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學神,抑制劑要嗎 第44章 第 44 章

第44章 第 44 章



    這個動作明顯取悅了alpha, 顧揚的手從他的腰間順著後背往上落在他脖子後的腺體上,輕輕摩挲著,引的懷中的omega忍不住輕顫抖, 閃躲著想避開他的手, 卻不料整個人被顧揚往後壓著倒在了(床chuang)上。[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

    “嗚……”

    嘴唇被磕到了。

    林蕭然吃痛的從喉嚨里發出了聲音,失控的alpha卻只是用舌尖在他磕疼的地方一掃而過,根本不打算松開他。

    咚咚咚!

    敲門聲忽然傳來。

    兩個人猛地一怔, 閃電般分開,從(床chuang)上跳了起來,分開站的老遠。

    饒是這種速度,也是剛剛站穩,門就被推開了,吳阿姨端著牛(奶Nai)和切好的水果走了進來, 見了顧揚有些意外,“揚揚也在,”又看到桌子上的試卷,自動腦補道︰“來找然然討論題目呢。”

    幸好吳阿姨是beta, 否則此刻滿屋子都是顧揚信息素的味道,連林蕭然身上都是, 簡直不知道要怎麼解釋了。

    “額……嗯。”顧揚此刻腦子里一團亂, 只順著吳阿姨的話點了點頭, 目光卻不由看向了林蕭然。

    林蕭然低著頭,剛洗過的頭發又濕又軟,散落在額前擋住了眼楮,只看得到他高挺的鼻子, 和泛著水光的嘴唇, 上嘴唇似乎被磕破了, 有一點點紅腫。

    他大約是覺得不舒服,伸出了粉粉的舌尖在傷處舔了一下。

    霎時間,顧揚也不知為什麼定力那麼差,信息素又開始往外冒出。

    林蕭然的(身shen)體猛地一僵,不可置信的抬頭看向顧揚,正對上了顧揚直(勾gou)(勾gou)盯著他的眸子。

    林蕭然耳尖一熱,瞪了他一眼,撇開臉不去看他,卻正好把紅紅的耳尖暴(露)了出來,全然落在了顧揚的眼中。

    顧揚不自知的舔了舔嘴唇,覺得口(干gan)舌燥。

    兩人之間的氣氛(曖ai)昧叢生,吳阿姨卻完全沒看出來,把東西放在桌子上,輕聲細語的交代林蕭然,“然然,吃點東西就早點(睡Shui)吧。”

    林蕭然點頭,輕輕應了一聲,“嗯,謝謝阿姨。”

    吳阿姨笑著出門,順便拉了顧揚一把,“揚揚也該走了,這麼晚你在這里然然多不方便。”

    顧揚回神,順手拿走了桌上了試卷跟alpha信息素提取物,轉身跟著吳阿姨一起出門了。

    留在房間里的林蕭然,看著空空的桌角,腦子里浮現了剛在顧揚拿著信息素提取物問他的那是什麼的畫面,現在顧揚又特意把那東西拿走了。

    林蕭然低著頭,抬手(摸Mo)了(摸Mo)自己的腺體,顧揚這次咬的很重,牙印比前幾次都要深,好像咬的時候很生氣的樣子,之後還……

    想起剛才顧揚親他的畫面,林蕭然心髒噗通噗通的跳了起來,臉頰跟著熱了起來。

    好一會兒才恢復了平靜,轉而躺到(床chuang)上,盯著天花板發起了呆。

    顧揚這邊回房後,隨手把試卷跟信息素提取物丟在桌子上,也倒在了(床chuang)上,腦子里一片混亂。

    他(強qiang)迫林蕭然做了標記,還……親了林蕭然。

    想到這兒,他猛的翻了身,把臉埋進了枕頭里,覺得自己可能是瘋了。

    可是,他控制不住啊。跟看到林蕭然跟江晨有來往的感覺不一樣,看到那根alpha信息素提取物的瞬間,他對林蕭然的佔有欲超出了過去任何時候。

    一想到林蕭然會在發情期的時候,把別的alpha信息素注射到體內,安撫他,然後身上會帶著別的alpha的味道,霎那間,alpha的劣根(性xing)都暴(露)了出來,他不許,不容許別的alpha踫林蕭然,林蕭然是他的。

    那一刻,他滿腦子都是這個念頭,林蕭然是他的,身上絕對不能有別的alpha的味道,就算不是直接給標記,是用注射器也不行!

    然後,他就忍不住要在林蕭然身上留下自己的印記……

    顧揚忍不住長長的舒了一口氣,翻身用力揉著自己的太陽穴。

    這已經是標記後遺癥不能解釋的了,因為這幾天他並沒有標記林蕭然,不存在有後遺癥。

    可是他還是看到林蕭然跟江晨在一起就會生氣,晚上林蕭然跟江晨出去吃飯,他坐立難安。

    而且這種不正常也不是最近才有的,如果他最開始標記林蕭然是意外,後來呢?他多少次告訴自己不能再標記了,可最後總會忍不住,莫名其妙又咬了。

    試想一下,把林蕭然換成其他任何一個omega,他會標記嗎?

    不會!

    更別提剛才了。

    顧揚從來不知道自己的定力那麼差,僅僅只是看到了林蕭然身邊有別的alpha的信息素提取物,他的信息素就立刻爆發了出來,根本控制不住。

    而且……他還親了林蕭然。

    想起剛才的親(吻wen),顧揚忍不住(摸Mo)了(摸Mo)自己的嘴唇。

    林蕭然的嘴唇軟軟的,糯糯的,整個人都帶著一股冰糖雪梨的味道,跟上次他夢里面的感覺一樣,特別……可口。

    而且林蕭然那麼順從,閉上眼楮摟著他的脖子,濃密的睫毛緊張的顫抖著,嘴唇听話的就張開了,還用舌頭試探著卷著他的。

    想到這一幕,顧揚忍不住舔了舔嘴唇,開始回味,嘴角不自知上揚到了不可思議的高度。

    傻笑了半晌顧揚才反應過來,蹭的一下又翻了個身,用枕頭把臉捂住,內心忍不住哀嚎了起來︰顧揚你他媽是喜歡上林蕭然了吧?

    這念頭不冒出來還好,冒出來立刻一發不可收拾,顧揚越想越覺得只有這個答案能解釋他最近所有的莫名其妙。

    可是……

    他翻身從(床chuang)上坐了起來,低頭用力捏了捏眉心,覺得頭疼。

    顧揚你可真是個人才,明明有喜歡的人,竟然還能喜歡上林蕭然?

    變心了?

    沒有吧?

    明明,還用心給他準備了認識四周年的禮物。

    想起那個禮物,他起身走過去打開電腦,登陸了第七世界,在視頻剪輯里找出了他最近剛剪輯出來的一個段視頻,滑動著鼠標點開了。

    視頻中,兩個游戲角(色),一個白衣劍客,一個藍衣琴師,雙雙坐在星落湖畔,漫天絢麗的煙花綻放著,一朵兩朵,千朵萬朵,煙花漸漸落下,畫面流轉,劍客和琴師來到無際涯邊,人各一方,一坐一立,下一秒劍客身形一動閃電般向琴師刺了過去,琴師輕輕撥弄琴弦,一曲優美的相思引化開,輕松擋住了劍客的劍。

    二人你來我往,大戰了三百回合,劍客被弦音擊中,白(色)身影搖搖欲墜,似乎要分出勝負了,畫面再次轉開,這次兩個站在了競技場中……

    這段視頻短短十分鐘,卻是顧揚從上千場的solo,和為數不多的幾次野外“約會”中剪輯出來了,足足花了他快三個月的時間。

    這是他第一次為送一個人禮物,這麼費心。

    即便那個人,他從來沒見過,他也知道他心里是喜歡的,總盼著高中畢業了,就找機會約出來見面。

    最初認識也沒什麼特別的,早年他們也不是現在這樣除了競技場,什麼都不參與,經常會跟著幫會一起刷副本搶boss。

    他們兩個當時分處在不同的幫會中,有一次在野外搶 boss的時候,物換星移已經佔了先機,顧揚是後來被叫過去的,網游中沒那麼多規矩,他直接從後面偷襲了物換星移。

    結果這一偷襲,給自己惹來了一個大麻煩。

    boss最終被哪邊搶到的顧揚是不記得了,卻記得結束後,這位物換星移給他發來了好友申請。

    他當時想都沒想就答應了,因為覺得他們有點緣分——物換星移幾度秋。

    結果這位物換星移老兄加了他就沒別的事情,天天找他單挑。

    顧揚自己的(性xing)格是比較隨(性xing)懶散的,玩游戲主要是為了放松心情,那時候他連競技場都不怎麼玩,更不喜歡跟人單挑。

    所以陪著物換星移打了兩天就覺得累的不行,可是物換星移卻是屢戰屢敗,屢敗屢戰,沒完沒了。

    顧揚沒辦法,只好找借口推(脫tuo),物換星移倒也不糾纏,但是第二天還來。

    哪怕顧揚連續拒絕了他一個禮拜,換了任何人大概都明白顧揚的心思了,根本就是不想跟他比,但物換星移似乎不明白,第二天照樣又發來了信息︰競技場?

    顧揚此時依然都記得自己那天看到這條信息時的心情,有點哭笑不得,又有點愧疚,覺得自己一個禮拜都在找借口,對方卻完全不計較,顯得他特別的小家子氣。

    于是那天晚上他陪物換星移打了三場,打完發了條信息過去︰我累了,不打了。

    物換星移沒回,直接退出了競技場,第二天照舊來找他,他們又打了三場。

    那時候開始,競技場打三場就成了他們之間約定俗成的習慣,顧揚不躲了,物換星移也不會追著他沒完沒了了。

    是什麼時候喜歡上的?

    顧揚至今都記得那段時間,他把自己關在房間里不吃不喝足足三天,覺得自己好像被世界遺棄了,什麼都沒了。

    後來他也不知道為什麼打開了電腦,登陸了游戲,物換星移的名字落在了他的眼楮里,他想都沒想,就發了對戰邀請過去,一場,兩場,三場,無數場。

    他們誰也沒說話,就這樣在競技場中對戰了一整夜。

    一夜過後,陽光從窗口斜照進來,暖暖的,帶著清晨的味道,顧揚抬頭看出去,忽然發現,心情輕松了些許,他開始感覺到累了,然後倒在(床chuang)上一覺(睡Shui)到了第二天早上。

    再醒來,他知道自己該走出去了。

    就是那天,他清楚的記得,就是從那天起,他總是期待著物換星移來找他,就算有時候他有事不能玩游戲,也會故意登陸,哪怕只是回復一條信息。

    物換星移話很少,還很遲鈍。七夕的時候,顧揚故意去找他組隊刷七夕副本,拉著他去星落湖放煙花,可顧揚知道在對方眼中,他只是無聊而已。

    這麼一想,這家伙跟林蕭然還挺像。

    耤I

    難道就因為這樣,他同時喜歡上了他們兩個?

    渣男!

    顧揚忍不住在心里暗罵了自己一句,正想退出游戲(睡Shui)覺時,物換星移上線了,給他發來信息︰競技場?

    好字敲出來後,顧揚愣怔了一秒,腦子里忽然冒出了林蕭然的臉,連忙刪了重新打了一行字︰不好意思,準備下了。

    發完,他立刻退出了游戲,轉身無力的撲倒在了(床chuang)上,眼楮無神的盯著天花板發呆。

    他好像真的兩個都喜歡,怎麼辦?

    他這邊頭疼的(睡Shui)不著,樓下的林蕭然也(睡Shui)不著,想找幾度秋solo的,結果幾度秋居然下了。

    林蕭然看了一眼時間,還沒到十二點,按以前的習慣,幾度秋這個時間要麼不在線,要麼是剛上線,怎麼會下游戲呢?

    奇怪!

    不過他也沒多想,他只想玩游戲分散一下注意力,所以在排行榜上隨便找了個高手發了對戰邀請過去,打了好幾場後,終于有點困意,退了游戲(上shang)床(睡Shui)覺去了。

    樓上的顧揚卻是一夜都沒合眼,天快亮時才迷迷糊糊(睡Shui)著了,一覺(睡Shui)到了中午。

    磨磨蹭蹭了起了床洗漱好,又不太想出門,因為不知道要怎麼面對林蕭然。

    可是家里有(奶Nai)(奶Nai),想不吃午飯是不可能的,(奶Nai)(奶Nai)直接在開飯前跑來他的房間,把他給拉了出去。

    一整夜也沒有整理出自己到底是喜歡物換星移多一點還是喜歡林蕭然多一點的他,一想到昨晚他在沒確定自己心意的情況下親了林蕭然,跟林蕭然坐在一張桌子上吃飯都覺得坐如針氈。

    好在還有別人在場,氣氛倒還算正常。

    林蕭然只是低頭安靜的吃飯,偶爾伸筷子夾菜。

    顧揚明明不知道要怎麼面對他,可眼楮又總不受控制往他臉上飄,看到他嘴唇上的破皮,腦子里又冒出了昨晚他抱著林蕭然親(吻wen)的畫面,喉結不自知的動了動。

    感受到他的目光,林蕭然抬頭看過來,四目相對。

    偷看都抓了正著,關鍵是顧揚本來就心虛,頓時錯開了視線,低頭認真扒飯。

    吃完飯,顧揚立刻起身,跟爺爺(奶Nai)(奶Nai)打了招呼,就準備上樓,誰知林蕭然叫住了他,“顧揚,陪我出去走走。”

    額∼不去行嗎?

    顧揚嘴唇動了動,腦子快速轉著,想找個合理的拒絕了的借口,顧(奶Nai)(奶Nai)直接幫他答應了,“揚揚快去,然然叫你呢。”

    于是顧揚不得不跟著林蕭然一起出門。

    穿過了花園,他們來到東湖邊上。

    十月底,秋意很濃,東湖邊鋪了薄薄的一層黃葉,兩個人安靜的走著,踩在落葉上,發出酥脆的聲響,格外明晰。

    好長一段時間,誰也沒有說話,顧揚的心情卻漸漸平靜了下來。

    他偏頭看著林蕭然,林蕭然低頭在看腳下的落葉,午後的陽光穿過樹葉的縫隙落下,映照在他白皙的臉上,漂亮的讓人挪不開視線。

    “昨晚……”對不起。

    顧揚的話沒說完,林蕭然抬頭看過來,打斷了他,“沒事,標記的(關guan)系,我知道。”

    顧揚︰“……”

    頓了頓,顧揚心里忽然有點惱火,“你覺得是因為標記?”

    其實林蕭然能這麼想不是最好嗎?畢竟顧揚自己現在都拿不準到底要用怎樣的態度去面對林蕭然。

    可听到林蕭然這麼輕飄飄的把昨晚的事情揭過去,他又覺得不甘心。

    林蕭然顯然不知道他在糾結什麼,只是看著他不說話,清澈的眸子卻完全能表達他的意思︰難道不是?

    當然不是!

    我咬你的時候可沒有標記後遺癥,我單純的就是生氣,不許你用別的alpha信息素,要你身上只能有我的味道。

    這話差點(脫tuo)口而出,又被顧揚生生給憋了回去。

    他憑什麼說這番話?說了不就等于表白了?那物換星移怎麼辦?對林蕭然也不公平,畢竟他心里不止喜歡他一個。

    不過話又說回來,在遲鈍這方面,他們兩個真的是如出一轍啊!

    顧揚憤憤的想著,口是心非的回了一句,“是,標記後遺癥。但也要跟你道個歉。”

    林蕭然點了點頭,表示接受了。

    雖然一夜過去他已經想通了,覺得顧揚肯定是因為標記他次數多了,昨晚才會那麼不正常。

    他也不怪顧揚,畢竟總體來說,顧揚都是在幫他。

    但從顧揚今天一直躲著他來看,顧揚心里大概放不下,所以這一句道歉的話,顧揚肯定是非說不可,那他就受著吧。

    顧揚可不覺得他善解人意,看他一副對昨晚的事情完全不在意的樣子,顧揚的心里說不上來酸爽。

    難道林蕭然對他就一點感覺都沒有嗎?

    明明昨晚接(吻wen)時也很投入啊,還主動摟住了他的脖子,難道僅僅只是因為被他標記過反抗不了?




同類推薦︰ 最強妖孽天王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偷偷藏不住超神機械師清穿之媚寵春嬌死亡回旋[無限]身份號019穿成暴君的男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