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學神,抑制劑要嗎 第55章 第 55 章

第55章 第 55 章



    發情期再一次毫無征兆的來了。【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

    一早醒來, 房間里就已經充滿的信息素,(身shen)體開始躁動。

    他知道今天出不了門了,想拿手機給顧揚發信息說一聲, 不知道為什麼,顧揚的臉出現在他的腦海中,信息素霎時間紊亂了,原本會拖上一段時間才會到來的失控感,忽然就達到了巔峰。

    他無力到什麼也做不了,只是本能把自己縮成一團, 死死的咬著手腕,用痛感讓自己保持一絲絲理智。

    可是,好難受!

    (身shen)體也是越來越來躁動就越來越覺得覺得空虛。

    他不知道是這次發情期比以往更嚴重,還是自己之前幾個月都被標記過, 承受力變的越來越差。

    幾個小時的折磨下來, 他的自制力, 理智都在崩潰的邊緣,就快要忍不住了。

    腦子越來越迷糊,(身shen)體的溫度不斷攀升著。

    終于他連咬住自己的手腕都做不到,深深陷進了(肉rou)里面牙關無力的松開了, 嘴巴無意識的喊出了一聲︰“顧揚。”

    此時的顧揚剛走到他的房門外, 正要推門進去,清楚听到了他這一聲呼喊, (身shen)體微微一僵,一把將門推開。

    下一秒冰糖雪梨味的信息素鋪天蓋地襲來, 而發情期的omega正無力的窩在角落里, 漂亮的臉上因為**染上了誘人的緋紅, 蔥白細長的手輕輕顫抖著抓著床單, 皓白的手腕上印著深深的牙印,口中無意識的低喃著︰“顧揚,顧揚我好難受,幫幫我……”

    瞬間,雪松味的信息素失控了,猛的噴發出來,將(床chuang)上的omega包裹的密不透風。

    年輕的alpha也失控了,一把將人拉入懷中低頭(吻wen)了上去。

    深秋的陽光暖暖的從玻璃窗中斜照進來,陽台上修剪的別出心裁的綠植上不知從哪兒飛來了兩只麻雀,嘰嘰喳喳鳴叫著。

    時不時瞪著圓溜溜的眼楮透過玻璃窗往里面看。

    忽然,一陣風吹過,驚的它們撲騰著翅膀飛走了,只剩下一盆盆翠綠的枝葉在微風中搖曳生姿。

    房間里,漂亮的omega終于被平靜了下來,無力的趴在(床chuang)上,仿佛軟成了一汪清水。

    顧揚觀察著他的反應,漸漸松開了腺體,又沒忍住在楓葉胎記上親了一口,剛被標記的omega完全沒有反抗,只回頭看向他。

    清澈的眸子里還有沒散盡的水汽,嘴唇微微有點紅腫,身上的(睡Shui)衣經過剛才一番折騰,領口大開,(露)出了大片白皙的肌膚。

    整個人看起來又軟又漂亮。

    看的顧揚好容易平復下來的(身shen)體又有點躁動,連忙伸手拉了拉他的領口。

    顧揚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在面對林蕭然的時候,定力會那麼差。

    明明昨天晚上,他面對發情期的碧影流年都沒什麼感覺,一點點的信息素泄漏也只是天(性xing)使然,完全不會影響他。

    可每次只要聞到林蕭然的信息素,他會立刻失控,

    今天更嚴重。

    看到發情期的林蕭然,被生理反應折磨的受不了,嘴巴里卻無意識的看著他的名字,他發覺自己的反應比omega的發情期還要嚴重。

    要不是最後關頭找回了點理智,他只怕這會兒已經把人給辦了。

    怕自己再失控,他連忙把視線從林蕭然的臉上挪開,順手把人也拉著坐在(床chuang)上,聲音中的沙啞卻還沒有退去︰“手腕我看看。”

    林蕭然這會兒听話的很,把咬傷的手腕送到他跟前。

    比上次咬的還要恨,牙印深深的嵌在(肉rou)里,血都流出來了。

    看的顧揚眉頭深鎖,滿眼都是心疼,“等一下,我去拿藥箱過來處理一下。”

    顧揚之前在這里住過一個禮拜,對家里的布局很清楚。他很快就從客廳的電視櫃下面拿來小藥箱,抓著林蕭然的手腕小心翼翼的處理了起來。

    看著他幫自己消毒上藥,用紗布把傷口包扎了起來。林蕭然忽然想起兩個月前,他在網吧找到顧揚的那天晚上,似乎也(發fa)生過這樣一幕。

    顧揚也是像現在這樣,低著頭,劉海遮住眉眼,可依然能看出他的專注與認真,似乎不把這點傷口處理好,就有多嚴重的後遺癥一樣。

    那時候林蕭然覺得他太夸張了,這點傷口居然要包扎,麻煩的很。

    現在想來卻跟當初的心境完全不同,非但不覺得顧揚多事,心里還有點甜絲絲的。

    他的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揚的幾分,輕輕喊了一聲︰“顧揚。”

    “嗯?”顧揚低低的應了一聲,此時他正好把傷口把扎好,收拾好小藥箱,順手放到了旁邊的桌子上,琥珀(色)眸子微微一頓,目光瞬間被桌角一根注射針劑吸引。

    “我覺得我應該是……”

    林蕭然紅潤潤的嘴唇動了動,可剛說到一半,後面話被卡在了喉嚨里。

    他看到顧揚伸手拿起了桌角的針劑,眉心一跳,還沒來得及解釋,顧揚剛平復下來的信息素又冒了出來,回頭一把抓過他手腕,將他拉到到跟前,氣急敗壞的低吼道︰“林蕭然你真打算用這個?”

    顧揚手里拿著的是林嵐從國外帶回來的alpha信息素提取物,林嵐讓他帶在身邊以防萬一。

    可林蕭然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每次拿到這個,都會被顧揚撞上。

    前兩次,他不知道顧揚為什麼會因為這個生氣。

    這會兒他明白了。

    昨晚他知道顧揚跟一個發情期的omega在一起的時候是什麼心情,顧揚就是此刻就是什麼心情吧。

    應該比他還嚴重。

    因為alpha天生對omega就有很(強qiang)的佔有欲,無關感情,天(性xing)讓他們不需任何同類接觸自己的omega。

    何況顧揚還喜歡他,這種佔有欲會更(強qiang)。

    所以,看著顧揚動怒的模樣,他有點心疼。

    “顧揚,”他看著顧揚的眼楮,染著水汽的聲音格外柔軟好听,“我若真要用,何必忍到現在?”

    琥珀(色)的眸子微微頓了頓,顧揚的怒火瞬間散去,一抹難以言說的喜悅之情漸漸浮了上來,忍不住追問︰“什麼意……”

    可不等他問出來,房門被敲響了,林嵐的聲音傳了進來,“然然,揚揚,在不在里面?”

    林嵐的聲音瞬間把兩人拉了回來,這會兒整個房間都是兩個人的信息素還沒有完全散去,主要是顧揚的,要是林嵐進來,聞到這麼濃烈的alpha信息素,天知道會誤以為他們做了什麼。

    關鍵是,兩個人這次的標記又跟之前不一樣,確實不是咬了一口那麼簡單,要不是顧揚最後把持住了,這會兒兩個人估計還沒結束。

    所以都有點做賊心虛。

    林蕭然連忙回了一句︰“在,媽,我們在寫作業,馬上就出來。”

    好在林嵐向來也不會隨便進林蕭然的房間,隔著門說︰“行,我做午飯了,趕緊出來吃。”

    穩住了林嵐,兩個人連忙從(床chuang)上下來。

    林蕭然現在因為會被顧揚標記,一般會常備阻隔劑,這會兒正好派上了用場。

    兩個人拿著阻隔劑對著腺體跟身上一通亂噴,房間的四處也了,確定已經沒有信息素的味道後,林蕭然拉著顧揚出門,卻被顧揚眼疾手快的拉了回來,指了指林蕭然的脖子,稍稍有點尷尬,“脖子上……有……(吻wen)痕。”

    林蕭然︰“……”

    瞬間想起臨時標記前,(發fa)生的一切,林蕭然的臉稍稍有些泛紅,抬頭瞪了顧揚一眼,去衣櫃里拿了件高領毛衣換上了才出去。

    林嵐一般中午是不回來了,今天林蕭然在家,顧揚正好也來了,她擔心兩個人在家沒飯吃,特意騰出了點空閑趕回來做午飯,不過時間著實不多,她也只能隨便炒了兩個菜。

    “揚揚,阿姨今天沒時間,你將就一下,改天阿姨休息,好好給你做一頓。”

    “謝謝阿姨。”

    “下午你們兩個出去玩嗎?不要老是在家呆著。揚揚你多帶然然出去玩玩,然然就喜歡在家宅著。”

    “好,下午我一定把他拉出去。”

    兩個人一邊吃飯一邊聊天,林蕭然完全不(插cha)嘴,安安靜靜的吃飯。

    林嵐時間很緊,吃完飯就匆匆走了,她這邊剛走,剛才還謙和有禮的顧揚就跟換了個人一樣,一把將林蕭然抓到了自己跟前,把人圈在自己跟門中間,琥珀(色)的眸子里噙著淺淺的壞笑,低聲道︰“來,我們繼續,說說看為什麼忍的那麼辛苦也不用那根東西?”

    林蕭然被他突如其來的動作嚇了一跳,愣了愣卻沒掙扎,順勢靠在牆上,抬頭看著顧揚,“不想用。”

    這個答案,顧揚喜歡,可還不夠。

    他低頭,湊近林蕭然,湊的很近,近到兩個人鼻尖都快貼到一起,聲音有些低啞︰“為什麼不想用?”

    他靠的太近,氣息縈繞在林蕭然的鼻息間,琥珀(色)的眸子里透著藏不住的期待。

    林蕭然的心髒不由噗通噗通的跳著,先前總是不明所以的緊張感又來了,可這次,他並沒有閃躲,依然看著顧揚眼楮,聲音清冽好听︰“因為,不是你的。”

    是,因為不是顧揚的。

    其實那會兒他被發情期折磨的受不了的時候,真的想用了,可是那根注射劑拿到手里,他滿腦子都是顧揚,(身shen)體明明瘋狂的渴望著alpha的信息素,但他的心里接受不了。

    一想到要把那根不是顧揚的信息素注射到(身shen)體里,安撫自己,他完全接受不了。

    所以幾乎是在(身shen)體發狂叫囂的時候,他生生逼著自己把注射劑放了回去。

    瞬間,顧揚那雙總是笑吟吟的桃花眼中失去了笑意,木木的看著他,好像變傻了一樣。

    總給人一種遇到任何境況都能氣定神閑的顧揚,竟然也有這麼傻乎乎一面。

    林蕭然忍不住失笑,伸手環住他的脖子,看著他的眼楮,鄭重道︰“顧揚,我喜歡你,你這個男朋友我要了。”說完,主動把自己嘴唇貼上了顧揚的。

    溫溫軟軟的觸感,帶著屬于林蕭然的味道,貼上了嘴唇的瞬間,顧揚仿佛才從這巨大的驚喜中回過神來,骨節分明的大手順著流暢的脊背,一路往上,托著林蕭然的後腦勺,搶回了主動權。

    但這次他再沒像之前幾次那麼激動,抱著人(吻wen)的輕輕柔柔,似乎是在用這種方式去確認,這個人是他的。

    林蕭然被他的傻氣逗笑了,瞬間引來溫柔的alpha的不滿,用力把他的嘴巴含住,舌頭伸了進去,動作變得劇烈。

    “嗚……”

    呼吸困難的omega忍不住發出抗議,雙腿難耐的掙扎了起來,不知道踫到了什麼,攻城略地的alpha忽然松開了他,悶聲哼了一聲。

    林蕭然愣怔了一瞬,下意識低下頭去,瞬間臉通紅。




同類推薦︰ 最強妖孽天王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偷偷藏不住超神機械師清穿之媚寵春嬌死亡回旋[無限]身份號019穿成暴君的男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