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學神,抑制劑要嗎 第36章 第 36 章

第36章 第 36 章



    這模樣……是醉了?

    顧揚簡直哭笑不得。【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

    一個沒留神, 林蕭然居然喝起了酒,還被一瓶酒精度3.5度的雞尾酒給喝醉了,要不是親見顧揚都不敢相信。

    好在包廂里混亂的很, 沒人留意到林蕭然喝醉, 要不學神高冷男神的形象怕是維持不住了。

    顧揚也趁著這個機會找了個借口, 帶著林蕭然先離開。

    九月下旬,秋意漸濃,夜晚的風吹在身上有點涼意。

    顧揚覺得林蕭然的手腕也冰冰涼涼的, 回頭問他︰“冷嗎?”

    乖乖被他牽著他林蕭然,抬起頭來看他, 眸子明明清澈見底,可跟平時又完全不同,眨了眨似乎才听明白他的意思, 搖頭, “不冷。”

    說完, 就抿著嘴巴看顧揚,濃密的睫毛一抖一抖的,雪白的臉頰因為酒氣染上了顏(色), 粉粉嫩嫩的,那模樣漂亮的不行。

    顧揚覺得嘴巴有點(干gan), 無意識的舔了舔嘴唇,逼著自己挪開了視線, 順便在心里暗罵了自己一句“花痴”, 拉著人繼續往前走。

    喝醉的林蕭然並沒有什麼壞習慣, 反倒特別乖, 顧揚往哪兒走他就跟著往哪兒走, 直到兩個人來到停自行車的地方, 顧揚彎腰去開鎖時,他忽然開口說話了。

    “顧揚。”喝酒之後他的語速明顯要比平時慢一點,透著股慵懶。

    顧揚回頭,“怎麼了?”

    “剛才的歌,我還想听。”他說話時,清清亮亮的眼楮認真的盯著顧揚看。

    “嗯?”顧揚有些意外,又莫名有點開心,笑問︰“為什麼?”

    “好听。”

    沒想到他這麼直白,顧揚愣住了,隨即眼底的笑意化開,他發現林蕭然喝醉之後特別像個孩子,還是個特別誠實的孩子,有什麼說什麼。

    他忽然生出了點壞心思,看著林蕭然壞笑著問︰“那你說說,我籃球打的帥不帥?”

    林蕭然想都沒想就點頭︰“嗯。”

    “那,我長的帥不帥?”顧揚得寸進尺。

    清澈的眸子盯著顧揚的臉看了看,然後乖乖的點頭,“嗯。”

    顧揚已經壓不下嘴角得意的弧度了,追問︰“我是不是你認識的人中最帥的?”

    這回林蕭然沒有馬上回答,低垂著眼瞼想了一下才又看向顧揚,確定的點頭︰“嗯。”

    那神情說不出的認真。

    “哈哈……”顧揚終于忍不住笑出了聲,一時間不知道自己是因為林蕭然的回答如此高興,還是被林蕭然這麼乖順的模樣給逗樂了,伸手過去在林蕭然的臉頰上捏了一把,才忍住了笑,語重心長道︰“林蕭然,下次別在外面喝酒,會被賣掉的。”

    可惜喝醉了的學神反應很遲鈍,似乎並沒有明白這句話的意思,只疑惑的看了看他,輕聲問︰“還唱歌嗎?”

    雖然反應有點慢,卻依然很執著,繞了這麼一圈,還在惦記要顧揚唱歌。

    “唱。不過你先坐上來。”顧揚跨坐到了自行車上,逗孩子一樣拍了拍後座跟他說話。

    林蕭然听話的坐到了後座上。

    “坐穩咯!”顧揚又叮囑了一句。

    林蕭然點了點頭,想了想又乖乖的伸手抓住了顧揚的衣服。

    顧揚失笑,腳下用力踩著腳踏,把車騎了出去,也哼起了林蕭然念念不忘的那首歌。

    “met you by surprise i didn\"t realize

    that\"my love would change forever

    tell me that it\"s true, feeling that are new

    i feel something special about you……”

    (偶然中遇見你,但我並沒有意識到,我的愛情將從此改變,告訴我那是真實的,感受它的新奇,我感受到你的特別……)

    跟有伴奏的時候不太一樣,顧揚清唱時聲音似乎還要溫柔動人,在安靜的夜晚,听起來倒不像是在唱歌,更像是在與人低聲訴說著悄悄話。

    嗯……比之前更好听。林蕭然迷迷糊糊的想著,臉頰輕輕貼到了顧揚的後背上,(睡Shui)著了。

    薄薄的校服隔不住那一片溫熱,顧揚的歌聲微微頓了頓,又繼續哼唱著,一路回家去了。

    車停在顧家門外,身後的醉貓依然沒有醒。

    顧揚有些無奈,輕輕喊了一聲,依然毫無反應。

    看來,林蕭然喝醉酒的癥狀是嗜(睡Shui)咯?

    顧揚只好攔腰把人抱起來進屋去了。

    大約是omega的(關guan)系,林蕭然抱起來沒什麼分量,真的很難想象這樣的他打起架來怎麼能那麼凶的。

    “喲,然然這是怎麼了?”

    進門,吳阿姨就迎了上來,見顧揚抱著林蕭然倒沒誤會什麼,先是擔心林蕭然是不是出事了。

    “沒事,喝醉(睡Shui)著了。”顧揚解釋。

    “哎喲,怎麼還喝酒了?沒有不舒服吧?”

    “應該沒有。”顧揚回憶了一下林蕭然的反應,確實只是反應慢了點,沒有其他問題。

    “那就好,要是不舒服就得讓張醫生來看一眼。”吳阿姨一邊說著一邊往廚房走,忽然又想到什麼,回頭叫住顧揚︰“揚揚,然然這樣肯定不能自己(洗xi)澡,你幫他一下,要不這樣(睡Shui)一夜他肯定不舒服。”

    額……

    這怕是不合適吧?

    不過吳阿姨不知道林蕭然是omega,就是知道,吳阿姨也不能自己給林蕭然(洗xi)澡。

    所以顧揚也沒說什麼,點了點頭抱著林蕭然上樓去了。

    林蕭然喝醉了是真的省心,醒時乖乖的,(睡Shui)著了更乖,抱著就抱著,放(床chuang)上安安靜靜的躺著。

    顧揚幫他把鞋(脫tuo)了,拉著被椅子給他蓋上,轉身去洗手間拿毛巾。

    他當然不能真的幫林蕭然(洗xi)澡,只準備拿毛巾幫他擦擦臉。

    擰了條濕毛巾出來時,林蕭然的(睡Shui)姿變了,裹著被子只(露)了半張臉在外面。

    顧揚湊過去,輕輕撥開被子,正想給他擦把臉,熟(睡Shui)的omega濃密的睫毛抖了抖,眼楮幽幽睜開,跟近在咫尺的桃花眼裝了個滿懷。

    四目相對,顧揚措手不及愣住了,一時間竟忘了自己是要給人擦臉的,就這麼盯著人看,也不說話。

    林蕭然還醉著,又是剛(睡Shui)醒,反應格外緩慢,好一會兒似乎才認出了眼前的人是誰,水潤的眼底閃過了一抹驚喜,紅紅的(薄bao)唇抿了抿,輕輕喊了一聲,“顧揚。”

    軟軟的,懶懶的,透著淡淡的酒氣,瞬間就順著耳朵爬到了顧揚的心里,撓的他心口癢的不行,(身shen)體快過腦子壓倒了林蕭然身上,捏住他的下巴,低頭湊了上去。

    “揚揚,好了沒?”

    吳阿姨的聲音傳進來的瞬間,顧揚一個激靈驚醒了,發現自己的嘴唇幾乎貼上了林蕭然的,他蹭的一下從(床chuang)上跳了下來,一時間腦子里亂成了一團麻,他竟然差點(吻wen)了林蕭然,他到底在想什麼?

    林蕭然會不會以為他……

    唉?

    (睡Shui)著了?

    又(睡Shui)著了?

    顧揚這里懊惱的不行,那邊罪魁禍首把人撩的心亂如麻後,翻了個身又(睡Shui)著了?

    顧揚一時間不知道自己該氣還是該笑,吳阿姨已經推門進來了,手里拿著沖好的蜂蜜水,看林蕭然已經躺在(床chuang)上了,便以為顧揚已經幫他洗好澡了,就把蜂蜜水放到了床頭,一邊小聲跟顧揚說話,“你(睡Shui)隔壁,半夜多留一點這邊的動靜,我怕他第一次喝酒會難受。”

    “好。”顧揚心里亂的很,臉上倒是看不出什麼,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應承著。

    等吳阿姨走了,他自己也連忙關了燈帶上房門回到自己房間去了。

    進門就直沖進浴室,(脫tuo)了衣服,打開花灑從頭到腳的把自己淋透了,出來後頭發都沒吹就撲倒(床chuang)上,蒙頭(睡Shui)覺,逼著自己忘掉剛才的事情,可是閉上眼楮滿腦子都是他剛才壓在林蕭然身上,失控的想要(吻wen)林蕭然的畫面。

    耤I

    黑暗中他翻了個身,換個姿勢重新(睡Shui)。

    就這樣輾轉反側了大半夜,天快亮的時候才終于(睡Shui)著了,結果做了個奇怪的夢,夢里面林蕭然在跟他說話,可是他什麼都听不見,就只看得到林蕭然水紅的嘴唇,看著看著他就湊過去,把人抵在牆上。

    林蕭然抬頭不解的看著他,“你(干gan)嘛?”

    他終于听清了林蕭然在說什麼,可是眼楮還是黏在那片紅紅的嘴唇上挪不開,抬手輕輕在他的嘴唇上點了點,問︰“你的嘴唇是不是甜的?看著很好吃的樣子。”

    說完,他忍不住低頭親了上去……

    六點鐘的鬧鈴準點響起的時候,宿醉的醉貓終于醒了,(睡Shui)前沒有(洗xi)澡,身上黏膩膩的感覺讓他很不舒服。他掀了被子下床,一眼就看到床頭的蜂蜜水,這才發現自己的衣服上隱隱還有點酒味。

    他喝醉了?

    醉酒之後的記憶很薄弱,但是喝醉之前他是想得起來的,他記得自己隨手拿起了桌上一個橙(色)的果汁喝了起來,味道有點奇怪,但是他沒在意,之後好像就想不起來了。

    所以那是酒?

    那他後來是怎麼回來的?

    大約是顧揚帶他回來了吧。

    一會兒記得跟顧揚道謝。他默默的在心里提醒了自己一句,便進了浴室(洗xi)澡去了。

    洗完澡換了身(干gan)爽的衣服,他頓時覺得整個人都神清氣爽了,然後拿著書包下樓吃早飯。

    顧揚居然難得比他早,已經坐在餐廳吃了起來。

    林蕭然走過去,嘴巴動了動正要跟他道謝,顧揚卻蹭一下就站了起來,說了句“先走了”,然後丟下喝了一半的粥,轉身頭也不回了走了。

    林蕭然︰“……”

    清澈的眸子盯著顧揚的背影看了看,有些困惑,顧揚是不是在生氣?難道他昨晚喝醉對顧揚做了什麼過分的事?




同類推薦︰ 最強妖孽天王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偷偷藏不住超神機械師清穿之媚寵春嬌死亡回旋[無限]身份號019穿成暴君的男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