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學神,抑制劑要嗎 第51章 第 51 章

第51章 第 51 章



    微風輕輕吹過, 少年清澈的眸子動了動,不自覺地盯著許願樹下少年的嘴唇看,他清楚的看到對方的嘴唇開開合合, 沖他笑著說了一句話,卻因為對方說的聲音太小,什麼也沒听到。【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

    “你說什麼?”林蕭然問。

    許願樹下,顧揚笑著沖他眨了眨眼, “你猜!”

    說完, 他走上前把許願帶系到了樹上,系好後用兩根修長的手指順了順,似乎是在確認下次來不會認錯一樣。

    確認好了,他抬腳朝林蕭然走去。

    林蕭然不知自己為什麼今天這麼多管閑事, 就是很想知道顧揚剛才到底說了什麼。

    紅紅的嘴唇抿了抿, 終是沒忍住又問了一句︰“你剛才到底說了什麼?”

    他坐在石頭上, 仰著頭看顧揚, 濃密的睫毛撲閃撲閃的,一雙清澈的眸子透著極少見的執著。

    看的顧揚心中一動, 差點(脫tuo)口而出把剛才話又重復一遍,可到了嘴邊又咽回去了。

    這會兒時機並不好, 林蕭然腳還受著傷,先下山去醫院是正經。

    壓下心頭的沖動,他半開玩笑道︰“既然是來求姻緣的, 當然是要給自己求一個……貌若天仙的對象。”

    “貌若天仙?”林蕭然下意識的跟了一句。

    這會兒兩個人離的近, 一個站一個坐, 從顧揚的角度幾乎能看到他濃密的睫毛在眼下倒影出來剪影, 漂亮的不像真的。

    顧揚微微頓了頓, 點頭, 加重了語氣︰“對,貌若天仙。”

    林蕭然清澈的眼楮眨了眨,點頭,重新趴到了顧揚的背上,讓顧揚繼續背著自己,下巴枕在顧揚的肩膀上,盯著顧揚的側臉看了看,嘴角微微上揚了幾分。

    貌若天仙的,肯定是女孩子。

    顧揚喜歡女孩子,又怎麼可能喜歡他呢?

    得出這個結論,林蕭然頓時松了口氣,果然之前那個女孩是瞎說的。

    小心翼翼的背著人下山的顧揚可不知道,自己一句“貌若天仙”,竟然會造成這種誤會。

    不過這會兒他也顧不上,只想先去檢查林蕭然的腳腕。

    西岩山並不高,兩人走的又不是尋常游客會走的地方,沒有了交通擁堵,反倒加快了下山的速度。

    出了景區,就有車停在門口等他們。

    林蕭然有些意外,看了看顧揚,倒也沒多問。

    顧家畢竟不是尋常人家,只是顧揚平時似乎並不會彰顯這些。

    此時算是特殊情況吧。

    兩個人來到醫院,也沒有排隊掛號,直接有人帶著他們去了當天坐診的專家門診。

    老專家很有經驗,(摸Mo)了(摸Mo)林蕭然的腳腕就知道沒傷到骨頭,給開了點外用活血化淤的藥。

    這會兒扭傷的時間還不長,傷處還會痛,所以不能按摩,等過了二十四小時後配合按摩消腫會更快。

    老專家也熱心的很,特意用林蕭然沒有受傷的左腳做示範給他們看。

    林蕭然隨便看了兩眼,就沒了興趣。

    就他自己而言,這點傷都不用來醫院檢查,過幾天自然就好了,哪用那麼麻煩?

    所以老專家的話他也是左耳進右耳出。

    可一抬頭卻發現顧揚站在老專家的身旁,低著頭,一雙琥珀(色)的眸子專注的看著老專家的動作,骨節分明的手指還跟著在模仿,顯然是認認真真在學。

    林蕭然愣住了,腦海中又冒出了之前那個女孩說的話︰你不會真以為alpha只要標記過一個人,就會克制不住對對方好吧?

    難道不是嗎?

    那顧揚為什麼會對他這樣呢?

    他低著頭陷入了沉思。

    “小伙子眼光不錯啊!現在你們這個年紀的年輕人,像你男朋友這樣細心體貼的不多咯。”

    老專家含笑的聲音拉回了他的思緒。

    他抬頭,發現顧揚不知道什麼時候出去了,他也沒在意,只是有些詫異的看著老專家,“您為什麼覺得他是我男朋友?”

    老專家正戴著老花鏡在往電腦上輸入病例,听了這話,低頭視線動鏡片上方看了出來,似乎對他的問題有些意外,忽然又了然的笑了,“他還沒追到你?”

    林蕭然︰“……他沒有在追我。”

    老專家︰“……”

    又透過老花鏡看了看眼前的少年,呵呵一笑不說話了,心想︰這孩子長的這麼好看,怎麼有點傻呢?

    林蕭然被他笑的一頭霧水,正想繼續追問,顧揚已經拿著藥回來了。

    這下林蕭然不好再問什麼,跟老專家道謝後就被顧揚背著走出了醫院。

    可林蕭然心里又混亂了。

    明明剛才在西岩山上,他都確定了顧揚喜歡女孩子,不可能喜歡他的,可這會兒又不確定了。

    他想不明白為什麼今天見到他們的人都覺得顧揚喜歡他。

    “顧揚,你……”是不是喜歡我?

    他是有事兒就要說清楚的(性xing)子,自己想不明白,(脫tuo)口而出就想直接去問顧揚。

    不過話到了嘴邊,又被他咽了回去。

    這事兒,大概不適合直接問吧?他想。

    “嗯?”

    顧揚哪里知道他到底在想什麼,見他叫了自己,卻半晌沒有下文,回過頭挑眉看著他,“怎麼了?”

    林蕭然搖頭,“沒什麼,回家吧。”

    經過這番折騰,這會兒都已經下午五點多了,他們確實得回家了。

    林蕭然腳受傷了,坐高鐵肯定不方便,所以顧揚直接讓人開車送他們回去。

    高鐵一個小時的車程,開車足足花了三個小時,到家時天已經完全黑了。

    昨晚林蕭然留宿在外面,顧家一家子就各種不放心,這會兒人終于回來,卻帶著傷回來的,家里又炸開鍋了。

    顧(奶Nai)(奶Nai)心疼的不行,忙前忙後照顧林蕭然,還能騰出空來數落顧揚,“揚揚你怎麼回事?我是不是讓你照顧好然然的,怎麼就傷成這樣了?你看看這腫的,多疼啊!”

    林蕭然受傷這事兒,顧揚自己心里更難受,被數落也就安靜的听著。

    林蕭然看了看他,忍不住解釋︰“(奶Nai)(奶Nai),是我自己不小心,跟顧揚沒(關guan)系。”

    當然(奶Nai)(奶Nai)也就是嘴上說說,不會真的生顧揚的氣。

    可林蕭然卻因為扭傷,成了家里重點保護對象。

    本來因為他的(性xing)別(關guan)系,顧家眾人對他就特別小心翼翼,這下更夸張了。

    鬧的他好容易回到房間躺下後,覺得回來應付爺爺(奶Nai)(奶Nai)他們,比一個下午腳受傷在外面跑還要累。

    不過話又說回來,一個下午都是顧揚背著他,他不累也正常,累的應該是顧揚。

    想起顧揚,林蕭然漂亮的眸子里又浮起了困惑。

    他也不想明白,為什麼只是半天時間,他現在要在這里考慮顧揚是不是喜歡他這個問題。

    加上腳腕確實不舒服,酸脹不行,又不太能動,鬧的他到半夜都(睡Shui)不著。

    此時,房門傳來了輕微的響聲,黑暗中,緊閉的房門被輕輕的推開,林蕭然看到一個高大的人影站在門口。

    他的眸子不由放大了幾分,懷疑自己是不是看錯了。

    為什麼顧揚現在會來他的房間?而且只是站在門口看,也沒有多余的動作。

    看了一會兒,顧揚輕手輕腳的帶上門,準備離開。

    啪!

    房間的燈被打開了,原本安靜躺在(床chuang)上的林蕭然正開完燈,把手縮了回去,回過頭來看著顧揚。

    顧揚微微一愣,琥珀(色)的眼底閃過了一抹尷尬,轉瞬即逝,笑著走了進來,在床邊坐下,“擔心你的腳腕不舒服,來看看。”他說著,掀開被子自然而然的抓著林蕭然白皙光潔的小腿,低頭去檢查傷處。

    紅腫並沒有消退,反倒比剛扭傷的時候又嚴重了點。

    顧揚俊朗的眉頭微微皺了皺,抬頭看著林蕭然的眸子里藏不住心疼,輕聲問︰“是不是因為酸脹的很(睡Shui)不著?”

    林蕭然怔怔的看著他,還沒有從顧揚忽然出現中回過神來,只下意識點了點頭,“嗯。”

    “我去拿點冰塊過來,敷一下應該會好點。”說完,他起身走出了房間。

    林蕭然抬頭看向了房門口,腦子還是蒙蒙的。

    很快顧揚就回來了,重新在床邊坐下,小心翼翼的把林蕭然的腳放在自己的大腿上,用毛巾包裹著冰塊輕柔敷在傷處。

    “涼嗎?”他輕聲問林蕭然,卻依然低著頭,目光專注的落在林蕭然的腳腕上,認真的做著手中的事情。

    “不涼。”林蕭然搖了搖頭,清澈的眸子一直盯著顧揚看,水紅的嘴唇輕輕抿了抿,張開,“你大半夜過來,就因為我的腳傷嗎?”

    “不然呢?”顧揚看著手中白皙漂亮的腳上那麼紅腫的一片,只覺得心疼,並沒有留意到林蕭然的異樣,只是輕輕應了一聲。

    林蕭然的眼楮眨了眨,心想︰也是啊,不然顧揚大半夜不(睡Shui)覺過來他這里(干gan)嘛?

    可是,僅僅只是因為他的腳扭傷了,大半夜不(睡Shui)覺,偷偷過來看他,知道他(睡Shui)不著,現在還幫他冰敷。

    林蕭然覺得,他十八年的人生中,除了林嵐,再不會有人會對他做這種事了。

    “別說是臨時標記,就是徹底標記了,他是若是不喜歡你,一樣可以不把你當回事。”

    白天那個女孩說的話 ,又在他的腦海中浮現了。

    他濃密的睫毛劇烈的抖了抖,輕聲開口︰“顧揚,你現在做的事情,真的是因為你標記過我,alpha的天(性xing)導致的嗎?”

    顧揚手上的動作頓住了,眸子中閃過了一抹震驚,隨即抬起頭來,正對上了那雙清澈漂亮的眼楮,此時那雙眼楮正直(勾gou)(勾gou)的看著他,透著一抹藏不住的困惑。

    林蕭然,覺察到了?

    四目相對,顧揚的心髒忽然噗通噗通的跳了起來,一時間分不清自己是緊張還是喜悅,但是這兩天一直被壓抑的沖動再次翻涌了上來,他(脫tuo)口而出︰“我……”

    “然然腳痛啊?”

    忽然,顧(奶Nai)(奶Nai)出現在了門口,徹底打破了方才的氣氛。

    回過神來,顧揚只能看著林蕭然,把後面的話咽了回去。

    林蕭然的腦子里卻還在想,顧揚到底想說什麼。

    只是也沒機會問了,只乖乖的跟顧(奶Nai)(奶Nai)說話︰“沒事的,顧揚幫我冰敷了一下,已經不疼了。”

    話雖如此,(奶Nai)(奶Nai)還是要親自檢查一番,再三跟他確認沒事後,才放心回去(睡Shui)覺。

    深更半夜的,顧揚也不好繼續留在這里,只好跟(奶Nai)(奶Nai)一起離開了,剛才到了嘴邊的表白又咽了回去,心里有些小失落。

    林蕭然這邊雖然有點介意他剛才到底要說什麼,可白天跑了一天,這會兒腳也沒那麼酸疼了,躺了躺著就(睡Shui)著了。

    第二天是周一,顧家幾個長輩都讓林蕭然不要去學校了,可林蕭然還是堅持要去。

    他本來就只有周六請假,周日一整天都算是曠課了,而且他的腳腕也沒有傷的那麼夸張,一瘸一拐也能走。

    加上顧揚跟他同班又是同桌,爺爺(奶Nai)(奶Nai)終究是同意讓他去學校了。

    兩個人一到學校立刻就引來了所有人的注意,沒辦法,畢竟這兩個大活人前天在第七世界的四周年慶典上的表演視頻,這會兒網上還掛著呢?

    現在年輕人哪有不上網刷微博的?

    本來周六林蕭然跟顧揚兩個人同時沒來學校,就引出了很多八卦。

    畢竟在諸多不知情的人眼中,他們兩個早已經到了見家長,畢業就結婚的程度了。

    忽然某一天兩個人同時沒來,眾人的腦洞頓時就打開了,忍不住懷疑他們是不是真的正式家見家長之類的。

    結果到了下午,不知道誰驚呼了一聲,“臥槽!林學神跟揚哥是物換星移跟幾度秋!”

    第七世界是個熱門游戲,七中玩的人不在少數,當然對全服第一第二的兩個大神都不陌生。

    這下又少不得引起一番熱議,論壇上一群人看著他們的演出視頻驚(艷yan)不說,討論的內容跟微博上純舔屏又不一樣,網友只覺得兩個大神長得帥,七中眾人卻生生從視頻中看出了cp感。

    一個個就等著今天兩個當事人來學校後,再當面觀察一下。

    結果人是來了,林學神卻是被揚哥扶著來的。

    當下眾人的關注點全都轉移到了林蕭然的腳傷上,有人心疼有人好奇有人純粹八卦。

    這些事情本來都不會影響到林蕭然,可今天也不知道為什麼耳朵怎麼就那麼靈光,總能听到有人在竊竊私語。

    “喂喂喂,你們看到沒,揚哥太tm無微不至了吧?簡直是寸步不離的守著學神啊。”

    “對對對,課間的時候林學神大概是一個姿勢坐的久,就稍微動了一下,揚哥立刻就覺察到了。還有還有,你們發現沒 ,揚哥問學神疼不疼的時候,太溫柔了,有沒有?那還是我們校霸揚哥嗎?那語氣,那眼神,簡直能掐出水來了有沒有?”

    “你不開玩笑嘛?也不看看揚哥是在跟誰說話?就算揚哥是校霸,對自家omega那該心疼還是要心疼的。”

    “我當然知道,就是覺得,好寵有沒有?”

    “嗯嗯嗯,看著就覺得兩個人在一起好甜。”

    ……

    連晚上在食堂吃飯,他都听到隔壁桌在議論。

    他也不知道為什麼,一個周末過了學校都變成這樣了。

    也可能是以前他根本不會留意別人在討論什麼吧。

    顧揚剛才吃完飯把餐盤吃送走了,林蕭然抬頭看了看,發現他正好遇到了陳宏(強qiang)幾個,正站在一起說話。

    林蕭然的心里有點亂,拿著手機跟顧揚發了條信息︰先走了。

    發完,他起身走出了食堂。

    右腳還腫著,走起路來完全不能著力,只能一瘸一拐的走。這種感覺還挺陌生。

    想想也是,他從昨天腳扭到開始,幾乎沒有自己走過路,顧揚要麼背著他,上樓就抱著他,在學校這一天,他動步顧揚就扶著。

    真的像剛才那幾個同學說的,無微不至呢。

    林蕭然想起了昨天半夜,顧揚坐在床邊幫他冰敷的畫面,低著頭,劉海擋住了眼楮,只能看到高挺的鼻梁和緊抿的嘴唇。

    昨晚他倒沒察覺,這會兒想起來,忽然覺得顧揚當時似乎很心疼的樣子。

    顧揚他該不會真的……

    “學長,你的腳,怎麼樣?”

    忽然江晨的聲音打斷了他的思緒,抬頭,果然看到江晨滿身是汗,抱著籃球站在他跟前。

    大約是放學後沒有回家,在籃球場打籃球打到現在吧。

    “沒事。”林蕭然說完愣住了,他們站在教學樓前,往前就是台階了。

    他的右腳完全不能用力,走平地還好,上台階真的不行。

    漂亮的眉頭蹙了蹙,他拿出手機翻出了顧揚的電話,蔥白的指尖懸在撥號上的時候,他忽然愣住了。

    為什麼這麼點事情他要給顧揚打電話?讓江晨扶一把不就行了?

    “腳不能用力吧?我扶你上去。”正好江晨也看出他面臨的困境,主動開口道。

    林蕭然收起了手機,點頭,手伸出去的瞬間,手腕被人一把抓住,在空中改了個道,被顧揚牽在了手中。

    顧揚並沒有看他,而是看著江晨,嘴角(勾gou)著散漫的弧度,看起來漫不經心,可是跟平時完全不同。

    大約是alpha的天(性xing)使然,他的身上隱隱都著一股不容忽視的氣場。

    這一點,同樣身為alpha的江晨更能體會,那是來自同類的敵意。

    雖然同樣是alpha,江晨每次面對顧揚的時候,還是會被震懾住,他尷尬的抓了抓頭發,“揚哥,學長腳受傷了,我就是扶一把。”

    “用不著。”顧揚丟下這句話,轉身一把將林蕭然攔腰抱了起來,大步走上了樓梯。

    江晨的瞳孔瞬間放大了,不可置信的看著那兩個人,怎麼也沒想到顧揚在學校就敢這麼做,而且……

    他的眼底閃過了一抹失落,林蕭然也沒拒絕。

    林蕭然沒有拒絕的原因是,他根本沒反應過來。

    顧揚忽然出現,看著江晨的眼神,讓林蕭然忽然陷入了沉思。

    他想起了昨天那個女孩說︰“他看到你拉著我的手,急成什麼樣子了?好像我要跟他搶你一樣。那麼(強qiang)的佔有欲,你都覺察不到嗎?”

    剛才以前他確實沒有覺察到。

    可剛才,顧揚確實在是生氣吧?

    說起來,顧揚好像從一開始見到江晨就會不爽,他問過幾次為什麼,可顧揚也沒說。難道,是因為他嗎?

    滿腦子都是想不通死結,讓林蕭然的反應有點遲鈍,直到被顧揚抱著上了天台,太才驚覺顧揚做了什麼,漂亮的眼楮狠狠的瞪著顧揚,“學校呢,你(干gan)什麼?”

    林蕭然雖然不在意別人怎麼看自己,可畢竟是學生,他也不會在學校做出格的事情。

    顧揚被他如此後知後覺的反應逗樂了,把人放到旁邊的石凳上,忍不住在他的臉上捏了一把,玩笑道︰“(干gan)都(干gan)了,現在說已經來不及了。”

    林蕭然白了他一眼,不過也不再計較這事兒,問顧揚︰“來這兒(干gan)嘛?”

    顧揚從口袋里拿出了昨天醫院開的藥膏揚了揚,在他前面蹲了下來,開始(脫tuo)他的鞋襪。

    林蕭然又愣住了,一雙眸子木木的看著顧揚,任憑顧揚把他的腳放在自己腿傷,涂上藥膏,修長好看的手指按照昨天老專家教的方法輕輕在傷處揉捏著。

    低著頭,神情專注。

    這會兒傷處已經不疼了,按摩可以幫助活血化淤,更快的消腫。

    可是,連林蕭然自己都不會做這麼麻煩的事情,顧揚卻隨身帶著他的藥,席地坐著,一絲不苟的幫他按摩。

    像昨天晚上一樣。

    “如果一個alpha在標記期間對omega很好,要麼是真喜歡對方,要麼是那個alpha人品不錯,自覺應該要對被自己標記過的omega好。可如果標記期都過了,還對對方好,那就只有一個解釋了,他肯定……”

    女孩的話又浮現在他的腦海中。

    他看著顧揚,好一會兒終于開口了,“顧揚,你是不是……啊……”

    話沒說完,顧揚的手指一不小心從他的腳心劃過,他整個人猛的一顫,忍不住笑出了聲。

    顧揚一愣,抬頭有些意外的看著他。

    林蕭然並非不會笑,只是顧揚從來沒見他笑成這樣,平時的林蕭然就算笑,也只是嘴角微微上揚出一點弧度。

    此時,卻笑的極其燦爛,那模樣看著就讓人心動。

    顧揚忍不住起了點懷心思,抓著他的腳又輕輕在腳心撓了撓。

    “顧揚,別……快松開……”林蕭然怕癢的很,腳心被撓,整個(身shen)體都會敏感顫抖,他忍不住笑著,全身都本能的掙扎了起來,結果一個沒坐穩,從石凳上摔了下來。

    顧揚沒想到他反應這麼大,嚇了一跳,連忙撲過去把人抱住,結果兩個人一起倒在了地上。

    顧揚怕他摔到了頭,本能的用手托住了他的後腦勺,急切的問道︰“沒摔疼吧?”

    林蕭然卻忽然僵住了。

    他並沒有留意到兩個人現在的姿勢不太對,顧揚壓在他身上,說話的時候氣息都會噴薄在他的臉上。

    他只看得到顧揚的眼楮。

    昨天那個女孩說,顧揚看到他受傷,比傷在自己身上還心疼。

    那時,他並沒有察覺。

    此時,顧揚的眼楮近在咫尺,他看的清清楚楚。那雙總是笑的很好看的桃花眼中,此時盛滿了心疼,急切,擔心,真的好像摔在他身上,跟比摔在顧揚自己身上都疼的樣子。

    林蕭然的心髒忽然噗通噗通的跳了起來,臉頰火辣辣的燒了起來,他不自在的垂下眼簾,心里有種奇奇怪怪的感覺,有點緊張。

    他想不明白怎麼回事,只本能的想躲開顧揚的眼楮。

    見他不說話,顧揚還以為他摔倒哪兒了,正想起身檢查,卻忽然看到身下的omega白皙的臉頰上飛速的染上了紅暈,濃密的睫毛帶著羞怯低垂了下去。

    顧揚懷疑自己是不是在做夢,沒有受到信息素影響的林蕭然居然會害羞?

    可那模樣,卻誘人的不行。

    顧揚頓時口(干gan)舌燥,喉結劇烈的滑動著,聲音有些沙啞,“林蕭然。”他輕輕喊了一聲。

    身下的omega睫毛抖了抖,抬眼看著他,卻只看了一眼,又垂下了眼簾,水紅的嘴唇緊張了抿了抿。

    啪!

    顧揚腦子里的弦斷了,低頭重重的的(吻wen)上了緊抿的唇瓣,舌尖輕柔引導著,讓唇瓣放松,張開,接納他。

    林蕭然的腦子里炸開了鍋,根本反應不過來,只要本能的被他引導著。

    滿腦子都是,顧揚在親他這個念頭。

    可空氣中沒有信息素的味道,也就是說顧揚沒有失控,沒有失控的情況下也會親他……

    “嗯……”

    年輕的alpha在面對自己喜歡的omega時,定力還是太差了。林蕭然太順從,順從到顧揚無法壓抑自己的激動之情,親(吻wen)的越來越激烈,親的林蕭然嘴唇疼,從喉嚨里發出了抗議聲。

    不大的聲音,卻也順利的把兩個人拉回了現實,兩個人的(身shen)體都猛地一震,瞬間分開。

    四目相對,氣氛有點尷尬。

    顧揚(脫tuo)口而出想要道歉,畢竟他還沒表白,這麼做不太好,可看到林蕭然被自己親的紅腫的嘴唇無意識的抿了抿,他一點都不想道歉了,心一橫,開口道︰“林蕭然,我喜歡你。”

    幾乎同一時間,林蕭然也開口了,“顧揚,你喜歡我?”




同類推薦︰ 最強妖孽天王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偷偷藏不住超神機械師清穿之媚寵春嬌死亡回旋[無限]身份號019穿成暴君的男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