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學神,抑制劑要嗎 第49章 第 49 章

第49章 第 49 章



    顧揚站在床邊看著自己手里的浴巾, 又看了看(床chuang)上的omega,一時間竟忘了反應。[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

    倒是林蕭然不耐煩了,從被子里探出臉來催促, “墨跡什麼呢?”

    被他這麼一催,顧揚下意識跟了句,“行,我就去。”然後拿著浴巾鑽進了浴室。

    (脫tuo)了衣服, 熱水順著肌膚往下流淌, 顧揚這才算是完全回過神來,俊朗的眉宇蹙了蹙。

    他,這是要跟林蕭然同床共枕?

    他當然願意,又怕自己萬一把持不住做了什麼出閣的舉動, 畢竟他現在對林蕭然的心思很不單純。

    可深更半夜的, 林蕭然作為omega都大方的讓他留宿了, 他堅持要走又顯得太矯情。

    在浴室里墨跡好一會兒, 顧揚才裹上浴袍出來,想著要不要再跟林蕭然確認一下, 卻發現心大的omega已經(睡Shui)著了,整個人都窩在被窩里, 只(露)出了一雙眼楮,安靜的閉著,睫毛濃密縴長的像兩把小扇子一樣。

    顧揚忍不住伸手過去輕輕踫了踫他的睫毛, 被打擾的omega眉頭輕輕蹙了蹙, 抓著被子把整張臉都擋住了。

    顧揚看著自己空落落的手, 半晌無奈的笑了, 林蕭然這家伙到底對他是有多放心啊?就不怕他真做點什麼嗎?

    唉!

    他當然不可能真做點什麼, 只能輕手輕腳的把頭發擦(干gan), 從另一邊掀了被子上了床。

    酒店的床倒還算大,被子也不小,兩個人以正常的(睡Shui)姿躺著基本踫不到對方。

    可顧揚根本(睡Shui)不著。

    安靜的房間里,他能清楚的听到林蕭然平靜的呼吸聲,仿佛就在他的耳邊,撓的他心里癢癢的,可偏偏罪魁禍首(睡Shui)的極其安穩,什麼都不知道。

    顧揚有些不爽,伸手過去想捏一把,才發現林蕭然整個人都蒙在被子里。

    也不知道他是怎麼透氣的?

    顧揚失笑,輕輕的撥開他頭頂上的被子,把他的臉從被子扒拉了出來。

    月光從窗外斜照進來,落在他安靜的臉上,看的並不清楚,卻依然漂亮的不行。

    本想捏他的臉出一口惡氣的顧揚下不去手了,指尖輕柔的從他的眉心劃過,又在臉頰上蹭了蹭,滑滑嫩嫩,手感極好,惹的顧揚愛不釋手的蹭了好一會兒,指尖才順著臉頰往下落在了那片柔軟的唇上。

    指腹輕輕踫了踫唇瓣,那觸感瞬間就讓顧揚想起上次親(吻wen)畫面。

    那時的林蕭然溫順的被他抱著,兩片柔軟的唇瓣被他含在嘴里,鼻子里輕輕呼出來的氣息都帶著冰糖雪梨的味道,可口的不行。

    回憶著當時的畫面,顧揚的手愈發挪不開了,在林蕭然的唇瓣上輕柔的摩挲著,思量著他現在湊過去親一口,林蕭然應該不會發現吧?可是,會不會太沒節(操cao)了?

    他這邊還沒拿定主意,熟(睡Shui)的omega卻忽然有了反應。

    “嗚……”從喉嚨里發出了輕微的聲音。

    顧揚做賊心虛,觸電般把手縮了回來,以為是自己打擾了林蕭然。

    可是林蕭然並沒有醒,也沒有因為他縮回手就(睡Shui)的安穩了。

    他的吸氣忽然變的粗重起來,隱隱約約斷斷續續的會從喉嚨里發出輕微的□□,似乎很不舒服。

    顧揚有點擔心,伸手把燈打開,發現依然緊閉著雙眼的林蕭然漂亮的眉頭深鎖著,額頭上不知不覺間溢出很多細密的汗水,嘴唇緊緊的抿著,雙手似乎在找著什麼東西,在空中亂抓著。

    做噩夢?

    這個念頭在顧揚的腦子里閃過,他已經伸手過去握住了林蕭然亂揮的手,輕聲喊他︰“林蕭然,林蕭然,醒醒。”

    大約是做噩夢的(關guan)系,林蕭然(睡Shui)的很淺,听到顧揚的聲音,濃密的睫毛劇烈的抖了抖,眼楮緩緩睜開,染著水汽的眸子盯著顧揚看了好一會兒,似乎才把人認出來,不確定的喊了聲︰“顧揚?”

    聲音透著濃濃的鼻音,似乎還有點發顫。

    顧揚心髒顫了顫,伸手擦去他額頭上的汗水,輕聲應道︰“是我,做噩夢了?”

    林蕭然似乎還沒有完全恢復,又盯著他看了好一會兒,才低低的應了一聲,“嗯。”

    “夢到什麼了?”顧揚從床頭拿了一瓶水打開,遞到他跟前,“喝口水。”

    林蕭然把水接過去握在手中,搖了搖頭,“沒什麼。”這才拿著瓶子仰頭喝了起來。

    顧揚看著他蒼白的臉,嘴唇的動了動,終究沒有多問,也許是他多心了,也許林蕭然真的只是做了一個尋常的噩夢。

    等林蕭然喝完水重新躺下,他幫助改蓋好了被子,伸手要去關燈的時候,林蕭然卻忽然扯了扯他的衣服,小聲說︰“別關燈行嗎?”

    懷疑自己幻听的顧揚回頭詫異的看著他,林蕭然立刻錯開了視線,拉著被子臉往里面縮了縮,似乎覺得有些難為情。

    顧揚的心口微微一疼,縮回手側身面對著他躺下,伸手過去拉著他的手握住,柔聲道︰“好,不關燈,我也陪著你,(睡Shui)吧。”

    半張臉都縮在被子里的林蕭然,只(露)著一雙清澈的眸子在外面,看著他眨了眨,被他握住的手,拇指在他的手背上輕輕動了動,似乎是在確認他是不是真的在,確認之後,才終于又重新閉上了眼楮。

    顧揚卻更沒有(睡Shui)意了,他側身枕在自己的手臂上,看著對面的漸漸安(睡Shui)的人,眼底透著他自己都沒有覺察到心疼。

    林蕭然到底夢到了什麼?

    只是尋常做噩夢,他不會變的這麼脆弱。

    顧揚輕輕的捏了捏他的手,無聲的嘆息著,一直到天快亮的時候,才迷迷糊糊的(睡Shui)著了。

    因為(睡Shui)的晚,中間又被噩夢驚醒了,林蕭然幽幽睜開眼楮時已經八點多了。

    剛(睡Shui)醒有點懶,他下意識在枕頭上蹭了蹭,想翻個身才發現手被人抓著。

    他這才看清了眼前的景致,顧揚在他不足一尺的地方躺著,手還緊緊的抓著他的。

    林蕭然的眸子里閃過了一抹困惑,愣怔了一秒才想起來昨晚的情況,是他讓顧揚留在這兒(睡Shui)的。至于交握在一起的手……

    他的腦子里漸漸浮現了昨天半夜自己被噩夢驚醒後畫面。

    顧揚,是想用這種法子安撫他吧。

    林蕭然嘴角微微上揚了幾分,轉頭對著熟(睡Shui)的顧揚輕輕說了一聲,“謝啦!”說完準備起床洗漱,手卻怎麼都掙(脫tuo)不了,顧揚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明明(睡Shui)著了,手卻緊緊握著不松開。

    林蕭然嘗試了好幾次,都沒能把手抽出來,又見顧揚沒有要醒的意思,只好重新躺了回去,抓著顧揚的手觀察,想看看這家伙到底是怎麼做到,(睡Shui)著了還能抓的這麼牢的。

    可看著看著他的注意力卻完全集中到顧揚的手型上。

    大約是(性xing)別差異,顧揚的手比他的手要大一個號,也不似他的手指那麼縴細,但格外修長,骨節也很分明,組合在一起特別好看。

    想起昨天顧揚說想嘗試一下做職業選手的事,林蕭然這會兒看著這只手倒覺得還挺合適的。

    “好看嗎?”

    他這邊盯著手越看越滿意,卻沒發現旁邊的alpha不知什麼時候醒了。

    林蕭然扭頭正對上他那雙調笑的眸子,到了嘴邊“好看”兩個字被咽了回去,劍眉微微挑了挑,揚了揚自己的手,似笑非笑道︰“沒我的好看。”

    顧揚噗嗤笑了,“那是,我們林學神那麼漂亮,手自然也是最漂亮的。”

    話音剛落,林蕭然一腳踹了過去,顧揚卻早有先見之明,掀了被子從(床chuang)上跳了下去,箭步沖進了洗手間,關上門在里面笑的可大聲了。

    (床chuang)上的林蕭然盯著浴室的門看了兩眼,思量著要不要直接把門踹開,進去狠狠的給那家伙揍一頓,最終考慮到踹壞的東西要賠錢,放棄了這個想法。

    不過顧揚洗完澡從里面出來的時候,林蕭然“很不小心”的一腳踩在了他的腳面上,痛的顧揚倒吸了一口涼氣,他卻輕飄飄的丟了一句“不是故意的”,從顧揚身邊穿過進了浴室。

    顧揚捂著腳哭笑不得。

    要不要這麼記仇啊?不就是說了句漂亮嗎?還是實話。

    經過這麼一番折騰,兩個人順利從房間出來時差不多已經十點了,好在酒店的早餐供應不限時間,兩個人一起下樓去了餐廳。

    進門就見漠漠春寒在沖他們招手︰“大神,兩位大神,這邊這邊。”

    這個時間點,吃早餐的人著實不多了,也就漠漠春寒那一桌還坐著幾個人,都是第七世界的高端玩家。

    林蕭然跟顧揚隨便拿了點吃了,走過去跟他們坐在一起。

    一落座,漠漠春寒就湊過來,“兩位大神,透(露)一下唄?昨天玲姐都跟你們聊了些什麼?是不是關于職業聯賽的事情?”

    漠漠春寒一問出來,其他幾個人也都投來了期待的目光。

    其實大家這個態度也不奇怪,近些年國內的電競行業發展的越來越好,職業選手也不再是以前那樣被人當成不務正業的網癮少年,甚至有越來越多的追捧者,所以也成了不少年輕人樂意選擇的職業。

    漠漠春寒他們幾個年紀也不大,游戲水平也相當不錯,想走這條路很正常。

    顧揚也沒藏著掖藏著,只是玲姐跟他們說的情況都不是什麼一手消息,給不到漠漠春寒他們什麼幫助。

    所以隨便聊了兩句,漠漠春寒他們也吃完了早餐,便起身道別走了。

    林蕭然跟顧揚很快也吃完了,接下來已經沒有別的行程,林蕭然準備直接去高鐵站回家,卻被顧揚拉著非要去當地一個旅游景點,西岩山。

    說是山上有個寺廟,叫西岩寺,求姻緣特別靈驗,要去拜一拜。

    林蕭然白眼沒翻到天上去,卻架不住顧揚軟磨硬泡,只好答應去了。

    結果趕上周末,秋高氣爽,客流量極大,從登山的第一個台階開始,就人滿為患。

    更麻煩的是,他們兩個昨天第七世界表演的視頻還掛在網上,雖然關于個人信息的東西都刪掉了,這兩張站在人群中怎麼也淹沒的不了的臉卻是實打實的掛在網上一夜了,少不得有人認識他們。

    特別是年輕的妹子,忽然間看到他們兩個,反應太夸張了,有的甚至直接上來要求跟他們合影,或者旁敲側擊的要聯系方式。

    這跟顧揚來之前想象的完全不一樣,他是想難得有機會他跟林蕭然一起出來,就這麼回家實在不劃算,怎麼也應該有個像樣點的約會吧?

    他哪知道會是這種情況?

    可現在他們要折回去都不行,身後全是人。

    看著身旁的林蕭然漂亮的眉宇微微蹙起,顧揚微微有些懊惱,覺得自己不該這麼心血來潮的。正好此時看到旁邊有條不起眼的岔路,似乎沒什麼人,他立刻拉住林蕭然的手腕,把人帶到了岔路上。

    走進來就看到旁邊立著景區地圖,這條路也能通往山頂,只是要繞很遠,所以沒什麼人走,如此反倒幽靜的很,他們也不用擔心被人認出來了。

    只是……

    顧揚看了看林蕭然,嘴唇微微動了動,話還沒說出口,林蕭然卻忽然開口了,“走啦,要不你以後沒對象還怪我。”

    說完,林蕭然轉身走在他前面,順著台階往上走去。

    顧揚微微一愣,隨即嘴角止不住的往上揚,追上去半開玩笑道︰“沒錯,以後我若沒對象,真的要怪你。”

    怪你是根木頭!

    顧揚剛才是在擔心林蕭然不想上去,本來林蕭然就不想來,是被他硬拉過來的,來了之後還遇到了剛才那種境況。

    顧揚知道林蕭然怕麻煩的很,剛才肯定讓他很煩躁,大概很想直接離開吧。

    結果這家伙居然看穿了他的心思,還這麼善解人意。

    這條小路修的並不寬,兩個人並肩走有點捉襟見肘,所以顧揚走在了林蕭然後面,。

    看著前面身材縴細利落的omega,顧揚忍不住低頭笑了起來。

    其實,林蕭然只是不太喜歡多話,很多時候是真的很善解人意。

    而就在他低頭這一瞬間,旁邊的樹叢里忽然沖出了一個人影,失控了一樣,猛的撞在林蕭然身上。

    上坡路,忽然被人從上面撞過來,林蕭然整個人往後倒了下去。

    顧揚眼疾手快的一把將人接住,幸好山路不算陡峭,顧揚由于慣(性xing)往後退了勉(強qiang)站穩,連忙低頭去問林蕭然,“你怎麼樣?”

    林蕭然靠在顧揚懷里,掙扎著想站起來,結果右腳一用力,腳腕立刻傳來一陣劇烈的痛感。

    他幾不可見的蹙了蹙眉,顧揚卻立刻發現了異常,琥珀(色)的眸子里閃過了一抹緊張,急切道︰“受傷了?”說著低頭要去檢查。

    林蕭然嘗試了好幾次,終于認命了,抬頭看著顧揚,“腳腕扭到了。”

    “我看看。”顧揚說摟著林蕭然的腰,扶著人想讓他在台階上坐下來檢查,這才發現旁邊還站著一個女孩子,女孩子的手還被林蕭然拉著。

    顧揚︰“!”

    (身shen)體快過腦子,直接把兩個人的手分開了,自己一手摟著林蕭然的腰,一手握住林蕭然的手,好像誰會跟他搶一樣。

    這才騰出空來看了女孩一眼。

    女孩也終于發現自己有(插cha)進去說話的機會了,剛才開始她就一直想說話,可是明明她一個大活人站在這兒,眼前這兩個人好像看不見她一樣,眼楮里只有對方。

    她揚著手沖他們揮了揮,神(色)有些復雜,尷尬中帶著慚愧,“對不起,我不該這麼沖出來的,太危險了。還有……”她看著林蕭然,深深的鞠了一躬︰“謝謝你,被我撞到了,還救了我。真的,我也不知道該說對不起還是該說謝謝,總之……你腳受傷了,我們先去醫院吧?”

    女孩自己沖出來速度太快,撞到林蕭然後,林蕭然被顧揚抱住了,她卻止不住速度還在往下沖。

    林蕭然也沒多想,就覺得她以那個速度沖下去應該會摔的很慘,所以順手拉了她一把。

    這會兒女孩愧疚也好,感謝也好,都沒什麼意義了。

    特別是在顧揚眼中,他只關心林蕭然的傷,看了女孩一眼就丟一旁去了,扶著林蕭然在台階上坐下,抓住他的腳要拖鞋。

    林蕭然有點措手不及,本能想把腳縮回來,“我自己來。”

    顧揚卻根本不給他掙(脫tuo)的機會,丟了一句“別動”,低頭小心翼翼的幫他把鞋(脫tuo)了,骨節分明的手指(勾gou)著他的襪子,動作極其輕柔的把襪子(脫tuo)了下來,(露)出了白皙的一只腳,以及腳腕上一大片紅腫。

    顧揚的眉頭緊鎖,手指輕輕在紅腫處踫了踫,立刻引來一陣輕顫。他心疼的不行,抬頭看著林蕭然輕聲問︰“是不是很痛?”

    林蕭然低垂著眼簾沒有看他,只點了點頭︰“有點。”

    也不知道為什麼,看著顧揚蹲下去,幫他(脫tuo)鞋(脫tuo)襪子,把他的腳抓在手里,林蕭然忽然有點不好意思。

    他也不知道為什麼,腳又不是什麼不能讓人踫的**部位。

    莫名其妙的。

    顧揚此時滿心都他的腳上,並不知道他在想什麼。抬頭四下張望一下,挑了快平整的石頭,把林蕭然的腳放了上去,自己站了起來,說︰“看之前的地圖上標著上面不遠的地方應該有賣東西的,我去買點冰塊過來,先冷敷消個腫。你在這兒等一會兒。”

    “嗯。”林蕭然依然沒有抬頭,輕輕應了一聲。

    顧揚又看了女孩一眼,女孩福至心靈,立刻雙手齊擺︰“我就乖乖呆著,絕對不會踫他的。”

    顧揚這才快步跑了上去。

    他一走,女孩瞬間覺得輕松了很多,在林蕭然旁邊坐下,再次愧疚的道歉︰“真的對不起,我不知道這里也會有人來。”

    “沒(關guan)系。”林蕭然說。

    女孩扭頭看著他,只見他似乎是真的沒有生氣,心里倒是安心了不少,不過……

    “你男朋友看起來很生氣。”

    林蕭然眼底閃過一抹詫異,愣了愣才反應過來她說的是顧揚。

    “他不是我男朋友。”

    “啊?”女孩很驚訝,“不是啊?那他一定很喜歡你!”




同類推薦︰ 最強妖孽天王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偷偷藏不住超神機械師清穿之媚寵春嬌死亡回旋[無限]身份號019穿成暴君的男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