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學神,抑制劑要嗎 第25章 第 25 章

第25章 第 25 章



    林蕭然吃著小籠包, 腮幫子被撐著鼓鼓的,眨著眼楮看顧揚。【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

    顧揚低著頭,頭發蕩在額前, 低垂著眼簾, 挑的很認真。林蕭然卻看到了他眼下的淡淡的烏青。

    總是晝夜顛倒, 肯定休息不好吧?

    “咯,沒了。”顧揚終于把里面最小的香菜碎屑都給挑完了,把餛飩重新遞過來, “這家餛飩特別好吃,你嘗嘗看。”

    林蕭然收回了目光, 把餛飩接過來,低頭吃了一個,皮薄餡大, 而且(肉rou)餡特別新鮮, 確實很好吃。

    顧揚看他吃的香, 笑了笑自己也吃了起來。

    不一會兒兩個人把所有的東西都解決了,顧揚一邊收拾垃圾,一邊跟林蕭然說話, “已經遲到了,你還去學校嗎?還是回家換身衣服?”

    此時已經過了八點, 早就過了正常上學的時間。

    林蕭然也不著急,反倒問顧揚︰“你呢?今天(干gan)嘛?”

    “我?”顧揚失笑, “當然是(睡Shui)覺, 我可一夜沒(睡Shui)呢。”

    也是。

    林蕭然點了點頭, “那你先(睡Shui)。”

    顧揚不明白他這個先(睡Shui)是什麼意思, 但是林蕭然也不解釋, 稍微收拾了一下, 便跟顧揚打了聲招呼離開了。

    顧揚困的很,沒去細想,洗漱過後,倒在(床chuang)上夢周公去了。

    清晨的巷子里多出了很多人間煙火,各種店鋪都開門了,早點鋪子里更是人滿為患,還有不少熊孩子在巷子到處亂竄,看起跟昨夜不像一個地方。

    林蕭然一路走到巷口,彎腰打開了自行車鎖,跨坐上去卻沒有直接離開,而是拿出手機打了陳宏(強qiang)的電話。

    “那天晚上顧揚在ktv遇到的omega的聯系方式給我。”他開門見山。

    “啊?”電話那頭的陳宏(強qiang)一時沒想到林蕭然會給自己打電話,更沒想到他會問這件事情,愣了一會兒才反應過來,“額,那我問問,馬上給你發過去。”

    掛了電話,林蕭然騎車回到了主(干gan)道上,陳宏(強qiang)的信息已經發過來了︰杜妍,高二六班的班花,手機號碼是……

    林蕭然看了一眼,撥通了杜妍的電話。

    “喂。”

    電話接通,那頭傳來了一個女孩子的聲音,小小的。

    “你好,我是林蕭然。”林蕭然把車停在了路邊,“方便見個面嗎?”

    那頭沉默了一會兒,才回應道︰“你,是為了顧揚的事情找我?”

    “嗯,行嗎?你可以挑你家附近,我過去找你。”

    女孩不說話了,似乎是在猶豫。

    林蕭然也不催促,安靜的等著。

    好一會兒女孩才出聲,“好,我把地址發給你。”

    “謝謝。”

    掛了電話,林蕭然按照杜妍發過來的地址找了過去,是一家小區旁邊的咖啡店。

    上午這個時間咖啡店才剛開門營業,沒有客人,林蕭然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戶外座位上的女孩子,穿著清淡的連衣裙,頭發剪到了齊耳的長度,捧著一杯咖啡安靜的坐著。

    看到林蕭然時,她連忙站了起來,秀氣的臉上一時間閃過了很多奇怪的神情,似乎想笑,但好像又覺得尷尬,所以嘴角扯著弧度,眼楮里卻全是不知所措。

    “坐。”林蕭然倒是一如既往,哪怕是見一個第一次見面的女孩子。

    杜妍似乎如釋重負,坐了下去,捧著咖啡低著頭不說話。

    店員過來招呼林蕭然,林蕭然要了杯清水,又看杜妍肯定不會主動開口,便也直奔主題︰“為什麼要冤枉顧揚?有什麼難言之隱嗎?”

    對面的omega(身shen)體微微僵住了一瞬,抬頭看著林蕭然,眸子里閃爍著意外。

    她是七中的學生,自然知道現在七中都認定了林蕭然跟顧揚是一對,所以林蕭然忽然給她電話要求見面,她也不覺得奇怪。

    只是她還以為林蕭然是來找她算賬的。

    結果林蕭然不但沒有,還問她是不是有難言之隱。

    這讓她更加愧疚了。

    本來顧揚就是無辜沒她牽扯進去的,她也听同學說了,這幾天顧揚都沒有去學校,她一直有些擔心是因為她這件事情造成的。

    可是,話她已經說出去了,現在要怎麼辦呢?

    她緊緊的捏著杯子,低著頭還是不說話。

    “你跟顧揚有什麼恩怨嗎?”林蕭然問。

    杜妍連忙搖頭,“沒有。”

    “他因為你這件事跟他爸鬧翻,現在離家出走已經好幾天了。”

    “啊?”杜妍瞪大眼楮看著林蕭然,顯然沒想到會這樣,“我……我……”

    “我不知道你為什麼不說真相,但如果你不是有意要害他,還請幫忙解釋一下。”林蕭然的聲音清冽冽的,透著一股認真真誠。

    “可是,我已經在派出所錄口供了,現在改口的話……”

    “那晚的情況很混亂,你還處在發情期,思維混亂說錯話很正常。還是說,你有別的顧及?”

    杜妍抬頭,正對上對面男生黑亮的眼楮,那雙眼楮很漂亮,很清澈,分明沒什麼情緒,杜妍卻覺得他好像能看穿自己一樣。

    感覺這樣的林蕭然跟她一直以為的那個高冷的冰山學神有點不一樣。

    以前她一直覺得林蕭然這種人就是看著好看,平時一定很難相處,估計說個話都難。

    原來,是她誤會了,其實林蕭然好像還挺善解人意的。

    她輕輕嘆息了一口氣,點頭,“其實,我是不知道要怎麼面對我爸媽。”

    她的家教很嚴,父母嚴重(干gan)涉她的一切,幾乎不給她一點自由,她越來越覺得壓抑,那天晚上她終于爆發了,在家跟父母大吵了一架,傷心的跑出去。

    帶著一種自暴自棄,還有想讓父母後悔的天真的決絕,她故意找到了一群小混混,後來被那群混混帶去了ktv,包廂里面混混們拼命給她灌酒,alpha的信息素赤,裸,裸的攻擊她的腺體,她被誘導發情。

    本來決絕的她,忽然就後悔害怕了,所以拼命的跑,撞上了顧揚他們。

    再後來的事情她自己根本不願意回憶。

    活了十八年,她從來沒有做過那麼出格的事情,清醒過後她害怕的不行,不知道別人怎麼看自己,不知道該怎麼面對父母。

    用了抑制劑,被帶來派出所的時候,她簡直想一頭撞死。

    但是她又不敢。

    在面對所有人注視的目光時,她當時只想擺(脫tuo)自己的窘境,口不擇言的把顧揚拉出來做了擋箭牌。

    因為這樣一來,大家的關注點就落在了omega被佔便宜上,就會先同情她,她的父母也因為她受傷害了,不會責怪她。

    總之當時,她就是腦子一熱把顧揚牽扯進去了。

    其實這幾天她一直都在後悔。

    “顧揚他真的很好。”杜妍說︰“那天晚上我自己因為發情,真的什麼羞恥心都沒了。當時跟我在一起的換成任何其他的alpha,我說的那件事情肯定會(發fa)生。但是顧揚完全沒有踫我。後來到了派出所,警察問他我們在包廂里(發fa)生了什麼,他也為了保全我的顏面,並沒有說我當時有多……可怕。可我……”

    杜妍看著林蕭然,大大的眼楮里噙著愧疚的淚水,“對不起,我回來後也後悔,可我不敢說了。”

    林蕭然沒想到事情居然這麼簡單,僅僅只是女孩不敢說出真相。

    “你為什麼不敢說。就算你當時確實自暴自棄主動找了那群混混,後來你想明白了,後悔了,努力逃出來,這事兒很丟人嗎?”

    杜妍︰“……”

    她愣了愣,看著林蕭然。

    良久才木木的問道︰“不丟人嗎?”

    “知錯能改,為什麼丟人?”林蕭然反問。

    清澈的眸子定定的看著杜妍,一瞬不瞬,絲毫沒有任何閃躲,帶著不容置疑的篤定。

    杜妍知道,他這麼說是真的這麼想的。

    忽然,她的心情就輕盈了不少,抿著嘴巴微微笑了起來。

    是啊,她確實犯錯了,但是知道錯了之後,就改了不是嗎?為什麼要覺得丟人呢?為什麼不敢說呢?

    這幾天以來,她雖然因為撒謊換來了父母的關心,可是心里卻一直很壓抑,很後悔,撒謊並沒有讓她的生活變得更好,反倒要用一個謊言接著一個謊言的去圓。

    既然這麼累,不如說實話吧。

    心結就是這樣,想通了整個人瞬間就看開了,杜妍當下一刻都不想等,直接站起來跟林蕭然道別,“我現在就去派出所,把這件事情說清楚,還顧揚一個清白。”

    說完,她轉身就走。

    林蕭然喝了口水站起來準備離開,杜妍忽然又想到什麼,回頭沖他笑道︰“林學神,之前我听說你跟顧揚在一起的時候,覺得顧揚虧了,你配不上他。現在,我倒覺得你們很配。”

    林蕭然︰“……”

    薄薄的(紅hong)唇動了動,他終究還是把解釋的話咽了回去,一來覺得麻煩,二來,杜妍已經走了,他說了也沒用。

    索(性xing)什麼也沒說,轉身朝另一個方向走了。

    上午的時間差不多就這麼耗費完了,他騎車趕到學校的時候,已經是吃午飯的時間。

    他去食堂隨便吃了點東西,回到教室準備趴著(睡Shui)一會兒,卻被班主任叫到了辦公室。

    他一走,一班立刻鬧騰起來,紛紛討論學神為什麼會曠課,這種事情從來沒有(發fa)生過,是不是跟校霸這幾天沒來學校有關?

    這事兒不單單是八卦的同學們疑惑,趙天華其實也有點擔心。

    學校論壇上顧揚跟林蕭然談戀愛帖子一波接著一波,老師雖然不參與,但肯定是知道的。

    不過是覺得沒必要去管,所以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可這段時間,林蕭然曠課,之後又缺席晚自習,現在還整個上午都沒來學校,趙天華可坐不住了。

    顧揚就算了,畢竟學渣一個,能學好自然最好,不學好學校也沒什麼損失,可林蕭然不一樣,七中還指望他拿個理科狀元回來,給七中的榮譽添磚加瓦。

    所以林蕭然失常這事兒,趙天華一點都不敢大意,連忙把人喊到辦公室,從學習到生活上,挨個關心了一遍,又旁敲側擊的表示早戀影響學習,還是要注意點。

    林蕭然听出了他的意思,但也沒說什麼,畢竟解釋起來麻煩,自己知道就行。

    趙天華見他似乎話都听進去了,多少放心了點,結果晚自習林蕭然又不見了。

    一天下來,上午半天課沒上,現在晚自習也不上,這可真是破天荒頭一遭。

    趙天華連忙拿起手機要給林嵐打電話,可號碼沒撥出去,他又掐斷了。

    算了,林嵐跟別人的家長都不一樣,根本就不關心兒子學習,他打電話去說這事兒,林嵐說不定給他來一句,“他們這個年紀就是要多出去玩玩的,老師你別管他,讓他好好放松一下。”

    趙天華當老師這麼多年,還是頭一次遇到這麼不靠譜的母親,跟她說還不如明天直接找林蕭然呢。

    此時的林蕭然的自行車已經停在了早上離開的巷口,並沒有進去,只是在巷口給顧揚打了個電話。

    “出來。”他言簡意賅。

    兩分鐘後,顧揚從樓下來。

    大約是(睡Shui)了一整天剛起來,頭發有點凌亂,整個人看起來更慵懶,雙手(插cha)在褲兜里,散漫的走到林蕭然跟前,笑道︰“不得了啊,學神現在連晚自習都不上了?”

    林蕭然不搭理他的玩笑,從自行車上下來,示意顧揚扶著自行車,自己順勢坐到了後座上,“走,我請你吃飯。”

    “現在?”顧揚回頭看著他,“我這兒馬上上班呢?”

    林蕭然也看著他,清澈眼楮眨了眨,“可我餓了。”

    顧揚︰“……”

    不是吧,為什麼他覺得林蕭然是在撒嬌?

    聲音軟軟的,听起來竟然有點可愛,

    好吧,標記後遺癥又來了,顧揚知道自己拒絕不了。

    轉身跨坐到自行車上時,他卻看到林蕭然水紅的嘴唇彎了彎,笑的有點壞。

    他微微一愣,隨即明白過來,林蕭然是故意的,明知道他拒絕不了!

    “沒看出來我們林學神這麼沒節(操cao),為達目的不擇手段啊。”

    林蕭然聳聳肩,姿態非常坦然。

    顧揚氣笑了,“我覺得這很不公平,按理說你也應該拒絕不了我才對。”他回頭看著林蕭然的眼楮,一臉真誠問︰“我不去行嗎?”

    “不行!”林蕭然拒絕的賊啦爽快,瞬間打破顧揚的幻想。

    顧揚不爽騎上自行車,嘴里忍不住吐槽,“這也太不公平了吧?憑什麼alpha後遺癥這麼嚴重?早知道昨晚不咬了。”

    後面的林蕭然听著他憤憤不平的吐糟,嘴唇又上揚了幾分。

    其實他也挺奇怪的,為什麼顧揚會因為臨時標記就無法拒絕他。

    他自己也有標記後遺癥,但也只是稍微有點依賴顧揚,並不會無法決絕顧揚。

    難道alpha天生就這樣?

    “對了,要去哪兒?”

    顧揚憤憤不平的把車騎到了主(干gan)道上,才想起來問林蕭然。

    “右拐。”林蕭然道。

    隨後又穿過了幾條街道,周邊的景致顧揚越來越陌生,他忍不住問︰“你這是要是要去哪兒吃啊?”

    “快到了。”林蕭然說著伸手過來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前面停下一下,我買東西。”

    顧揚一腳撐在地上,把車停了下來,林蕭然已經從後座上跳了下去,直奔旁邊一家店鋪。

    糖炒栗子?

    顧揚看了眼招牌,有些意外,林蕭然不是不喜歡吃甜嗎?

    不一會兒林蕭然捧著一包熱熱的炒栗子出來,遞給顧揚,“嘗嘗。”

    顧揚也不客氣,他一天都沒吃飯,這會兒正好餓了,拿了一個剝開,隨口問道︰“你不是不喜歡吃甜嗎?”

    “好吃就可以吃。”林蕭然說的理所當然,捧著栗子坐到了後座上,一邊吃一邊給顧揚指路,“前面三百米,天峻峰小區,直接進去。”

    “嗯?”顧揚發出了疑惑的聲音,不是去吃飯嗎?怎麼要去小區?

    林蕭然卻默默的吃著糖炒栗子,不說話了。

    顧揚只好把車騎進了天峻峰,又在林蕭然的指路下,七彎八繞,最後停在了十七棟的樓下。

    林蕭然跳下車,彎腰把自行車鎖上,拉著顧揚就進了樓道里面。

    顧揚又不傻,這會兒已經明白過來,這是林蕭然家,可是他想不明白,林蕭然為什麼要帶他來這里。

    家里雖然一個月沒住人,不過有鐘點工定時打掃通氣,所以(干gan)(干gan)淨淨的。

    林蕭然拉著人進門後直接給帶到自己房間,推開房門,指了指里面,“客房沒床,你(睡Shui)我房間。”

    “嗯?”顧揚看了看簡潔的房間,又看了看林蕭然,琥珀(色)的眼楮困頓的沉了沉,隨即明白了,不由笑了起來,“你讓我住你家?”

    林蕭然點頭,清澈的眸子認真的看著他,“顧揚,我知道你現在不願意回家住,可你也不能一直在網吧呆著。你不上學嗎?住這里,明天就回學校上課。”




同類推薦︰ 最強妖孽天王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偷偷藏不住超神機械師清穿之媚寵春嬌死亡回旋[無限]身份號019穿成暴君的男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