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學神,抑制劑要嗎 第43章 第 43 章

第43章 第 43 章



    安靜教室中, 同學們一人一張桌子坐著,一個個低著頭,筆尖在卷子上寫的沙沙作響。[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

    此時, 坐在最後排的漂亮少年放下了筆, 拿著卷子和答題卡簡單的看了兩眼,起身徑直走到了講台,把卷子交了上去。

    監考老師並不覺得驚訝, 反倒沖他笑著點了點頭,似乎很是欣慰的模樣。

    隨後林蕭然就離開了教室。

    留在教室的其他同學都忍不住回頭看了看他離開的背影,不少人眼中流(露)出了崇拜的神(色)。

    明明這次理綜卷子難度都超標了,人家學神又提前交卷了。

    真是不能比啊!

    走出考場,林蕭然順著走廊往樓梯口走去,這會兒都在考試, 提前交卷的全校也就他一個,走廊里安安靜靜,只偶爾有一兩個監考老師站在門口看上兩眼,看到林蕭然也不覺得意外, 有的還笑呵呵跟林蕭然說話,引來都其他考場考生的目光。

    走到樓梯口邊的教室時, 他在窗口稍微站了站, 側目往里面看去, 顧揚坐在最里面靠窗的位置上,低著頭在看卷子,一支普普通通的水筆在他手里被轉出了花。

    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張志和也在這個考場。

    不過比起顧揚是不是真的能超過張志和的名次, 林蕭然心里更期待的只是顧揚的真實成績。

    這次月考後就藏不住了吧。

    林蕭然嘴角微微彎了彎, 正要離開, 教室里的顧揚卻似乎感受到了他的目光,轉頭過來,琥珀(色)的眸子正對上了他的。

    微微一愣,林蕭然沖他擺了擺手,轉身走了。

    顧揚轉頭從窗口看下去,不一會兒就見林蕭然的身影從教學樓里走了出來,快步往門口方向走去了。

    嗯?

    顧揚不由蹙眉。林蕭然今天怎麼這麼積極?這段時間他不是挺不樂意早回家的嗎?

    林蕭然一路走出了校門,拿出手機正準備撥打電話,便听到有人在叫他,“學長,這邊。”

    他聞聲看過去,江晨騎了輛摩托車停在了路邊,摘下頭盔笑著跟他打招呼。

    林蕭然點了點頭走過去,江晨就遞了另一個頭盔過來,示意他上車。

    等林蕭然帶好頭盔坐上去後,他立刻發動了摩托車風馳電掣都離開了。

    顧揚是等待考試時間結束才交卷的,收拾了東西,慢條斯理的走出教室,下樓就撞上了陳宏(強qiang)跟蔣濤他們幾個,幾個人立刻拉著顧揚要去打球。

    這兩天考試,學校只有高三的學生,而且還不用上晚自習,這會兒幾門課都考完了,確實是個放松的好時候,顧揚並不推辭,跟幾個人一起去籃球場打球去了。

    這一打就忘了時間,一只到天快黑了,籃筐都看不清楚才停手。

    “餓死了,走走走,咱們去吃點東西。”

    不知誰招呼了一聲,大家就一起往學校外面走去。

    顧揚以前基本每天晚上放學都這麼過的,今天卻不知為何覺得興趣缺缺,正要開口讓陳宏(強qiang)他們先走,卻听陳宏(強qiang)夸張驚呼了一聲,“林學神?”

    顧揚莫名心中一喜,抬頭看去,學校門口停著一輛摩托車,林蕭然從後座下來,摘下了頭盔,抬手順著被弄亂的頭發,站在摩托車胖在跟騎車的人說話。

    而騎車的,是江晨。

    離得有點遠,听不清他們在說話,顧揚只看到江晨越笑越燦爛,眼楮一刻不停的盯在林蕭然的臉上。

    “林學神果然是跟江晨在談吧?”

    不知誰忽然問了一句,立刻有人跟上八卦。

    “有點像。上次我還看到官駿找林學神麻煩的時候,江晨也在,一副護花使者的樣子。”

    “說真的那江晨比得上我們揚哥一根手指頭嗎?學神什麼眼神?”

    “你這話說的好像我們揚哥喜歡林學神一樣?揚哥這不是壓根兒就不喜歡林……”

    話說了一把,陳宏(強qiang)卡住了,他們揚哥……有點不對勁啊。

    那看著江晨的眼神,怎麼讓他有種不寒而栗的感覺,陳宏(強qiang)不由縮了縮脖子,輕輕喊了一聲,“揚哥?”

    “你們先走。”顧揚看都沒看他,丟下這句話徑直走向了林蕭然。

    “什麼情況?我怎麼覺得揚哥有點不對勁啊。”蔣濤戳了戳陳宏(強qiang)問,“你沒看出來?”

    我眼瞎才沒看出來!

    陳宏(強qiang)腹誹了一句,一把拽著蔣濤又招呼著其他幾個人,“走了走了,吃東西去。”說完招呼一群人走了,自己卻忍不住回頭看了看,有點搞不懂顧揚。

    此時顧揚已經走到了林蕭然他們跟前,眼楮卻根本沒看林蕭然,直(勾gou)(勾gou)的盯著江晨,並沒有什麼多余的情緒,可江晨瞬間覺得後背發涼,他知道這是來自同類的敵意。

    江晨定了定神,無視了顧揚,沖林蕭然擺了擺手,“學長那我先走了,再聯系。”

    林蕭然有些好奇顧揚這會兒還在學校,也沒多問,只沖江晨點了點頭,“行。”看著江晨走後,轉身往旁邊的停車棚走去,這才問了顧揚一句,“怎麼沒回去?”

    顧揚︰“……”

    他心里堵的要命,嘴唇卻緊抿成了一條線,閉嘴不說話。

    林蕭然回頭看了看他,可惜什麼也沒看出來,便也沒多問,來到停車棚彎腰去開自行車鎖。

    顧揚靠在一旁,目光正好落在他脖子後面粉粉的楓葉上,心里更堵了,終于沒忍住道︰“你跟江晨怎麼回事?剛才去(干gan)嘛了?”

    打開了車鎖,林蕭然站了起來,回頭看著顧揚,也不知是不是他的錯覺,總覺得顧揚問這個問題的時候,似乎在生氣?

    可,這有什麼可生氣的?

    林蕭然想不通,只接道︰“哦,我……”

    此時,他的手機來了視頻,顧(奶Nai)(奶Nai)發過來的。

    林蕭然看了一眼名字,有些無奈,接通後顧(奶Nai)(奶Nai)溫柔又關切的聲音立刻就傳了過來,“然然,怎麼還沒回來啊?”

    “有點事耽誤了,就回去。”林蕭然乖乖的回答。

    “哦哦,好,不是一個人吧?揚揚在不在?天黑了,你不能一個人走夜路,揚揚要是不在,就讓司機去接你。”

    林蕭然看了看顧揚,有點無語。

    但還是要說啊。

    “顧揚在。”

    “行,你讓揚揚接。”

    林蕭然把手機遞給了顧揚,顧(奶Nai)(奶Nai)立刻交代起來,“揚揚啊,這會兒天黑了,然然一個人在外面不安全,你多注意點,知不知道?”

    顧揚的思緒還停留在林蕭然剛才沒說口的話上,心不在焉的回了一句,“我知道。”

    掛了顧(奶Nai)(奶Nai)的視頻,顧揚正想繼續追問剛才的問題,卻見林蕭然不爽的撇了撇嘴,吐槽道︰“你們家人是不是對omega有什麼誤解?”

    自從顧家人知道林蕭然是omega後,簡直夸張的不行。

    在家里明明要顧揚跟他避嫌,不讓顧揚住在原來的房間,可是在外面總怕顧揚不跟他在一起,好像他一個人出門就一定能遇到危險一樣。

    明明之前上完晚自習都十點多了,他也經常一個人回去,這會兒知道他是omega後,天黑了就開始不放心。

    在家也是,凡是他稍微動一下,立刻就覺得他累了,要休息,吃個飯少吃了一口,就擔心他是不是不舒服。

    林蕭然當然知道他們是關心自己,可,這也太不正常了。

    所以他最近都不願意早回去,那氛圍太莫名其妙了。

    顧揚頓了頓,被林蕭然明顯不爽的表情逗樂了,低頭笑了起來。

    他們家幾位長輩最近確實對林蕭然太關心了,不過也不能算夸張,畢竟omega的比例本來就很少,男(性xing)omega更是少之又少。

    所以不管是家庭還是整個社會,對omega都有非常多的優待。

    不過林蕭然向來就跟別的omega不一樣,顧揚一直覺得他壓根兒就沒覺得自己跟別人有什麼不一樣,所以忽然間被這麼夸張的保護著,肯定會覺得麻煩。

    “吃完飯回去好不好?”顧揚又沒辦法左右自家三位長輩的夸張行為,索(性xing)岔開了話題。

    林蕭然眼楮一亮,“去吃火鍋!”

    他正好不想現在回去,回去又要被爺爺(奶Nai)(奶Nai)阿姨圍著各種噓寒問暖。

    顧揚就知道他肯定不想回去,笑著接過自行車跨坐了上去,“好,上來。”

    等林蕭然坐上來後,他腳上用力,把車騎了出去,腦子里卻忽然冒出了剛才林蕭然從江晨的摩托車後面下來的畫面,霎時間剛被壓下去的怒火又蹭蹭的往上冒,嘴唇動了動又想問林蕭然到底跟江晨是怎麼回事,可終究還是沒問。

    剛才被打斷了,林蕭然顯然已經忘了,他這會兒又要追問,顯得太在意了。

    他有什麼好在意的?

    林蕭然跟誰在一起,去了哪兒,做什麼,什麼(關guan)系,跟他有什麼(關guan)系?他自己剛才不也跟陳宏(強qiang)他們一起打籃球打到現在嗎?林蕭然不也沒問他。

    他腦子里一遍一遍的說服著自己,終究是這事兒給壓了下去,帶著林蕭然去吃火鍋去了。

    因為月考的(關guan)系,高三老師都要閱卷,高三放了兩天假。

    難道的休息天,林蕭然好好懶的個床,一覺(睡Shui)到了十一點才起,洗漱好下樓差不多已經吃午飯了。

    他這才發現顧揚跟顧爺爺都不在家。

    顧(奶Nai)(奶Nai)一邊給他夾菜一邊解釋︰“爺爺要去爬山,叫上顧揚一起了。本來顧揚想喊你一起的,我沒讓。你們高三現在學習那麼緊張,每天學習都那麼辛苦,難得放假你就好好在家里休息,爬山更累。”

    林蕭然乖乖的點了點頭,低頭吃飯。

    好吧,還是因為他是omega,連山都不能爬了。

    結果一下午在家也沒什麼事情做,打開電腦登陸了第七世界,幾度秋不在,他也找不到更厲害的人solo,怪沒意思就退出了,找了部電影出來看了起來。

    這一消磨時間倒是過的挺快,眼看著就五點多了。

    此時他的手機進了電話,是江晨打來的,接通後也不知江晨說了什麼,只見他眸子里閃過了一抹驚喜,快速道︰“我現在過去。”

    掛了電話,他下樓跟顧(奶Nai)(奶Nai)和吳阿姨打了聲招就出門了。

    順著東湖邊的林蔭小路走到了盡頭,拐出去,就見江晨騎著摩托車停在路口,他快步走上去。

    此時陪著顧爺爺爬了一天山的顧揚,正好跟顧爺爺坐車回來,黑(色)的賓利快速開過了路口,顧揚猛地回過頭去,林蕭然跟江晨站在路口,江晨從書包里拿出了一個盒子遞到林蕭然跟前,林蕭然伸手接了過去。

    “停車!”

    顧揚差點(脫tuo)口而出,顧爺爺的聲音忽然將他拉了回來。

    “晚上我有個朋友要請我跟你(奶Nai)(奶Nai)吃飯,晚飯就只有你跟然然在家了。”

    “哦。”

    顧揚低低的應了一聲,車已經從另一邊拐彎往東湖邊上開去,林蕭然已經消失在視野中了。

    沒消失,他,又想怎樣呢?

    剛才那一瞬間,他是想沖下車把林蕭然拉到自己身邊,再狠狠的揍江晨吧?

    他沒去思考自己為什麼想這麼做,腦子里全是林蕭然跟江晨站在一起的畫面。

    都讓江晨來這里找他了,還收江晨送的禮物,林蕭然難道真的跟江晨在一起了?

    他煩躁的不行。

    回到家後,顧爺爺和顧(奶Nai)(奶Nai)出門了,他坐在樓下的沙發等著,眼楮直(勾gou)(勾gou)的盯著門外,不管怎麼樣他今天一定要跟林蕭然問清楚,他到底跟江晨是什麼(關guan)系。

    結果等來了林蕭然打回來的電話,打的是家里的座機,吳阿姨接的,接完跟顧揚說︰“揚揚吃飯吧,然然打電話回來說請朋友,就不回來吃飯了。”

    蹭的一下,顧揚從沙發上站了起來,箭步沖到了門邊,又在吳阿姨不解的眼神中猛的駐足,隨後轉身丟給吳阿姨一句“我不吃了”,便徑自上樓去了。

    回到房間,他直接沖去了浴室,把水龍頭打開到了最大,仰著頭任憑水淋在自己臉上。

    他想讓自己冷靜下來。

    他不明白他為什麼這麼生氣。

    林蕭然不過就是跟別的alpha一起吃頓飯,他為什麼快瘋了?

    就算林蕭然真的跟江晨在一起,跟他又有什麼(關guan)系?

    別人說他跟林蕭然在談戀愛,可是他們並沒有啊,那林蕭然就算真的跟江晨談戀愛,不也很正常嗎?

    果然,還是因為他標記了林蕭然太多次,讓他快分不清自己跟林蕭然到底是什麼(關guan)系了。

    對,一定是這樣。

    他努力幫自己催眠,洗完澡出來頭發都沒擦(干gan)就撲到了(床chuang)上,關燈(睡Shui)覺。

    但催眠顯然沒用,他一閉上眼楮就是林蕭然的臉,身邊還有個江晨,他忍不住去想林蕭然這會兒到底跟江晨在哪里吃飯,吃了什麼,林蕭然會帶江晨去吃他喜歡吃的東西嗎?

    根本毫無(睡Shui)意,他心煩意亂的坐了起來,想找張卷子刷題分散一下注意力,卻听到了樓下傳來了動靜,是林蕭然回來了。

    他蹭的一下站了起來,手已經扶上了門把又縮了回來,逼著自己坐回去寫卷子。

    一個字也寫不出來,目光卻忽然被書架上一個盒子吸引了,他伸手把盒子拿了下來,打開,一根銀(色)的楓葉項鏈躺在里面,跟他送給林蕭然的那根一模一樣。

    江晨送給林蕭然的是什麼?會不會也是一根情侶項鏈?

    這念頭在他腦子里一閃而過,他已經丟下盒子,抓著試卷出門下樓到了二樓。

    林蕭然的房門虛掩著,沒有聲音。

    顧揚站在門外,不由攥了攥手中的卷子,有些緊張,他輕輕敲了敲門,便推門進去了。

    林蕭然不在,浴室里傳來了隱隱的水聲。

    (洗xi)澡?

    顧揚忽然松了口氣,順手把門關上,又把卷子放到了桌子上,準備等林蕭然出來,放在桌角的黑(色)盒子落入了他的眼中,他的眸子微微一動,那盒子正是傍晚的時候,江晨給林蕭然的。

    別人的東西不可以隨便亂踫!

    他在腦子里這樣告誡自己,手卻鬼使神差的將盒子拿了起來,瞬間他僵住了,琥珀(色)的眸子死死的盯在盒子上那明顯的字跡——alpha信息素提取物。使用方法︰信息素紊亂或發情期時,由腺體注射到體內。適用人群︰沒有被完全標記的omega。

    洗完澡,林蕭然拿毛巾擦著頭發打開了浴室的門,霎時間雪松味的信息素撲面而來,他本能抓住了旁邊的門框,詫異的看著站在桌子旁邊的alpha,“你……怎麼了?”

    說話間,林蕭然的(身shen)體已經有些失控,冰糖雪梨味的信息素被雪松味的信息素(勾gou)引著往外泄(露),糾纏在了一起。

    顧揚偏過臉來看著他,琥珀(色)眸子里毫無笑意,揚了揚手中的盒子,問他︰“這是什麼?”

    此時的顧揚看起來跟平時完全不同,周身都是濃烈的信息素,分明沒有多少動作,語氣也說不上嚴肅,可整個人都散發這一種不容反抗的氣場。

    omega天生就會臣服與(強qiang)大的alpha,這是天(性xing)。這樣的顧揚,讓林蕭然連站穩都有些艱難。

    他的氣息已經開始不穩,聲音染上了水汽,“alpha信息素……啊!”

    他沒說完,顧揚已經一把抓著他的手腕,將他整個人拉了過去,咬牙切齒的打斷了他話,“江晨的?”

    林蕭然渾身無力,被他這麼一拉,整個人撞進他的懷中,腦子里夠快不夠用了,抬頭不解的看著顧揚,“什麼江晨?是不認識的人的,我隨便選的。”

    “不認識的人!”顧揚不知受了什麼(刺ci)激,信息素陡然又大量噴發了出來。

    林蕭然腿一軟,整個人軟軟的滑了下去,下一秒他的腰被alpha用力摟住,他的下巴順勢枕在了顧揚的肩膀上,還沒回神,只听到顧揚陌生又氣急敗壞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不許用!”

    “嗯?嗚……痛……”

    林蕭然還沒明白顧揚說的話是什麼意思,脖子後面的腺體猛的被顧揚咬住了,瞬間大量的雪松味信息素注入了他的體內,(勾gou)著他體內的信息素翻騰不已。

    這種非發情期被標記,給omega帶去的沖擊比發情期還要嚴重,偏偏顧揚也不知道是怎麼了,信息素跟失控一樣往林蕭然(身shen)體里涌,足足十分鐘那家伙才停了下來。

    林蕭然(身shen)體軟的不行,趴在他的肩膀上喘息等待(身shen)體平復,心里卻一肚子氣,抬頭瞪著顧揚,“顧揚你大爺,發什麼神經,咬上癮啦?”

    可他此時剛被標記,整個人都嬌軟的不行,一雙漂亮的眼楮全是水汽,罵顧揚的聲音都帶著鼻腔,水紅水紅的嘴巴就這麼在顧揚近在咫尺地方開開合合,身上全是顧揚的味道。

    顧揚看著他,卻什麼都沒听見,只覺得那張嘴巴看著太誘人,(身shen)體快過腦子低頭親了上去。

    瞬間,林蕭然的瞳孔放大,濃密的睫毛劇烈的抖動著,搭在顧揚肩膀上手本能的想去推,卻根本用不上力,而且,他的(身shen)體喜歡顧揚的味道,喜歡跟顧揚親近,有種暖暖的,被呵護的感覺。

    漸漸的,他閉上了眼楮,抵在顧揚肩膀上的手松開了,順著肩膀滑過去摟住了顧揚的脖子。




同類推薦︰ 最強妖孽天王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偷偷藏不住超神機械師清穿之媚寵春嬌死亡回旋[無限]身份號019穿成暴君的男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