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學神,抑制劑要嗎 第40章 第 40 章

第40章 第 40 章



    高三一班臨時群。[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

    學神的前桌︰那個……我不確定我有沒有听錯, 剛才揚哥走之前好像是要拉著學神跟他一起回家見父母,說見父母也不對,揚哥就說什麼“反正你以後也是要叫他們爺爺(奶Nai)(奶Nai)的, 他們這次回來主要也是相見見你”。同志們,你們說,這啥意思?是我理解的意思不?

    八卦我是專業的︰臥槽!這麼牛逼?我說為什麼揚哥能忍著江晨呢,原來他跟學神都到這份上了, 估計是一畢業就要結婚了, 還怕江晨那小子挖牆腳?

    校霸是我偶像︰不愧是我揚哥,談個戀愛都這麼有效率!

    學神是我偶像︰嗚嗚嗚嗚,我的學神啊!怎麼這麼快就名花有主了?

    (奶Nai)茶一杯不夠︰別哭了, 沒主你們也不可能在一起, 同(性xing)相斥!不是,那為什麼學神沒去啊?

    學神的前桌︰不知道, 我就听到揚哥這麼說了, 學神不知道說了句什麼,聲音挺小的,我沒听清,然後揚哥就自己走了。

    校霸是我偶像︰肯定是害羞。畢竟咱們還是高中生, 見父母, 不,見爺爺(奶Nai)(奶Nai)也得有心理準備。揚哥這一點做的不太體貼,應該提前跟學神說一下的,好讓學神有個心里準備,這一下要去見長輩, 心里肯定慌啊。要我, 我也不去。

    八卦我是專業的︰有道理啊。不過說真的, 我是萬萬沒想到,那兩個人居然真在一起了,居然還馬上就要結婚了。不行不行,這事兒不能就咱們班自己嗨,好消息要大家一起分享,我去論壇發一下。

    學神是我偶像︰結婚什麼還不一定吧?只是見父母。

    (奶Nai)茶一杯不夠︰有什麼區別?見父母不就是為了結婚做準備的?不結婚見什麼父母?

    ……

    群里面聊的熱火朝天,卻半點影響不到林蕭然,他依然不動如山坐著看書,至于他為什麼沒跟顧揚一起回去,主要是覺得沒必要,反正晚上回去還是能見到。

    而且這會兒老兩口應該更想跟孫子多呆呆吧。

    周六晚上沒有晚自習,林蕭然下午放學後多耽誤了一會兒把數學幾張卷子寫完後,才收拾了書包下樓去取自行車,這麼一會兒功夫,大部分學生都已經走了,只剩下(操cao)場上還一些同學在進行社團活動。

    林蕭然遠遠的看了一眼,轉身走向了停車棚,取了自行車出門。

    車騎到東邊的巷子口,他習慣(性xing)的轉了進去,結果沒到一百米就被人攔住了。

    看了一眼為首的人,林蕭然的眉頭明顯不耐煩的蹙了起來,又是春風的校霸官駿,真的是陰魂不散啊。

    他一腳撐在地上,停下了車,一雙眼楮冷冽的盯著官駿,“有事?”

    官駿當然不可能自己一個人來,但是也沒有夸張的帶很多人,除了他之外就兩個,如果沒記錯,那兩個人正是第一次官駿在這里找林蕭然麻煩的時候一起帶來的小弟。

    三個人此時完全沒有手下敗將的自覺,一個個帶著猥瑣的笑,盯著林蕭然上下打量著。

    “不容易啊,老子等了一個多禮拜,終于等到顧揚那家伙提前走,你一個人落單了。今天,我看還有誰來幫你。”官駿得意的看著林蕭然道。

    林蕭然沒說話,只是盯著他看了看,不明白他的自信來自哪里。難道上次他們三個被他(干gan)趴下,是顧揚幫忙的?

    仿佛看穿了林蕭然的心思,官駿猥瑣的(摸Mo)了(摸Mo)嘴角,落在林蕭然身上的視線更猥瑣了,“嘖嘖嘖,真是沒想到,七中兩大校草之一居然是omega。哦對了,你知道你的檔案是誰截圖發出來的嗎?我找人做的。看來林學神對自己是omega這件事情很不能接受啊,還藏著掖著,不敢讓人知道。怎麼,自卑啊?”

    霎時間一道冷光從林蕭然的眸子里一閃而過,聲音清冷︰“你做的?”

    對于(性xing)別被公開這件事,結果並不是林蕭然不能接受的,但他確實不願意公開,麻煩得很。

    之前他一直想不通到底誰會做這麼無聊的事情,現在才知道原來還真有人這麼無聊。

    “對,是我。”官駿似乎對自己的所作所為很有成就感,忍不住炫耀了起來,“我都說了讓你離我的omega遠一點,你偏偏不听,非要(勾gou)搭韓璐,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你明明一個omega,天天裝成alpha騙人,我這麼做也是做好事,避免再有omega被你騙了。”

    他當然不會承認,他這麼做是因為自己打不過林蕭然,又追不回韓璐,走投無路,死馬當成活馬醫。正好在七中論壇上看到有人說在林蕭然身上聞到了顧揚的味道,他就真的生出了林蕭然要是omega,韓璐就只能回到他身邊來的心思,然後找人盜取了高主任的賬號,登陸了七中的工作系統,居然真就被他發現,林蕭然是omega。

    他開心的不行,立刻把這個消息告訴了韓璐,結果韓璐雖驚訝,還是沒有對他回心轉意。

    他覺得這一切都是林蕭然的錯,要不是林蕭然一開始裝成alpha,欺騙了韓璐,就不會有這些破事。

    何況他一個alpha幾次三番被omega給揍了,這口氣他跟幾個兄弟咽不下去,所以今天又來了。

    而且這次他覺得他們勝券在握,非常的有底氣。

    卻沒有發現林蕭然已經從自行車跨下來,摘下眼楮慢條斯理的收進了書包里,轉而面向官駿,一腳踹了過去。

    跟上次一樣,這一腳毫無征兆,官駿的肚子被踹的正著,吃痛的捂著肚子彎下腰去,“你……你居然還敢動手……靠,老子今天非弄死你!”

    說完三個人沒一個動手,信息素卻瞬間爆發了出來,全部攻向了林蕭然。

    濃度太高,已經不是正常動手失控會釋放出來的濃度了。

    林蕭然(身shen)體明顯僵住了一瞬,腺體被三股alpha的信息素攻擊著,冰糖雪梨的味道已經失控的往外泄(露),他的雙手不由攥成了拳,腿有點發軟。

    面上雖看不出什麼,但官駿他們依然覺察出了他的異常,得意的笑著︰“omega終究是omega,這種濃度的信息素攻擊,就算你用了抑制劑都會失控。怎麼樣?是不是站不穩了?你們兩個,”說著他吩咐起了兩個小弟,“過去把他按住,老子今天非揍的他生活不能自理!”

    找回場子的事情,兩個小弟自然願意的很,一左一右走向林蕭然,伸手要去按住林蕭然的胳膊,瞬間,一左一右兩個人的臉上都挨了一拳,兩人慘叫著摔在地上。

    林蕭然有些意外,回頭,竟看到江晨站在身後。

    江晨看著他有些擔心,“學長你沒事吧?”

    其實林蕭然看起來跟平時沒什麼兩樣,可空氣中alpha的信息素太濃了,這對omega來說攻擊(性xing)太(強qiang),他很難想象林蕭然在這種環境中居然還能面不改(色)的站著,難道他身上有顧揚的標記?

    這個想法忽然冒出來,讓江晨心里有點酸。

    那邊官駿沒想到林蕭然還有幫手,看樣子還是個不好惹的家伙,愣了愣,猥瑣的笑了起來,“omega就是不一樣,追求者眾多啊,林蕭然,你這麼多追求者,顧揚知道嗎?”

    林蕭然的目光從江晨的身上挪開,清清淡淡的丟給了江晨一句話,“別(插cha)手!”

    江晨一愣,懷疑自己是幻听了,可下一秒,他看到本該站都站不穩的omega人影一閃,直接朝官駿沖了過去,一拳一腳,(干gan)淨利落,行雲流水,看起來還一次重過一次。

    對方雖然有三個人,還都是alpha,此刻卻完全落了下風。

    這……真的假的?

    江晨的眼楮不由瞪大了到了極致,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麼,就算林蕭然真的沒有受到信息素的影響,一個omega也不太可能有這種戰力吧?

    就這麼一愣神的功夫,林蕭然不知為何,動作明顯停頓了一瞬,臉頰上挨了官駿一拳。

    “靠!”江晨怒了,怒罵一聲要沖上去,卻見林蕭然反手就把官駿放倒在地上,這下三個人都站不起來了。

    林蕭然抬手擦了擦嘴角,轉身推著自行車準備離開,這里的信息素濃度太高了,讓他很難受。

    “學長,”江晨連忙叫住他,“你不要緊吧?”

    雖然林蕭然的戰力很(強qiang),臉上看起來跟平時沒什麼兩樣,可是江晨也還是覺察到了,林蕭然此時應該不舒服,他肯定還是受到信息素影響了,否則剛才不會挨官駿那麼一下。

    奇怪的是,為什麼空氣中完全沒有omega的信息素呢?

    林蕭然抬頭看了看他,確定他的信息素並沒有泄(露)後,把自行車遞給了他,“幫我推一下。”說完,自己快步往前離開了巷子。

    他確實受到了不小的影響,無力到連扶著自行車都艱難,他要趕快離開這里。

    江晨扶著自行車詫異的盯著他,忽然不知想到了什麼,連忙推車追了上去。

    此時,顧揚正在家陪著爺爺(奶Nai)(奶Nai)說話,一年不見,(奶Nai)(奶Nai)簡直跟他有說不完的話要說,手機卻在這個時候響了起來,是陳宏(強qiang)打來的。

    接通後,就傳來了陳宏(強qiang)憤怒又急切的聲音,“臥槽揚哥,那個官駿簡直死(性xing)不改,又在學校旁邊堵咱們林學神呢!”

    “什麼?”顧揚蹭的一下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匆匆丟了句“我出去一下”後,人已經跑出門了。

    那邊陳宏(強qiang)繼續說著︰“就剛才,我□□出來看到的。臥槽那幾個垃圾,估計是知道林學神是omega了,那信息素釋放的,我到的時候差點被燻到了。”

    “林蕭然呢?”顧揚的手不由攥的骨節發白,心髒不自知的懸到了嗓子眼。

    “林學神看起來還好,我到的時候他們已經打完了,官駿那幾個被揍翻在地上哀嚎。他們可能是想用信息素攻擊林學神,用這種卑劣的手段報仇吧。不過江晨在,他們大概也沒討到什麼好處。”

    江晨?

    顧揚的眉頭飛速的蹙了蹙,但很快就把江晨拋開了,他現在只想馬上見到林蕭然。

    顧家離七中不算遠,顧揚掛了電話一路狂奔過去,接近上次林蕭然發情的公園時,他已經聞到冰糖雪梨的味道了。

    果然,林蕭然肯定受影響了。

    他順著信息素傳來的方向跑了過去,在公園里面的一個花壇邊找到了人,不止林蕭然一個,江晨也在。

    他們,坐在花壇邊說話。

    林蕭然渾身都是信息素的味道,居然跟一個alpha坐在一起說話!

    一瞬間,顧揚說不清自己是怎麼了,幾乎想沖上去跟江晨(干gan)上一架,狠狠揍翻那個同類。幾乎同一時間,林蕭然轉頭看向他,清澈的眸子微微一愣,隨後閃過了驚喜,“顧揚!”

    顧揚心底那股莫名的怒火忽然就被壓了回去,整個人平靜了下來,然後他看清了林蕭然的臉,連嘴唇都蒼白的毫無血(色),偏偏嘴角卻青紅了一塊,在蒼白的皮膚映襯下,刺的顧揚覺得眼楮疼。

    他走過去,伸手拉過林蕭然的手腕,“跟我回家。”說完,看都不看江晨一眼,拉著林蕭然就走。

    林蕭然也沒反抗,只是回頭看了江晨一眼,江晨笑著跟他擺手︰“我會記得幫學長打听的。”

    林蕭然點了點頭,“謝了。”說完就乖乖被顧揚拉著走出公園。

    顧揚卻忽然駐足停了下來,回頭,正對上了林蕭然的眼楮,不由愣住了。

    不是他的錯覺,不過是從公園走出來的這段距離,林蕭然跟剛才已經不太一樣了,剛才的林蕭然雖然信息素失控了,但他還能穩穩的坐在那里跟江晨說話,看不出什麼端倪。

    可此時,那雙清澈的眸子分明染上的霧氣,整個人似乎卸了力,一只手無意識的抓住了顧揚的衣服,看起來嬌軟的不行。

    “你……”顧揚的喉嚨忽然有點(干gan)澀,聲音沙啞,目光艱難的從林蕭然的臉上挪開,卻不由自主的落在了他脖子後面的腺體上,“很難受嗎?”

    肯定很難受吧。

    能讓林蕭然(露)出這麼柔弱嬌軟的一面,一定是他忍耐到了極致了吧。

    確實,官駿他們今天釋放的信息素濃度超出了想象,林蕭然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剛才跟江晨在一起的時候還能忍著,顧揚一來,他似乎就忍不住了。

    顧揚身上淡淡的雪松味,讓他不由自主的就想靠近。

    可顧揚就這麼直(勾gou)(勾gou)的看向他的腺體,忽然讓他有些尷尬,不由錯開視線看向旁邊,聲音又輕又軟︰“不用標記,你的信息素,就行。”

    顧揚抓著他手腕的手不由輕輕捏了捏,心里有種莫名的喜悅,雪松味的信息素絲絲縷縷的釋放出來,將身邊的omega包裹著,跟冰糖雪梨味的信息素糾纏到了一起。

    這種感覺跟被別的alpha信息素攻擊完全不同,顧揚的信息素讓林蕭然感覺很舒服,有一種被保護,被安撫的感覺,讓他有些紊亂煩躁的(身shen)體,能逐漸平息下來。

    顧揚的視線不由自主的落在他青紅的嘴角,終究沒忍住問了出來,“官駿打的?”

    林蕭然抬頭,嘴唇已經有些血(色),水紅水紅的,模樣卻還是比平時看起來柔軟了很多,嘴巴輕輕撇了撇道︰“我打回去了。”

    這句話卻並沒有消除顧揚心底的怒火,他卻也沒跟林蕭然多說什麼,只靜靜的陪著林蕭然,直到林蕭然的信息素完全平復後,騎車帶著人回去了。

    顧家二老難得回國,國內一眾老朋友排著隊要跟他們見面吃飯敘舊,這會兒兩個人正好被朋友請走了。

    顧揚倒覺得這樣清淨點,林蕭然剛剛信息素才平復下來,安靜的休息比較好。

    林蕭然確實也有點累,吃了飯就回房了,躺下沒多久听到對門顧揚出門下樓,他躺在(床chuang)上盯著天花板困惑的眨了眨眼,忽然想到了什麼,光著腳從(床chuang)上跑下來,拉開窗簾,正好看到顧揚穿過拱橋走出了花園。

    顧揚他難道……

    半個小時後,顧揚從一條黑暗的巷子里散漫的走了出來,拿出手機撥打了一個號碼,接通後開門見山道︰“楊叔叔幫我調查個事兒,查清楚直接把資料交到警察局。”

    他說著話漸行漸遠,黑暗的巷子里這才有了點人聲,官駿跟他的兩個小弟回有氣無力的躺在地上,連哀嚎的聲音都不敢發出來。

    就算已經明知道顧揚走遠了,他們依然心有余悸。

    同為alpha,他們更能體會到屬于他們這個(性xing)別的等級差異。

    剛才那一瞬間,顧揚爆發出來的壓迫感,幾乎震懾的他們無法動彈。

    別說還手,他們內心只有恐懼。

    不知過了多久,他們才終于想起來可以說話了。

    “大哥,我認慫了,下次你再找林蕭然麻煩別叫我了,我怕了,顧揚下次會弄死我們吧。”

    “我也是,大哥,我也不敢了。大哥要不你也算了?林蕭然明顯是顧揚的omega,咱們惹不起。”

    黑暗中,官駿咬了咬牙,很想硬氣的罵回去,可一想起剛才顧揚的模樣,他慫了。

    顧揚回到家已經十點多,晃晃悠悠的上到二樓,一眼就看到林蕭然靠在門口,他洗了澡換了白(色)的居家服,頭發又黑又軟,襯的他整個人也是軟的,如果沒有嘴角的淤青,真正是漂亮的不行。

    可惜那淤青刺眼得很,顧揚的拳頭又攥了攥,暗自後悔︰剛才下手太輕了!

    林蕭然可不知道他在想什麼,看了看他,直接問︰“找官駿的?”

    不知為什麼,他就是這麼覺得。

    顧揚有些意外,不過既然被猜到了,也沒什麼可隱瞞的,點了點頭。

    “多事。”林蕭然白了他一眼,轉身回房。

    顧揚一愣,被他氣笑了,“林學神,我可不是為了幫你報仇。你別忘了我可是七中的校霸,他幾次三番在我的地盤上鬧事,我不教訓他,面子往哪兒放?”

    林蕭然回頭,清澈的眸子盯著他看,忽然嘴角彎出了一抹似笑非笑,“這樣啊,揚哥真厲害!”說完啪一下把門關上了。

    顧揚笑著搖了搖頭,轉身也回房去了。




同類推薦︰ 最強妖孽天王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偷偷藏不住超神機械師清穿之媚寵春嬌死亡回旋[無限]身份號019穿成暴君的男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