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學神,抑制劑要嗎 第60章 第 60 章

第60章 第 60 章



    誰也沒想到, 昨晚細細碎碎的雪花,卻在下半夜轉大了,一夜過去, 新年的第一天早上,外面的世界披上了一層厚厚的白衣。【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

    林蕭然有點興奮, 光著腳就從(床chuang)上跑下來, 來到窗邊。

    窗台上鋪著毛茸茸的毯子,白糖躺在上面呼呼大(睡Shui), 昨晚看到林蕭然過來, 白糖又賴在這里不走,後來自己在這里玩(睡Shui)著了, 林蕭然就讓它(睡Shui)這兒了。

    他把白糖抱起來,自己坐上了窗台,把白糖放在腿上。

    小東西(睡Shui)覺被打擾,眼楮迷迷糊糊的睜開了一下, 然後又閉上, 在林蕭然身上蹭了蹭, 找了個舒服的位置繼續(睡Shui)了。

    林蕭然輕輕的(摸Mo)著它的小腦袋, 靠在窗邊看著窗外。

    花園里的雪還沒有清掃, 一片雪白,不遠處的松樹下面落下了幾只麻雀不知道在雪地里找著什麼, 拱橋上鋪著厚厚的一層雪,看起來讓人好想上去踩兩腳。

    可是肯定很冷, 還是躲在空調房里看的好。

    林蕭然有些奇怪癖好,比如狂風驟雨的天氣早早的鑽(上shang)床, 听著外面的雨聲, 還有像現在這樣, 隔著玻璃窗看窗外的雪景,他都會有一種很幸福的感覺。

    此時手機來了提示音,他順手拿過來點開,發現是高三一班的群,有人連續發了好多張昨晚東湖邊煙火盛會的圖片,一下引出了很多人。

    【說真的,咱們城市已經有多久沒有在新年搞一場煙火大會了?又不讓私底下放,我真的已經很久沒有看到過了。】

    【以前就算有,每次都是海邊。我就納悶了,大冷天的誰樂意往海邊跑去看?東湖不香嗎?】

    【煙火大會一般都是讓咱們在電視機里看的,在哪兒不是一樣?不過昨晚的真好,站在我家陽台上就能看到。】

    【到底誰想到的在東湖邊放的,我看新聞上報道說是環東湖一周,好大的手筆啊。】

    【貼心!幾乎照顧到全市每個方位了,我只想說(干gan)得漂亮!】

    【過年再來一場怎麼樣?】

    【我估計不可能。我們作為觀眾也就是昨天晚上驚(艷yan)一把,可整件事情要辦下來應該挺麻煩。東湖邊跟海邊不一樣,東湖在市中心,周邊很多建築物,還有植被,冬天(干gan)燥,特別容易著火。估計前期各種安全措施應該準備了很長時間,是個大工程。】

    ……

    平時安靜的班級群,今天不知道為什麼忽然熱鬧了起來。

    林蕭然低著頭看著群里面消息飛速的刷過,濃密的睫毛撲閃撲閃的眨著,想起了昨晚。

    正如同學說的那樣,昨晚那場煙火盛會並非大家看到那麼簡單,要在市中心舉辦一場煙火大會,前期的投入一定很多。

    顧揚,也太費心了吧?

    薄薄的(紅hong)唇微微彎了彎,林蕭然輕輕笑了,其實與他而言,他更喜歡顧揚後來給他點燃的那幾根小煙花棒。

    小時候,他隔著玻璃窗看著樓下的小朋友玩過,曾經無比羨慕。

    後來大了,自己可以買了,似乎又覺得沒必要。

    直到昨晚顧揚把點燃的煙花棒放在他手里,他忽然覺得開心,仿佛一瞬間回到了小時候,他不是那個只能隔著窗戶看別人玩的孩子,他也在其中。

    顧揚並不知道他小時候的經歷,只在游戲中听他說過一句,小時候不曾放過煙花,便牢牢記住了。

    “喵∼”

    小東西這個時候醒了,趴在他身上伸長前爪伸懶腰,沖他軟軟的叫。

    林蕭然抓著它的兩個小爪子捏了捏,“餓不餓?咱們去吃小魚(干gan)。”說完,抱著小家伙跳下了窗台出去了。

    此時並不是只有高三一班的班級群里面在討論昨晚的煙花盛會,朋友圈里也各種在刷圖片,很顯然昨晚的一場煙花盛會,給本市的新年來帶了居高不下的話題度。

    顧家,書房中,顧修遠坐在書桌後面看著鋪天蓋地的關于昨晚的煙花盛會的報道,抬了抬眼鏡,看著對面的楊秘書,“這事兒沒听你提過。”

    楊秘書笑了笑︰“揚揚想到的,跟我說了,我想著也不是什麼大事,就讓人安排了。”

    確實不是什麼大事,換了以前顧修遠也不會過問,不過這次他卻有點意外。

    顧揚並不是張揚的(性xing)子,基本上不太會因為家庭背景去做那些富二代富三代喜歡的華而不實的事情,這次怎麼會忽然想要搞一個煙花盛會,還是在東湖邊。

    這不是挺奇怪的?

    “他沒說為什麼要弄這個?”顧修遠問。

    楊秘書搖頭,“只說是他覺得在東湖邊放煙火應該也好看,可現在管制了,私下不能放煙花了,不如就借著新年搞一場大的。不過……”楊秘書有笑了,“我倒覺得這是揚揚的借口。揚揚雖然平時看起來有點隨心所欲,倒也不至于為了自己看一場煙火就這麼搞。十七八歲的年紀,這麼費心,搞這麼浪漫的場面,十有**應該是送給心上人吧。”

    “心上人?”顧修遠很意外,“他談戀愛了?”

    “哦這個,我也不清楚,也是我猜測。”楊秘書道。

    顧修遠卻覺得他這個猜測挺有道理,要不是談戀愛了,顧揚應該不至于做這種事情。

    可顧揚才高三吧?還馬上就要高考,這個時候怎麼能談戀愛?也不知道對象是什麼樣的人,要顧揚這麼費心去哄,估計不是什麼好學生,萬一把顧揚帶壞了可怎麼辦?

    顧修遠沉吟了片刻,交代道︰“你稍稍留意一下,看看顧揚到底有沒有談戀愛,跟誰在談。”

    “這……不太好吧?”楊秘書有些為難,“揚揚要是知道,會生氣的。”

    楊秘書自然是知道顧家父子兩個人(關guan)系一直不和睦,這要是讓顧揚知道顧修遠派人調查自己,肯定會生氣。

    “你就不能不讓他知道?”顧修遠聲音一沉。

    楊秘書瞬間沒了脾氣,“是,我這可就讓人去辦。”

    楊秘書走後,顧修遠摘下眼鏡捏了捏眉心,不知道為什麼,最近他總有不好的感覺。

    要是以前他得知顧揚弄了這麼一場煙火盛會,他估計也不會多問,可最近他總覺得顧揚好像有點不一樣。

    難道真的是因為談戀愛了?

    其實這個年紀談戀愛也奇怪,顧揚要真遇到喜歡的人,只要能不耽誤高考,他其實也可以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就是不知道對方是什麼樣的孩子。

    他起身走到了窗邊,想看看雪景分散一下注意力,正好看到樓下花園里顧揚正在興致勃勃的堆雪人,一旁林蕭然穿的密不透風站在旁邊看。

    玻璃窗的隔音效果很好,他听不到兩個人在說什麼,卻能看到兩個孩子都很開心。

    顧揚時不時回頭過來,似乎是在問林蕭然應該怎麼弄,林蕭然怕冷不敢自己動手,就在旁邊給意見。

    雪人堆好後,林蕭然跑過去把自己脖子上的圍巾拿下來圍在了雪人的脖子上,彎著腰拿手機給雪人拍照。

    顧揚在旁邊偷偷的把堆雪人堆的冰涼的手伸過去,在他的臉頰上一貼,冰的林蕭然縮了縮脖子,顧揚連忙把手縮回去,跑開了兩米沖林蕭然壞笑。

    林蕭然(摸Mo)了(摸Mo)自己的臉頰卻沒有生氣,把手里的暖寶寶遞到顧揚跟前。

    顧揚有些意外,看了看林蕭然又看了看暖寶寶,笑的很開心,伸手接過暖寶寶,也不知是不是有意的連林蕭然的手一起抓住了。

    顧修遠听不到他在說什麼,只看到林蕭然也沒掙(脫tuo),一邊听他說話,一邊被他拉著一起回屋了。

    沒由來的,顧修遠想起了昨晚的那場煙火。

    顧揚如果真的是為了某個人安排了昨晚的煙火,那個人會不會是……林蕭然?

    他被自己這個想法嚇了一大跳,可是他真的有點擔心。他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總覺得這兩個孩子之間如今有一種別人(插cha)不進去的感覺。

    他再次無奈的捏了捏眉心,甩頭把腦子里這個奇怪的想法丟開了。

    反正他已經讓人去查了,很快就會有結果。

    等有結果再說。

    萬一是自己猜錯了,因此是責問顧揚,父子二人的(關guan)系又會惡化。

    可楊秘書那邊找人查了好幾天,得出了結論是,顧揚沒在談戀愛,不但沒有談戀愛,最近心思全在學習上,比之前還要認真。

    七中校園里倒是在傳他跟林蕭然是一對,可楊秘書覺得並不可信,七中的學生只是因為不知道顧揚跟林蕭然的(關guan)系,單純的因為兩個人(關guan)系好,產生了誤會而已,所以這一點他都沒跟顧修遠說。

    顧修遠听了他的匯報倒是松了一口,晚上回家已經過了十二點,在二樓看到顧揚的房間燈還亮著,特意走過去敲了敲門,推門進去,看到顧揚這個時間依然在做題,確實很認真的樣子,心里甚是欣慰。

    “認真學習是好,可也不能熬太晚,明天還要早起上學,趕緊(洗xi)澡(睡Shui)吧。”開心是開心,多少也有點心疼兒子,忍不住叮囑了一句才帶門走了。

    不過他的叮囑沒什麼用,顧揚看了一眼關上的房門,低頭繼續刷題。

    跟林蕭然的賭約,他可是一定要贏的,畢竟獎勵太誘人。

    所以這段時間他幾乎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學習上。雖說贏了獎勵很誘人,可要贏去不容易。

    上次他跟林蕭然的總分差了二十多分,分數越高的時候,這種差距反倒越難拉近。

    而且,誰也不知道林蕭然有沒有認真寫卷子,因為他經常提前交卷。

    要是把剩下的時間放在檢查上,說不定粗心大意錯的題目都能找出來,那分數又另說了。

    所以顧揚要贏就要拼了。

    林蕭然知道他的心思,最近都不打擾他,免得到時候顧揚說他勝之不武。

    而且他也很期待顧揚全力以赴之後的成績,贏了這樣的顧揚,他才爽!

    結果他做夢也沒想到考試的前一天晚上,他洗完澡光著腳在地上站了一會兒,第二天一早竟然感冒了,鼻涕流個不停。

    而且癥狀越來越嚴重,下午開始有點發燒,持續了兩天,頭昏昏沉沉的,吃了藥還會犯困。

    他又不想輸給顧揚,一直(強qiang)撐著。

    終于考完了最後一門課,他累的趴在桌子上完全不想動。

    這次考試也算是期末考試,考完大家就放寒假了,同學們都很興奮,交完卷子一個個兔子一樣沖出了教室,很快考場就只剩下林蕭然一個人。

    顧揚在樓梯口的考場,考完等在門口,陸陸續續看到大家走出來了卻沒等到林蕭然。

    他連忙跑去了林蕭然的教室,進門就看到林蕭然一個人趴在桌子上,當下心跳漏了一拍,箭步沖了上去,輕輕喊道︰“然然,怎麼了?”




同類推薦︰ 最強妖孽天王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偷偷藏不住超神機械師清穿之媚寵春嬌死亡回旋[無限]身份號019穿成暴君的男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