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學神,抑制劑要嗎 第32章 第 32 章

第32章 第 32 章



    林蕭然到底沒有真的丟下顧揚不管, 不過兩個大男生擠在一把傘下確實有點捉襟見肘。[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

    雨勢還越來越大,夾雜著電閃雷鳴。

    兩個人好容易跑到學校外面,各自的衣服都已經淋濕了一點, 自行車肯定是不能騎了, 結果出租車也不好打。

    在門衛室的屋檐下等了十來分鐘才等來了一輛車。

    顧揚讓林蕭然先走, 自己再等一會兒。

    坐上車的林蕭然想了想又伸手給他一起拉進去了。

    “嗯?”顧揚有些意外。

    林蕭然抽了兩張紙擦臉,直接跟司機師傅報了個地點,“天峻峰。”說完才跟顧揚說︰“我回家住一晚。”

    顧揚愣了愣, 他知道林蕭然之所以這麼決定,主要還是考慮到他了, 怕他在這里等上半天也等不來一輛出租車,也知道他肯定不願意回顧家,所以才決定跟他一起回家住的吧。

    低下頭, 他的嘴角忍不住上揚了幾分, 林蕭然這家伙有時候還挺體貼的嘛。

    回到天峻峰已經快十一點了, 兩個人撐著一把傘走了一段路,身上基本上淋濕了一大片,進門就各自拿衣服(洗xi)澡去了。

    林蕭然的房間現在是顧揚在住, 所以他自己直接去了林嵐的房間。

    洗完澡出來才顧得上給顧修遠打電話,正巧顧修遠就打來了。

    “然然, 雨這麼大,是不是不好打車?我讓人去接你吧?”

    “顧叔叔不用了。確實不好打車, 所以我就先回自己家了, 在這邊(睡Shui)一晚。”

    “哦, 你在天峻峰啊?”顧修遠的聲音稍稍有點波動, “那就好, 沒淋到吧?”

    “嗯, 沒事。”

    “那……”顧修遠沉吟著,似乎還有話要說。

    林蕭然也不催促,拿著浴巾擦頭發,一邊安靜的等著。

    等了幾秒鐘,顧修遠終于糾結完了,“然然你是跟顧揚在一起吧?我听你媽媽說你讓顧揚住在你們家,這會兒顧揚也在吧?”

    “嗯,在。”林蕭然言簡意賅。

    電話那頭的顧修遠不由苦笑,這要是換了別人,肯定會順著他的話接下去,問他是不是要跟顧揚說話,或者有什麼話要傳達給顧揚之類的,可林蕭然不會,一個字也不多說,非要他自己說出來。

    這孩子……真是一點都不善解人意。

    “然然,你幫叔叔一個忙好嗎?明天幫叔叔把顧揚約出來,你也一起,我們一起吃個飯。叔叔……覺得你說的對,是我誤會了顧揚,應該跟顧揚道歉的。明天叔叔就跟顧揚道歉,你做個見證,好不好?而且我怕單獨我找他,他不出來。”

    算了,既然已經打定主意了,(干gan)脆就別扭扭捏捏了。

    這般想著,顧修遠終于一咬牙,把心里話說出來了。

    林蕭然擦頭發的手不由頓了頓,薄薄的嘴唇微微揚起,“好。”

    “行,那我定好了地方,跟你說。”

    “嗯。”

    掛了顧修遠的電話,林蕭然去敲顧揚的門。

    顧揚也剛洗完澡,換了身(干gan)爽的衣服坐在桌子旁,翻看著林蕭然的筆記,听到聲音回頭,就見林蕭然靠在門邊,頭發擦的半(干gan),軟軟的垂在額前。

    剛洗完澡後,他的皮膚看起來比平時更加白嫩,襯的他的嘴唇粉粉軟軟的,阻隔劑的效果消失了,一股淡淡的雪松味夾雜著清爽的沐浴(露)的味道從他身上悠悠的傳出來。

    顧揚驀的一下把視線挪開,抓著旁邊的水杯灌了口涼白開,這才開口,“怎麼了?”

    心里卻忍不住懊惱,自己的定力為什麼越來越差了?

    林蕭然以前又不是不長這樣,他又不是不知道林蕭然長的多好看,為什麼現在每次看到林蕭然,總會胡思亂想,心髒噗通噗通的跳?

    是不是標記次數越多,後遺癥越嚴重?

    說起來林蕭然晚上不是剛剛有了點做omega的自覺,為什麼這會兒又忘了?大半夜剛洗完澡主動往alpha房間湊,還帶著他的味道就來了,就不怕被他……

    “明天陪我出去。”

    林蕭然並沒有看出他的異常,自顧自的說出自己的來意,大約是剛洗完澡沾了水,聲音都比平時軟。

    “去哪兒?”顧揚為了轉移注意力,視線一直不往林蕭然身上落,隨手抓著一本書翻看了起來。

    “書店。”林蕭然看他似乎挺認真在學習,也不多打擾,說完便擺了擺手帶上門走了。

    留在房間里的顧揚忍不住放下書,長長舒了口氣,頓時覺得輕松了不少,可隨即又覺得有些……舍不得,還想多看看那個漂亮的omega。

    不對不對不對!

    他連忙甩了甩頭,把這個可怕的念頭從腦子里趕了出去,默默的在心里鄭重做了決定——絕對不會再標記林蕭然了!

    後遺癥真的太可怕了!

    林蕭然可不知道他的心思,只覺得顧修遠願意跟顧揚道歉,他們父子之間的(關guan)系應該會緩和點,他倒是挺樂意看到的。

    雨下了一整夜,第二天一早太陽卻出來了,天清氣爽,一夜雨只掃去了夏天尾巴的炎熱。

    林蕭然他們也難得迎來了一個可以真正休息的周末,兩個人稍微懶了會兒床,起床洗漱,去後面的小吃街吃了早餐,真正出門已經快十點了。

    林蕭然看了眼手機,顧修遠定的見面的時間是十二點,還有兩個小時。

    他帶著顧揚去了一家自己常去的書店,給顧揚找了幾本針對(性xing)的習題,自己也隨便買了兩本,出來時,時間已經差不多了。

    他以請吃飯的理由,帶著顧揚來到顧修遠發給他的地址,一家位于深巷里的私房菜館。

    外面看起來完全不起眼,可門口停的全是豪車,一看就不是普通的飯店。

    “林蕭然同學,幼兒園老師沒教過你,撒謊不是好孩子嗎?”

    果然,剛到門口顧揚就看出來了。

    林蕭然回頭看他,稍稍有點擔心他會不會生氣。

    但顧揚還是笑吟吟的,說話的樣子與其說是在生氣,倒不如說是看穿了之後在開玩笑。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標記的(關guan)系沒辦法跟他生氣。

    不過,這樣挺好。

    “顧叔叔想見你。”反正瞞不住,林蕭然實話實說了。

    顧揚低頭蹭了蹭鼻子,笑的有些無奈,“你明知道現在你說什麼我都拒絕不了,還拉我過來,是不是故意的?”

    還真不是!

    不過林蕭然不打算解釋,將錯就錯的點頭,“嗯,去不去?”

    “不去”兩個字在顧揚的舌尖打了個來回,到了嘴邊卻改成了,“去還不行嗎?”

    說完他憤憤的從林蕭然身邊穿過去,率先走了進去。可沒一會兒,他心里還是憋屈的不行,越走越慢,等到林蕭然跟上來的時候,微微側過臉低頭湊到林蕭然耳邊,小聲道︰“下次你發情期再難受我都不會咬了!”

    說完準備轉頭留下個瀟灑的背影,卻忽然對上了林蕭然看過來的眸子,清澈又黑亮,濃密的睫毛微微顫抖著,就那麼看著他,水紅的嘴唇抿著不說話。

    顧揚莫名就心虛了,忍不住在心里想自己剛才的話是不是過分了。

    “你…… ”他(脫tuo)口而出想說點什麼彌補。

    林蕭然清冽的聲音打斷了他,輕飄飄的丟兩個字,“再議。”

    說完轉身丟給了顧揚一個瀟灑的背影。

    顧揚︰“……”

    神他媽再議!

    誰要跟你再議?

    隨即自己又忍不住笑了,覺得有點孩子氣。他真不願意給林蕭然標記,何必要說出來耀武揚威?林蕭然也不可能真的勉(強qiang)他非標記不可不是嗎?

    私房菜館外面看起來很不起眼,里面卻別具一格,頗有點江南水鄉的韻味,兩個人在服務員的帶領下,一路七彎八拐的終于來到了顧修遠訂下的包廂。

    顧修遠已經提前來了,見服務員把他們兩個帶過來,顧修遠立刻主動就迎了出來,“來啦,快進來坐。”

    “顧叔叔也坐。”林蕭然雖然不太喜歡說話,基本的禮貌還是會保持的,乖乖的跟顧修遠打了招呼。

    可那對父子就尷尬了。

    顧修遠明顯是想跟顧揚說話的,但顧揚以前在家就不怎麼跟顧修遠說話,現在心里還有氣,更不願一開口了。

    進門就直接無視了顧修遠,自己坐下了。

    顧修遠也是個奇怪的人,明明昨晚讓林蕭然把人約出來時說了是要道歉的,今天見了人卻總不提道歉的事情,顧揚不跟他說話,他就一個勁的跟林蕭然說。

    但林蕭然話少,而且這家私房菜真的很合他的胃口,味道超級好,所以顧修遠跟他說話,他也只是“嗯”,漸漸的飯桌上就沒了聲音。

    林蕭然很坦然,只顧自己低頭認真吃東西。

    顧揚看著也很坦然,自己隨便吃著,順便看林蕭然吃。他發現林蕭然特別喜歡吃蝦,而且很會剝蝦,不用手,筷子加上勺子,怎麼弄一下一整個蝦仁就出來了,沾上點醬汁塞進嘴巴里,立刻就會(露)出淺淺的笑意,仿佛吃的不是蝦,是好心情。

    真有這麼好吃嗎?

    顧揚正想著自己要不要嘗一個,對面的顧修遠終于開口了,“揚揚……”

    顧揚看過去,顧修遠又不說話了,微微低著頭,手里拿著紅酒杯,似乎非常猶豫。

    顧揚的嘴角彎了彎,上揚出了一抹了然的冷笑,收回了目光,準備不管顧修遠自己吃飯。

    “對不住,這件事情確實是爸爸的錯。”

    可就在此時,顧修遠又開口了。

    顧揚不由愣住了,伸出去夾菜的筷子僵在了半空中,向來有些氣定神閑的眸子里閃過了一抹不可置信。

    確實,他不敢相信。

    別看顧修遠看著文質彬彬,從小到大不管(發fa)生什麼,顧揚從來沒在他的口中听到這句道歉的話,就連當年……

    這次,他居然會道歉?

    看到兒子這個反應,顧修遠忽然覺得這些話說出來也不是那麼難,也許以前真的是自己太固執了。

    他輕輕笑了起來,“那天晚上我確實是氣壞了。然然後來跟我說,他根本就不相信你會做那樣的事情,我也反思了,我不該懷疑你的人品,我跟你道歉。然然說這事兒是我做錯了,應該跟你道歉,他還攛掇你林阿姨來說我。揚揚你要是不原諒我,我大概要一直被他們母子念叨。”

    一直事不關己的林蕭然忍不住抬起頭,正對上顧揚看過來的眸子。

    “我沒……”

    不等他解釋,這邊顧修遠又開始再接再厲了,“而且我听你們班主任說你最近學習越來越認真了,還經常跟然然一起討論。你看你要是搬回家住,那不僅在學校能跟然然一起學習,回家也可以在一起,多好?你林阿姨短時間是回不來的,然然要一直住我們家。”




同類推薦︰ 最強妖孽天王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偷偷藏不住超神機械師清穿之媚寵春嬌死亡回旋[無限]身份號019穿成暴君的男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