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學神,抑制劑要嗎 第50章 第 50 章

第50章 第 50 章



    林蕭然︰“……”

    扭頭看著女孩, 困惑的眨了眨眼。[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

    女孩見狀抿著嘴笑了起來,“你看不出來嗎?那麼明顯!他看到你受傷,比傷在他自己身上還疼的樣子。喜歡一個人是藏不住的, 他看的你的眼神就不一樣。還有剛才,他看到你拉著我的手,急成什麼樣子了?好像我要跟他搶你一樣。那麼(強qiang)的佔有欲,你都覺察不到嗎?”

    林蕭然看了看她, 轉頭視線重新落在了自己紅腫的腳腕上, 確實有點痛。

    水紅的嘴唇動了動,清清淡淡的回了句︰“alpha的本能罷了。”

    女孩愣怔了一瞬,“他標記你了?”

    “臨時標記過。”林蕭然說。

    女孩︰“……”

    嘴角抽了抽,臨時標記?還……過?那算什麼?

    “那個……你是不是對alpha有什麼誤解?別說臨時標記了, 就是徹底標記過, 真不喜歡也一樣能不把對方當回事, 要不這世上怎麼還有ao戀分手, 離婚的呢?”

    林蕭然看著女孩,眼底閃過了一抹疑惑, 似乎從來沒想過這個問題。

    女孩失笑︰“你不會真以為alpha只要標記過一個人,就會克制不住對對方好吧?當然, 標記肯定多少會影響兩個人之間的(關guan)系,可是沒那麼嚴重。如果一個alpha在標記期間對omega很好,要麼是真喜歡對方, 要麼是那個alpha人品不錯, 自覺應該要對被自己標記過的omega好。可如果標記期都過了, 還對對方好, 那就只有一個解釋了, 他肯定……”

    女孩話沒說完, 身後傳來了匆匆的腳步聲。

    回頭,顧揚也不知跑了多遠,額頭的發絲都被汗濕了,手里提著一些冰袋跑了回來。

    目光落在女孩子身上時,眉頭明顯蹙了蹙。

    女孩不等他開口,就蹭的一下站了起來,往下走了好幾個台階,跟林蕭然拉開了距離。

    林蕭然不解的看向女孩。

    女孩無奈的搖了搖頭,心想這小哥哥長的是真好看,怎麼就這麼遲鈍呢?他沒看到他身後那個alpha看到他們兩個坐在一起時,看她的眼神有多可怕嗎?要是實體化了,她身上現在估計(插cha)著兩把刀了。

    這邊顧揚見她還算識趣,主要是他擔心林蕭然,目光從她身上挪開,徑直走到林蕭然前面,重新蹲下,小心翼翼的拿起林蕭然的受傷的右腳放到自己腿上,輕聲道︰“先冰敷一下消腫。”

    說著從拿出了一個凍的嚴嚴實實的冰塊用紙巾包著,輕輕放到紅腫處。

    太涼,林蕭然的腳忍不住輕輕顫了顫。

    “很涼?”顧揚抬頭看著他。

    此時那雙好看的桃花眼中並沒有往日的笑意,看起來有點不一樣。

    可是,哪兒不一樣呢?

    那個女孩說顧揚看他的眼神都不一樣,是指這樣的眼神嗎?

    林蕭然沒說話,只是看著顧揚,腦子里稍稍有點混亂。

    “怎麼了?很痛?”

    顧揚此時的注意力都在林蕭然的腳上,見林蕭然只看著自己不說話,愈發擔心了。

    林蕭然輕輕搖了搖頭,“還好。”

    可顧揚冰敷的力道明顯更輕柔了。

    “忍一下,一會兒下山去醫院看看。”他輕聲說道。

    一旁又被晾了半天的女孩終于找到了適當的(插cha)話機會,忙道︰“對對對,還是去醫院檢查一下比較好,別傷到骨頭了。”

    “你先走吧。”女孩話音剛落,顧揚頭都沒回的丟了一句話過去,注意力依然都放在林蕭然的腳上。

    林蕭然微微一愣,顧揚的語氣有些不一樣,似乎有點嚴肅。他忽然想起剛才女孩說︰“你男朋友一定很生氣。”

    那會兒林蕭然倒沒什麼感覺,此時卻隱隱發現顧揚似乎真的在生氣。

    就因為這個女孩撞傷了他?

    “可……”女孩有點為難,畢竟是她犯了錯,總不能把人丟下就這麼走了。

    可這次不等她說完,林蕭然抬頭看了過來,“沒(關guan)系,你先走。”

    這下女孩真的不好再說什麼了,只能連連鞠躬,再三道歉,又從包里翻出了紙筆寫下自己的聯系方式,讓他們有什麼問題給自己打電話後,順著石階往山下走去。

    稍稍走出去一段後,她沒忍住回頭看了一眼。

    林蕭然正拿著她留下的便簽在看,低頭認真冰敷的顧揚,頭都沒抬,伸手就把他手里的便簽抽過去揉成團,丟進了旁邊垃圾桶。林蕭然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垃圾桶,困惑的眨了眨眼,卻並沒有跟顧揚計較。

    女孩愣了愣,失笑的搖了搖頭,轉身離開了。

    林蕭然的腳腕傷的挺嚴重,這會兒冰敷也只能稍稍緩解,腳腕依然高高的腫起。

    顧揚低著頭,目光一直落在他腳腕的傷出,從林蕭然的角度,只能看到他被汗濕的劉海,高挺鼻梁,和緊抿的唇線。

    這樣的顧揚看起來很嚴肅,好像是在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跟平時散漫的模樣格外不同。

    林蕭然看著他,不知道為什麼,忽然忍不住(脫tuo)口而出,“顧揚,我不疼。”

    顧揚抬起頭來,琥珀(色)的眸子對上了他的,微微愣怔了一瞬,才反應過來,林蕭然是在安慰他。

    忍不住輕輕笑了,伸手過去在他臉頰上捏了一把,“嘴硬。”

    林蕭然的眼楮不由瞪大了幾分,濃密的睫毛劇烈的顫了顫,抬手(摸Mo)了(摸Mo)自己的臉頰,詫異的看著顧揚。

    可顧揚似乎完全沒覺得這個動作有什麼不對,說完就低下頭去,幫他擦(干gan)了腳上的水跡,重新幫他穿上了鞋襪。

    清澈的眼楮眨了眨,林蕭然幾不可見的撇了撇嘴巴,覺得自己太多心了,大概是听了剛才那個女孩說的一番奇怪的言論導致的吧。

    其實,也不過就是捏把臉,有什麼大不了的?

    不對!

    他忽然想到了什麼,抬頭瞪著顧揚︰“你用(摸Mo)了腳的手(摸Mo)我的臉?”

    顧揚︰“……”

    他這邊一門心思都在林蕭然的腳上面,想著趕緊山下去醫院檢查,萬萬沒想到林蕭然關注的點這麼奇怪。

    愣了一秒,他忍不住哈哈笑了起來,“我都沒嫌棄你腳臭,你倒嫌棄起自己了?”

    “你才腳臭!”林蕭然怒了,本能的想一腳踹過去。

    可惜腳受傷了,這會兒還沒動,就被顧揚輕輕按住了,笑著看他,“別鬧,傷好了再踹。現在先下山去醫院。”

    顧揚說著轉過身去背對著林蕭然彎下腰,“上來,我背你。”

    可說完半晌發現後面毫無動靜。

    顧揚有些奇怪的回頭,正對上那雙清澈的眸子,此時那雙眸子正直(勾gou)(勾gou)的盯著他看,似乎有些困惑。

    “怎麼了?”顧揚輕聲問。

    林蕭然這才回過神來,搖了搖頭,“沒事。”

    “那上來。”顧揚說。

    水紅的嘴唇微微動了動,林蕭然把到了嘴邊的拒絕咽了回去。

    對上顧揚那雙好看的眼楮,林蕭然的心里好像有什麼動了動,忽然就不想拒絕了,乖乖的伸手過去趴在顧揚的肩膀上,任憑顧揚背著他。

    山路並不陡峭,不過背著一個人由于慣(性xing)確實不太方便,所以顧揚走的不算快。

    林蕭然安靜的趴在他的肩膀上,清澈的眸子里又染上了團團迷霧。

    他發現听了剛才那個女孩的一番奇怪的話後,他好像開始胡思亂想了。

    可是,顧揚喜歡他?

    怎麼可能呢?

    顧揚以前不是很討厭他嗎?怎麼還會喜歡他?

    就算後來不得已住在一起,稍微改觀了點,可顧揚也說過,就算他是omega,也不會有興趣的。

    所以,那女孩是胡說的吧?

    “怎麼不說話?腳痛?”

    林蕭然腦子里一團亂,沒理出個頭緒,顧揚輕柔的聲音傳進了他的耳朵里。

    他回神,偏頭過去看著顧揚,這個角度只能看到顧揚的側臉。

    大約背著人下山確實不太容易,顧揚的額頭溢出了一排排細密的汗水,下午偏西的陽光迎面照來,閃閃發光。

    林蕭然的嘴唇微微動了動,把到了舌尖的疑問又咽了回去,伸手從顧揚耳側指著前方,“你不是要來求姻緣嗎?去那里。”

    顧揚抬頭 ,看到前面不遠處的路旁一座很小的寺廟,最引人注意的是院子里一顆巨大的許願樹,上面系滿了紅(色)的許願帶,在風中飛舞著。

    顧揚眼楮一亮,旋即想起林蕭然的腳傷,立刻打消了念頭︰“算了,還是……”

    “來都來了,而且我腳不疼。”林蕭然立刻打斷了他。

    此時兩個人的態度倒正好跟早上反過來了,早上是顧揚執意要拉林蕭然來求姻緣,林蕭然不樂意,這會兒反倒變成了林蕭然堅持要去。

    不過顧揚也知道,林蕭然這麼做十有**還是因為他,就林蕭然自己而言對這種事情肯定一點興趣都沒有。

    既如此,顧揚也就不再拒絕,畢竟他來這里也確實是想許個願的。

    于是兩個人去到了前面的寺廟。

    這里偏僻,也不是有名的西岩寺,著實沒什麼人煙。

    這樣倒好,不但清淨還少了很多商業化的東西。

    兩個人走進去,也沒人過來招攬生意。

    顧揚知道林蕭然肯定不會許願,只在門口買了一根許願帶。

    等到了許願樹旁,他找了塊(干gan)淨的地方把林蕭然放了下來,扶著林蕭然坐下後,拿著許願帶站到許願樹下,閉上眼楮,雙手合十。

    秋日的陽光,穿過濃密的許願樹,疏疏落落照在他的身上。

    林蕭然看著他,只覺得這一刻的顧揚有一種說出來的虔誠,似乎是真的在期盼著什麼。

    這樣的顧揚,有點陌生,可是,又有點……(性xing)感。

    林蕭然的目光不自知落在他的臉上,久久沒有挪開。

    睜開眼楮,顧揚一眼看進了那雙清澈見底的眸子里,他微微一怔,嘴角上揚出了溫柔的弧度,輕聲開口︰“願他日跟我一起還願的人,是你。”




同類推薦︰ 最強妖孽天王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偷偷藏不住超神機械師清穿之媚寵春嬌死亡回旋[無限]身份號019穿成暴君的男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