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學神,抑制劑要嗎 第48章 第 48 章

第48章 第 48 章



    對上顧揚那雙好看的桃花眼, 林蕭然微微頓了頓,不知想到了什麼,清澈的眼底閃過了一抹狡黠, 水紅的嘴唇微微開合了兩下,丟出了兩個字,“不想。【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

    說完,掙(脫tuo)了顧揚的手, 轉身去了浴室, 啪的一下把門關上了。

    顧揚︰“……”

    到了嘴邊的表白,居然被噎了回去。

    愣怔了一瞬,顧揚蹭的一下從(床chuang)上跳了起來,追過去敲門, 不甘心的喊道︰“林蕭然你給我出來, 听我把話說完。”

    浴室中, 林蕭然已經(脫tuo)掉了上衣, (露)出了白淨縴細(身shen)體,唇角微微上揚了, 笑的有點壞,輕飄飄回了一聲︰“哼!”

    前幾天顧揚也不知什麼毛病, 一直躲著他,憑他問了多少次都沒用。

    這會兒顧揚自己想通了,願意說了, 他就要听?

    不听!

    憋著!

    打定主意, 林蕭然不理顧揚, (脫tuo)完了衣服進去淋浴間(洗xi)澡去了。

    浴室外面, 顧揚靠在門邊, 听著里面傳來的水聲, 無奈的揉了揉太陽穴,實在想不通林蕭然到底什麼腦回路,怎麼說的好好的,忽然就跑了?

    明明,他都鼓足勇氣要說出口了。

    他微微低著頭,一手輕輕按住了心口,到這會兒心髒還在噗通噗通的跳著。

    其實,他很緊張吧?

    畢竟從來沒有對誰表白過。

    他也擔心林蕭然會拒絕他。

    真拒絕了,他要怎麼辦?他發現自己完全沒有被拒絕的經驗,不知道要怎麼應付。

    靠了一會兒,他輕輕舒了一口氣,轉身走過去在(床chuang)上坐下,打開了電視。

    深更半夜,著實沒什麼好看的節目,主要是顧揚也看不進去。

    說真的,這會兒只有他一個人安靜的呆著,回想起今天一整天的行程,他依然覺得離奇。

    林蕭然竟然就是物換星移!

    他很多次都覺得他們兩個像,不喜歡多廢話,不喜歡多管閑事,沒有情(qing)趣,對感情遲鈍,跟木頭一樣,卻從沒想過他們居然是同一個人。

    這麼說來,他跟林蕭然初二就算認識了,不算那次數學競賽。

    後來高中到了一個學校,他們兩個現實中一直互看不順眼,游戲里卻經常solo。

    說真的,要不是這段時間他跟林蕭然相處的太多,不再跟從前一樣互看不順眼了,今天見面後,發現自己認識了多年的網友居然是死對頭,不知道會是什麼光景。

    林蕭然會不會當場一個冷眼甩過來,冷哼一聲,掉頭就走?

    想到那個畫面,顧揚忍不住低頭笑了起來,卻沒發現浴室的門已經打開了,林蕭然換了酒店的浴袍,擦著頭發從里面走了出來。

    看到顧揚的一瞬間,他忽然駐足,在門邊靠著。

    剛洗完澡的他,眸子里都是霧氣,水潤潤的,盯著顧揚看,濃密的睫毛微微抖動著。

    他腦子里浮現了下午在台上的畫面,燈光亮起,藍衣琴師悠然撫琴。

    那一瞬間,他是有些震驚的,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在做夢。

    他從初二就認識的游戲網友,這麼些年一直想贏的對象,居然是顧揚。

    “你,真的是幾度秋?”紅潤潤的嘴唇微微動了動,他忍不住問出了口。

    顧揚聞聲回頭,正對上他那雙水潤的眸子,而此時的林蕭然不只是眼楮是水潤的,整個人都濕濕軟軟的。

    忽然有點口(干gan)舌燥,顧揚舔了舔嘴唇,挑眉笑道︰“還不信呢?下午不都打過線下賽了嗎?”

    提起線下賽,林蕭然不爽了撇了撇嘴。

    他是想跟幾度秋單挑的,結果主辦方可能是為了之後職業聯賽造勢,壓軸的比賽是團隊賽,最後是林蕭然跟顧揚兩個人分別帶著自己幫派的幾個人來了場亂戰。

    關鍵是顧揚明顯就是故意避開他,不跟他打。

    這會兒想起來,林蕭然還有點不爽。

    看著他的小習慣,顧揚忍不住低頭偷笑。跟林蕭然接觸的多了,他發現自己總能從他的小動作小習慣中看出林蕭然在想什麼。

    這會兒林蕭然明顯是因為下午的那場比賽不爽。

    其實那會兒顧揚也不是真的不想跟林蕭然打,就是莫名想逗他玩,看他(操cao)縱著物換星移滿賽場追著自己,也不知是觸及了心里的那根弦,就覺得挺開心,所以一直拉著他在賽場上躲貓貓。

    “好了,回去陪你大戰三百回合,行不?”

    不過自己樂完了,還是要把人哄好才行啊。顧揚非常自覺的主動送上門去了。

    果然,林蕭然的眼楮一亮,看著他,“不許三場就喊累。”

    “打到你喊累為止好嗎?”顧揚坐在(床chuang)上,笑吟吟的看著他,態度非常的配合。

    林蕭然對此很滿意,嘴角彎了彎,“一言為定。”說完丟了毛巾,走到窗邊的桌子上打開背包找手機充電器。

    包里有點亂,他幾乎要把里面所有東西翻出來,才能找到自己想找的。

    顧揚往後仰著,雙臂撐在身後,就這麼看著他。忽然響起挺久以前,他在學校東邊的巷子里撞上林蕭然一個人(干gan)翻了官駿他們幾個,事後林嵐給林蕭然打電話,林蕭然也是像現在這樣,在書包里翻了好一會兒才找到了手機。

    想到當時的畫面,顧揚眼底的笑意格外柔和,那也算是他跟林蕭然在現實中真正有交集的開始吧。

    那時候的他,做夢也想不到自己會喜歡上林蕭然,而且還是在很久之前就喜歡上了。

    啪!

    東西掉在了地上的聲音拉回了顧揚的思緒,他坐正了(身shen)體低頭看過去,林蕭然正好彎下腰,蔥白的之間踫到了黑(色)的長方體盒子。

    瞬間,懶懶的坐在(床chuang)上的alpha速度驚人跳起來,搶在林蕭然之前一把奪過了盒子,攥在手中,用力到骨節發白。

    他緊緊的盯著林蕭然一瞬不瞬,琥珀(色)的眸子里笑意盡失,聲音也完全沒有平日里的散漫,反倒透著一股冷凝,“你真要用這個?”

    彎著腰的林蕭然,眉心跳了跳,緩緩的直起(身shen)體來看向顧揚。

    果然,跟上次一樣,顧揚每次看到alpha信息素提取物似乎都很生氣。

    林蕭然也沒想到怎麼就那麼不巧,每次他剛拿到這個,就會被顧揚撞上。

    這支是昨晚江晨才給他拿過來的。他的發情期不固定,隨時都可能會出意外,顧揚的標記也結束了,所以今天出門他就隨身帶著,以防萬一。

    怎麼也沒想到顧揚也來了,還賴在他房間不走,這會兒又看到了。

    看著明顯失常的顧揚,林蕭然想起上次顧揚看到這東西後過激的反應,讓他一時間拿捏不準自己要怎麼應對。

    他怕稍有不慎(刺ci)激了顧揚,至少這會兒顧揚信息素還沒有失控。

    林蕭然極少有這種拿不定主意的時候,他看著顧揚,水紅的嘴唇抿了抿,猶豫著到底要說什麼。

    可他這個反應卻被顧揚當成了默認。

    瞬間,年輕的alpha被激怒了,轉身打開窗戶,揚手就要把東西丟出去。

    “住手!”

    林蕭然也怒了,上去抓著顧揚的手腕攔住他,“顧揚你什麼毛病,這東西我……”

    他是真的想不明白顧揚到底為什麼每次都要跟這東西過去,可偏偏他拿到這東西很麻煩,總不能每次都找江晨的爺爺幫忙吧?上次那個已經被顧揚拿走了,這次顧揚又什麼都不說就要扔,林蕭然也很不爽。

    可顧揚忽然回頭看著他,那神情林蕭然從來沒在他臉上看到過,有些復雜,似乎很生氣,又透著一絲隱隱的難過。

    林蕭然的怒火忽然就沒了,心里有股說不上來的感覺。

    他長長的嘆息了聲,調整好了語氣開口︰“顧揚,我不知道為什麼你每次看到東西都會生氣。可你應該知道我的情況。抑制劑對我沒有效果……”

    他頓了頓,松開了顧揚的手腕,低頭聲音變的很輕,“你不是我,你不知道發情期……有多難受。這個東西,是現在唯一能幫我度過發情期的,我……”

    “我可以給你標記!”顧揚的聲音有些沙啞。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omega,第一次听到他說出這麼示弱的話,顧揚心里說出的心疼,可一想到他要用別的alpha的信息素,就怎麼也無法讓自己平靜下來。

    林蕭然抬頭看著他,“我一輩子都會有發情期,你能永遠都給我標記嗎?現在可以,以後呢?你會有自己的交往對象,就算你不介意,你的女朋友或者男朋友會不介意嗎?何況我的發情期不固定,你也不可能總是正在我身邊。”

    “我可以永遠給你標記!”顧揚一把抓住他的手腕,把人拉到自己跟前,急切道。

    面前的omega微微一怔,濃密的睫毛顫了顫,隨即垂下眼簾輕聲道︰“顧揚你別天真了,這怎麼可能?而且,你不是也很討厭每次標記我之後的反常嗎?”

    沉默。

    兩個人明明考得那麼近,卻忽然再沒人開口。

    顧揚看著近在咫尺的omega,對方微微低垂著眼簾,濃密的睫毛在眼下倒影出了剪影,皮膚白皙到近乎透明,映襯著雙唇紅潤潤的,說不出的誘人。

    這一刻,顧揚真想不管不顧的把人抱住,親暈了,然後再告訴這根木頭,他喜歡他,他要他做自己的omega,他會永遠跟他在一起,他一輩子的發情期他包了!

    最終這股沖動卻都被他壓了回去。

    沒辦法,誰叫他喜歡的人真的是跟木頭呢!

    從他知道林蕭然就是物換星移開始,他就一直在找機會表白,剛才以前他都覺得今晚機會正好。

    但現在……他改變主意了。

    林蕭然對他大概沒有那種感情吧?至少,從來沒有把他們之間的(關guan)系往愛情上考慮過。

    否則怎麼會這麼理(性xing)的在分析他們之間的(關guan)系,考慮他以後有交往對象的事情,也完全不避諱在他跟前用別的alpha的信息素?

    在林蕭然的心中,他們之間只是同學?朋友?認識了好幾年(關guan)系不錯的網友?

    總之,跟愛情扯不上一毛錢(關guan)系!

    他如果現在表白,林蕭然大概想都不會想就直接回一句“我拒絕”吧,像他上次拒絕江晨一樣(干gan)淨利落。

    顧揚心里有點酸澀,又有點無奈。

    可又有什麼辦法?誰叫他就是喜歡?

    是木頭,他也只能耐著(性xing)子,讓木頭開竅了。

    在心里長長舒了口氣,他把自己的心情重新調整了一下,聲音重新帶上了習慣(性xing)的笑意,“你說的有道理,不過,現在,我還是不許你用這東西。”

    說完,他揚手把東西扔到了窗外。

    “你……”林蕭然措手不及,抬頭瞪著他。自己說了半天,這家伙听哪兒去了?

    “別生氣嘛,听我說。”顧揚一點沒有做了壞事被抓到的自覺,笑吟吟的打斷他,“你不是問我為什麼每次看到那東西都生氣嗎?”

    林蕭然瞪著他不說話,意思是︰少 攏 抵氐恪br />
    顧揚失笑,忍不住捏了捏他的手,“你不知道alpha有領地意識嗎?你被標記我過,所以我不能允許你身上有其他alpha的味道。”

    林蕭然︰“……”

    清澈的眼楮困惑的眨了眨,看著顧揚︰“臨時標記也會這樣?”

    “當然。”顧揚一臉正直的撒著謊,“一看你就不了解alpha,初中生理衛生課沒有認真學過,對不對?就算是臨時標記,alpha也會對被自己標記過的omega有非常(強qiang)烈的佔有欲,絕對不許對方跟別的alpha有任何接觸。”

    林蕭然嘴唇微微動了動沒說話,初中生理衛生課他確實沒怎麼認真听過,所以以為顧揚說的是真的。

    見狀,顧揚忍不住在心里笑開了花,林蕭然乖乖听人說話又沒底氣反駁的模樣,太可愛了。

    隨後再接再厲的繼續道︰“而且,你知道那個alpha信息素是從什麼人身上提取出來的?什麼味道的?你能接受嗎?你不是很討厭別的alpha的信息素嗎?”

    林蕭然微微一愣,眼底閃過了一抹疑惑,很顯然他之前沒考慮過這個問題。

    現在被顧揚這麼一提醒,他才後知後覺的發現,自己潛意識中把alpha信息素提取物默認成了顧揚的味道了。

    可事實上,不可能是顧揚的味道。

    那若是換成了其他的信息素,他用了,會不會排斥?他自己是很討厭聞其他的alpha的味道,但不知道(身shen)體會不會討厭。

    他想象著某種奇怪味道的信息素從腺體注入自己體內,眉頭不自知的蹙起來,顯得很嫌棄。

    見他如此,顧揚立刻接道︰“反正現在我們住在一起,上學也在一起,你也不討厭我的信息素,所以現在我給你標記,以後……真不在一起了,你再考慮……其他辦法唄。”

    當然,那是不可能的!顧揚自己在心里又默默的補充了一句。

    林蕭然自然不知道他在想什麼,只是正好被自己想象的畫面惡心到了,想都沒想就點了點頭答應了︰“好。”

    他這個人實誠的很,喜歡顧揚的信息素這一點他從來沒有隱瞞過,所以答應這事兒自己也不覺得有點奇怪。

    但顧揚高興,忍不住低頭偷笑,覺得有些時候林蕭然特別好騙。

    好騙的林蕭然的注意力很快就從這件事情上轉移開了,看了眼時間已經快一點了,又沒忍住瞪了顧揚一眼,甩開他的手,指了指門口,“我要(睡Shui)了,趕緊滾自己房間去!”

    顧揚這回到沒有再賴著不走,之前也不過是想借著機會跟林蕭然單獨相處,表個白什麼的,並沒有真的要留宿在這里。

    他一個alpha(強qiang)行要跟omega住在一起也太沒節(操cao)了!

    雖然,他很想。

    “行,那我過去了,你早點(睡Shui)。”他說拿起背包打開,一邊往外走一邊翻找房卡,結果背包翻了底朝天也沒找到房卡。

    林蕭然見他愣在門口,問︰“怎麼了?”

    “房卡,丟了。”

    林蕭然︰“……”

    麻煩的是房間是主辦方幫他們開好的,現在要重新補房卡得找他們來跟前台溝通。

    這大半夜的,人家估計都到家躺進被窩的,再把人叫來實在太不厚道了。

    可不叫過來,顧揚怎麼辦?

    兩個人(干gan)瞪眼對視了一會兒,顧揚道︰“我重新開一間吧。”說完直接用林蕭然房間的座機打電話去了前台。

    可酒店沒房間了,所有的房間都被這次活動的主辦方訂下來,接待前來參加的玩家跟其他人員,這會兒全住滿了。

    掛了電話,顧揚有些頭疼。

    這大半夜的,他難道要出去重新找家酒店?

    “行了,趕緊(洗xi)澡(睡Shui)覺。”

    就在顧揚頭疼的時候,林蕭然順手拿起了之前丟在(床chuang)上的浴巾砸到了顧揚身上,丟下這句話,自己先(上shang)床裹著被子躺下了。




同類推薦︰ 最強妖孽天王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偷偷藏不住超神機械師清穿之媚寵春嬌死亡回旋[無限]身份號019穿成暴君的男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