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學神,抑制劑要嗎 第46章 第 46 章

第46章 第 46 章



    清晨, 顧揚下樓。【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

    餐廳里,林蕭然安靜的坐著吃早餐,端坐著, 微微低著頭,喝著小米粥。

    白糖坐在他旁邊的椅子上,尾巴在後面掃來掃去,仰著頭沖他“喵喵”的叫, 叫的林蕭然扭頭過來看它, 它就在椅子上追著尾巴轉一圈, 一副顯擺本事的樣子。

    等林蕭然又低頭去喝粥去, 它就又乖乖的坐著沖他叫,求關注。

    都說添狗添狗, 怎麼貓也這樣?

    顧揚失笑的搖了搖頭,走過去一把給白糖抱起來, 撓著脖子擼了起來。

    小家伙抱著他的手舔了舔,舔的非常敷衍, 然後就拼命的從顧揚懷里往外跑,跑不出去, 就伸出小短手可勁兒往林蕭然跟前抓, “喵喵喵”, 叫的一聲比一聲可憐。

    顧揚忍不住戳了戳它的小腦袋,怨念道︰“忘恩負義的小東西, 到底誰養你這麼大的?”

    一直事不關己的林蕭然這會兒有了反應, 抬頭看向這一人一貓, 正想回一句, “我喂的也不比你少。”目光卻落在了顧揚的身上, 上下掃了一眼, 改口道︰“你今天不去學校?”

    顧揚穿這一身白(色)t恤休閑褲,外面套了件長款休閑風衣,襯的他的身材及其高挑挺拔。

    還挺好看。林蕭然打量之後下了定論。

    只是七中規定學生都要穿校服去學校,就算周末也一樣。

    被他這麼一問,顧揚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身上,頓了頓才把之前就編好的說辭說了出來,“嗯,我有個朋友來玩,我今天陪他。”

    林蕭然看了他一眼,點頭沒說話。

    “其實……也就是普通朋友,”顧揚卻不知為什麼被他看了一眼,立刻心虛了起來,生怕林蕭然會多心,忍不住畫蛇添足的解釋了起來,“只是很久沒見,叫我出去見個面。”

    “嗯。”林蕭然並不知道他在想什麼,不過他本來也不是多管閑事的人,這種事情听了也就听了。

    但顧揚自己做賊心虛,明明跟林蕭然也不是那種(關guan)系,此時偏偏有種背著男朋友出去亂搞的罪惡感,搞得他連跟林蕭然坐在一起吃早餐都覺得有壓力,(干gan)脆把白糖放了回去,匆匆丟了句,“我這邊時間差不多了,先走了。”說完背著包快步出門了。

    沿著東湖邊的林蔭路走出去挺遠,顧揚心里那股心虛的感覺才漸漸平復了下來,忍不住低頭笑了起來,覺得自己挺奇怪,明明也是去見喜歡的人,卻弄的跟偷情一樣。

    不過話說回來,林蕭然剛才是不是也沒穿校服?

    他腦子里印出了林蕭然剛才坐在餐桌邊安靜早餐的畫面,身上穿著一件白(色)休閑款的毛衣,領口稍稍有點寬松,(露)出了漂亮的鎖骨。

    顧揚的嘴角微微上揚了兩分,想起了他送給林蕭然的楓葉項鏈,若林蕭然帶上,一定很漂亮吧?

    想著想著,他竟有點口(干gan)舌燥,無意識的舔了舔嘴唇,隨後整個人猛地回過神來,忍不住揉了揉太陽穴苦笑。

    他怎麼能這樣?現在是要去見物換星移,為什麼滿腦子都是林蕭然?還那麼沒節(操cao),盡想一些不正直的畫面。

    他連忙清空了自己的大腦,順便也把林蕭然為什麼沒穿校服這事兒給拋到了腦後,打了輛車直奔高鐵站去了。

    就在此時,林蕭然終于慢條斯理的吃完了早餐,抱著白糖擼了兩把,拿起旁邊的背包跟吳阿姨打了聲招呼,讓家里的司機開車送他去了高鐵站。

    半個小時後,他來到了高鐵站,過了安檢進站。

    線下賽舉辦的城市,距離這邊挺近,高鐵一個小時就能到,而且兩個地方都是大城市,交通非常便利,單是高鐵平均每二十分鐘就有一趟。

    不過九點左右到十點中間就只有一趟車,所以匯聚的旅客也格外的多。

    林蕭然到的時候正好開始檢票進站,他拿出身份證跟著人流進站,進去之後發現他的十一號車廂還離的有點遠,他抬頭看了一眼,快步走了過去。

    後面的樓梯上沒隔多遠的地方,一個身材高挑挺拔的少年正低頭扶著一個老人走了下來,笑著問老人家︰“您哪個車廂?我送您過去。”

    老人家出門在外有人幫忙,特別開心,指了指旁邊的8號車廂,“小伙子,不麻煩了,我就這節車廂,你趕快去找你的座位吧。”

    “這麼巧,我正好也是這節車廂,行李我幫您拿上去吧。”說這一手扶著老人家,一手提著老人家帆布袋子,一起走進了八號車廂。

    此時林蕭然也十一號車廂坐下,帶上耳機听著音樂開始補眠。

    很快列車緩緩開出了車站。

    一個小時後,高鐵停在了另一座城市。

    顧揚跟那位老人家有緣的很,座位離得近,目的地也在一起,所以下車也一直扶著老人家。

    老人家走的慢,等他們一起走出站,找到老人家來接站的兒子時,人都走的差不多了。

    顧揚倒也不著急,本來他對那個線下賽也沒有太多期待,他來這里只是相見物換星移。

    可真到了地方,還沒見人,心跳莫名就開始有點不規則。

    他站在出站口,回頭看著往來的人群,忍不住想,物換星移此時會不會也在這里,忘了問他,他從什麼地方來,幾點的車了。

    有沒有可能,他們現在都在這里,只是撞上了也不認識?

    這般想著顧揚忍不住低頭笑了起來,正好錯過了從他跟前走過的高挑利落的白(色)身影。

    林蕭然正在接電話,是主辦方派過來接他的司機,他按照司機說的方向走了過去,沒多遠就找了車,他收了手機,跟司機打了聲招呼,低頭鑽進了車里。

    司機也不耽誤,直接發動了車子開了出去。

    電話在這個時候進來,司機師傅按下了免提,對面傳來了一個年輕人的聲音︰“劉師傅,你還在高鐵站嗎?又來了一個……”

    “哎喲,吳經理我已經出來了,你給其他人打電話問問。”這劉師傅明顯就是不想多(干gan)活,睜著眼楮說瞎話。

    林蕭然抬頭看了他一眼,又事不關己的下頭看手機。此時他們的車從顧揚身邊飛速掠過,開出了高鐵站。

    等在路邊的顧揚此時接到了吳經理的電話,對方客客氣氣,“對不住大神,稍微再等兩分鐘,我們劉師傅剛剛接了人走了,等兩分鐘老張就到了。”

    “沒(關guan)系。”顧揚並不著急。

    在路邊又多等了五分鐘左右,接他的車終于來了。

    高鐵站距離線下賽的會場不算太遠,開車也就半個小時左右。

    比賽是下午亮點才開始,不過這會兒會場外面就匯聚了很多玩家和粉絲,顧揚坐在車里,居然撇到路面有人拿著幾度秋的手幅,也有物換星移,其他一些游戲中的高手,基本上都有。

    這倒是讓顧揚有些意外。他從來不知道自己玩個游戲,還有粉絲。

    繞過了前面的廣場,司機師傅把車听到了會場的後面,告訴顧揚︰“這道門進去就是休息室,你們先在這里休息,一會兒有人給你們安排午飯。”

    顧揚道謝下車,走了進去,卻在跨進去的瞬間,猶豫了一秒。

    心髒又開始不規則的跳動了起來。

    物換星移來了沒有?如果來了,他走進去就會見到了。

    對方,到底是什麼模樣?

    顧揚發現他以前沒有想過,唯一一次真正具象的出現是在他前幾天的夢里面,游戲中白衣劍客造型,臉卻是林蕭然的模樣。

    以至于他如今想起來,總還是那個模樣。

    他甩了甩頭,把腦子里林蕭然的臉給丟開了,暗自舒了一口氣,努力讓自己平靜了下來,臉上掛上了習慣(性xing)的微笑,邁步走了進去。

    也不知是休息室里面本來就很安靜,還是顧揚走進來的一瞬間變安靜了,幾十個人七零八落的坐在,目光忽然全匯聚到了顧揚的身上。

    好在顧揚這個人不知道什麼叫怯場,要不這場面能嚇到他。

    他頓了一秒鐘,笑著揚了揚手,“嗨,幾度秋。”

    瞬間有人驚呼,“哇,榜一大神啊!之前不是說不來嗎?”

    “ !這年頭游戲里排行榜都是看顏值排的唄,像我們這種歪瓜裂棗是不是不配上榜?”有人開玩笑。

    “別啊,漠漠春寒大大,歪瓜裂棗的只有你,我們可不承認。”

    引來眾人哄堂大笑。

    顧揚也跟著笑了起來,朝著主動說話的幾個人走了過去打招呼坐在了。

    這些人他們雖然私下里沒見過面,可游戲中卻經常遇到,真名字不知道,游戲id一喊出來,卻頓時就親近了。

    像那個漠漠春寒,跟顧揚就是一個幫會的,時不時也會一起組隊刷個副本什麼的。

    不過顧揚跟這些人說話的時候,還是忍不住一心二用,四下打量著所有人,心里直打鼓。

    物換星移沒來吧?總不能是在這群人中吧。

    倒不是說這群人怎麼樣,就是跟顧揚想象的完全不一樣。

    要是物換星移真的是角落里那個抽煙的黃毛,或者是右邊那個帶著厚厚眼鏡,臉都看不清楚的小個子,再或者……

    他幾乎看了每一個人,試想著他們是物換星移的話……他忍不住打寒戰。

    他發現自己真的太天真了,也可能是物換星移給了他錯覺,他總覺得對方是個跟他差不多大的少年,好不好看不好說,但一定是(干gan)(干gan)淨淨清清爽爽的,身上帶著一股清冷的少年感。

    可事實呢?

    這些都是他想象,萬一物換星移跟他想象的完全不一樣呢。

    他忽然很緊張,雙手不自知的攥了起來。有那麼一瞬間,他甚至後悔了,他也許不該來見著一面,這樣他就不用知道對方到底是什麼模樣,他就不會失望。

    “哇,幾度秋?大神原來這麼帥?”

    此時一把明快的女孩子聲音打斷了顧揚的思緒,他抬頭看過去,一個打扮的很(干gan)練的女孩子眼楮放著光朝他走了過來,旁邊的漠漠春寒立刻幫他介紹,“大神,這是負責策劃的玲姐。”

    顧揚笑著點了點頭,“玲姐,你好。”

    玲姐看著顧揚,笑的合不攏嘴,“好,見到你格外好。來商量個事兒,一會兒比賽前的開場表演,上台(露)個臉怎麼樣?”

    “玲姐果然只挑好看的,我們這群平平無奇的高手不配(露)臉唄?”其他人故意跟著起哄開玩笑。

    玲姐也不在意,笑道︰“怎麼會?大老遠把你們請過來,還能把你們藏著?一會兒比賽時都要上。我不過是想大神提前登場罷了,還不是給你們熱場。”

    說是這麼說,誰不知道其實是因為顧揚帥,才有這表演的資格。

    可惜顧揚沒興趣,禮貌的拒絕了,“謝謝玲姐厚愛,不過我什麼才藝都沒有,還怯場。還是算了,把機會留給其他人吧。”

    玲姐顯然很失望,正想繼續勸顧揚,有工作人員過來把她叫走了,似乎是有急事。

    顧揚這才逃過一劫,繼續坐著跟其他人閑聊,這一聊就聊到了午飯時間,有工作人員安排他們去吃飯,十來個人一桌,聊著游戲還有今天活動,倒也不會冷場。

    只是,物換星移怎麼還沒來?

    終于在午飯結束時,顧揚沒忍住問了一句,“我看公告不是說物換星移會來嗎?怎麼沒見他?”

    “來啦,我看到了。不過只(露)了臉,就被他們碧海閣的人給拉走了。”有人說。

    顧揚眼楮一亮,幾乎(脫tuo)口而出想問“長什麼模樣”,又忽然意識到有點失禮,忍了忍咽了回去,思考著要用怎麼樣的措辭去問比較合適,其他人已經閑聊起來了。

    “說起來這次幾大幫會開場都有表演吧,碧海閣特別重視。”

    “可不是嘛?說真的碧海閣被咱們玄羽門壓了這麼多年,心里肯定憋屈,這回想在開場表演上找回場子。”

    “ 不只是碧海閣,物換星移也一直想把幾度秋大神從榜一拉下來,心里估計也憋屈呢。”

    ……

    眾人的話題忽然就牽扯到游戲里的恩怨上了,對物換星移本人好似完全沒興趣,鬧的顧揚也不好再追問,顯得自己太在意了。

    不過他的心里卻涼了半截,看來物換星移真的毫無特(色)吧,要不怎麼提起來也沒人多說一句,似乎根本就是個不起眼的人。

    這個念頭從此刻開始一直縈繞在顧揚的心頭,讓他對所有的事情都失去的興趣,吃完飯隨便坐了坐,就跟著一群人一起被工作人員引導著進入了會場。

    因為是嘉賓,他們的座位都在前排,回頭看過去粉絲和玩家似乎都很激動,手里拿著手幅跟燈牌高喊著角(色)名。

    旁邊的漠漠春寒一直扭著脖子往後看,數著自己燈牌,其他人似乎也挺激動,只有顧揚心髒噗通噗通的跳了起來,對身後高喊著“幾度秋”的聲音完全不在意。

    看樣子物換星移會在開場出現。

    燈光霎時間暗了下去,第七世界游戲內背景音樂響了起來。

    開場了。

    喧鬧的會場安靜了下來,眾人的目光聚焦到了舞台上。

    伴隨著背景音樂大屏幕上出現了游戲類各種角(色)的畫面,此時台上一個身穿戰甲,手持□□的人出現,鏡頭立刻鎖定到了他的身上,只見他流暢的擺出了幾個帥氣的動作,最終站定,鏡頭給到他的臉,大屏幕同時打出了他游戲中的名字——夜闌臥听風。

    也是游戲中出名的高手,關鍵是本人長得還不錯,所以鏡頭對準他的臉後,下面的粉絲呼喚聲一浪高過一浪。

    “‘切,這就值得這麼扯著嗓子喊?那要是幾度秋大神你上去了,玩家得激動成什麼樣子?”漠漠春寒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的吐槽著。

    顧揚左耳進右耳出,他的注意力全在台上。

    所以開場是玩家本人cosplay自己的角(色)登場是嗎?

    物換星移什麼時候會出來?

    他也不知道自己現在是什麼心情,希望物換星移早點出來,又害怕太失望。就這麼一心二用的看著,一直等到二十多個人出來,也沒看到物換星移,他不由疑惑,難道物換星移不是這個節目?

    正在此時,台上的背景音樂換了。

    相思引?

    這曲子顧揚熟的很,是游戲里琴師這個職業的一個技能。

    他不由緩緩抬起頭看上過去,整個舞台的燈光都暗了下來,獨獨一束光由遠及近,光中一個白衣少年持劍從遠處無光的黑暗中翩然飛來,到舞台中央時翩然落下,並沒有多余的動作,只輕巧將手中常長劍挽了個劍花豎在了身後,清冽的眼楮看向了鏡頭。

    大屏幕上打出了他的名字——物換星移。

    霎那間,整個會場的驚呼聲達到了**,幾乎要把屋頂都掀過去了。

    無他,只因為這物換星移長得太好看。

    連一路吐槽過來的漠漠春寒都在震驚的“臥槽”了一句之後,感嘆道︰“這,物換星移居然長這樣?剛才他進門的時候我都沒看清。這他媽……跟游戲建模一樣,誰受得了?我不是粉絲都想跟著喊了。”

    其他人的反應也差不多,全部都被物換星移驚(艷yan)到了,仿佛真的看到游戲里的白衣劍客走出來了一樣。

    但他們都比不上顧揚震驚。

    在看到物換星移出現在視線範圍那一刻,顧揚就愣住了,那身型怎麼那麼熟悉?等到鏡頭對準他的臉時,顧揚幾乎懷疑自己是在做夢,因為他看到的物換星移跟他夢里面的一模一樣,一塵不染的白衣,清冷卻漂亮到了極致的臉龐。

    物換星移?

    林蕭然?

    顧揚忍不住掐了自己大腿一把,痛!

    所以,他不是做夢?

    物換星移就是林蕭然?林蕭然就是物換星移?

    心髒在噗通噗通的跳了好一會兒之後,顧揚的嘴角止不住的往上揚起。

    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他認識了四年的游戲朋友,喜歡了三年的人,居然就是林蕭然。

    那他,不是渣男了對吧?

    他喜歡的是同一個人。

    原來,他自始至終喜歡的都只是一個人!

    這個認知讓他無比激動,簡直想現在就沖上台表個白什麼的。

    結果一抬頭,林蕭然已經不見了。

    主持人已經走上台,開始串場。

    顧揚定了定神,人也稍稍冷靜了下來,沖上台表白什麼的,不太合適。不過……他倒是很期待,林蕭然知道他就是幾度秋後,會是什麼反應?

    剛才他看了節目單,林蕭然中場好像還要登台。

    顧揚的嘴角止不住的上揚,起身跑出了後台,直接找到了玲姐,開門見山,“玲姐,幫個忙。”

    于是接下來兩個小時的比賽中,所有人都沒有看到幾度秋大神,當然剛剛因為相貌引起轟動的物換星移也沒有登場。

    主辦方又不傻,這種寶貝,當然都是要越後面出來越好。

    所以被趕鴨子上架上台表演的林蕭然,又不能卸妝,(干gan)脆也就沒去台前,一直在休息室里趴著(睡Shui)覺。

    等到中場表演的時候,有人來喊他,他才走了出去。

    中場這個表演是林蕭然自己單人的,其實很簡單,就是上次借著威亞比劃幾套游戲中劍客的技能招式,現場的舞美會打出特效,營造出游戲中真實感。

    林蕭然小時候學過跳舞,(身shen)體柔韌(性xing)很好,這些動作做起來很容易。

    而台下的觀眾也是等他等的心力交瘁,看著白衣少年持劍落在舞台中央,歡呼聲猶如驚天巨浪。

    林蕭然卻心無旁騖,他只想趕緊應付完了事,按照之前練習的那樣長劍一揮,舞台上立刻有了劍光特效,朝對面的黑暗處打了過去。

    忽然,一曲琴音穿破黑暗而來,直擊林蕭然的劍光,將那一劍擋下了。

    林蕭然愣了一秒,那琴聲,是相思引。

    剛才那一幕,像極了他在游戲里跟幾度秋solo。

    這念頭一閃而過,琴聲傳來的方向,黑暗退去,他看見一個藍衣琴師對琴而坐,衣帶無風自動,黑發如潑墨傾瀉而下。

    那琴師也看著他,琥珀(色)的眸子盛滿了吟吟的笑意,還藏著絲絲狡黠。

    此時,主持人的聲音響起,“物換星移幾度秋,今日,他們終于迎來了宿命的相逢。”

    台下的粉絲自然又瘋了,一個物換星移就夠讓人激動了,居然又來了這麼帥的幾度秋。

    怎麼辦,怎麼辦?粉絲們一時間不知道自己該支持誰了。

    卻在這時,台上的林蕭然出手了,縴細的(身shen)體被威亞吊起來,白衣飄飄,整個人如劍般刺向了顧揚,顧揚指尖翻飛,一曲相思引有柔克剛,與林蕭然纏斗了起來。

    配合著逼真的特效,幾乎完全還原了他們兩個在游戲中solo的場景。

    精彩異常。

    連被顏值吸引的粉絲也漸漸被這一場真人決斗吸引了。

    大戰三百回合,劍光與琴音同時停下,兩束聚光燈落在兩個人身上,一坐一立,人各一方,就像他們在游戲中一樣。

    台下的觀眾也安靜著,似乎還沒有從他們的酣暢淋灕的對決中回過神來。

    只听一把懶散含笑的聲音忽然響起︰“不玩了不玩了,累死了。不如你陪我去星落湖看星星唄。”

    林蕭然一愣,抬頭,顧揚竟不知什麼時候走到他的面前,握住他的手腕,抬頭看著上面。

    林蕭然不由自主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舞台已經換了光景,長風谷瞬間切換到了星落湖,夜空中一朵朵煙火綻放開來。

    那場面,讓林蕭然不由想起了七夕那天晚上,他也是這樣被幾度秋拉著在星落湖畔看煙花的。

    幾度秋,就是顧揚?

    他忍不住偏過臉看著身邊的人,濃密的睫毛輕輕顫動著,眸子里透著困惑,還有,不自知的驚喜。

    顧揚也看著他,忍住了當眾抱著人親(吻wen)的沖動,低頭湊到他耳邊,摘掉了耳麥小聲說︰“下次,我們去東湖邊放煙花,好不好?”




同類推薦︰ 最強妖孽天王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超神機械師清穿之媚寵春嬌死亡回旋[無限]身份號019穿成暴君的男妃芥川與敦的奇妙冒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