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學神,抑制劑要嗎 第59章 第 59 章

第59章 第 59 章



    難道, 林嵐看出什麼了嗎?

    林蕭然下意識抿了抿嘴唇,他很少有這麼心虛的時候,好像做壞事被抓住了一樣, 雙手不由握緊了幾分, “媽,你什麼意思?”

    難得看到兒子緊張的一面,林嵐撲哧消除了聲, 拉著林蕭然的手拍了拍, “然然被嚇到了?媽媽開個玩笑, 而且揚揚人真的不錯,然然不考慮一下?”

    開玩笑的?

    林蕭然暗自松了口氣, 撇了撇嘴道︰“我們就是朋友。【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

    “真的嗎?”林嵐一臉的惋惜︰“那真是可惜了,我覺得揚揚好像挺喜歡你的, 看你的時候眼神里透著……”

    “媽!”林蕭然心虛, 實在不想繼續這個話題, 無奈的喊了林嵐一聲。

    林嵐會意, 立刻笑道︰“好了好了,媽媽不說了,媽媽以後不拿你們純潔的友誼開玩笑了行不行?晚飯吃什麼了?餓不餓,要不要給你再做點?”

    “不用了, 我(洗xi)澡(睡Shui)了。”林蕭然稍稍安心了點,可又對騙了林嵐有點罪惡感, 趕緊鑽回自己房間去了。

    另一邊顧揚跟顧修遠回程的路上,跟往常一樣, 父子二人根本沒話說, 顧揚保持著同一個姿勢看著窗外, 顧修遠期間看了他好幾次, 終究還是把到了嘴邊的問題跟咽了回去。

    他想自己可能是多心了,顧揚是青春期的alpha,這個階段信息素確實容易失控,也許他剛才在林嵐家里聞到了顧揚的信息素只是顧揚練歌或者受了音樂的(刺ci)激泄(露)出來的,未必跟林蕭然有什麼(關guan)系。

    他應該相信顧揚。

    --

    七中的元旦文藝匯演安排在十二月三十號的下午。

    組織這次活動的同學也很會來事,知道自從高三一班把顧揚跟林蕭然的節目報上來之後,全校學生都盼著看兩個校草同台,特意把兩個人的節目排在了最後,壓軸登場。

    不過論壇上關于他們兩個人節目的討論度從幾天前就一直居高不下。

    節目單一出來,立刻引發中所有人的好奇,揚哥要唱歌?學神要彈鋼琴?

    緊接著就有不知名的高三一班學生在論壇上透(露),表示顧揚唱歌很好听,之前一班籃球賽拿了冠軍,大家一起出去慶祝的時候,顧揚有唱過。所以,大家期待就是了!

    但是關于林蕭然會彈鋼琴這事兒,卻根本沒人知道。

    畢竟學神以前別說是在元旦文藝匯演上上台表演了,坐在下面看都不太可能。

    所以除了學習成績,關于林蕭然的一切,在七中眾人眼中都是迷。

    可一想到上次籃球比賽,從來連體育課都不上學神,所有人都以為他根本不會打籃球,可籃球比賽上人直接拿了個mvp,至今他的十佳進球路視頻還在論壇學神專區掛著呢。

    所以,學神會彈鋼琴似乎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說不定跟籃球一樣,不鳴則已一鳴驚人。

    然而就算有了這樣的心理準備,當舞台的燈光暗下去,一道光速傾瀉而下,照在白衣少年的身上,修長漂亮的手指靈動在黑白鍵上跳躍著,清新悅耳的音符流進他們的耳朵里的瞬間,還是被驚(艷yan)到了。

    等了一個下午,盼著學神出來就尖叫的粉絲都忘了吶喊,現場忽然被林蕭然的音樂感染的平靜了下來,所有人都被帶入情境中一樣。

    安靜,卻投入。

    悠揚的前奏結束後,另一束光才落了下來,身材高挑利落的少年靠在鋼琴旁,微微低著頭,手里拿著話筒,帶著慵懶隨(性xing)卻溫柔的聲音從他的口中傳出來,與音樂完美的融合到了一起。

    很簡單的一個節目,跟之前精心準備話劇小品魔術之類的相比,似乎是最隨(性xing)的一個節目。

    可是輕而易舉的就吸引了所有人眼球。

    毋庸置疑也是討論度最高的節目,兩人一下台台下就炸開了鍋,眾人高喊著“學神揚哥真帥”,論壇上兩個人演出的視頻也已經發出去了,下面的討論越來越多。

    【臥槽!我學神到底是什麼寶藏男孩啊?一出手就是絕(殺sha)啊!你們看他彈鋼琴的樣子,像不像白馬王子?】

    【真的!我宣布從今天起,加入學神粉絲團大軍了,這也帥了吧?他出現的一瞬間,帥上天了有沒有?我……詞窮了。】

    【就沒人濤一下我揚哥的嗎?我揚哥沒有排面?】

    【揚哥也好帥!帥炸了!而且揚哥唱歌真的好好听,特別溫柔有沒有?你們覺不覺得有種在你耳邊說情話的感覺?】

    【那肯定也不是跟你在說,人家揚哥是在跟學神說。】

    【肯定是!兩個人中間對視那一幕,你們有沒有看到?我的天,相視一笑,甜死了!】

    【空氣里都飄著戀愛的酸臭味有沒有?】

    【講真,你們之前有人看到過學神笑嗎?我的天啊,怎麼那麼好看?】

    【他要是能沖我這麼笑一下,我做夢都能笑醒。】

    ……

    眾人都在討論這場演出的時候,兩位被討論的正主已經從後台的側門偷偷溜出去了。

    冬天天黑的總是特別早,兩個人從學校後門出來,天已經黑了。

    大部分學生這個時間還在學校,而且今天怎麼說也是跨年夜,明天又放假,大部分學生今晚都有活動,所以這會兒小吃街沒什麼人。

    兩個人趁著人少,跑去了街尾那家平時人氣爆棚的火鍋店吃了一頓熱騰騰的火鍋。

    出來時,時間已經快八點了。

    因為沒什麼客人,又是跨年夜,不是商家早早的就關了門,倒是比平時還要冷清點。

    “幸好,(奶Nai)茶店還開著門。”

    而且今天還不用排隊。

    顧揚跑過去點了兩杯原味(奶Nai)茶,一杯不加糖,林蕭然站在旁邊等他。

    此時,天空經飄起了細碎的雪花,一片一片的,飛絮一樣。

    林蕭然不由伸出手來去接。

    沿海偏南方的城市,冬天下雪的機會不多,所以偶爾飄下幾片雪,少不得會讓人心里歡喜,林蕭然也不例外。

    顧揚從老板手里接過(奶Nai)茶,回頭就看到路燈下,裹的嚴嚴實實的少年,伸出一只白淨的手接著雪花,一雙透亮的眼楮盯著手心里小小的雪花一點點融化成水滴,濃密的睫毛撲閃撲閃的眨著。

    顧揚失笑,走過去把熱乎乎的(奶Nai)茶放到他的手上,笑道︰“我們學神也有這麼幼稚的時候?”

    林蕭然不理他。

    他是有些怕冷的,入冬之後早晨連自行車都不騎了,坐公交,打車,走著上學都好,騎車太凍手了。

    而且除了必須要寫的字,手都是藏在口袋里不拿出來的。

    這會兒真是因為看到了雪花有些開心,才舍得把手伸出來。

    就這麼一小會兒,手已經凍的冰冰涼涼。

    熱熱的(奶Nai)茶放在手心里舒服得很,他立刻用雙手捧住暖手。

    顧揚幫他把管子(插cha)好,順手抓住他的一只手在手里捏了捏,“這麼怕冷還學別人玩雪?”說著有些心疼把他的手(插cha)進了自己的口袋里,用自己的手幫他暖。

    林蕭然喝著暖暖的(奶Nai)茶不說話,只是有些奇怪,為什麼顧揚穿的比他還少,手卻總是那麼熱。

    “還冷嗎?”走出了小吃街,顧揚喝完(奶Nai)茶又(摸Mo)了(摸Mo)林蕭然另一只手,發現已經不那麼涼了,可還是有些不放心。

    林蕭然隨手把(奶Nai)茶杯丟進了垃圾桶,手(插cha)進了口袋,搖頭。

    其實冷的只是手,這會兒喝完了熱熱的(奶Nai)茶,整個人好像都暖了起來。

    “那,散步回去?”顧揚問。

    今晚是跨年夜,林嵐的電視台有一台現場直播的晚會,林嵐要主持,直播要持續到凌晨,所以林蕭然今晚要去顧揚家住。

    從七中去顧揚家也不算遠,顧揚上學也都是走著來回的。

    冬天冷了,他才偶爾打車。

    不過這會兒飄著零星的小雪,林蕭然明顯很喜歡,他到覺得散步回去也不錯。

    林蕭然點了點頭,抬頭看著天空飛舞的雪花,偶爾有那麼一兩片會落在他的頭發上,顧揚總忍不住伸手去撥弄。

    “以前跨年夜,你都怎麼過?阿姨也要主持晚會吧?”

    兩個人不緊不慢的走著,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

    “嗯,在家呆著。”林蕭然輕聲道。

    “跨年夜自己一個人啊?”顧揚捏了捏他的手,想象著林蕭然一個人在家里寫作業玩游戲,外面處處都是節日的喧鬧,有點不舍。

    林蕭然听出來了,偏頭過來,清澈的眼楮看著他眨了眨,“你呢?”

    “我?”顧揚想了想,忽然笑了,“我好像也是自己一個人在家呆著。”

    林蕭然看著他不說話,顧揚懂他的意思︰看吧,你不是跟我一樣?心疼什麼?

    顧揚卻忍不住笑出了聲,這就是林蕭然吧,總會用自己的方法去安慰他。

    半個小時後,兩個人拐進了東湖邊的林蔭路,卻發現一片黑暗,兩邊的路燈全都不亮,連不遠處顧家的別墅都沒有燈光。

    “嗯?”林蕭然有些意外,不由看向顧揚。

    瞬間,砰的一聲響起,引得他聞聲看去,只見一朵煙花從東湖岸邊升起,飛到了夜空中綻開,緊隨其後,兩朵三朵,百朵千朵,綿延著整個東湖岸邊,無數的煙火騰空而起,絢麗無比,將整個東湖都照亮了。

    夜空中的煙火倒映在湖水中,仿佛形成了兩個世界,兩個世界都美輪美奐。

    林蕭然在驚訝了一瞬間之後,腦海中忽然浮現了之前跟顧揚一起星落湖放煙火畫面。他記得顧揚跟他說在東湖邊煙花比星落湖還要美。

    上次線下賽,顧揚也在他耳邊說過,下次要在東湖邊放煙火。

    可是……

    他忍不住回頭去看顧揚,顧揚也在看他,桃花眼笑的彎彎的,卻一臉無辜︰“今天本市在東湖邊有煙花盛會,你不知道嗎?網上早就傳開了。”

    似乎怕林蕭然不相信,他特意那手機出來翻出信息給林蕭然看。

    但林蕭然不看,就只是看著他,一雙清澈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盯著他,仿佛在說︰我看你還能編出什麼花?

    顧揚失笑,走過去捏了捏他的臉,“好了,我承認,是我找楊叔叔安排的。放心,報備過,也排除了安全隱患。算是新年送給市民的禮物。本來想安排在凌晨,怕太冷你不願意出,就安排在現在了。林蕭然,新年快樂!”

    對上顧揚那雙含笑的眸子,林蕭然有一瞬間說不出自己是什麼感覺,他真的沒想到顧揚為了兌現跟他隨口說過的一句話,鬧出這麼大的排場來。

    “顧揚……”

    “啊對了!還有……”

    林蕭然剛要開口,顧揚忽然想到了什麼,拉著他從一棵樹的後面拿出一個盒子,打開里面居然一根根拿在手里放的煙花。

    顧揚從里面拿出一根來點燃遞給林蕭然,“你之前不是說小時候沒有放過煙花嗎?今晚可以放個夠!”

    林蕭然愣怔了一瞬,伸手接過來,看著小小的火光在空氣中閃耀著,透亮的眸子里飛速的閃過了什麼,嘴角微微上揚了起來,從顧揚手中又拿過了好幾根,一起點燃。

    “到湖邊去!”顧揚拉著他來到岸邊,手中的煙火清晰的倒映在了湖水中。

    “是不是比星落湖好看?”顧揚笑問。

    林蕭然偏過臉來看他,點頭,聲音透著開心的笑意,“顧揚,謝謝!”

    煙花的微弱的火光照在他的臉上,顧揚看到他水紅的嘴唇彎著好看的弧度,連眼楮里都盛滿的笑意,漂亮的不得了。

    顧揚知道,此刻他是真的開心的,心里喜歡又心動,忍不住湊上去親了親他的嘴唇,低聲笑問︰“有謝禮嗎?”

    清澈的眼楮眨了眨,林蕭然抬頭看著顧揚,“你想要什麼?”

    顧揚笑了,他不過故意逗林蕭然,沒想到林蕭然這麼乖就答應了。那……不要不就虧大發了?

    低頭將臉枕在林蕭然的肩膀上,在他耳邊壞笑道︰“讓我咬一口?”

    “嗯?”林蕭然有些意外,“我沒在發情期。”

    “我知道。”顧揚摟著人不撒手,“可我想你身上有我的味道。”

    林蕭然偏過臉來看了看他,水紅的嘴唇輕輕抿了抿,低頭靠在顧揚的肩膀上,抬手撥開了脖子里後面的衣領,(露)出了腺體,小聲道︰“咬吧。”

    看著林蕭然主動把腺體湊到他跟前,顧揚的氣息微微變的粗重,忍不住低頭在腺體上親了一口,立刻引得敏感的omega一陣輕顫,隨後不爽道︰“喂!別做多余的事……啊……”

    不等他說完,顧揚輕輕咬上了腺體,alpha的信息素立刻(勾gou)著他的(身shen)體開始翻騰。

    他緊緊的抱著顧揚,等待(身shen)體適應平復。

    alpha卻因為標記定力格外薄弱,嘴唇松開了腺體,一路沿著白皙的脖子親(吻wen)到了水紅的唇瓣上。

    剛被標記的omega無比溫順,軟軟的嘴唇被alpha含在嘴巴反反復復品嘗著,他也因為跟alpha的親近感到身心愉悅,忍不住從喉嚨里發出了聲音。

    alpha的動作立刻變得急切,大手不自知的要去(脫tuo)林蕭然的衣服。

    忽然,顧揚猛的把人松開,看到自己的手在做什麼,尷尬又有些無奈,低頭抱著人半天都不說話。

    林蕭然也沒說話,他知道顧揚怎麼了,稍稍也有點尷尬。

    安靜了好一會兒,兩人的心跳才漸漸平復了下來。顧揚輕輕的在林蕭然的耳邊笑了起來,小聲道︰“然然,我們打個商量唄。”

    “說。”林蕭然言簡意賅。

    “高考的賭約,加個彩頭怎麼樣?比如……”顧揚拉長了聲音,“如果我贏了,換個方式標記你?”

    林蕭然︰“……”

    濃密的睫毛抖了抖才反應過來,顧揚是什麼意思,臉一熱,把顧揚推開,轉身要走。

    顧揚立刻挑釁的跟了一句︰“不敢?”

    “說誰不敢?”林蕭然立刻回頭直(勾gou)(勾gou)的瞪著顧揚,“好,我答應了!”

    顧揚心里笑開了花,他就知道他可愛的男朋友最經不起激將法的,而且,他還有點想得寸進尺,上前來到林蕭然身邊,“說起來高考還有好幾個月,不如我們堵下次月考怎麼樣?”

    話音落下,兩道鋒利的視線刀一樣落在了顧揚的臉上。

    完了!玩(脫tuo)了,男朋友生氣了。

    顧揚正要從善如流的道歉,卻見林蕭然清冽的眸子里冷光盡收,揚起了一抹似笑非笑,“顧揚,你挺得意忘形啊。真覺得下次能贏過我?”

    哎?

    這是有戲的意思?

    顧揚低頭蹭了蹭鼻尖,笑了︰“也不敢保證。不過彩頭夠誘人的話,我大概會很有動力吧。”

    “哼!”林蕭然翻了個白眼,“行!我答應了,就堵下次月考。你贏了,按你說的做,你輸了……”說到這里,林蕭然頓了頓,忽然沖顧揚(露)出了一抹好看的笑,輕飄飄的丟出了幾個字︰“後果自負!”




同類推薦︰ 最強妖孽天王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偷偷藏不住超神機械師清穿之媚寵春嬌死亡回旋[無限]身份號019穿成暴君的男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