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公派婚姻[六零] 第100章 油炸饅頭片

第100章 油炸饅頭片



    食堂里, 大灶上的煤還燃著,但是卻空無一人。[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

    甦櫻桃也是餓極了,一路找不到人, 索性進了後廚, 看到鍋里頭居然有熱油, 而且正在冒煙,眼看要起火, 一把就把鍋從灶上給挪開了。

    好險, 要不是她來的及時, 再晚一步, 這小半鍋油, 得把整個食堂給燒掉。

    不過抓了幾個大饅頭, 看著那半鍋油, 甦櫻桃余光一撇,突然靈機一動, 把饅頭改刀成片, 然後, 全扔進了油鍋里,不一會兒, 饅頭片就給炸的金黃誘人了。

    從鍋里把饅頭片撈出來, 在架子上翻了翻,居然翻到一瓶花生醬,還翻到一瓶綿白糖。

    也不知道後廚的人什麼時候會來,甦櫻桃先往油炸饃片上涂了一層花生醬, 又在花生醬上面蓋了一層綿白糖, 再扣一片炸的金黃的饅頭片上去, 聞一聞, 一股花生的甜香,本著菜籽油的清香。

    這是什麼神仙吃法,簡直不要太香了。

    “天啦,嬸嬸,這是啥,怎麼這麼好吃?”湯姆狠命咬了一口,說。

    珍妮看他沾了滿嘴的花生醬,替他擦下來,放自己嘴巴里了︰“吃飯能不能干淨一點,你可真髒?”

    “別以為你比我好,我都听見kate說了,你的媽媽在天國也不喜歡你。”湯姆居然回了這麼一句。

    現在的珍妮,可不是原來那樣的小可憐了,一把抓過湯姆手里的饃,氣呼呼的看著他︰“kate阿姨也說了,你的爸爸媽媽也不會喜歡你。”她都會和湯姆斗嘴了。

    而甦櫻桃呢,還要在這場斗嘴中添油加醋︰“珍妮,這個你吃,湯姆看起來很得意,他應該不需要再吃飯了。”

    “我媽媽在天國也不喜歡我呀,我們都是媽媽不喜歡的孩子,但是嬸嬸是愛我們噠,快把我的饅頭片還給我吧。”湯姆給珍妮擠擠眼楮︰“姐姐,我愛你喲。”

    珍妮憐愛的摸了摸湯姆的腦袋,最終,還是把饃片還給他了。

    這丫頭給湯姆吃的死死的。

    “錢夾大概是什麼丟的,你們倆見過她的錢夾嗎,長什麼樣子?”甦櫻桃問。

    湯姆咬了一大口,點了點頭︰“在車上的時候見過,是個紅色的錢夾,里面有她寶寶的照片。”

    “然後呢,她把錢夾放車上啦?”

    “不不,她裝回旅行包里啦,而且再也沒有拉開過旅行包,嬸嬸,到她下車的時候,我都沒見她再打開過旅行包。”湯姆連忙說。

    甦櫻桃不是懷疑湯姆,只是很好奇,他為什麼要一直盯著kate的旅行包看︰“那你為什麼一直盯著人家的包看,你這不是找人懷疑?”

    “因為她的丈夫是一個白人,但是她生的寶寶卻是一個黑乎乎的小baby!”湯姆突然忍不住,哈哈笑了起來。

    “湯姆,不可以這樣笑,對別人可不禮貌。”甦櫻桃立刻說。

    湯姆吐了吐舌頭,不說話了。

    不過珍妮忍不住吐了一下舌頭,居然悄悄跟湯姆說了一句︰“very dark.”那個寶寶可真是夠黑的。

    看來,kate在跟鄧博士分開的這幾年中,不但結了婚,而且還生了孩子。

    但是跟白人丈夫結婚,又生個了黑baby,雖然m國確實開放又自由,但甦櫻桃覺得,kate應該過的並不幸福。

    不過她應該很疼愛孩子,才會給湯姆和珍妮看孩子的照片,而且她很瘦,整個人很憔悴,看她整個人的精神狀態似乎也不是很好。

    都是女性,沒必要自己為難自己。

    但是,她的錢夾到底是在哪兒丟的,又該去哪兒找呢?

    “你們等著吧,這個錢包我去找。”湯姆把嘴後一口饅頭塞到了嘴巴里,滿意的舒了口氣︰“這是我吃過最好吃的東西,嬸嬸,以後咱們也這樣做饅頭吃吧。”

    不說花生醬是買不到的東西,綿白糖是那麼容易能買到的嗎,清油,一個月就兩斤的定量,想天天吃炸饅頭片,他也太膨脹了一點吧。

    從食堂出來,湯姆轉身就跑。

    甦櫻桃是想開著拖拉機回一趟廠里,在軍區的吉普車上找一找錢夾的,畢竟一般丟東西,在車上的概率會比較大,但珍妮隨即說︰“嬸兒,錢夾不在車上,我們把吉普車上所有的地方都摸遍了,根本不在,咱們在醫院找吧。”

    那就是掉在來醫院的路上,或者醫院里了。

    一開始,kate是把湯姆叫到病床前,悄悄跟他說的錢包的事兒,所以倆孩子不但把車上所有的地方都找了,就連醫院從門診到住院部的走廊都找了一遍。

    這已經是倆孩子第二次找錢包了。

    湯姆又進了住院部,甦櫻桃帶著珍妮,打算在外面的花園牆跟,花園里再整個兒翻了一遍,萬一kate也在花園牆上坐過,錢夾不小心掉到牆跟,或者說圍牆里了呢。

    當然,甦櫻桃也知道,kate是被一群人陪著進的醫院,一進門就是貴賓級的待遇,不可能在這些地方亂走動。

    但是一個m國籍的華裔,剛到秦州就丟了錢夾,這事兒確立關乎秦州的臉面。

    要真找不到,不說湯姆的冤屈洗不掉,確實很丟秦州的面子。

    而要說是秦州的普通民眾偷的,那也不行啊,這事兒要給反應到上面,上面會怎麼看秦州的治安?

    正找錢夾的時候,甦櫻桃看到宋正剛的車進了醫院,從車上先下來的是宋清溪,緊接著是宋正剛,倆父女直奔住院部。

    她估計李薇那邊得吵起來,果不其然,一會兒就看李薇從病房里出來,手里端著一只白面印花的鐵盆,站在住院部外面的窗台下。

    李薇氣啾啾的說︰“宋正剛,我可是為了你才這麼拼的,農業部來了領導,我盡心盡力的搞招待,你居然敢懷疑我,你懷疑我賺黑錢?”

    顯然,她堂妹李琴在醫院里倒藥的事情東窗事發,李薇終于知道了。

    又給宋正剛低聲責備了兩句,李薇估計是氣極了,把盆子往閨女手上一杵,大聲說︰“你要懷疑我,那索性咱們離婚,你愛找誰去找誰,這一攤子事兒,我還不管了。”

    “你不管了,那你知不知道,保石花有個妹,丈夫在咱們省文化廳,要整我,輕而易舉?”宋正剛壓抑不住怒火的說。

    是,保醫生姊妹沒有兄弟,但是,姊妹四個嫁的都不錯,而且都會拉關系,跟那種人交往,平常听她拍拍馬屁,你覺得很舒服。

    但萬一哪天翻臉,捅的就是馬蜂窩。

    她們姊妹之間護短的厲害,又喜歡整人,招惹那麼一個老太太,對于宋正剛來說,簡直就是後患無窮。

    李薇能不生氣嗎,氣的直跺腳。

    不過雖然嘴里說著狠話,但她從女兒手里奪過臉盆,就又進病房去了。

    總理辦公室都在關注kate的到來,顯然,這位貴賓特別的重要。

    李薇能跟丈夫吵架,但是大事她不能耽誤。

    大事當前,李薇自己也很生氣,畢竟,李琴倒藥的事情她是真不知道,而保醫生呢,平常看起來,也是一個很溫柔,很慈詳的老太太,因為醫術好,李薇經常找她給孩子們開點藥,誰知道她私底下會去倒藥?

    當然,事情被查明,只要李薇沒有收過黑錢,這事兒就牽扯不到她身上。

    但是宋正剛因此責備她,她也很生氣啊。

    宋正剛在原地站了會兒,示意閨女把自己給妻子帶的點心和蛋糕給妻子送進去,上了車,帶著閨女,轉身也走了。

    這邊,甦櫻桃還在花壇,圍牆下,四處摸著錢夾,突然就听湯姆喊了一聲︰“嬸嬸,錢夾,錢夾我找到啦。”

    咦,這小伙子真不錯,這麼快,他就把錢夾給找到啦?

    珍妮跑起來可快了,腳步賊快的,沖進住院部去了。

    甦櫻桃也隨即沖了進去,但是,在住院部並沒有找到湯姆,听這孩子隱隱的聲音,他應該是在門診。

    果然,只听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從門診到住院部,一條長長的走廊,湯姆還真的舉著一個錢夾,從門診那邊跑過來了。

    一個紅色的錢夾,很大,顏色很鮮艷,也很漂亮。

    一見甦櫻桃,湯姆眉飛色舞,興高采烈的就講開了︰“在門診大廳的暖氣片兒里卡著呢,因為是kate阿姨沒把旅行包拉嚴實,坐下來的時候,錢夾不小心滑出來,卡進去的。”

    這還等啥,倆孩子這不就可以證明,自己確實沒偷過錢夾了?

    不過,湯姆在各個病房里,或者病人,或者家屬,還有好些個醫生,護士的圍觀下,舉著錢夾進了kate的病房,迎接他的,簡直可謂是一兜傾盆的冷水。

    而且,這一兜傾盆的冷水,還是他的kate阿姨,親自澆在湯姆身上的。

    不過,因為kate說的是英文,在外面圍觀的人,沒有一個听懂她說的話是什麼意思,大家只看到湯姆把那只錢夾緩緩放到了kate的膝蓋上,然後咬了咬,轉身出門了。

    “你們誰知道,咋回事兒?”有人問。

    “估計是這孩子偷了那個女同志的錢夾,又給人還回來了吧。”有人適時回答。

    “听說這位女同志是從古巴來的,咱們中巴可是好伙伴,這孩子是個洋孩子吧,居然偷外賓的錢包,這可過分啦。”有些人還在嘆息,搖頭。

    鄧昆侖在回國的時候,在船上跟湯姆說過,這個國家的人,熱情好客。

    原來的湯姆不懂得熱情好客四個字的意思,不過後來去過小鄧村,去過小谷村後湯姆就明白了,他們或者自己人會吵架,打架,但不論任何人,對客人都很熱情,也絕不可能偷客人的錢夾。

    所以他才有信心自己能找到那個錢夾,因為這兒的人就不可能偷那個錢夾,它丟在哪兒,肯定能找得到。

    但是他高估了kate對于自己的看法。

    就在剛才,kate用英文對他說︰“湯姆,很感謝你願意主動把錢夾交出來,這是一個全新的地方,你也有了新的朋友,就不應該再偷東西了,知道嗎?”

    所以kate並不認為錢夾是丟了,她依然固執的認為,錢夾是他偷的。

    而現在,外面那所有的人,也認為錢夾是他偷的,要不然,他怎麼能又把錢夾給找回來?

    “嘿,甦,湯姆是個好孩子,我們已經商量好了,這個錢夾是我自己丟的,我很感謝他幫我找回來,好嗎?”看甦櫻桃擠了進來,kate捧著錢夾說。

    殺人誅心,這話不是暗示,簡直就是在明顯,說錢夾是湯姆偷的。

    只不過孩子找回來了,于是,她打算寬容而又大度的,原諒湯姆嘍。

    當然,kate對于甦櫻桃,是真心實意的欣賞。

    已經結了婚,並且生了孩子的kate,在初踏上這片國土的時候,對于鄧昆侖目前的處境非常擔憂,不過隨著見到甦櫻桃,那種擔憂也減少了不少。

    在m國的時候,她就知道,在這個國家,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之間,正在進行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和廝殺。

    而全世界,也在關注這場廝殺。

    資本主義國家當然認為,華國走的是一條錯誤的道路,這條道路迄今為止,沒人走成功過,處在這種大環境下,鄧昆侖的日子肯定很難過。

    但甦櫻桃讓kate看到了希望,她很聰明,而且肚量不小,涵養也很不錯,所以,她確實是很欣賞甦櫻桃的,並且,還想深入的跟甦櫻桃交談一下。

    但是,甦櫻桃的反應,卻讓她措手不及。

    “你還是認為這個錢夾是鄧長城偷的,而不是自己疏心大意,丟掉的?”甦櫻桃拿著那個錢夾,尾音揚的很高。

    kate笑了一下︰“不不,甦,就算它是我丟的,我願意承認是我丟的,好嗎?”

    “不,你應該承認的是你的自大和狂妄,以及你這種自大和狂妄會帶給一個孩子的傷害。”把錢夾重新丟回kate懷里,甦櫻桃轉身,李薇都來不及堵她的嘴巴,她對著病房門口一眾圍觀的人說︰“同志們,這位鄧長城是我的孩子,我以我的人格保證,他絕對沒有偷過古巴友人的錢夾,就現在,古巴友人冤枉了他,你們信也行,不信也行,我的孩子沒偷過錢夾。”

    “甦,沒必要這樣嘛,我很想跟你好好聊一聊,你能坐下來听我說幾句嗎?”kate連忙又說。

    事實上她有很多事情要跟甦櫻桃談,她就這樣走了,kate當然不想。

    甦櫻桃拉過湯姆和珍妮,轉身就走︰“等你發自內心承認我的孩子沒偷過錢包的時候,咱們再聊吧。”

    等甦櫻桃從病房里出來,不一會兒,李薇也追出來了。

    堵上甦櫻桃,她說︰“小甦,羅美玉說你要不跟她談,她就不走。趕緊去問問吧,她到底有什麼重要的事情想跟你談,談完咱們快點送她走,我伺候不起了。”

    從一開始雄心勃勃,想在招待外賓的事情上立功。

    到現在,各個方面都把外賓給惹了,李薇簡直想痛哭流涕︰這外賓,她現在只想送走,一分鐘都不想再要了。

    “走什麼走,她要不想走就讓她呆著,早晚,她得從心底里認識到,湯姆和珍妮比她想象的優秀一萬倍才行。”甦櫻桃還不伺候了呢。

    真是慣出來的毛病,一副悲天憫人的自大樣子。

    要給她5000塊錢吧,鬧的跟施舍一樣。

    還自以為是不停的說欣賞她,真是笑話。

    就算綁著,甦櫻桃也要kate留在秦州,早晚,要她把湯姆看順眼了才讓她走。,,網址m..net  ,...︰




同類推薦︰ 謀家斂財人生[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小甜蜜重生後前夫篡位了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女主,請放過白月光[快穿]家養反派(穿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