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學神,抑制劑要嗎 第38章 第 38 章

第38章 第 38 章



    與此同時, 一班眾人的視線也都投了過來,略帶著八卦和好奇,畢竟這兩個人可是在談戀愛。[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

    林蕭然沒說話, 只清清淡淡的掃了吃瓜群眾一眼, 眾人頓時福至心靈, 完全忘了八卦的心思,匆匆收拾了東西,一個個兔子一樣的跑了。

    不消一會兒功夫, 教室就只剩下林蕭然跟顧揚兩個人了。

    顧揚無奈的在心中苦笑,還真是林蕭然的作風, 他這兒想方設法的躲,對方就直接開個直線球過來,迎面撞上, 躲都沒地方躲。

    不過他面上卻不動聲(色), 笑著問林蕭然, “怎麼了?”

    林蕭然懶得跟他拐彎抹角,站起來轉身面對著顧揚,一雙清冽的眸子直(勾gou)(勾gou)的盯著他的眼楮, “昨晚我對你做什麼了?”

    啊?

    顧揚萬萬沒想到林蕭然會這麼問,愣怔了一秒才反應過來。

    所以, 林蕭然以為自己今天一直躲著他,是因為他昨晚做了什麼奇怪的事情?

    不是吧?這家伙什麼腦回路?

    顧揚忍不住低頭笑了起來, “林蕭然, 你擔心角度也太奇怪了吧。你不是應該擔心, 我有沒有對你做點什麼嗎?你可是omega, 大半夜喝醉了單獨跟alpha在一起, 你才是那個可能會被別人做點什麼的人!”

    能不能有點做omega的自覺?

    “所以, 你昨晚對我做了什麼,今天心虛成這樣?”林蕭然倒是從善如流,當下就順著顧揚的角度換了個問題,眼楮依然直(勾gou)(勾gou)的盯著顧揚。

    額∼

    顧揚這邊剛吐槽完,就被堵的差點一口氣沒喘上來。林蕭然這一問,精準的命中了他的死穴。

    好在他這人心里不管怎樣,面上倒是永遠能保持著不動聲(色)的模樣,笑吟吟道︰“想什麼呢?我不過是提醒你下次別在外面喝酒了,omega還是要注意點安全。”

    事實上林蕭然也沒真覺得顧揚會對自己做什麼,他只是奇怪顧揚今天的反應。

    可是顧揚這人真的是麻煩,不想說的時候就可勁跟你打哈哈。

    林蕭然最煩他這點。

    “顧揚,別耽誤時間,咱有話直說行嗎?你今天躲我躲成這樣,到底為什麼?要是我昨晚對你做了什麼過分的事情,你告訴我,咱該怎樣怎樣,婆婆媽媽的解決不了任何問題。”

    我當然知道,可我能說什麼?

    事實上什麼也沒(發fa)生,不過是我自己不正常而已。

    顧揚無奈的想。

    能逼著林蕭然一口氣說這麼多話,可見是真的急了。

    也是,他昨晚喝醉了,什麼都不記得,一夜過來原本好端端的朋友處處躲著他,他心里當然困惑。

    顧揚想想覺得自己挺沒意思的,但也不能實話實說,說出來林蕭然怎麼看他啊?雖說是因為標記的(關guan)系,可人家林蕭然怎麼就沒有因為標記後遺癥對他投懷送抱呢?偏偏他後遺癥就這麼嚴重呢?

    他頗覺得頭疼,煩躁的抬手擼了擼頭發,“真沒……”

    “你這兒怎麼了?”

    他話沒說完,林蕭然忽然往前兩步來到他跟前,臉還湊了過來。

    霎時間,顧揚的腦子里回閃出了昨晚夢里的畫面,他整個人一驚,猛地往後退,卻被林蕭然一把抓住了手腕,湊近到他的面前,盯著他的額頭仔細看了看,疑惑的問了句,“你這兒怎麼青了一塊?”

    林蕭然的聲音幾乎是在顧揚的耳邊響起來的,清冽冽的,顧揚愣了愣才回過神來,輕輕撥開了林蕭然手,往後退開兩步,與林蕭然拉開距離,順手撥弄了一下劉海,想擋住了額頭上那片淤青。

    其實都擋了一整天了,這會兒他居然忘了,(露)出來讓林蕭然看到。

    要怎麼跟林蕭然說呢?顧揚有些苦惱。

    “不會是我……昨晚打的吧?”

    唉?

    這邊顧揚還沒編好理由,林蕭然的聲音又傳來了,似乎有點心虛。

    顧揚抬頭看他,發現那雙漂亮的眼楮里也隱隱閃著幾分尷尬。

    所以……

    顧揚低頭蹭了蹭鼻尖,忍不住在心里笑開了花,林蕭這家伙怎麼這麼喜歡腦補呢?

    而且那尷尬又心虛的模樣竟然怪好玩的,讓顧揚忍不住想逗他。

    于是看著林蕭然,故作無奈的點了點頭︰“本來不想讓你知道的。”

    那淤青自然不是林蕭然打的,是他因為夢到自己親了林蕭然,猛的嚇醒了從(床chuang)上摔了下去,磕在床頭櫃上撞的。

    這麼丟人的事情,他這輩子都不可能告訴任何人的。

    好在也算是林蕭然引起的,他這麼說不算是冤枉林蕭然。

    “你就因為這個今天一直躲我?”林蕭然問。

    “這不是怕你知道愧疚嗎?”顧揚嘴上這麼說,手卻故意戳了戳淤青的地方,然後裝出一副很疼的樣子。

    林蕭然看著他,又盯著他的額頭看了看,心里確實有點不好意思。

    他沒喝過酒,不知道自己喝醉了還會打人,但無緣無故的打人總是不對的,而且看顧揚的反應似乎真的挺疼的。

    顧揚見他抿著嘴不說話,一時間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忽然擔心自己這個玩笑是不是開過了,林蕭然會不會鑽牛角尖,張了張嘴正想解釋,卻見林蕭然忽然側過臉送到他跟前,鄭重其事道︰ “你打回去,一筆(勾gou)銷!”

    顧揚︰“……”

    看著近在咫尺白皙漂亮的臉龐,顧揚愣住了。

    他居然擔心林蕭然會鑽牛角尖?真的是想多了。那家伙直線思維,解決所有的問題都會選擇最直接的方法。

    他怎麼會鑽牛角尖,他只會讓你措手不及!

    “打啊,我不還手。”

    半天沒見顧揚動手,林蕭然有些困惑,特意又補充了一句,一副“你搞快點,別耽誤時間”的著急模樣。

    這家伙……腦子里面到底在想什麼?

    顧揚簡直哭笑不得。

    “什麼情況?”林蕭然不耐煩的上下打量了他一眼,“今天標記已經過了。”

    言下之意是已經沒有標記後遺癥了,顧揚不存在對他下不了手的情況。

    “所以,你覺得沒有標記後遺癥,我就會對你一個omega動手?”顧揚被他氣笑了,“你這家伙解決問題的方法這麼貧瘠嗎?你打了我,我就要打回去?”

    “那你說怎麼辦?”林蕭然問。

    其實哪用怎麼辦?林蕭然又沒有真的打他。

    不過話趕話到這里,顧揚倒不好解釋了,若說額頭上淤青不是林蕭然打的,那要怎麼解釋他今天一整天的不正常呢?

    “餓了,請我吃東西。”‘

    此時,上晚自習的學生基本都走完了,值班的老師正個一個教室一教室的檢查,眼看著就要到一班了,顧揚不想跟老師撞上,說完順手就拉著林蕭然往外走去。

    算了,將錯就錯吧。

    林蕭然剛才的話倒是提醒他了,他上周五給林蕭然的臨時標記今天已經結束了。那他也不用躲著林蕭然了。

    沒有了標記後遺癥,他現在可以很正直的面對林蕭然,完全不用擔心自己會有不正常的舉動。

    那今天一天的不正常,就用一頓好吃的揭過去吧。

    林蕭然倒也沒多想,只覺得自己確實應該對顧揚有所表示,便帶著人要去後面美食街,結果天公不錯美,兩個人剛走出教學樓,一道閃電劈下來,緊接著豆大的雨滴就落了下來。

    “臥槽!要不要每次都這樣?”

    顧揚忍不住罵了一句,拉著林蕭然就往外跑。

    好在今天運氣極好,剛跑到學校門口就遇到了一輛出租車。

    兩人身上多少都淋濕了點,吃東西的計劃只能放棄,打車直接回了顧家的別墅。

    進門就各自回房(洗xi)澡了。

    林蕭然洗完澡換了身(干gan)爽的衣服出來,順手打開了電腦,準備找幾度秋solo 兩把就(睡Shui)覺,但是幾度秋不在線,他略有點失望,正要退出游戲,敲門聲傳了過來,他回頭,顧揚正好推開門,隨意的靠在門邊,拿著浴巾一邊擦頭發一邊跟他說話,“有吃的嗎?我是真有點餓了。”

    讓林蕭然請吃東西的時候,顧揚只是隨口說的,不過是為了把昨天的事情找個借口就此揭過去,可這會兒回來了倒真覺得餓了。

    麻煩的是,他剛剛才知道吳阿姨今天請假了,家里連個做宵夜的人都找不到。

    而且他剛才到處翻了翻,也沒找零食,只好來家里唯一的大活人林蕭然這里來踫踫運氣了。

    林蕭然搖頭。

    其實顧揚大概也猜得到,因為他平時基本沒看到林蕭然吃過什麼零食,只是不死心而已。

    這會兒也只能死心了,聳聳肩道︰“看來我只能多喝點水了。”說完轉身回房。

    林蕭然盯著他的背影看了看,薄薄的嘴唇動了動,問︰“面條吃嗎?”

    “嗯?”顧揚以為自己听錯了,回頭看著他,就見林蕭然起身走了出來,經過他身邊的時候,丟了句︰“吃的話,就下來。”

    說完,林蕭然已經順著樓梯下去了。

    顧揚愣怔了一秒才反應過來,林蕭然這是要幫他煮面條?

    林蕭然居然會做飯?

    顧揚連忙快步跟了下去,林蕭然已經走進廚房,打開冰箱在翻找食材。

    家里零食雖然沒有,冰箱里的食材卻是滿滿當當的。

    顧揚看到林蕭然從里面挑了一點青菜,還有兩個雞蛋,又拿了點面條出來,找了個鍋開始燒水,然後卷起袖子開始洗青菜,低著頭,半(干gan)的劉海軟軟的蕩在額前。

    顧揚趴在旁邊看,這個角度只能看到林蕭然的側臉,睫毛又長又濃密,低垂著,視線認真落在手里的青菜上,一根一根的洗,洗的特別(干gan)淨。

    “你還會做飯?”顧揚還是覺得意外。

    看得出來林嵐特別寵林蕭然,連讓林蕭然住校她都不放心,很難想象她會讓林蕭然在家做飯。

    “只會煮面條。”‘林蕭然說著已經把青菜洗好了,正好鍋里的水也開了,就見他兩根蔥白的手指環成圈比劃著面條的分量,放了兩把到鍋里,又丟了幾根青菜進去,便拿著筷子開始攪動。

    顧揚是個小少爺,別說是煮面條了,廚房都沒怎麼正經八百的進過,這會兒看著林蕭然做這些覺得又養眼又新鮮。

    “林阿姨不在家的時候,你就自己煮嗎?”

    此時林蕭然又找出了兩個碗,開始調味,一樣一樣的調料都放上了一點,神情看起來很認真,似乎沒听到顧揚的問題。

    顧揚倒也不在意,饒有興趣的看著,對這碗面條愈發期待起來。

    “小時候經常自己做。”調好了味道,林蕭然的聲音才輕輕的傳進了顧揚的耳朵里,說完,注意力又回到鍋里的面條上了。




同類推薦︰ 最強妖孽天王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偷偷藏不住超神機械師清穿之媚寵春嬌死亡回旋[無限]身份號019穿成暴君的男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