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學神,抑制劑要嗎 第41章 第 41 章

第41章 第 41 章



    清晨, 顧家。【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

    顧揚一如既往的會比林蕭然下來的晚幾分鐘,走進餐廳時,林蕭然正一個人安靜的坐著吃早餐。

    今天的早餐有他喜歡的灌湯小籠包,他此時正夾起一個放在勺子里, 用筷子戳破了皮, 讓湯汁流出來, 放了點醋進去,然後一口吞進了嘴巴里,右邊的腮幫子鼓了起來, 水紅的嘴唇上沾染了幾滴湯汁, 水亮水亮的,偏偏嘴角的青紫格外煞風景, 比昨晚看起來似乎又嚴重了點。

    顧揚的目光不自知的就黏在了那片青紫上,心里不爽的要命。本來一夜過去,官駿這茬都快被他忘掉了,這會兒又後悔了,想再去把人狠狠揍一頓,特別是嘴巴, 打到不能說話最好!

    他並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盯著林蕭然看了好一會兒了, 可被看的對象卻覺察到了。

    林蕭然抬頭, 目光正對上了那雙琥珀(色)的眸子, 塞著小籠包的嘴巴動了動, 想問顧揚在看什麼, 卻不由愣住了一瞬,低頭錯開了視線。

    顧揚什麼毛病?為什麼看著他的眼神那麼奇怪?好像心疼的不行。

    心疼什麼?心疼小籠包被他吃完了?

    想了想, 林蕭然覺得自己也有點奇怪, 就算顧揚的眼神不正常, 他有什麼好躲的?他又沒做什麼虧心事?

    越想越覺得自己剛才丟了排面,得找回來,于是重新抬起頭來,一記眼刀還沒甩出去,就被一把驚喜的聲音打斷了。

    “然然?你就是然然吧?”

    循聲看過去,就見一個看不太出年紀,打扮的端莊大方,笑吟吟的女人正快步朝他走了過來。

    顧揚的(奶Nai)(奶Nai)?

    林蕭然剛閃過這個念頭,對方已經走到他跟前了,一把拉住他的手,笑容可掬,“哎喲,長得可真漂亮。”一邊說著,一邊盯著林蕭然的臉看,似乎是越開越喜歡,回頭去喊顧揚的爺爺,“老頭子,你快去把我老花鏡拿過來,啊喲,然然這孩子是怎麼長的,太漂亮了。快快快,老頭子你也來看看然然。”

    林蕭然︰“……”

    薄薄的嘴巴幾不可見的撇了撇,最終還是乖乖的喊了一聲︰“(奶Nai)(奶Nai)好。”

    “好好好,然然也好。坐坐坐,多吃點,你們現在長(身shen)體的時候,學習任務又重,營養一定要跟得上。早上喝牛(奶Nai)了嗎?牛(奶Nai)一定要喝的。”(奶Nai)(奶Nai)說著話自己在林蕭然身邊坐在了,正好爺爺拿著他的老花鏡送了過來,(奶Nai)(奶Nai)連忙接過去,帶上了眼鏡又去看林蕭然,這下看的清清楚楚,更喜歡的不行,笑的合不攏嘴,“然然是怎麼長的呀?這林嵐是太會生了,怎麼生了個這麼漂亮的孩子?我們然然在學校一定老多小姑娘喜歡吧?”

    “可不是嘛?長這麼漂亮……”坐在對面的顧揚忍不住(插cha)話進來,結果“漂亮”兩個字剛才說出口,對面兩道鋒利的視線就甩了過來,直(勾gou)(勾gou)的定在他的臉上,顯然是在警告顧揚︰你找死?

    顧揚忍不住低頭蹭了蹭鼻子笑了起來。

    剛才他果然沒有看錯,(奶Nai)(奶Nai)在說林蕭然漂亮的時候,林蕭然抓著筷子的力道都變重了,顧揚覺得要是說他漂亮的人換成其他人,林蕭然估計一拳頭都砸過去了。

    這家伙明明長得那麼漂亮,居然不喜歡別人說他漂亮。

    不過,這種場合,他趁機說兩句,林蕭然應該不會跟他動手吧?

    打定這個主意,顧揚故意無視了林蕭然傳達過來的意思,又重復了一遍,“長得這麼漂亮,不只是女生,學校很多男生都神魂顛倒呢。”

    林蕭然︰“……”

    清冽的眸子死死的盯著顧揚,可惜還有長輩在,要不林蕭然早就一拳砸過去了。

    顧揚也看著他,裝出什麼都不懂的模樣,一臉無辜。

    (奶Nai)(奶Nai)可不知道這兩個孩子在用眼神溝通什麼,听了顧揚的話更樂呵了,“那可不,長得漂亮誰不喜歡?”

    霎時間,林蕭然無奈了。

    他是真的很不喜歡別人說他漂亮,總覺得是形容女孩子的,可是林嵐就喜歡這麼說他,他沒脾氣,只能听著。這會兒又來了個顧揚的(奶Nai)(奶Nai),他心里不爽也不能明說,(干gan)脆裝听不見算了。

    這般想著,他也不理顧揚了,低頭吃飯。

    見他這樣,顧揚倒忽然沒底了,擔心自己剛才是不是稍微玩過頭了,他不是想故意給林蕭添堵,就覺得林蕭然憋著不敢回嘴的樣子挺可愛……

    挺可愛?

    顧揚愣住了。

    他,居然覺得林蕭然挺可愛?在沒有標記後遺癥的情況下?

    怎麼會這樣?

    是不是哪兒弄錯了?他只承認那家伙漂亮!

    顧揚困惑的皺了皺眉,陷入了沉思。

    顧(奶Nai)(奶Nai)的話題終于從林蕭然的長相上轉移了,笑吟吟的聊起的別的事情︰“我听說自從然然你搬到家里來住,揚揚听話多了,最近學習也認真了很多,不用人(操cao)心了。揚揚就該多跟然然你這樣的好孩子在一起,這樣才能學好。我听說然然你跟跟揚揚一樣大?”

    原本準備對顧(奶Nai)(奶Nai)的話左耳進右耳出的林蕭然,濃密的睫毛忽然抖了抖,不知道想到了什麼,薄薄的嘴唇微微彎了彎,抬頭看著顧(奶Nai)(奶Nai),乖巧的點了點頭,“嗯,不過我比顧揚大一天。”

    “是嗎?這麼巧。那揚揚還要叫你哥哥了。”顧(奶Nai)(奶Nai)笑道。

    林蕭然的眼簾微微低落了下來,點頭,“但是顧揚都不喊。”

    林蕭然在長輩跟前一直都是听話乖巧的形象,此時低垂著眼簾,劉海擋住了眼楮,只(露)出了白淨漂亮的下頜,那模樣看著就叫人忍不住心疼。

    顧(奶Nai)(奶Nai)本來就喜歡他的很,何況老人家規矩有多,林蕭然確實比顧揚大,按規矩顧揚就是要叫哥哥的,怎麼能不叫?

    “揚揚,你怎麼這麼不懂事?往後要叫然然哥哥,知不知道?”

    唉?

    陷入沉思中的顧揚根本沒听清他們之前說了什麼,忽然就被拉回來,張嘴就要他喊林蕭然哥哥是怎麼回事?

    他不由抬頭看過去,正對上了林蕭然似笑非笑的眸子,嘴角還少見上揚著,水紅的嘴唇一開一合,丟過來幾個字,“乖,叫哥哥!”

    顧揚︰“……”

    這家伙,絕對是在記仇他剛才說他漂亮的事兒。

    “其實……就差了一天,我覺得……”顧揚抓了抓頭發,試圖蒙混過去。

    “大一天也是哥哥,這是規矩。以後你們是一家人,不能沒了規矩。是要叫哥哥的。”

    不管有心無心,這會兒(奶Nai)(奶Nai)完全成了林蕭然的得力幫手,一臉認真的看著顧揚,儼然在教孫子規矩的模樣。

    顧揚被看的無可奈何,心一橫,“哥”字都到了嘴邊,卻怎麼都喊不出來,特別是對上林蕭然那雙似笑非笑的眸子,總覺得這一聲喊出來,一定會成為林蕭然以後取笑他的把柄。

    可是,(奶Nai)(奶Nai)這邊完全不讓步,就等他喊這一聲。

    沒辦法,他低頭猛的往嘴巴塞了兩個小籠包,塞的腮幫子鼓起來,這才沖著林蕭然含糊不清的喊了一個字。

    可惜完全听不清。

    喊完不等(奶Nai)(奶Nai)跟林蕭然說話,他連忙站起來,“走了走了,要遲到了。”說完轉身就跑出了餐廳。

    林蕭然自然沒在追著要他重新喊,本來也不是真都要听顧揚喊哥哥,就想給顧揚添堵罷了。

    而且這會兒再不出門,真要遲到了,于是跟爺爺(奶Nai)(奶Nai)打了聲招呼拿著書包出門了。

    匆匆跑出來的顧揚,跨坐在自行車上等在門口,見林蕭然走出來,不爽道︰“林蕭然你給我記住,我總會讓你喊回來的。”

    林蕭然看著他,劍眉輕輕挑了挑,輕飄飄的丟了一句,“下輩子投胎比我早生一天就行。”

    說完,他跳上了後座上,催促道︰“快點,要遲到了!”

    “不出力的人能不能少點要求?”顧揚嘴里吐槽著,腳下用力一踩腳踏,把車騎了出去,迎著清晨了陽光,一路往學校去了。

    周末的學校只有高三一個年級上課,連帶著學校的周邊都變的安靜了很多,路過昨晚顧揚找到林蕭然的公園時,顧揚忽然想到昨晚他趕過來時,林蕭然渾身信息素的味道,跟江晨坐著說話的畫面,林蕭然被他拉走的時候,江晨似乎還說了句“我會記得幫學長打听的”,然後想林蕭然還道謝了。

    “你昨晚跟江晨在這里說了什麼?”嘴巴快過腦子,剛想起來,顧揚就(脫tuo)口而出問了出來。

    “嗯?”林蕭然困惑的眨了眨眼,才想起了昨晚的事情,“哦,沒什麼。”

    沒什麼你還帶著一身信息素跟他呆在一起?就算江晨聞不到你身上的信息素,畢竟也是個alpha。omega那種時候不是應該遠離alpha嗎?何況你們明明就說了什麼,只是不想告訴我吧?

    這一長句在顧揚的嘴邊打了個來回,差點就(脫tuo)口而出了,被顧揚連忙抿住嘴巴吞了回去,之後再沒說話。

    其實昨晚他就發現了,自己有點奇怪,看到林蕭然跟江晨坐在一起的瞬間,他幾乎想跟江晨動手,那種沖動和怒火有點像是兩個alpha在爭奪omega。

    現在也是,忽然想起來,心里就充滿了對江晨的敵意,甚至本能的想約束林蕭然,不想讓他跟其他alpha有來往。

    心里還有點酸酸的,因為林蕭然不告訴他,跟江晨到底說了什麼。

    他又想起來早上吃飯的時候,他竟會覺得林蕭然可愛。

    越想他就越發現自己很奇怪,對林蕭然似乎有一種不正常的情愫。

    難道是標記多了,就算不在標記期間也會對對方有佔有欲?

    不會吧?

    這個問題忽然冒出來,困擾了顧揚一上午,午休的時候,他沒忍住拿出手機開始搜索相關信息,可網上的說法也是五花八門,有的說不會,也有說會的,沒有一個定論。

    不過從網上的信息來看,也有人跟他情況差不多,所以說到底,應該還是標記的(關guan)系。

    果然,他就是不該隨隨便便給林蕭然標記,以後絕對……

    決心還沒有下完,顧揚忽然愣住了,梗著脖子緩緩的轉過頭去,不可置信的看著旁邊的林蕭然。

    趴在桌上午(睡Shui)的omega臉深深的埋在臂彎里,蔥白的手指微微彎曲著塔在柔軟黑亮的頭發上。

    此時,那只手輕輕動了動,隨後緩緩的抬起頭來,(露)出了水水潤潤的眸子,看向了顧揚。

    四目相對,顧揚琥珀(色)的眸子不由顫了顫。

    不是他的錯覺,冰糖雪梨味的信息素正在絲絲縷縷的從林蕭然的腺體里流淌出來,而且在極短的時間里濃度在變高。

    發情期!

    omega的信息素在沒有任何外界因素的(干gan)擾下泄(露)出來,只可能是發情期。

    林蕭然的發情期不固定,但跟普通的omega一樣,每個月肯定總會有一次的。

    九月過了,現在是十月份。

    所以,十月的發情期就這麼毫無征兆的來了?

    林蕭然當然比顧揚更確定,因為發情期除了信息素外泄,他的(身shen)體還會有其他癥狀,頭昏昏沉沉的,渾身毫無力氣。

    “跟我來。”他想都沒想,抓住顧揚的手就往外走。

    顧揚愣神的功夫就被他拉出了教室。

    午休期間,安靜的高三一班忽然鬧騰了起來,一個個八卦的看著他們,還有人跟上去從後門探出頭去,然後縮回來,一臉興奮道︰“去洗手間了!你們猜,他們是去做什麼?”

    “總不能約著一起上廁所吧?”

    “那就是……”

    教室里鬧哄哄的,洗手間卻安靜的只剩下兩個人的呼吸聲。

    最里面的隔間里,林蕭然松開了顧揚的手,背過身去,低頭(露)出了腺體,聲音因為發情染上了水汽,“咬一口。”

    大約是發情的(關guan)系,腺體上那片楓葉胎記變的格外粉嫩,襯在那一片雪白的肌膚中,透著一股說不出的誘人感,顧揚的喉結不由上下滑動了一下,雪松味的信息素已經冒出來在回應冰糖雪梨了。

    顧揚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每次面對林蕭然的時候,定力就這麼差。可是,不能再標記了吧?他會變得更奇怪的。

    就在他猶豫這幾秒鐘,發情的omega不耐煩了,回頭看著他,“你是要提醒我omega的自覺嗎?我沒有,快咬!”

    要什麼omega的自覺?幾塊錢一斤?跟發情期的折磨相比,完全不重要。傻子才要為那點自覺,自己受非人的折磨呢。

    “……”顧揚愣了愣,被他急不可耐的模樣逗笑了,問︰“你讓我咬就咬?”

    林蕭然不想多廢話,直接問道︰“你想怎樣?”

    他這會兒雖然還沒有到前兩次發情期那麼嚴重的時候,可信息素濃度已經很高了,(身shen)體的反應最誠實,本能的就想靠近他喜歡的alpha信息素,所以嘴上說著話,手已經不自知的拉住了顧揚的衣服。

    顧揚低頭看著他蔥白的手指(勾gou)在自己校服上,雪松味的信息素濃度驀地就升高了,他無意識的舔了舔嘴唇,抬頭看著林蕭然的眼楮,“叫聲哥哥就咬。”

    林蕭然抬頭瞪他,知道他明顯是在記仇早上的事情。

    可惜這會兒他的眼眶里全霧氣,這一瞪不但沒嚇到顧揚,反倒把雪松味的信息素瞪的更高了。

    而顧揚,就那麼壞笑著看著他,非要他叫不可。

    紅潤潤的嘴唇抿了又抿,林蕭然才不情不願的喊了一聲,“哥哥。”

    他此時的聲音染了霧氣,柔軟的不行,落在顧揚的耳朵里,竟覺得說不出的好听。

    顧揚不由抓住他的手,上前貼近他的耳邊,低聲道︰“再叫一聲。”

    林蕭然︰“……”

    一腳揣在了顧揚的腿上,“咬不咬?”

    顧揚吃痛愣住了一瞬,下一秒猛的把人壓倒了門板上,帶著被挑釁的怒火一口咬在了腺體上。

    “啊……”

    跟前幾次不一樣,顧揚這次明顯比前幾次更激動,這一口咬的很重,注入林蕭然體內的信息素的濃度也格外高,安撫中帶著alpha的侵略(性xing),讓林蕭然全身都失去了力氣,軟軟的被他壓著,被動接受他的信息素入侵。

    好在顧揚很快就從這種失控回過神來,微微松開了牙關,也放松了壓制的力道,可身前的omega明顯太虛弱了,他放松力道後,林蕭然站都站不穩。

    顧揚順勢坐了下來,林蕭然也軟軟的坐在了他腿上,低著頭,又黑又軟的頭發擋住了他的眼楮,從顧揚的角度只能看到他白皙中中泛著粉的臉頰,和微微張開輕輕喘息的嘴巴。

    那模樣又軟又美,顧揚不由覺得口(干gan)舌燥,連忙挪開視線,落在了好看的鎖骨上。

    顧揚想起了他上次給林蕭然買的項鏈,若是林蕭然帶上,那片楓葉應該正好落在鎖骨上吧。

    “下次,”顧揚輕聲開口,聲音帶著幾分沙啞,“要你帶上我送的項鏈,我才咬。”

    被標記的omega這會兒才漸漸恢復過來,卻並沒有意識到自己被顧揚摟著腰坐在顧揚的腿上,顧揚說話時,下巴甚至枕在他的肩膀上,他只是本能的循著聲音轉過臉去,卻不由僵住了。

    顧揚說話時靠的太近,他這一動,原本靠近他耳邊的嘴唇若有似無的從他的臉頰上擦了過去。

    兩個人都沒想到會(發fa)生這種意外,全都僵住了忘了反應。

    好一會兒,林蕭然錯開了視線,輕輕丟下一句,“不要。”然後掙(脫tuo)了顧揚的手臂,起身推門出去了。

    留在隔間里的顧揚完全想不起來林蕭然這句“不要”是什麼意思,只忍不住抬手(摸Mo)了(摸Mo)自己的嘴唇,腦子里全是剛才嘴唇踫觸到林蕭然臉頰的觸感,有點涼涼的,滑滑的,軟軟的,好像,還有點甜甜的,冰糖雪梨一樣。

    好一會兒他才從腦子里趕走了這一幕,起身準備回教室,忽然僵住了。

    臥槽!

    為什麼他又標記了林蕭然?不是剛剛才下定決心再也不標記的嗎?怎麼就稀里糊涂的又咬了?不但咬了,剛才他甚至連下次標記的條件都想好了。

    靠!真是越來越搞不懂自己了!




同類推薦︰ 最強妖孽天王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偷偷藏不住超神機械師清穿之媚寵春嬌死亡回旋[無限]身份號019穿成暴君的男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