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學神,抑制劑要嗎 第26章 第 26 章

第26章 第 26 章



    顧揚有些意外, 琥珀(色)的眸子盯著林蕭然看了一會兒,低頭蹭了蹭鼻尖,笑的有些無奈, “你現在這麼做算不算趁人之危?你明知道現在我拒絕不了你。【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

    “顧揚, 你知道我以前挺討厭你的嗎?”林蕭然答非所問。

    顧揚︰“……”

    這麼直白嗎?雖然顧揚知道林蕭然不喜歡自己, 卻沒想到對方會主動說出來,眸子里不由閃過了一抹詫異。

    不明顯,林蕭然卻沒有錯過, 撇了撇嘴道︰“有什麼好奇怪的?你不是也討厭我嗎?”

    額……

    這下顧揚更不知道要說什麼。

    林蕭然這家伙說話還真是直來直去,就算說的都是真話, 也沒人會跟他一樣,當著人面就這麼說出來吧。

    “所以呢?你想說什麼?”

    不好接話,顧揚(干gan)脆回到原來的話題上, 把這不好接的話題翻過去。

    “知道為什麼我討厭你嗎?”林蕭然問。

    “為什麼?”顧揚這下從善如流, 再不做多余的事情了, 免得話題繞到了他為什麼討厭林蕭然上。

    不過話又說回來,他還真的挺好奇林蕭然為什麼討厭自己。

    林蕭然沒有說話,而是從自己的房間中走出來, 示意顧揚跟上自己,一路帶著顧揚來到了走廊盡頭的房間。

    推開門, 打開燈,顧揚立刻就看到整個房間貼著各種獎狀, 里面還有個儲物架, 上面擺放著各種榮譽證書, 獎牌獎杯什麼的, 應該全是林蕭然從小到大獲得的榮譽。

    顧揚當然知道林蕭然很厲害, 雖然他以前覺得林蕭然就是個死讀書的書呆子, 他也不得不承認林蕭然的學習是真的好。

    可即便這這樣,他看到這滿屋子的榮譽,還是有些震憾。

    而且他發現,這其中並不全是學習獲得的榮譽,還涉獵的很多其他的東西,比如繪畫,籃球,甚至還有鋼琴。

    可以看得出來,進入高中以前,林蕭然的興趣愛好非常廣泛且正常。

    高中之後……

    大概是因為分化成了隱(性xing)omega的(關guan)系,他不得不盡量減少自己參與集體活動的次數,特別是像籃球這樣的劇烈運動,他更是踫都不踫。

    顧揚不由回頭去看站在門邊的林蕭然,大約又是臨時標記的後遺癥來了,他忽然覺得心疼。

    腦子里驀地就冒出了那天林蕭然跟官駿比賽籃球的畫面。

    說實話,那一刻林蕭然真的颯!

    可之後卻不得不承受來自alpha信息素的攻擊,以至于自己信息素失控。

    那時顧揚只覺得官駿身為一個alpha,太沒有節(操cao)了。

    此刻看著林蕭然初中的時候獲得全市中學生籃球比賽的mvp的獎牌,他才後知後覺的發現,林蕭然因為分化成omega,不得不放棄很多吧?

    感受到他的目光,林蕭然抬頭看了過來,正對上那雙好看的桃花眼。

    此時那雙眼楮卻沒了習慣(性xing)笑容,反倒透著隱隱的心疼,似乎還是在心疼著他。

    林蕭然的心髒輕輕跳了跳,雖不知道顧揚到底在想什麼,可他竟有種莫名的喜悅。

    下一秒他錯開了視線,無視了標記後遺癥,回到正題,“我從小到大參加過很多比賽,獎狀什麼都被我媽收在這里,只有一張第二名的被我自己收起來。”

    “嗯?”

    林蕭然的聲音拉回了顧揚的思緒,他看著顧揚,“你還拿過第二?”

    “嗯。”林蕭然點頭,“初二那年全國初中數學競賽,我唯一一次拿第二名。那年第一的,叫顧揚。”

    顧揚對上那雙清澈的眸子,不由愣了一瞬,“那年,你在?”

    顧揚從小學習就很好,但是他不喜歡參加什麼競賽,初中那次是學校老師逼著他去的。他是記得自己拿了第一,但除此之外就沒什麼印象了。

    那年,林蕭然在?

    他低著頭,在腦子里搜索著為數不多的記憶,但並沒有結果。

    不過……

    他抬頭看著林蕭然,嘴角忍不住得意的上揚︰“所以,你討厭我是因為輸給我了?”

    不得不說,這個消息雖然讓顧揚有些意外,卻又覺得有些高興,畢竟能在學習上贏過林蕭然,本身就是件值得炫耀的事情,何況對方還因此惦記了好幾年。

    林蕭然幾不可見撇了撇嘴,把到了嘴邊的解釋咽了回去,將錯就錯的讓顧揚誤會了。

    “所以我們再比一次,就比高考成績,敢不敢?”他靠在門邊看著顧揚,目光清冽認真。

    對上他那雙漂亮卻又似乎志在必得的眸子,顧揚幾乎(脫tuo)口而出“比就比”,可終究還是理智的把這句話咽了回去,笑道︰“這不公平,我已經很久沒把心思……”

    “別找借口,就說敢不敢?”

    林蕭然卻直接打斷了他,定著眸子盯著他看,嘴角帶著似笑非笑的弧度,挑釁意味太明顯了,明顯就是故意在激顧揚。

    顧揚知道,但是知道也沒用。

    少年人的好勝心讓他絕對說不出服軟的話。

    他上揚著眉毛,笑的極其陽光燦爛,與林蕭然四目相對,“比就比!”

    霎時間,他看到林蕭然的嘴角上揚出了好看的弧度,挑釁的似笑非笑化成了一抹極其漂亮又溫暖的微笑,似乎心情極好。

    顧揚忍不住一直盯著他看,卻見那抹笑容來得突然,消失的也毫無征兆,不過幾秒鐘,對方已經恢復如常,丟下一句︰“那就這麼說定了!網吧別去了,明天去上學。”

    說完他轉身走到客廳,拿起沙發上的書包,回頭跟顧揚打了聲招呼,“我先走了。”

    “唉?”這就走了?顧揚措手不及,“說好的請吃飯呢?”

    困惑的眨了眨眼,林蕭然這才想起來自己剛才好像確實這麼說來著。

    說的時候他也確實是準備請顧揚吃飯的,不過現在嘛……

    他看了看窗外,天已經完全黑了。

    猶豫了一秒鐘,把剛才小區外面買的糖炒栗子分了一半遞給顧揚,“用這個抵。”

    “啊?”顧揚看了看遞到跟前的半包栗子,又看了看林蕭然,只見對方一雙清澈的眸子認真的不能再認真,可見並沒有在開玩笑。

    顧揚哭笑不得,“你這也太小氣了吧?我好歹早上請你吃了早餐,現在你請吃飯就用半包栗子打發我?”

    顧揚也不是真的要他請吃什麼,只一時間真的是被林蕭然清奇的腦回路給逗笑了。

    林蕭然見他不接,又把半包栗子縮了回去,“不要就算了。請吃飯改天吧。天都黑了,一會兒吃完飯,時間晚了,你的標記後遺癥又發作,還要送我回去。麻煩!”

    說著,他的嘴角毫不掩飾的撇了撇,明顯是真的覺得顧揚的標記後遺癥很麻煩。

    顧揚︰“……”

    這,就過分了!

    “你以為我想嗎?”顧揚不爽,“我也很無辜好嗎?下次絕對不咬了!”

    林蕭然不置可否,擺了擺手推門走了。

    直到門重新關上,偌大的房子里只剩下一個人的時候,顧揚才後知後覺的發現,他跟林蕭然現在的狀況也挺奇怪的,他住進了林蕭然家,而林蕭然卻去了他家。

    奇怪的是,他們竟然都沒有覺得不妥。

    林蕭然這邊離開天峻峰後,就直接去了顧家。

    昨天晚上他就已經一夜沒回去了,雖然顧修遠沒有問什麼,但是林嵐既然讓他住進了顧家,顧修遠就是有責任的,他總是不回去,顧修遠也會很為難的。

    果然,他一回去,顧修遠就從樓下來了,倒是沒有過問他昨晚到底去了什麼地方,似乎只是為了確認他回來了,當然,還想側面打听一下顧揚的消息。

    “顧揚……他今天還是沒去學校?”

    “沒去。不過我听說那個omega去派出所改口供了,顧揚是無辜的吧?”林蕭然從飯菜中抬頭,看著顧修遠明知故問。

    顧修遠似乎有點尷尬,沉吟了一會兒才說︰“對,派出所今天給我打電話了,那個omega當時太緊張,胡言亂語。其實顧揚幫了她。”

    林蕭然點了點頭,“嗯,其實我也相信顧揚不可能做那種事的。”

    他的聲音清冽冽的,很好听,又很隨意,好像這句話完全沒有分量,可听在顧修遠的耳朵里卻完全是兩回事。

    連同學朋友都能完全相信顧揚的人品,他這個做父親的卻完全不听顧揚解釋,認定他做了讓顧家顏面蒙羞的事情。

    想起那天晚上,自己的口不擇言,顧修遠一時間懊惱的不行。

    林蕭然看了看他,放下了碗筷,乖巧的開口︰“顧叔叔我吃飽了,先上去了。”說完他起身上樓。

    顧修遠連忙叫住了他,“然然。”

    林蕭然站在樓梯上回頭看他。

    “是這樣,”顧修遠也走出了餐廳,言語有些猶豫,“叔叔想拜托你,幫忙聯系一下顧揚,讓他回家,行嗎?”

    “可是顧叔叔,我覺得這件事情得您說才有用,是您冤枉了他。”林蕭然道。

    顧修遠愣住了,看著林蕭然動了動嘴唇,一時間不知道自己要說什麼。

    他沒想到林蕭然會這麼直白。

    確實,這件事情是他冤枉了顧揚,但他怎麼說也是長輩,總不能去跟兒子拉下臉道歉吧?

    “顧叔叔,”林蕭然又開口了,“我幼兒園的時候就懂一個道理,誤會了別人要說對不起的。”

    說完,他輕輕笑了笑,轉身上樓去了。

    客廳里,顧修遠久久的站著沒動,腦子里反復回蕩著林蕭然最後那句話。

    好一會兒,才緩步上樓去了。

    第二天清晨。

    七中正門的學林路上,陳宏(強qiang)咬著煎餅,一手拿著牛(奶Nai),晃晃悠悠的往學校走。

    忽然,他瞥見了前面一個熟悉的身影,高挑利落,分明就是好幾天不見人的顧揚。

    臥槽!

    陳宏(強qiang)揉了揉眼楮,確定不是自己看錯了,立刻追了上去。

    “揚哥你可算是來學校了,這幾天你不來,咱們學校都變無聊了。”陳宏(強qiang)興奮的不行,一邊忙著要給顧揚買早點,一邊跟他分享這幾天學校的八卦。

    顧揚一如既往,笑著不說話,心情倒是不錯。

    “要說還是林學神有本事,一出手就把杜妍搞定了,要不揚哥你現在還沒能沉冤得雪呢。”

    “林蕭然?”顧揚有些意外,“他找杜妍了?”

    陳宏(強qiang)︰“你不知道啊?那你今天怎麼會來學校的?難道不是知道杜妍改口供幫你洗刷冤屈了?”

    有這事兒?

    顧揚完全不知情。

    陳宏(強qiang)見他不似是開玩笑,是真的不知道,立刻把昨天林蕭然打電話跟他要杜妍的聯系方式,以及之後杜妍去派出所改了口供的事情說了一遍。

    “揚哥你真的一點都不知道嗎?林學神都沒有跟你說?”

    顧揚搖了搖頭,林蕭然確實一個字都沒跟他提過。

    說真的,從前天晚上他見到林蕭然開始,對方就沒有主動提過他在ktv遇到的事情,顧揚覺得以林蕭然的(性xing)格,不喜歡多管閑事,也很正常。

    卻沒想到對方居然為了幫他主動去找了那個omega,還一個字都不提。

    怎麼說呢?

    顧揚一時間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感覺,應該要感謝林蕭然才對,可他並沒有那種想感謝的心情,反倒心里有點甜絲絲的,好像被自己的omega保護了之後,有點甜蜜還有點爽。

    而且這種感覺久久沒有退去,以至于他走進教室,看到林蕭然的時候,心情出奇的好。

    目光幾乎黏在林蕭然的側臉上,挪都挪不開。

    感受到他的目光,林蕭然扭頭看過來,四目相對,林蕭然微微一愣,轉頭錯開了顧揚的眼楮,心口卻噗通噗通的跳了起來。

    簡直莫名其妙,他竟然因為顧揚的眼神,覺得有點緊張。

    一定是標記後遺癥在作祟。




同類推薦︰ 最強妖孽天王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偷偷藏不住超神機械師清穿之媚寵春嬌死亡回旋[無限]身份號019穿成暴君的男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