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學神,抑制劑要嗎 第39章 第 39 章

第39章 第 39 章



    “小時候?”顧揚下意識追問了一句, “小學?”

    此時面條已經煮好了,林蕭然用筷子挑起來,放到碗中, 先盛好了一碗遞到顧揚跟前,又拿起另一個碗幫自己盛了起來,對顧揚的問題似乎並不怎麼在意, 總是頓了好一會兒才不咸不淡的回一句, “幼兒園。【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

    “幼兒園?”顧揚拿著筷子,忘了去嘗面條的味道, 詫異的看著林蕭然在對面坐下, 低頭用筷子挑起幾根面條送到嘴巴里, “幼兒園你才幾歲?”

    “五六歲吧。”林蕭然嘴巴里含著面條,稍稍有點口齒不清。

    可不是五六歲, 誰幼兒園不是五六歲呢?可五六歲為什麼會自己煮面條?顧揚當然還沒有不食人間煙火到不相信這個世界上有人五六歲就會自己做飯,他知道有些地方,有些家庭的情況很特殊, 所以孩子不得不做這些事情,但林蕭然不屬于這種範疇吧?

    總覺得就算是現在,林嵐都不可能讓林蕭然進廚房的。

    為什麼五六歲的林蕭然會自己下面條呢?

    顧揚的嘴唇動了動,到了嘴邊的問題不知道為什麼卡住了。坐在他對面的林蕭然似乎並沒有在意這個問題, 低著頭吃面條的模樣跟平時吃飯時沒什麼兩樣。

    是他多心了吧?顧揚想。

    可那句話終究是沒問出口,低下頭吃面。

    一口下去,他愣住了。

    這……什麼味兒?

    倒也不是說不好吃,就是好像各種味道都有,甚至還有點甜絲絲的, 林蕭然該不會下面條還放糖吧?

    剛才看他挨個調料都放了一遍, 顧揚還覺得這面條味道應該很不錯, 現在想想,似乎不是常規(操cao)作啊。就算顧揚自己不會做飯,也知道做每樣東西放的調料還是有點不一樣的,總不至于什麼都要放吧。

    林蕭然,他是不是根本就不會?

    可看他洗菜,下面條,打雞蛋的動作,又確實是會的。

    而且……

    顧揚忍不住又看向了對面的人,依然低著頭一口一口吃著,似乎並沒有覺得味道有什麼不同。

    怎麼會這樣?難道是自己味覺有問題?

    顧揚又吃了一口,發現還是有點甜絲絲的,張了張嘴巴正要問林蕭然,被林蕭然放在料理台上的手機響。

    陌生號碼。

    林蕭然抬頭看了一眼,隨手點了接听,按到了免提上,自己繼續低頭吃面條,對面立刻傳來了一把男生驚喜的聲音,“學長,我是江晨。”

    顧揚俊朗的眉宇飛速的蹙了蹙,低頭吃了一大口面條。

    “有事?”林蕭然問。

    “不好意思,這麼晚還打擾你。我……是想為今天白天的事情跟學長道個歉。我當時也是沒過腦子,就想跟學長表個態,想讓學長知道我的心思,然後就那麼做了。現在想想,我完全沒顧及到學長你的想法,就把事情鬧的那麼大,學長也挺尷尬的吧。”

    “沒有的事。”林蕭然面條吃的差不多,放下碗筷,清清淡淡的回了一句。

    “學長你大人大量不跟我計較,可我還是要鄭重的跟你道個歉,學長,對不起,今天是我的錯。”隔著電話,都能听出江晨此時非常鄭重。

    對面的顧揚嘴巴里塞著面條都沒忍住彎出一抹冷笑,心想︰這小子還真是會自作多情!林蕭然的意思是不跟他計較嗎?林蕭然分明是說白天那事兒他根本就沒放在心上,壓根兒不存在尷尬這回事。這都听不懂,還好意思打電話過來?

    相對顧揚,被道歉的對象林蕭然就沒那麼大怨念,雖然江晨確實誤會了他的意思,他也沒想多解釋一句,順勢將錯就錯了,“沒(關guan)系。”

    江晨當下松了口氣,笑的很開心,“謝謝學長。”

    “還有事?”林蕭然問。

    “額……”江晨似乎沒想到林蕭然這麼直接,愣了愣,忙道︰“還有。那個……學長,雖然你今天拒絕了我,可我還沒有放棄,我還是會追學長的。我想著……”

    “哼!”

    江晨的話沒說完,這邊一聲冷哼傳了過去,對方頓了頓,不確定的問林蕭然︰“學長身邊還有別人?”

    林蕭然正有些詫異的看著顧揚,想不通他為什麼忽然出聲,就算出聲為什麼是冷哼一聲,好像很不滿意江晨的樣子?

    此時江晨問起來,林蕭然出于禮貌正要回答,結果嘴巴張開還沒發出聲音,就見顧揚利落了吃完了自己那碗面條,指了指他碗里的,“我沒吃飽,你分我點。”

    林蕭然︰“……”

    顧揚什麼毛病?他碗里也沒剩一點點了好嗎?

    那邊江晨卻終于听清了,驚訝的(插cha)話進來,“揚哥?學長你還在外面?”

    “在家。”

    完全不給林蕭然說話的機會,顧揚直接笑吟吟的回了一句,轉而把林蕭然的面端到自己跟前,又來了句,“你不吃了吧?我都吃完咯。”說著,就著林蕭然的碗又吃了起來。

    林蕭然盯著他看了又看,覺得這人有點不正常。

    電話那頭的江晨卻直接僵直了。

    此時已經快十二點了,林蕭然作為一個omega這個時間跟一個alpha在一起就足夠讓人想太多了,結果顧揚直接給他來了句,他們在家。

    在家?

    “學長……揚哥的話,什麼意思?你們……住在一起?”江晨終于在震驚之後,問出了自己的疑問。

    是啊,怎樣?

    顧揚幾乎(脫tuo)口而出,但想了想又忍了回去。林蕭然一直盯著他看,看的他有點心虛。好像他說了什麼奇怪的話,可是他說的不是實話嗎?他們是住在一起啊。

    林蕭然見他這次終于不(插cha)話了,這才收回了目光,回了江晨一句,“嗯。”

    林蕭然隔著電話自然看不見江晨的反應,說完又問了句“還有事兒”,見對方沒反應就把電話掛了。

    江晨當然沒反應,因為腦子里已經一片空白了。

    他從喜歡上林蕭然到決定表白被拒絕,一共就花了一天的時間,之後他不知道做了多少心理建設,決定不放棄,結果,給他來了這麼個重磅炸彈——他喜歡的omega跟別的alpha已經同居了。

    那他還有什麼機會?

    他那邊備受打擊,這邊某人听到林蕭然的回答後,嘴角不自知的上揚到天上去了。

    坐在對面的林蕭然看他笑的跟個傻子一樣,只覺得莫名其妙,伸手過來在台子上敲了敲,又指了指碗跟鍋,丟下一句,“洗(干gan)淨。”轉身上樓去了。

    顧揚也不知自己為什麼心情就是挺不錯的,(干gan)起活來的也挺順手,雖然他確實沒刷過碗,但沒吃過豬(肉rou)也見過豬跑,哼著歌也把廚房收拾(干gan)淨了。

    上樓見林蕭然的門開著,便靠在門邊打了聲招呼,“還不(睡Shui)啊?”

    林蕭然沒找到幾度秋,跟別人solo了兩把,這會兒正好結束,順手退出了游戲,“(睡Shui)了。”

    顧揚掃了一眼電腦,有些驚訝,“你也玩第七世界?”

    經過這段時間相處,顧揚早知道林蕭然不是他以前以為的只會死讀書的書呆子了,不過卻沒想到林蕭然會跟自己完同一款游戲。

    林蕭然倒是之前就見顧揚玩過,並不覺得意外,只點了點頭,“嗯。”

    “那改天一起約個副本?”顧揚倒是有些好奇林蕭然的游戲水平。

    “沒興趣。”可惜林蕭然對刷副本沒興趣,“競技場排名高的話,可以solo。”

    顧揚失笑,全服排名第一算高嗎?

    不過這話到了嘴邊,他忽然想起了什麼,又咽了回去,改口道︰“可惜,不太玩競技場。”

    林蕭然無所謂,走過來丟了句“(睡Shui)了”,便把門關上了。

    顧揚低頭蹭了蹭鼻子,沉著眸子不知道在想什麼,站了一會兒才轉身回房,打開電腦登陸了第七世界,立刻有信息彈出來,是物換星移發過來的,找他競技場。

    看了眼時間,一個小時前。

    這會兒大概不在了吧?他這般想著,還是沒忍住回了條信息過去︰還在嗎?競技場。

    等了一會兒,果然沒有回復。

    他輕輕嘆息一聲,退出游戲,伸手抽了張卷子開刷,低頭寫著寫著,他忽然愣住了,剛才他是不是把那碗面條吃完了?不但如此,還把林蕭然剩下的也吃了。

    他是怎麼吃下去的?那麼甜絲絲的面條,怎麼當時吃的時候就沒覺得不正常呢?

    奇怪!

    --

    江晨倒真是契而不舍的人,就算得知林蕭然跟顧揚住在一起的消息後,備受打擊,一夜都沒(睡Shui)好,過了兩天居然又重振旗鼓,展開了對林蕭然的攻勢。

    倒也沒什麼過分的舉動,就是午休的時候帶著難題來請教林蕭然,一副好好學習的好學生的模樣,然後課間或者放學就以林蕭然幫了他為由買了(奶Nai)茶或者其他什麼好吃的送過來,不等林蕭然拒絕自己就跑了。

    他那麼高調的跟林蕭然表白過,現在這樣,明顯就是還要追林蕭然,瞎子都看得出來。

    但人家就是不直說,不但如此,每次林蕭然不耐煩想跟他把話說清楚的時候,他立刻丟下一句,“我沒別的意思,學長別多心”,然後轉身就跑了。

    不過林蕭然也沒真把這事兒放在心上,畢竟江晨真正來找他的時間並不多。

    倒是顧揚,最近看江晨越來越不順眼了。

    可要他自己去想,江晨哪兒得罪了他,他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來,所以他不明白自己的怒火來自哪里。

    “臥槽!那個江晨過分了!”

    顧揚跟陳宏(強qiang)他們幾個一起出去吃了午飯,回來就見江晨又來了,還坐在顧揚的位子上,托著腮一臉花痴的看著旁邊的林蕭然在做題。

    顧揚臉上的笑意瞬間斂去,桃花眼微微眯了眯。

    陳宏(強qiang)已經按捺不住怒罵了起來,“那家伙是不把揚哥你放在眼里嗎?揚哥的人他都敢搶?不是,揚哥你就這麼忍著?還有,林學神怎麼回事?又不是不知道他是什麼齷齪心思,怎麼不揍他?”

    顧揚一愣,眼底又掛上了習慣(性xing)的笑意,“說什麼呢?別人不知道你還不知道,我跟林蕭然不是那(關guan)系。誰要追他,跟我有什麼(關guan)系?”

    “啊?揚哥你跟學神,沒有在談?”陳宏(強qiang)正盤算著要不要他這個做兄弟的幫顧揚去給江晨那小子一點顏(色)看看,忽然听了這話,驚訝的不行。

    可轉念一想,顧揚確實說過他跟林蕭然不是那種(關guan)系,一直以來都是他跟蔣濤他們幾個單方面以為的,畢竟最近顧揚跟林蕭然走的太近了,而且,林蕭然居然是omega。

    不過以顧揚的脾氣,林蕭然要真是他的omega,江晨這麼明目張膽的追林蕭然,他絕對不可能這麼(干gan)看著。

    看來他們確實沒在談戀愛。

    “照這麼說,林學神不揍江晨也就不奇怪了。”陳宏(強qiang)砸了砸嘴,仿佛悟出了什麼。

    “哦?為什麼?”顧揚看似隨意的問了句。

    “那肯定是對江晨也有意思吧!揚哥你想想,就林學神的武力值,他要是真不喜歡江晨,能讓江晨在自己眼皮子地下晃蕩?肯定早動手了。我看啊……”陳宏(強qiang)眯著眼,一副看穿一切的架勢,“林學神雖然上次當眾拒絕過江晨一次,應該是對江晨不了解。最近接觸多了,可能學神也看到江晨身上一些優點了。別說,論壇上不少人都挺吃江晨跟學神這對的,說是年下(奶Nai)狗什麼的,揚哥……揚哥……”

    陳宏(強qiang)這邊分析的頭頭是道,發現顧揚忽然丟下他,徑自就朝座位走去了。

    那架勢,怎麼有點像是要(干gan)架的樣子?

    陳宏(強qiang)很想跟過上去看看,顧揚到底是咋了,不過他還沒從林蕭然居然是omega這件事情中緩過來,一時間不是很敢靠近林蕭然,只好靠在後門口往里面看。

    顧揚當然不是去打架的,他在學校一般是打架的。

    他只是徑直都到座位旁,雙手(插cha)兜,居高臨下的丟給了江晨一個字,“滾!”

    霎時間,整個教室都安靜了下來,吃瓜群眾的目光全部匯聚了過來,一個個心里忍不住叫囂著︰開始了開始了,為了愛情的決斗終于要開始了。

    這段時間全校的人其實都在關注顧揚的舉動,就想著校霸到底什麼時候會爆發。

    難道就是今天了?

    結果,江晨完全沒有反抗,抬頭看了看顧揚,乖乖站起來,跟林蕭然打了聲招呼,走了。

    眾人︰“……”

    失望。

    這兩個人怎麼回事?

    怎麼一點都不熱血呢?

    不熱血的顧揚在林蕭然身邊坐下,隨手抽出了張卷子,拿起筆開始寫起來。

    林蕭然看了他一眼,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他覺得顧揚好像在生氣。

    不過,面上也看不出什麼。

    多心了吧?林蕭然這般想著,收回目光,低頭繼續解剛才沒寫完的題。

    “你喜歡江晨?”

    嗯?

    林蕭然抬頭,不確定的看向聲音傳來了的方向,顧揚依然低著頭,好似在認真的寫卷子。

    清澈的眼楮困惑的眨了眨,林蕭然覺得可能是自己听錯了,準備無視。

    顧揚的聲音又傳來了,“明知道他對你的心思,每次他來找你,你都不拒絕,是對他也有意思吧?”

    這次林蕭然確定自己沒听錯了,但依然有點困惑,想不通顧揚為什麼會這麼以為。

    愣了愣,他把正在做的題遞給顧揚,用筆尖敲了敲,“你覺得這道題怎麼樣?”

    顧揚不知道他為什麼忽然這麼問,不過還是低頭看了一眼,皺眉︰“很難,高考應該不會有這個難度。”

    “嗯?”林蕭然似笑非笑的聲音傳進顧揚的耳朵里,顧揚抬頭看過去,正對上了那雙清澈漂亮的眼楮,此時那雙眼楮里正透著一股隱隱的壞笑,下一秒他忽然靠了過來,小聲問︰“顧揚,你的成績隱瞞了多少?”

    顧揚頓了一秒,裝傻,“說什麼呢?”

    “哼!”林蕭然知道他又要打哈哈,直接不給他機會,“別裝了,這道題就你目前的水準,連難易都看不出來。”

    言下之意,顧揚一眼就看穿了,明顯平時故意裝成學渣的。

    當然,林蕭然也不是今天才判斷出來的,自從他跟顧揚打賭了高考成績後,顧揚的心思就開始放到學習上,最近一直都很用心,有遇到不會的都會來問林蕭然,林蕭然發現他問的問題都是有一定難度的。

    顧揚再聰明,如果之前的成績真的是倒數第一,現在等于要從頭開始,怎麼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里,就越過了那些基礎?

    剛才,林蕭然也是故意想試一下他。

    話說到這份上,顧揚當然知道自己瞞不住了,不過也沒什麼好瞞的林蕭然的,笑道︰“這下後悔跟我賭高考成績了吧?怕不怕?”

    “切!能贏全盛時期的你,我才會更有成就感。”林蕭然眉毛輕挑,給了顧揚一個傲然的眼神。

    “說的好像你一定能贏一樣。”顧揚被他逗笑了,“要是到時候……唉?不對,別打岔,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你,對江晨……”

    咚咚咚!

    顧揚話沒說完,就見林蕭然伸手過來又在剛才那道題上敲了敲,“他拿過來的,我覺得挺有意思,就這樣。”

    說完,把題目抽回去,低頭繼續做了起來。

    所以,只是對題目有意思不是對人,對吧?

    果然是林蕭然的風格啊。

    顧揚的嘴角忍不住開始上揚,剛才開始心口那股不爽的感覺,漸漸開始消散。

    他想不通是為什麼,但心情確實好多了。

    心情好的時候,連好消息也會跟著來,他正要繼續做題,手機進來了電話,竟是遠在國外療養的爺爺(奶Nai)(奶Nai)回國了,這會兒人已經下了飛機,給他打電話是因為(奶Nai)(奶Nai)太想他的,想讓他請個假提前回家。

    掛了電話,顧揚眼底的笑意藏都藏不住,準備跟林蕭然打聲招呼就去跟班主任請假,想了想又改口道︰“你要不跟我一起回去吧,反正以後你也要叫爺爺(奶Nai)(奶Nai)的,我覺得他們這次回來,應該是也想要看看你的,而且他們老兩口特別可愛,你一定喜歡的。”




同類推薦︰ 最強妖孽天王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偷偷藏不住超神機械師清穿之媚寵春嬌死亡回旋[無限]身份號019穿成暴君的男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