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學神,抑制劑要嗎 第45章 第 45 章

第45章 第 45 章



    顧揚心里暗自不爽, 並沒有留意到林蕭然看了他一眼,薄薄的嘴唇微微動了動,把到了嘴邊的話咽了回去。【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

    林蕭然是想讓他把昨晚拿走了alpha信息素提取物還給他, 可不知為什麼腦子里浮現了顧揚昨晚氣急敗壞的模樣,顧揚似乎很不喜歡那東西。

    算了, 再找江晨幫個忙吧。

    說來也是巧的很,上次他被官駿攔住找麻煩,正好被江晨撞上了。

    江晨的爺爺是研究(性xing)別方面的專家, 江晨自小也算對這些知識耳濡目染, 比一般人知道的更多。

    在看到林蕭然明顯受到了alpha信息素影響後,卻又聞不到林蕭然的信息素, 他就發現了林蕭然秘密, 並不單純只是檔案上寫的omega, 事實上是隱(性xing)omega。

    他知道抑制劑對隱(性xing)omega是沒有效果的, 而且alpha因為聞不到隱(性xing)omega的信息素, 也無法對他產生標記的沖動, 所以不管林蕭然當時有多難受, 他也只能看著,什麼忙都幫不上。

    然後他忽然想起了他爺爺最近正在研究的一個項目,提取alpha信息素,實體化後可以直接注射到omega體內,用這種方式代替alpha的標記, 他記得他爺爺說過對隱(性xing)omega也是有效的, 所以立刻就跟林蕭然說了。

    之前林蕭然也听林嵐提過, 自己也在網上搜索了消息, 一直在等東西上市, 大約還要等到年底, 或者明年年初。

    但江晨後來回去問了他爺爺這事兒,老人家大概是看在了江晨的面子上,走了各種繁瑣的手續,提前弄了一支成品給他。

    之前林蕭然提前交卷跟江晨一起離開,也是為了這事兒。

    要不是手續太麻煩,林蕭然也不能念念不忘。

    不過,他終究還是沒提,總覺得提了顧揚又會生氣。

    --

    七中的第三次月考成績出來了,跟往常一樣,林蕭然以七百多分的總分高居榜首,已是見怪不怪的事情,可這次的第二,卻叫全校師生大跌眼鏡。

    千年老二張志和掉到了第三不奇怪,奇怪的是,第二名居然是顧揚!

    名次一出來,整個七中都震驚了。

    顧揚從高一進學校以來,成績跟林蕭然一樣穩定,次次倒數第一,一直到上次月考,大家看他當時的學習態度已經端正了很多,以為會有所提升,結果成績出來,還是穩穩的倒數第一。

    所以這段時間,顧揚每天跟著林蕭然一起上學放學,課間晚自習的時候也能看到他跟林蕭然一起討論題目,大家也都覺得他不過是因為跟林蕭然談戀愛,用這種法子哄林蕭然開心,十有**也沒真的學進去。

    誰知一個月過後,成績就能從倒數第一飆升到全年級第二,這坐了火箭也沒這麼快啊。

    論壇上也很快就匯聚了一大堆討論這件事情的帖子,基本分兩大派,一邊覺得顧揚肯定作弊了,要不一個月時間,就算有林蕭然保駕護航,也不能有這種進步速度。

    另一邊則認為,顧揚就是聰明,也有證據,有初中跟顧揚一個學校,努力了三年,成績依然被顧揚吊垂同學出來現身說法,表示顧揚的智商根本不是常人能比的,只要他能把心思放在學習上,考什麼成績有可能。

    論壇上為這件事情爭論不休,高三整個年級的同學也一樣,基本只要課間都三五成群的在討論這件事情。

    可這件事情的當事人卻完全狀況外,早晨來學校,各科卷子發下來,他看都沒看就塞桌肚里去了,整個人趴在桌子上補眠。

    沒辦法,昨晚又沒(睡Shui)好,在(床chuang)上輾轉反側到了半夜,好容易(睡Shui)著了,開始做夢。

    夢里面林蕭然跟物換星移,一左一右的站在他跟前,逼著他二選一。

    他選不出來,只能逃跑,可不是不管跑到哪里,他們兩個還是會出現,形影不離的跟著他。

    然後他就開始夢到各種過去(發fa)生過的情景。

    他離家出走,林蕭然去網吧找他,跟他一起在小小的房間里吃餛飩。

    又夢到跟物換星移在長風谷solo,楓葉滿天飛舞,他少說了兩句話,物換星移就敏感的覺察到他心情不好,主動來問他。

    還有很多很多,他不斷的在林蕭然跟物換星移之間徘徊,夢到林蕭然的時候就覺得自己是喜歡林蕭然的,夢到物換星移的時候,又覺得喜歡物換星移的。

    所以到最後,他也沒能選出來自己到底喜歡誰,只能疲憊的從夢中醒過來,累的不行。

    不過有點奇怪的是,他夢里面的物換星移是游戲里白衣劍客的造型,臉卻是林蕭然的臉,卻毫無違和感。

    唉!

    他趴在桌子上也(睡Shui)不著,無聲的嘆息了一聲,心想︰果然那兩個人就是挺像的,所以他才會同時喜歡上兩個吧?

    可不管怎麼說 ,同時喜歡上兩個人的行為真的太渣男了!

    關鍵是他現在不知道要怎麼面對林蕭然。

    “藏的挺深啊!”

    結果他怕什麼來什麼,林蕭然被趙天華叫去了辦公室,回來剛一落座,就似笑非笑的丟過來這句話。

    顧揚本想裝出沒事人的樣子開玩笑的回一句,“運氣好罷了。”可目光忽然落在林蕭然的臉上,不自覺地就被那片水紅的嘴唇吸引了,上嘴唇的破皮還沒好,比別處顏(色)要深一點。林蕭然說完話,嘴唇輕輕的抿了抿,傷口也跟著微微動了動,莫名扯著顧揚的心都癢了起來,腦子里全是那天晚上抱著林蕭然壓在(床chuang)上親(吻wen)的畫面。

    耤I

    難道他已經沒有辦法正直的看著林蕭然了嗎?

    他蹭的一下站了起來,轉身走林蕭然的身後走了出去。

    林蕭然困惑的眨了眨眼,清澈的眸子追著他的背影一直看著他走出了教室。

    顧揚又怎麼了?

    說起來,早上就挺不正常的。已經很長一段時間,顧揚都是跟他一起來學校,今天早上林蕭然下樓,顧揚卻已經吃完早飯,隨口跟他打了聲招呼,就自己先走了。

    現在也是。

    這情況怎麼跟之前他喝醉酒的那次一樣。顧揚,是又在躲他?

    事實證明,確實。

    一天下來,林蕭然非常確定,顧揚真的在躲他。

    又怎麼了?難道他這次又在不知道的時候揍了顧揚。

    林蕭然不爽的撇了撇嘴,覺得顧揚有些時候特別小家子氣,屁大點事兒非得扭扭捏捏的。

    “顧揚,等一下。”晚自習結束後,林蕭然叫住了顧揚。

    當著全班同學的面,跟上次一樣。

    不一樣的是,顧揚回頭沖他笑的(春chun)光燦爛,丟下一句︰“我約了人,有事明天再說。”說完背著書包就跑了。

    林蕭然︰“……”

    清澈的眸子盯著後門看了看,林蕭然收回了目光,收拾好東西,無視了眾人八卦的目光徑自走了。

    顧揚有點奇怪啊!

    顧揚也知道自己很奇怪,可是怎麼辦?

    他現在只要跟林蕭然在一起,就會有各種奇怪的想法,想親近,又知道不能親近,只好躲著了。

    這一躲就躲了一個禮拜,林蕭然幾乎每天都會找他,顧揚也知道林蕭然是想問他到底怎麼回事,但顧揚躲的徹底,就是不給林蕭然機會。

    主要也是他確實不知道要怎麼跟林蕭然說。

    難道要告訴林蕭然︰我喜歡你,但是我又不能喜歡,因為我還喜歡別人?

    算了,再等等,理清楚頭緒再說。

    “唉?林學神跟江晨?”

    周五下午課程結束,顧揚為了避開林蕭然,約了陳宏(強qiang)跟蔣濤幾個一起,結果幾個人剛從學校出來,就看到林蕭然跟江晨站在路邊。

    “果然他們兩個是在談吧?依稀記得上周我也在這里看到他們兩個一起了。”蔣濤一臉八卦。

    陳宏(強qiang)一眼橫了過去,瞪的蔣濤莫名其妙,正想問咋回事,就見顧揚已經丟在他們徑直走向林蕭然。

    蔣濤一頭霧水︰“什麼情況?”

    “什麼什麼情況?走啦,吃飯去。”陳宏(強qiang)一拍蔣濤的頭,把人給拉走了,自己回頭八卦的看了兩眼,笑的很(曖ai)昧。

    他們揚哥潔身自好了這麼些年,這下好像真栽了,還是栽在了揚哥自己以前根本看不上的林蕭然身上。就算是兄弟,陳宏(強qiang)都忍不住想笑,太戲劇(性xing)了。

    另一邊顧揚走到了林蕭然身邊,直接伸手抓住了林蕭然的手腕,臉上掛著好看的笑︰“(干gan)嘛跑那麼快,不是說好放學一起去吃飯的嗎?”

    林蕭然回頭,正對他笑吟吟的眸子,黑亮的眼楮詫異瞪大了幾分,又困惑了眨了眨,濃密的睫毛撲閃撲閃的,顯然是被顧揚莫名其妙的行為搞蒙了。

    卻不知道他此刻的模樣,落在一周都在躲他的顧揚眼中,簡直可愛的不行。

    而且,他的皮膚怎麼那麼好?手腕握在手心里,滑滑嫩嫩的,惹的顧揚忍不住輕輕捏了捏,大拇指在上面摩挲著,笑問︰“(干gan)嘛這麼驚訝?不是你說要去吃火鍋的嗎?”

    林蕭然︰“……”

    有嗎?你都快一周沒跟我說話了,難道我是上周跟你說的?

    可他終究沒有反問回去,因為這會兒顧揚到好像恢復正常了。

    于是轉而跟江晨道,“改天請你吃飯吧。”

    江晨看了看顧揚,又看了看他,笑著點頭,“行,那我先走了。”

    眼看著江晨走遠了,顧揚心中的怒火終于平息了下來,這才反應過來自己剛才又(干gan)了什麼莫名其妙的事情。

    說好的躲著林蕭然呢?為什麼看到他跟江晨站一起,立刻就自己主動湊過來了,還說什麼跟林蕭然一起去吃火鍋?

    這下,怎麼辦?

    還是別去了吧?

    腦子里明明在抗拒跟林蕭然親近,手卻抓著林蕭然的手腕根本松不開。

    林蕭然也沒在意,回頭看著他,清冽的眸子里依然透著困惑,“怎麼,終于不躲了?”

    顧揚微微一愣,不知是不是他的錯覺,竟從林蕭然的波瀾不驚的語氣中听出了怨念,甚至一絲絲委屈。

    一周以來,他什麼也不說明白,就這麼躲著,林蕭然心里也不舒服吧。

    顧揚看著他,心里忍住心疼,抓在他手腕的力道不由加重了幾分,幾乎想把林蕭然拉過來,抱住,跟他說對不起。

    可終究只是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笑了起來,“本來也沒躲啊,走,吃火鍋去。”說完拉著林蕭然就往火鍋店去。

    算了,他松不開手,而且這會兒他轉身走了,林蕭然一定會生氣吧?

    就吃一頓飯,沒(關guan)系的,又不會太近親。

    結果一頓火鍋吃完,他還是松不開林蕭然的手,拉著人在小吃街吃遍了小吃,連晚自習都逃掉了,之後也沒能像之前一樣,避開林蕭然一個人回家,又跟之前一樣,騎車在這林蕭然回家去了。

    一直到他一個人回到房間,他才終于想起來自己是要躲著林蕭然的。

    可是,一靠近林蕭然,他就不想躲了,他就想……

    渣男!

    他狠狠的暗罵了自己一頓後,起身去浴室(洗xi)澡,洗完澡出來他走過去打開了電腦,登陸了第七世界。

    一周以來,他躲著林蕭然,也沒有登陸游戲,他覺得這樣才公平點。

    可今天他跟林蕭然呆了那麼長時間,公平起見,他這會兒也應該陪著物換星移玩游戲。

    結果一登陸游戲,信息多到炸開了鍋,全是幫派發來了,還有游戲官方發過來的。

    原來第七世界四周年要舉辦線下邀請賽,被邀請的都是全服最大的幾個幫會,還有排行榜前面的高手。

    幾度秋做為霸榜多年的高手,這種事情怎麼能少的了他?所以不管是主辦方還是幫派的負責人都在聯系他,邀請他去參加。

    只是舉辦的時間就是明天。

    信息都是周一發過來的,但是他一直沒有登陸,所以今天才知道。

    舉辦地點是另一個城市,雖說不遠,可現在才決定過去確實有點麻煩,而且明天還要上課。

    顧揚這樣想著,正準備拒絕,卻彈出了新消息,物換星移發過來的︰明天來嗎?

    顧揚︰“……”

    第一次物換星移發過來的信息不是“競技場”,弄的顧揚措手不及,花了點時間才反映過來對方是什麼意思。

    “!”顧揚的眸子里瞬間閃過了一抹驚喜,立刻回復了信息過去︰線下賽你參加?

    物換星移︰嗯。沒看到你。

    畢竟是四周年的大活動,游戲內早就發出各種通知公告,這會兒連明天參加的幫會還有玩家的海報都已經發出來了,顧揚點開看了一眼,果然看到物換星移的角(色)大c位站著。

    顧揚真的沒想到物換星移居然會參加這種活動。

    不過,這是個見面的好機會吧。

    顧揚當下改了主意,決定明天翹課去,正準備給物換星移發過去,忽然又想到了什麼,重新敲了一行字發過去︰你想我去嗎?

    發出去後,他的心髒忽然噗通噗通的跳了起來,居然有點緊張。

    緊張了三秒,信息就回過來了︰你想去就去,不想就不去。不過若你去了,倒是可以見一面。

    意思就是,隨你高興,見面也只是順便。

    木頭!

    顧揚捏了捏眉心,覺得自己眼光真差,為什麼看上的都是木頭?

    不過還是去吧,總要親眼看看那家伙,萬一見了面發現不是自己喜歡的模樣,他也就不用成天覺得自己是渣男了!

    心里打定了注意,回復物換星移的時候,卻故意賭氣道︰不去了,沒時間。

    樓下的房間里,林蕭然盯著幾度秋回復過來的信息看了看,微微有點失望。

    他還挺想面對面跟幾度秋solo兩把的。

    不過算了,人家沒時間也沒辦法。




同類推薦︰ 最強妖孽天王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偷偷藏不住超神機械師清穿之媚寵春嬌死亡回旋[無限]身份號019穿成暴君的男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