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學神,抑制劑要嗎 第54章 第 54 章

第54章 第 54 章



    看著顧揚的臉在眼前放大, 林蕭然的腦海中浮現了昨晚天台上的畫面,顧揚也是這樣忽然湊過來,然後重重的親在他的嘴巴上。【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

    他心跳忽然加速, 本能的往後仰去,想跟顧揚拉開距離,誰知道動作幅度太大,整個人一下坐不穩, 往後摔了下去。

    顧揚也沒想到他反應這麼大, 連忙伸手摟住他的腰,把人撈了回來,低頭還沒來得及說話,視線便被林蕭然白淨泛紅的耳尖吸引住了。

    琥珀(色)的眸子微微頓了頓, 隨即浮現了一抹難掩的笑意, 低聲道︰“我就是想看看你怎麼眼下有烏青, 這麼緊張(干gan)嘛?你以為我想做什麼?”

    這會兒林蕭然剛被他扶著在車後座上坐穩, 顧揚說話時溫熱的氣息全噴薄在他的耳垂上,引得他微微顫了顫, 本能的偏了偏臉頰不看顧揚,故作不耐煩道︰“快點, 要遲到了!”

    卻不知道他此時這幅模樣,落在顧揚的眼中,顧揚心中簡直樂開了花。

    要知道林蕭然以前可是直接把腺體湊到他跟前讓他咬都不會覺得難為情的粗神經, 現在會因為他湊近覺得緊張, 耳朵紅成那樣, 多少對他的感覺跟以前不一樣了吧。

    只是從林蕭然昨晚的反應來看, 顯然心里還沒理清楚頭緒呢。

    只能再等等咯。

    這般想著, 顧揚還是沒忍住盯著他看了兩眼, 才笑道︰“好,坐穩了,我們出發。”

    說完,跨坐到自行車上,腳上用力,把車騎了出去,往學校去了。

    經過周末兩天,兩個人一起沒上課之後,僅僅一天,昨晚兩個人又同時翹掉了晚自習,少不得又引起了一番熱議。

    倒是不會影響到兩個當事人。

    不過趙天華還是把他們兩個叫去了辦公室,畢竟已經高三了,雖說兩個人上次月考分列全年級第一和第二,特別是林蕭然的成績,穩定到根本就不需要人擔心,可一連好幾天總是逃課的影響還是不太好,所以趙天華借著午休的時候跟兩個人提了提,讓他們多注意。

    兩人也都听話的跟趙天華保證,之後一定不會在隨便逃課了。

    回到教室,顧揚就接了到一個電話,是游戲中朋友碧影流年打來了。

    前兩天第七世界的線下活動,一群在網上認識了好幾年的朋友終于在線下見面了,不知道誰提議建了個聊天群,大家一起加進去了。

    顧揚跟林蕭然也不例外,不過加了也就加了,兩個人都沒在群里說過話。

    倒是這個碧影流年,特意單獨添加了顧揚為好友。

    碧影流年是顧揚所在的幫會玄羽門的幫主,顧揚跟她在網上認識的時間也不短,線下見面時也聊了兩句,所以對方加他好友的時候,他就同意了,卻沒想到對方加了好友一句話沒說,忽然就打來了電話。

    顧揚有些意外,接通了笑著打了聲招呼︰“你好。”

    電話那頭傳來了一個甜美的女孩的聲音,“大神好。我沒打擾到大神上課吧?”

    “沒有,有事嗎?”顧揚問。

    “還真有點事情想請大神幫忙。是這樣的,我听玲姐說了,你暫時沒有時間打職業。我能理解,學生肯定還是要以學業為重。但我還是想冒昧的請大神幫我一下,是關于玄羽門職業戰隊的事情,我們可以見面說嗎?”

    原來第七世界職業聯賽的次級聯賽馬上就要開始,碧影流年作為玄羽門的幫主,也是玄羽門職業戰隊的投資人,她想在比賽開始前做好充足的準備。

    本來她以為顧揚大概會加入自己的戰隊,結果顧揚暫時沒有時間。她就想邀請顧揚給隊員們進行培訓,畢竟顧揚作為四年的老玩家,還一直穩居全服第一,對于游戲的理解肯定不同。

    碧影流年也跟顧揚一起刷過副本,顧揚一般在刷副本中是不說話的,但偶爾說話總能一針見血,能看得出來洞察力跟格局都非同一般。

    “我知道很唐突,第七世界的職業聯賽才剛剛起步,沒有專業的教練,我們只能自己(摸Mo)索,目前我覺得我們已經到了一個沒有辦法突破的地步,實在是不得已才來打擾你的。你放心,不會耽誤你太多時間。距離開賽還有半個月,我已經把整個隊伍都拉到這邊來了,就住在你們學校旁邊的酒店。你放學,午休,或者周六周天,挑你方便的時間,過來給點指導建議就可以。”

    碧影流年的態度非常誠懇,顧揚也看得出來她很喜歡這款游戲,是極少數頂尖級的女(性xing)玩家,

    她自己似乎也在某直播平台做游戲主播,被網友譽為第七世界最(強qiang)女玩家。

    而且顧揚自己作為玄羽門的人,這點忙能幫他還是很願意的,所以就答應了。

    但他確實他沒多少時間,周一到周五一整天的課程,到晚自習結束就快晚上十點了,林蕭然腳還傷著,他晚上下了晚自習還要把人送回家。

    最多也就午休能騰出一個小時時間來。

    所以他是第二天午休去跟碧影流年見面的。

    本來想帶上林蕭然一起,可林蕭然比起去看職業戰隊訓練,更願意趴桌上(睡Shui)覺。

    顧揚到了現場,跟一群熱血少年交流了一番,自己反倒也燃起了不少的斗志。

    等到林蕭然一周後腳傷恢復了,他晚自習後也會騰出點時間過去。

    林蕭然倒是沒有多問過,他知道顧揚對職業聯賽挺感興趣的,能幫助一個戰隊起步,應該樂在其中,但林蕭然對這件事情沒什麼興趣,顧揚跟他說他也就听著,不提他也不會問。

    只是顧揚最近忙得很,也什麼時間跟他說就是了。

    今天中午連午飯都沒吃就跑了,也不知道什麼事情那麼著急。

    這個念頭在林蕭然的腦子里過了一下,他也沒放在心上,趴桌上午(睡Shui)。

    叮咚∼

    提示音。

    他從桌肚里拿出手機點開,發現居然是第七世界玩家群,有[email protected]他。

    這個群他一直是屏蔽的,所以成天里面信息不斷他都沒關注過,估計不特意看群成員的可能都不知道他在里面。

    這會兒忽然有人找他,他還挺意外。

    點開發現是他所在的幫派碧海閣的幫主圈的他︰幾度秋大神最近一直幫著玄羽門,咱們碧海閣的大神不能總是袖手旁觀吧[email protected]物換星移

    群成員很多,林蕭然這邊還沒有回應,其他人就已經熱鬧的討論了起來。

    【說起來,人家幾度秋大神幫著玄羽門估計不是看在幫派的面子上吧】

    【我也覺得是】

    【總覺得你們是在內涵什麼】

    【這還用內涵?你們沒看碧影流年的朋友圈?哪里像是在訓練?不說我以為他們是在約會】

    【訓練後跟大神一起吃夜宵.jpg】

    【大神(睡Shui)著了好可愛.jpg】

    【大神請喝(奶Nai)茶,太了解我的口味了.jpg】

    【就剛才兩個還是一起吃飯了,看環境,像是二人世界】

    【看到了看到了,桌子上還擺著玫瑰呢】

    【我之前說什麼來著?上次咱們線下活動,我一眼就看出碧影流年對幾度秋有意思,幾度秋到場的時候,她眼楮都放光】

    【看到帥哥這種反應不是很正常?我們群里不是還有很多妹子成天盼著幾度秋跟物換星移出來(露)臉嘛】

    【那能一樣?人家碧影流年為了追幾度秋,戰隊都拉過去了,直接找了個名正言順的理由,多有心機……不是,多有手段啊。】

    【主要還是人長的漂亮,家里還有錢,自己也算有能力,這樣的女孩子送上門來,還有男人不喜歡的?你們看,就算是幾度秋這種帥哥,還不是半個月拿下?】

    【也是,要我,我也得乖乖上鉤】

    【好了好了,我這兒說正事呢,你們八卦等會兒行嗎[email protected]物換星移,大神出來說句話啊。咱們戰隊美女是沒有,不過咱可以齊心協力拿冠軍,大神怎麼樣?】

    都是游戲里的頂尖玩家,手速飆起來飛快,聊天記錄刷的飛起。

    林蕭然被迫看了這麼多無聊的內容,覺得不耐煩,快速了回復了幾個字︰我沒興趣。

    發完丟下手機,繼續(睡Shui)覺。

    結果也不知道為什麼,忽然有點心煩意亂,閉上眼楮,腦子里都是顧揚跟碧影流年一起吃飯的照片。

    所以說,碧影流年說是找顧揚幫忙,其實是用幫忙為借口,在追顧揚?

    他忽然沒了(睡Shui)意,拿出手機翻出了顧揚的電話,蔥白指尖空懸在撥號上頓了頓又縮了回來。

    不管碧影流年是不是在追顧揚,都是顧揚的事情,跟他有什麼(關guan)系?

    他丟開手機,抽了套卷子出來開始刷題,分散了注意力時間倒是過的挺快。

    兩點的時候,上課鈴聲響了,他放下手中的筆,這才發現顧揚沒回來上課。

    他的手機上倒是有顧揚發過來的信息︰戰隊這邊下午約了場練習賽,我想全程參與一下,下午不去上課了。老師問起來幫我請個假。

    盯著信息看了兩眼,林蕭然把手機塞進了桌肚里,拿出卷子開始听老師講課。

    卻不知不覺的走神了,蔥白的手指撐著下巴,一雙又黑又亮的眼楮看著窗外發呆。

    以至于下午究竟上了哪幾節課他都沒什麼印象。

    他覺得自己有點奇怪,下課後也沒去吃飯,先去洗手間洗了把臉,讓自己正常點。

    這一耽誤,出來整個樓層都安靜了,幾乎所有人的都去吃飯了。

    他從教室過了一下,拿上手機下樓。

    剛走到樓梯口,忽然听到從上面傳來說話聲音。

    “哎你說,揚哥跟林學神分手了嗎?”

    下午放學休息這段時間,有的女生為了減肥不去吃飯,就幾個人一起買點水果,坐在樓道里一邊八卦一邊吃東西。

    林蕭然以前也听到過,都沒在意,他向來不太愛管閑事。

    這會兒腳卻自己就停下了,豎著耳朵偷听了起來。

    “感覺好像是啊。課間的時候我看到碧影流年開了直播,鏡頭一直對著揚哥。粉絲彈幕問是不是她男朋友,她笑的可開心了。而且,這段時間你沒發現揚哥早晚上下學都不跟林學神一起了嗎?今天下午還曠課去跟碧影流年直播。”

    “怎麼這樣啊?那碧影流年有什麼好?有我們林學神一半好看嗎?揚哥也太見異思遷了,渣男!”

    “論壇上現在已經有人發帖心疼學神了。我也心疼。你們看今天下午學神一直心不在焉的,肯定是被揚哥傷到了。”

    “太過分了!我之前還反復看了他們兩個他們四周年的表演視頻,簡直配一臉。現在才知道我眼瞎,顧揚根本配不上我們學神。渣男!”

    “嗯,渣男!”

    林蕭然︰“……”

    稍稍有點心疼顧揚,畢竟人顧揚也沒做什麼該被罵的事情。

    既然這樣,他心里為什麼有點不舒服呢?

    搖了搖頭,搞不懂自己,(干gan)脆不想了。

    然後直接圖省事去食堂吃了晚飯,回到教室上晚自習。

    顧揚還是沒有回來。

    林蕭然也不多想,抽出了幾套試題,專注的刷了起來。

    他這個人認真做什麼時候,注意力總是特別集中,連晚自習過半,班上其他同學紛紛起了論壇上的直播貼他都沒在意,低著頭,一雙眸子里全是題目。

    忽然有人拍案而起,怒道’︰“太過分了!我們學神這麼好欺負嗎?”

    專注的林蕭然被嚇了一跳,注意力才從試卷挪開,抬頭不解的看著對方。

    一班的眾人似乎都有點義憤填膺,七嘴八舌的解釋了起來。

    原來是有人在後面小吃街撞到了顧揚跟碧影流年,撞上的同學大約是比較八卦,一路跟著他們,還在論壇上直播,這會兒正直播到兩個人拐進了東邊的巷子里,重點是碧影流年的身上全是信息素的味道。

    蹭的一下,林蕭然站了起來,一班眾人還沒反應過來,他已經從後門沖出去了。

    其實林蕭然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好像也什麼都沒想,(身shen)體本能的就做了決定。

    他一路拿出了百米沖刺的速度沖出了學校,越是靠近東邊的巷子,omega的信息素就越明顯。

    中間隱隱約約夾雜了很淡很淡的雪松味。

    林蕭然的眉頭不自知的蹙了起來,腳下的速度更快了。

    一路跑到巷子口,他猛的停住了。

    顧揚站在巷口的路燈下打電話,燈光在他身後拉長了影子。

    他听到顧揚說︰“110嗎?我在七中東邊的巷口,這里有一個發情期的omega,我擔心她會有危險,麻煩你們幫個忙。”

    掛了電話,顧揚似乎感受到了他的目光,抬頭看過來,四目相對。

    一瞬間,琥珀(色)的眸子閃過了驚喜,快步朝他走來,笑問︰“怎麼現在來這里?”

    林蕭然看了看他,水紅的嘴唇動了動,卻又重新抿上不說話。

    顧揚覺察到他有些異樣,而且走近了他也看清楚林蕭然額頭上全是汗水,呼吸還有些不順暢,他有些擔心,伸手把人拉到自己跟前,一邊幫他擦汗,輕聲問︰“怎麼了?(發fa)生什麼事了?”

    對上近在咫尺眸子,清楚地看到里面的關切,林蕭然越發覺得自己剛才真的好奇怪,好像覺得顧揚真的會那個omega怎麼樣一樣。

    顧揚根本就不是那樣的人。

    他覺得自己很莫名其妙,更覺得自己那麼懷疑顧揚太過分了。

    所以絕口不提。

    “里面個,怎麼樣?”他打岔問道。

    “哦,說是忘了發情期,沒(關guan)系我打電話報警了。”顧揚顯然並不在意這事兒,連身上微微失控的信息素都已經漸漸平復了。

    他在意的是林蕭然到底怎麼了,感覺有點不一樣。

    “你到底怎麼了?”他問。

    林蕭然卻只是拉著他轉身就往學校走,“沒什麼,回去了。”

    顧揚問不出來也沒辦法,只順從的被林蕭然拉著回到了學校。

    經過這翻折騰,兩個人回到教室正好下晚自習,所以直接收拾了東西下樓。

    顧揚這段時間晚自習後都會去酒店幫戰隊研究戰術,這一周放學跟林蕭然都是各走各的。

    今晚他倒是不用再去戰隊,而且他有點擔心林蕭然,一路跟著林蕭然來到停車棚要送林蕭然回家,結果林蕭然直接跨坐到自行車上,丟了一句,“不嫌麻煩?”

    說完用力踩下腳踏,把車騎走了。

    顧揚站在原地看著他走遠的身影,俊朗的眉頭深鎖。

    絕對不是錯覺,林蕭然有心事!

    這就怪了,林蕭然居然還會藏著心事不直接說出來?他不是直線球思維嗎?

    到底遇到什麼事情,以至于他要藏著?

    顧揚想起這段時間,自己的精力都放在了戰隊上,連林蕭然遇到什麼事情都知道,說不上來的後悔。

    “揚哥?”陳宏(強qiang)此時背著書包晃晃悠悠走過來,看到顧揚有些驚訝,不過很快就覺察問題所在,因為顧揚看著的方向,林蕭然正騎車走遠。

    陳宏(強qiang)其實也是一肚子困惑加八卦,忍不住問道︰“揚哥,你跟那個叫什麼……什麼的網紅在交往啊?”

    顧揚收回目光看了他一眼,不在意的笑道︰“你在說什麼?”

    “我說什麼你不知道嗎?咱們學校論壇都傳瘋了,說你喜新厭舊,新交了一個網紅女朋友,甩了林學神。當然,我知道你跟林學神沒在交往,但大家不知道,都覺得你是個渣男。”

    陳宏(強qiang)一邊說著,一一邊拿出手機打開論壇,把剛才論壇上的直播貼翻了出來,繼續︰“你看就剛才,有人撞上你跟那個女孩子一起去了東邊的巷子,女孩子身上全是信息素味。我听一班的人說林學神听了這事兒,立刻就沖出去了。說是肯定被你傷到了,說不定躲哪兒傷心呢。揚哥,你真的……喜歡那女孩?我真沒覺得那個女孩哪兒比得上林學神的,你的眼光是不是有點問題?而且我覺得……”

    陳宏(強qiang)這邊喋喋不休,顧揚卻根本就沒听他後面在說什麼。

    他的眸子頓了頓,忽然忍不住笑開了花,在陳宏(強qiang)的肩膀上捶了一下,興奮道︰“(強qiang)子,謝了,改天請你吃飯。”

    說完,追著林蕭然跑去。

    他就說林蕭然有點奇怪,那個時間怎麼會出現在那里,而且滿頭是汗,原來……是吃醋!

    天啦!

    顧揚簡直不敢相信,林蕭然那根木頭居然會吃醋。

    可是他開心的不行,這下那根木頭總該明白自己的心思了吧?

    他迫不及待想把人抓過來問個清楚,卻終于在跑過了一個路口後冷靜了下來,他現在追過去,林嵐肯定在家,根本就不是說話的時候。

    他只能按捺住自己,拿出手機給林蕭然發了條信息過去︰吃醋了?

    林蕭然是回到家才看到,盯著手機里的三個字發愣。

    自己是在吃醋嗎?

    顧揚︰吃醋就是看到自己喜歡的人跟別人在一起,心里會不舒服。晚上你听說我跟一個發情期的omega在一起的時候,心里是不是也很不舒服?

    是嗎?好像是。

    所以,他喜歡顧揚?

    顧揚︰今晚好好想想,明天休息,我們中午一起吃個飯?

    盯著手機里的信息看了又看,林蕭然終于回了過去︰好。

    發完,他丟了手機,把人也丟在了(床chuang)上,盯著天花板發呆。

    另一邊,顧揚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後笑了,轉身回家。

    次日他起了挺早,對著鏡子稍稍整理了一下儀容儀表。也這算是他跟林蕭然的第一次約會,形象還是要注意一下的。

    雖然他長得帥,可誰還能嫌自己更帥呢?

    準備好後,他早早就出門了,結果在約好的地方一直等到中午,林蕭然也沒來。

    麻煩的是,林蕭然電話也打不通。

    顧揚稍微有點擔心,林蕭然絕對不可能因為昨晚沒想清楚,今天不知道怎麼面對他,就選擇逃避的(性xing)子。

    所以他沒道理不接電話。

    難道是出什麼事了嗎?

    這般想著,顧揚已經打車往天峻峰去了,路上給林嵐打了個電話︰“阿姨,然然在家嗎?”

    林嵐剛回國,工作特別多,周末還在電視台錄節目,趁著間隙接了顧揚的電話︰“在家,你要去找他玩嗎?”

    顧揚稍稍松了口氣,但掛了電話還是讓師傅開的快了點。

    而此時的林蕭然正蜷縮在床邊的角落里,整個人都在發抖,滿屋子全是冰糖雪梨的味道。




同類推薦︰ 最強妖孽天王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偷偷藏不住超神機械師清穿之媚寵春嬌死亡回旋[無限]身份號019穿成暴君的男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