是在說。

    關鍵時刻,要看著她,只能看著她。

    透出霸道的執拗。

    簡繁漆黑的眸子瞬時像是染了墨。

    別過臉的動作,確實停住了。

    轉過頭,鏡片下冷漠的眼落在沈清歡難得露出些許嬌媚的笑顏上。

    也任由…沈清歡拽住他的西裝。

    簡繁的默許,落在眾人眼里,尤其是落在裴清雅眼里,是最為致命的炫耀。

    就仿佛在同她說。

    簡繁身邊的位置,只有她沈清歡能擁有。

    ***

    公開兩人關系這件事。

    雖然不是在沈清歡計劃範圍內。

    但幸好也是在廣告選拔之後。

    不過…沈清歡卻沒想到這件事影響會如此之大。

    因為那天的事,鬧得全網皆知了。

    起初沈清歡只想著澄清自己,順便也是時候,開始報復渣男和小.三了。

    但沒想到,齊婧竟然是“蠢而不自知”里典範的“王中王”。

    她那天竟然還偷偷開了直播,時間點大概是簡繁進來後。

    後來因為被簡繁嚇著了,她忘記關直播了。

    身為裴清雅死忠粉的齊婧,本來是想用直播見證自家女神的人生贏家時刻,內部投票的事,當時齊婧已經美化成了一個合理的借口,但誰料簡繁直接打臉,把【鶴】品牌不公正再次內部投票的事直接捅了出來。

    所以,【鶴】品牌不公正的內部再次投票,齊婧造謠沈清歡被包.養以及…簡繁和沈清歡的公開,幾乎同步上傳到了網上。

    一時間,微博直接炸鍋了!

    有一波人是因為【鶴】品牌選拔不公平的,不公平的行為但凡曝光一定會引起群情激憤,即使他們這里面有些人壓根不認識沈清歡,但在這件事里,也是嚴肅捍衛著沈清歡該得的成果。

    尤其是【鶴】品牌真正的受眾,也就是那群愛美的女孩子們。

    這里面不是所有人都是裴清雅的粉絲。

    她們里面有波人甚至發起,不是沈清歡代言就抵制【鶴】品牌的活動。

    努力的人應該有回報的。

    這才是一個正常的世道。

    【鶴】品牌官方求生欲極強,趕緊官宣了沈清歡代言人的身份,這一代,還直接代言了兩個主題。

    有一波人是罵齊婧的,畢竟在背後造謠生事,捏造證據,還公然暴露人前,每一條都夠齊婧身敗名裂八百回。

    雖然她之後一直堅持說,錄音筆不是她的,可她又說不出來到底是誰的,這件事的罪責全都得她擔。

    工作丟了事小,估計她有很長一段時間都要夾起尾巴做人了。

    網友的力量是神秘且強大的。

    後來,有人扒出來齊婧是裴清雅的死忠粉,聯想到齊婧做的這些事,估計錄音筆只是她捏造的借口,她就是想把沈清歡踢下來,讓裴清雅上位。

    而當時,裴清雅在會議室,竟然也沒反對這樣的做法。

    這里面有一群人,似乎听到了裴清雅清純無害的小仙女濾鏡碎了的聲音。

    這兩件事,讓沈清歡在微博被同情一片,圈了不少路人粉。

    再加上先前廣告選拔累計下來的實力粉和顏粉。

    沈清歡的粉絲數量,在短短幾天,竟然增長到了一個可怕的數字。

    但沈清歡原本以為,公開後,她會因為簡繁掉一波粉。

    畢竟喜歡簡繁的粉絲,太多太多太多了!

    她先前和許安深那段不算太明且被壓了熱度的“緋聞”,都有一群許安深的粉絲在她微博下,謾罵到問候她全家。

    可誰料,情況似乎比她想象的要好很多。

    也許是沈清歡目前在輿論里是個可憐的受害者,也許是因為對象是讓他們只想供在神壇上卻生不起染指心思的簡繁,也許是…他們看到簡繁同沈清歡在一起的時候,竟然莫名覺得…有那麼點磕到了糖。

    像是見到了漠然高冷的人間獨角獸有了人氣兒的一面。

    不過這評論倒是看得沈清歡好笑又無奈。

    【沈清歡,雖然你只是短暫的擁有了我們繁繁,但也請一定要照顧好他,不要讓他生病,要給他做五星級美食,你不會沒事,我已經私信你繁繁愛吃的食譜,請好好學習,即使你以後注定會離開他,也還有一技之長。】

    【沈清歡,記得多拍拍我們繁繁的美照,po上來與民同樂,合照就算了,反正我們也會裁掉你的。】

    【沈清歡,你下一場戲是在哪拍,請把有繁繁探班的時間告訴我們,放心,我們要繁繁簽名的時候,也會順便要你的∼幫你增長人氣哦∼】

    ……

    不過,有這麼多簡繁粉絲涌入沈清歡微博里,就像無時無刻地提醒兩人眼下關系不一般,想到簡繁這次幫她完成了這麼一次大打臉,沈清歡挑了挑眉,撥通了簡繁的電話。

    “嘟嘟”兩聲後。

    低沉的男聲從話筒那邊傳來。

    背景似乎有簌簌風雨聲。

    沈清歡一愣︰“你在外面嗎?”

    她抬眼瞥了眼窗外,即使是黑夜,也是晴空萬里的模樣。

    那頭的簡繁頓了頓︰“在家。”

    沈清歡有些納悶,同在帝都,為什麼簡繁那邊有雨聲呢,難不成是因為陰雨雲還沒飄過來。

    想到自己租的房子同簡繁的豪宅,相隔將近兩三個小時的距離,似乎也不無可能。

    沈清歡沒糾結這個事,將微博上簡繁粉絲慰問的種種挑著些有趣的同他講了起來。

    最後沈清歡打趣了幾句︰“公開我們兩人的關系,可是讓你損失了一波女友粉,這筆賬你可別跟我算,算我也賠不起。”

    簡繁皺了皺眉,算能怎麼算,難不成還能賠他個真女友嗎?

    想法一過,簡繁愣了一瞬,沈清歡貪慕將軍的眼神再次浮現于他腦海。

    他嘴角微抿,電話那頭沈清歡的聲音又是響起。

    “其實,打這個電話,是有點事想問你。”

    “听說,你跟裴清雅聊了一次?”

    項目負責人被開除那天,將這些事原原本本都交代了明白,有簡繁改片酬的事,也有他撞見簡繁同裴清雅聊天的事,才導致他真正誤會簡繁同裴清雅關系匪淺。

    沈清歡知道的是後者,前面的事,簡繁瞞了下來。

    “嗯。”簡繁那頭淡淡道,一點都沒心虛的意味。

    “听說,你倆聊得還挺久,你對她特別有耐心,莫非你還關心了她不成?”

    簡繁沉默了一小會,才道。

    “你這麼說,也對。”

    沈清歡本是有點八卦好奇的心思,以她對簡繁高嶺之花性子的了解,當然知道簡繁不可能同裴清雅有什麼,要真有什麼,也不會等到現在。

    可听到簡繁意外的回答,沈清歡沒來由的悶了一下。

    像是一種革命戰友忽然投誠的背叛感。

    好吧,說背叛感似乎嚴重了些。

    沈清歡反思了一下自己。

    但嘴角輕輕下壓,仔細看還有些帶氣的鼓腮。

    “你是心軟了?還是後悔了?”

    話音一出,沈清歡自己先愣了下。

    這口氣…怎麼有點無理取鬧,又有點拈酸吃醋。

    而且還邏輯不通,果然生氣的女人智商會暫時下線。

    因為,如果簡繁真對裴清雅有什麼留戀,也不會公開同她之間的關系了。

    覺得自己確實質疑地有點莫名的沈清歡揉了揉眉心,失笑了兩聲,剛想轉移話題。

    就听見電話那頭的簡繁淡淡道︰“為了,知己知彼。”

    沈清歡︰……?!

    敢情,您老已經把裴清雅當成敵人了?

    事實上,以簡繁的性子,不會過多搭理裴清雅,但小秘書卻是狗頭軍師。

    那天,裴清雅堵截到簡繁後,簡繁本來想走,但早先小秘書在簡繁耳邊叨叨過,說最好能找機會了解一下裴清雅,這樣也能幫沈清歡刺探敵情。

    簡繁腳步不知怎麼便停了下來。

    沈清歡听到這里,清清淡淡的容顏難得染上了愕然和笑意,壓著聲道。

    “所以,你問她什麼了?”

    簡繁聲音帶著幾分研究過後的認真。

    “我問她,你最討厭什麼?”

    ***

    這通電話,在沈清歡難得肆意笑了長達一分鐘的笑聲中結束。

    簡繁看著手機,決定扣掉小秘書這個月的獎金。

    雨滴答滴答地落在他身旁,濺起來的水珠落在了簡繁昂貴的皮鞋上。

    而他恍若不覺,舉著一柄黑傘,靜靜地站在雨中。

    “來了。”一道年邁的聲音在他身旁響起。

    “嗯。”簡繁應聲,沒有看來人,但似乎也知道來人是誰。

    “剛剛是在和小姑娘說話吧。”年邁的聲音里帶著些許的笑意。

    “女朋友嗎?”

    簡繁沉默了一會,沒有回答。

    那人略挑了下眉,有些驚訝,他知道簡繁的性子,是就是是,不是就是不是,猶豫徘徊,他是第一次見。

    “怎麼?你有心事?”

    “我瞧你同這小姑娘聊得挺開心的不是?”

    簡繁舉著傘柄的手,微有收緊,卻沒有正面回答,反而意味深長地說了另外一句話︰“三年前,我同您說的話,是認真的。”

    聞言,那人怔了怔,過了一會,那人悠悠嘆了口氣,拍了拍簡繁的肩。

    “當時,我回你的話,也是認真的。”

    兩人,同時陷入沉默。

    只有無盡寂寥的雨聲,在這漆黑的夜里,淅瀝淅瀝的下著。

    ……

    簡繁幫了沈清歡這麼一大忙,沈清歡總想趕緊體現一下自己的價值,不然她總覺得欠了簡繁一個人情,渾身不得勁。

    沈清歡是最討厭欠人人情的人。

    只是,沈清歡也沒想到,還人情的機會竟然是這樣的。

    她此時拿著一張燙金請帖,出現在帝都邊上一幢十分豪華的歐式別墅外。

    青草環地,有專門的花藝師在修建花草,大門左右兩邊放著兩個高高的白色雕像,一左一右,頗有後現代主義的風格。

    花園中央還有噴泉上上下下隨著音樂舞動柔軟的“身軀”,在陽光下,交相輝映,好不美麗。

    草坪上播放的音樂,也是高雅內斂的古典樂,靜靜聆听,仿佛在品味藝術家的氣息。

    從自家窮經濟公司配備的廉價保姆車上下來的沈清歡,即使只是站在門口,也好像有些格格不入,她似乎感受到了門口停車小弟鄙夷又擋不住好奇的眼神。

    怎麼可能不好奇?

    眼下沈清歡是微博上熱度最高的女明星。

    當然她的熱度幾乎全是她的另外一個身份帶來的。

    雖然坐的車不貴,但沈清歡今天穿的倒是挺講究的,一襲白色魚尾裙,從上到下綴有數顆珍珠亮片,走動間,珍珠亮片被光耀折射,似是流光溢彩般,好不美麗。

    但衣料做工講究,卻不是今年任何一個大牌奢侈品的新款。

    所以,當沈清歡出現在門口時,里面的人,雖然早已按捺不住好奇心,在那里裝作不經意地往沈清歡身上掃,可觸及沈清歡的衣服時,卻露出了些微鄙夷。

    而且…她也不是同簡繁一起來的。

    看來,簡繁或許只是把她當成玩一玩的擋箭牌工具人。

    這是里面大部分名流富二代們的想法。

    這是一場上流社會的聚會。

    主持者是簡繁的姐姐,簡思。

    沈清歡手里的燙金請帖,就是簡思找人給她的。

    請帖上的態度倒是客客氣氣,說是想見見自己好弟弟的女朋友。

    但沈清歡將這件事同簡繁和小秘書講後。

    簡繁直接回絕,讓沈清歡不用去。

    而小秘書卻在送沈清歡回去的時候,偷偷泄了幾分底。

    事實上,這場聚會不只有簡思,還有簡氏集團的核心股東。

    簡繁公開女朋友的當日,簡氏集團已然掀起了軒然大波。

    有太多人對沈清歡感到好奇。

    也許是在好奇究竟是什麼樣的女人能讓簡繁折服。

    更也許是在好奇,沈清歡是不是簡繁找的擋箭牌。

    畢竟簡繁,他需要一個女人,讓他在簡氏集團立足更穩。

    雖然這個女人,是個沒什麼背景的女明星,可她到底是個女的,足以證明簡繁在某些方面是沒有問題的。

    繼承權大戰,再一次陷入白熱化的膠著。

    沈清歡手上的請帖,目的很明顯,有點鴻門宴的意思。

    沈清歡眼神倏而發亮,這不正是她派上用場的時候嗎?

    簡繁怎麼不讓她去呢?

    疑惑的沈清歡向小秘書問出了這個問題。

    小秘書悠悠然嘆口氣︰“我們boss吧,有些要強,喜歡什麼事情都自己一個人扛,興許他覺得這次自己能一個人擔過去,不過,清歡姐,你也別太擔心,咱們boss估計是憋大招了,想把你用在最合適的時候。”

    沈清歡不太懂簡繁在這方面的行事風格,但听著小秘書說的形勢這麼嚴峻,這憋著憋著,一會黃花菜都涼了,她還沒派上用場,她這人情該怎麼還?

    難道去接濟落魄的簡繁嗎?

    想到那個畫面,沈清歡估計…會接收到簡繁的死亡凝視,再被他轟出來吧。

    沈清歡想了想接著道︰“為什麼說你們boss在憋大招?”

    小秘書的想法跟自家boss不一樣,他總覺得簡繁目前已經處于水深火熱之中,急急急急地需要沈清歡的幫助,偏偏自家boss還是個要強的崽崽。

    小秘書嘆口氣,只覺自己像個操心的老嬤嬤。

    他臉上猶豫了幾分鐘,最終還是下了決定,全盤托出,將他知道的,簡繁對沈清歡好的那些事一一都說了。

    像是答應了沈清歡先不公開,簡思嘲笑他,他也沒公開兩人的關系。

    像是暈機也要趕來救場。

    ……

    諸如此類種種。

    沈清歡听完,眉眼愣了愣,這些行為…簡繁難不成對她……

    沈清歡還來不及深想,小秘書先說話︰“清歡姐,我覺得我們boss肯定在簡家受了極大的欺負,他一定是十分非常的需要你,才會對你這麼好,你看在我們boss幫了你那麼多忙的份上,回頭一定要多替我們boss撐撐腰才行。”

    沈清歡腦海里朝著愛情線跑的思緒,瞬間卡段。

    她眼里劃過些許尷尬,差點她就以為簡繁是不是對她有了什麼別樣的心思呢。

    不過,听著小秘書的話,沈清歡腦海里忽然浮現簡繁在簡家受盡委屈,一臉隱忍負重,委委屈屈的小模樣。

    回家哭鼻子……

    嗯…應該不至于。

    沈清歡趕緊打住自己可怕的腦補。

    但清淡的眉眼卻也劃過了同情。

    原來,簡繁眼下處境竟然這麼艱難!

    而他還什麼都不說!

    沈清歡瞬間覺得自己身上扛起了一個擔子。

    她有義務把這個人情還掉。

    也有義務幫簡繁脫離“苦海”。

    所以,她出現了在這場名流聚會上,在簡繁不知情的前提下。




同類推薦︰ 謀家斂財人生[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小甜蜜重生後前夫篡位了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女主,請放過白月光[快穿]家養反派(穿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