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學神,抑制劑要嗎 第33章 第 33 章

第33章 第 33 章



    林蕭然︰“……”

    清澈的眼楮困惑的眨了眨。[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

    顧修遠的語氣怎麼有一種用棒棒糖引誘小孩子的感覺?可用他來做這個棒棒糖, 也是太奇怪了。

    難道顧揚會因為回家也能向他請教問題就答應回家?

    怎麼可能?

    林蕭然默默的在心里搖了搖頭,低頭吃飯,繼續事不關己, 卻沒發現顧揚正看著他。

    今天不用去學校, 林蕭然沒穿校服, 而不穿校服的時候,他總是偏愛白(色),今天穿了件白(色)的衛衣, 領口有些寬松,低著頭吃東西的時候, (露)出脖子後面的大片肌膚,白白嫩嫩的。

    顧揚的腦子里忽然就冒出了昨晚林蕭然濕濕軟軟的站在門邊跟他說話的一幕,皮膚也是這樣白白嫩嫩的。

    所以他如果回去住, 每天都能看到這一幕吧?

    “行, 我今晚搬回去。”

    這句話一出口, 三個人的反應截然不同。

    顧修遠自然是高興,笑容滿面,“好好好, 搬回來好,哪里能有家里住的舒服, 我這就跟吳阿姨打電話,讓她晚上做你愛吃的菜。”說著就拿著手機開始打電話。

    林蕭然則從面前的菜肴中抬起頭來, 意外的看著顧揚。

    這, 就答應了?

    雖然林蕭然也希望他們父子能把這事解決了, 可, 顧揚答應是不是太爽快了點?

    不過算了, 顧揚能回家不是挺好的嘛。

    這般想著, 他的注意力又回到了飯菜上去了,低頭繼續吃東西。

    顧揚面上倒是看不出什麼,心里卻懊惱的不行!

    回家住當然沒什麼,可是他答應回家住之前想到的居然是,每天晚上都能看到濕濕軟軟的林蕭然,這就離譜了。

    那句話(脫tuo)口而出之後,他差點沒咬斷自己的舌頭。

    就算是因為標記的(關guan)系,他也覺得自己太奇怪了,簡直像個花痴。

    他是顏控,但絕對不是花痴。

    所以之後顧修遠有事走了,只剩下他跟林蕭然兩個人的時候,他一直憋著不開口主動跟林蕭然說話,仿佛在用這種方式跟自己較勁,表示自己能扛得住標記後遺癥一樣。

    可惜林蕭然完全不知道他的心里活動,一頓飯吃的很是舒心,飯菜好吃不說,顧揚跟顧修遠的問題也解決了,皆大歡喜。

    于是心滿意足的擦了擦嘴道︰“走了,去我家把你的東西收拾一下回你家。”

    說完起身走了出去。

    顧揚看著他縴細的背影,愣了愣,忽然覺得自己太幼稚了,跟林蕭然較什麼勁兒啊?這事兒又不怪他。

    低頭蹭了蹭鼻子,他起身追了上去,“喂,今天,謝謝。”

    “嗯?”林蕭然扭頭過來看著他,濃密的睫毛顫了顫,顯然沒明白顧揚為什麼要謝謝他。

    顧揚失笑,忽然想起之前他在ktv被omega指控佔便宜的事情,林蕭然也是這麼不聲不響的找去找了那個omega,勸說對方去派出所改了口供,還了他清白,事後卻一個字也沒提。

    這次也是吧。

    在他離家出走的這段時間,林蕭然不但主動去網吧找他,讓他住進自己家,以賭約的方式激勵他重新回學校上學,背地里還一直在說服顧修遠跟他道歉。

    他自己只會跟顧修遠慪氣,看起來高冷的林蕭然背地里卻一直在幫他化解矛盾。

    然而,林蕭然自己似乎並沒有覺得做了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上次是這樣,這次也是。他不提,是真的覺得壓根兒不是事兒,自己也沒放在心上。

    這就是林蕭然吧,估計認真的跟他道謝,還能換來一句,“無聊。”

    顧揚低頭,嘴角的笑意止不住的往上揚。

    這邊林蕭然看他自己一個人傻笑,也不說話,只覺得這家伙是不是腦子不好,不搭理他自己繼續往前走。

    顧揚連忙跟了上去,“我想起來了,你之前送了我見面禮,”他抬起手臂,把自己手腕的手表遞到了林蕭然跟前,“可我還一直都沒有送過你見面禮,擇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你想要什麼,我送你。”

    看著顧揚手腕上那塊跟自己手腕上一樣的手表,林蕭然薄薄的嘴唇微微動了動,稍稍有點猶豫要不要告訴顧揚,那手表其實不是他送的。顧揚帶上之前,他壓根兒就不知道送的是什麼。

    想了想,他終究還是把實話咽了回去,清清淡淡的丟了句,“無聊。”

    算了,顧揚每天都帶著,想必是挺喜歡的吧,就不說出來給他添堵了。

    顧揚自不知道他心里在嘀咕什麼,也不在意林蕭然的拒絕,他就是想給林蕭然送個禮物當成謝禮。

    “別這麼說嘛,禮尚往來,我怎麼能只收禮不還禮呢?這間店看起來不錯,進去看看。”他怕林蕭然拒絕,說完立刻拉著人就拐進了旁邊一家店。

    進門才發現是一家首飾店。

    這……

    顧揚有點尷尬。畢竟林蕭然就算是omega,也是男生,想必不喜歡這種東西吧。他不由用眼角的余光觀察了一下林蕭然的反應,果然,對方漂亮的眉宇已經輕輕蹙了起來,滿眼的不耐煩。

    算了,換個地方吧。

    顧揚這般想著,正要拉著人出去,目光卻忽然被櫃台一條項鏈吸引了。

    那條項鏈的款式很簡單,吊墜卻有些別致,是楓葉形狀的,也不花哨,簡簡單單的銀白(色),簡簡單單一小枚楓葉。

    顧揚原本邁出的腳生生縮了回來,拉著林蕭然轉了個方向,徑直超櫃台走去,指著櫃台里面的項鏈回頭問林蕭然,“這個怎麼樣?”

    順著他的指尖看進了櫃台里面,林蕭然的眸子微微動了動,隨後撇嘴,“不要,女孩子帶的。”

    “……”

    顧揚還沒開口,櫃台工作人員就笑吟吟的走過來了,“這個不是女款,就是男孩子帶的。你看,女款是那邊那些,更精致更華麗些,男生款一般都設計的簡潔大方。你們喜歡這款可以拿出看看。”

    工作人員很有眼力見,一眼就看出來是顧揚想要給林蕭然買,取出來項鏈之後直接遞給了顧揚,笑道︰“是想買來送給……朋友是嗎?你可以給他帶上看看。我覺得這款應該非常適合他。”

    其實顧揚一眼相中這條項鏈,也不單單是因為這片楓葉跟林蕭然的胎記一樣,也覺得看起來的感覺跟林蕭然很相近,(干gan)(干gan)淨淨的。

    不過,他給林蕭然帶上?

    瞄了一眼旁邊的omega,顧揚覺得自己不敢,林蕭然只怕會一腳踹過來,讓他滾蛋。

    所以他很識時務的無視了工作人員的建議,拿起項鏈湊過去讓林蕭然一起看,“你看,是男款。我覺得挺好的,怎麼樣?”

    但林蕭然顯然對這種東西沒什麼興趣,掃了一眼,丟了一句,“不怎麼樣。”說完轉身走了。

    唉?

    顧揚有點失望,他是真的覺得這條項鏈很配林蕭然。

    林蕭然真的不喜歡嗎?

    櫃台的工作人員都是人精,立刻察覺東西還有機會賣出去,連忙笑道︰“其實我倒覺得你……朋友不是真的不喜歡,應該只是沒帶過這些東西,認定是女孩子才帶的,所以才堅持不要。你買回去好好跟他說說,他想通了,肯定就會要的。這一款可是我們今年的限定款,你要是今天錯過,之後可就買不到了。我看你那個……朋友長得是真的好看,特別是鎖骨,帶上這條項鏈一定特別漂亮。”

    顧揚本來就很想買,被對方這麼一說,耳根子一熱,當下決定,買!

    工作人員再接再厲,變魔術一樣又變出了一條一模一樣的,“我們這款其實是兩條為一套,一模一樣的兩條。當然我們也單買。不過我看你跟你朋友(關guan)系挺好,不如兩條一起買了,一人一條,不是更好?”

    此時林蕭然早已經走到店外,站在路邊的梧桐樹下,回頭朝這邊看,似乎有些不耐煩。

    顧揚怕他等著急了,(脫tuo)口而出就跟工作人員道︰“兩條一起包起來吧。”

    完了匆匆付了錢出去了。

    走到門口才反應過來,工作人員說的兩條一模一樣的為一套的設定,似乎就是情侶款。

    臥槽!

    他要送給林蕭然的禮物,居然買的是情侶款?

    這跟林蕭然送他手表的意義可不一樣,手邊並不是僅此兩只,可這項鏈設計出來就是情侶帶的。

    這下,他要怎麼送?

    可不送他又為什麼要買呢?

    他又不是自己喜歡,就是覺得林蕭然適合才買的。

    猶豫了一秒,他抬頭看向林蕭然,對方似乎已經等著急了,轉身背對著這邊,看著馬路對面。顧揚連忙從袋子里取了一個盒子出來,塞進了裝書的袋子里。

    正巧林蕭然轉過身來,他立刻揚了揚手,走上去把只剩了一條項鏈的袋子遞了過去,“‘咯,見面禮。”

    林蕭然︰“……”

    看了看顧揚,又看了看遞到跟前的袋子,終于還是沒忍住翻了個白眼,不情不願的把袋子接過來了,嘴唇動了動,沒忍住道︰“我是不會帶的!”

    顧揚輕輕笑了,學著他之前的語氣回了句,“再議!”

    瞬間,一記冷冽的眼刀飛了過來,意思很明確︰誰跟你再議?

    顧揚裝看不懂,拉著他往前走去,一邊急匆匆道︰“好了好了,趕緊回去收拾好東西回家,我還得回去好好學習,追趕進度呢,不能浪費時間了。”

    說的好像剛才不是你自己在浪費時間一樣。

    林蕭然嘴巴動了動,終究把這句話又咽了回去。

    兩個人回到天峻峰收拾了顧揚的東西,便打車去了顧家。

    阿姨開心的不得了,這段時間她嘴上不說,心里可擔心顧揚了,只是她在顧家待的時間在長,顧揚他們再把她當自家人,她也不好在這種事情上說什麼,只能自己默默的擔心。

    這下顧揚回來了,她可不高興壞了。

    晚餐拿出看家本事,做了一桌子顧揚跟林蕭然愛吃的菜。

    顧揚這段時間住在林蕭然家,表面看起來一切正常,就連林蕭然也沒覺察出他有什麼異樣,可真的回到自家後,林蕭然卻明顯覺察出他很開心。

    也是啊,顧揚再看的開也不可能真的毫無感觸,顧揚只是不喜歡把自己的情緒表現出來。

    除了阿姨之外,白糖對顧揚也格外熱情,一個晚上都在顧揚身上蹭,讓顧揚這個老父親徹徹底底的滿足了一回。

    林蕭然也沒跟他爭,吃了飯就上樓去了,留著父子二人世界。

    不過這二人世界時間也不長,老父親很快也上樓去學習去了。

    畢竟他現在是要跟學神賭高考成績了,那可不是隨隨便便學學就能打發的。

    所以,即便是周末,顧揚也沒有松懈,回房就開始看書刷題,一直到十二點才從書中抬起頭來,覺得脖子有點酸疼。

    他站起來活動了一下筋骨,準備去(洗xi)澡時,瞥見了旁邊電腦,忽然愣住了。

    他已經好久沒有登陸過第七世界了。

    因為最近一直忙著惡補之前課程,著實沒有時間,而且他住在林蕭然房間,雖然有電腦,但考慮到里面可能有什麼**,他一直沒有擅自打開過。

    算起來他有足足一周沒有登陸游戲了。

    心里忽然有點懊惱,立刻開啟電腦登陸了第七世界,好友欄中立刻彈出了消息,挺多的,但他精準的挑出了物換星移的信息,難得居然有好幾條,無一例外都是︰在嗎?競技場。

    最早一條是一周前,最近一條是……剛才。

    盯著一成不變的留言,顧揚忍不住笑了,還真是他的風格。

    隨後利落著敲擊著鍵盤,回復了信息︰在,競技場,房間號發我。

    很快物換星移的信息就回過來了︰你沒事吧?

    幾度秋︰嗯?

    雖然只回了這一個字,顧揚眼底的笑意卻深了幾分,能讓物換星移問出這句話可不容易,那家伙就只想在競技場贏他。

    物換星移︰沒事,房間好983726,速度。

    果然,多一個字都沒有。沒見過面都知道是個冷淡的人。但顧揚知道他不是,冷淡的人不會在他難過的時候默默的陪他一整夜,也也不會總能在第一時間就感知到他的心情。

    所以,最多只是個不善言辭的家伙吧。

    其實顧揚自己並不喜歡競技場無休止的solo,他喜歡第七世界更多是因為這里的場景設計很逼真,很多地方都很美,特別是星落湖。

    所以三場之後,他發了信息過去︰累死了,不打了。我陪你打了三場,你現在該陪我去星落湖看星星了。

    物換星移︰下了。

    對著電腦屏幕,顧揚笑著搖了搖頭,果然,萬年不變的回復。這家伙,怎麼就這麼沒情(qing)趣呢?




同類推薦︰ 最強妖孽天王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偷偷藏不住超神機械師清穿之媚寵春嬌死亡回旋[無限]身份號019穿成暴君的男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