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學神,抑制劑要嗎 第24章 第 24 章

第24章 第 24 章



    林蕭然的忍耐力簡直一流, 如果不仔細看他的臉,或者跟他有(身shen)體上的接觸,幾乎無法判斷他是不是真的忍受著發情期的折磨。【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

    但此時顧揚終于看出了他有多難受, 至少是(強qiang)撐著讓自己站著。

    進門後他就無力坐在(床chuang)上, 低著頭, 雙手緊緊的攥著床單,根本就白的手,被攥著的骨節更白。

    顧揚站在門邊看著他, 雪松味的信息素已經緩緩的從alpha腺體中流淌出來。

    他發現自己的定力總在遇到林蕭然的時候,變得特別的不堪一擊。

    要是繼續留在這里, 情況又會的跟上次一樣吧?

    顧揚有些頭疼。

    “我……”

    “你先走,我一個人就行。”

    林蕭然依然低著頭,聲音比平時柔軟了太多, 仿佛是用盡了力氣才說出來的這句話的。

    琥珀(色)的眸子落在他的身上, 看了又看, 顧揚終究輕輕把門帶上出去了。

    他在門口又站了一會兒,絲毫沒有听到里面傳出聲音,確定林蕭然一個人呆著真沒事, 才快步下樓去了。

    冰糖雪梨的味道漸漸在空氣中消失,他站在網吧的門口吹了好一會兒的夜風, 自己的信息素才漸漸平靜下來。

    網吧里面有人嚷嚷著要買煙,正在大聲找人, 他轉身走進去, 拿了包煙丟在櫃台上, 對方掃碼付了錢又回座位上繼續征戰。

    他也無力的在椅子上坐下了去。

    qq上買家給他發了好幾條信息, 問他代練的事情, 他點開對話框回復, 鼻子卻總隱隱能聞到冰糖雪梨的味道。

    他蹭了蹭鼻尖,知道自己是心理作用,信息素在空曠的地方確實能傳很遠,可是穿透(性xing)並不(強qiang),否則人家夫妻兩個人在家過(性xing)生活,信息素還能滿世界亂跑影響不相(干gan)的人。

    林蕭然處在封閉的房間中,信息素是不可能傳到這里的。

    可是沒用,他就是聞得到,滿腦子都是林蕭然(強qiang)忍著發情期蒼白又紅潤的臉。

    他無奈的丟下鼠標鍵盤仰頭靠在椅子上。

    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這麼在意。

    對林蕭然而言,這種折磨從分化那天就不可避免,除了他自己沒人能幫他承受。

    但他發現這種理由說服不了自己,林蕭然的臉不斷在他腦海中浮現,揮之不去。

    蹭的一下,他站了起來。

    一個起身要去洗手間的客人被他嚇了一跳,問他怎麼了,他也沒听見,從收銀台走出來,拔腿跑了出去。

    深更半夜,巷子里不多的幾家營業到很晚的店鋪基本也都關門了,外面黑乎乎的。

    顧揚在這里呆了幾天,對環境倒是熟悉的多,不需要路燈也能搞得清楚哪兒跟哪兒,他順著樓梯一路上到了三樓,停在了自己房間外,輕輕敲了敲門。

    沒有回應。

    想了想,他終于還是自己把門打開了,瞬間鋪天蓋地的omega信息素撲面而來,讓他幾乎要失控,不過隨後整個人卻僵住了。

    林蕭然蜷縮在床里面,衣服頭發都汗透了,豆大的汗珠順著他高挺的鼻梁往下滴落,而他,為了不讓自己失控,正死死的咬著自己皓白的手腕。

    那一刻顧揚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就那麼一直看著林蕭然,雪松味的信息素瞬間噴涌出來,與房間里血糖雪梨味的信息素糾纏在了一起。

    發情期的omega對alpha的信息素格外依賴,何況還是標記過自己的alpha。

    (床chuang)上的omega終于有了反應,他緩緩的抬起頭來,平日里冷凝鋒利的眸子此時水水潤潤,落在對面的alpha身上的時候,那種與生俱來的生理需求太過明顯。

    顧揚看到他的手指無意識的抬了抬,伸向自己所在的方向,似乎是想靠近。

    可下一秒蔥白的手指卷曲到了一起,低下頭牙關依然咬著自己的手腕,不再看他。

    顧揚輕輕嘆息了一聲,走過去在床邊坐在,輕輕抓住他的手腕,“松開。”

    omega似乎已經被發情期折磨的有些意識模糊,抬頭看著他,濃密的睫毛顫了顫,嘴巴卻還是沒用松開,似乎知道自己松口可能就會失控,所以死死的守著這條底線。

    但是(身shen)體的反應卻很誠實。

    他需要alpha,而且(身shen)體特別喜歡眼前這個alpha的信息素,所以,另一只手無意識的(勾gou)住了顧揚的衣服,就用一根手指,微微卷曲著,(勾gou)著衣服的下擺。

    顧揚的呼吸變得越來越粗重,不知道是以為omega的信息素還是因為林蕭然的舉動。

    喉結(干gan)澀的動了動,他輕輕舔了舔嘴唇,聲音沙啞的不像話,“商量個事兒?”

    林蕭然只是看著他。

    “一會兒,不許打人。”顧揚看著他說。

    發情得不到滿足的折磨讓林蕭然的反應很遲鈍,似乎根本听不懂顧揚在說什麼,水潤的眼楮疑惑的眨了眨,毫無反應。

    顧揚的信息素卻因此愈發失控,本來alpha在面對omega的時候天生就就征服欲。

    他抓著林蕭然的手把人拉到自己身邊,讓他靠在自己的肩膀上,低著頭,(露)出了脖子後面的縴體,淡粉(色)的楓葉近在咫尺。

    林蕭然絲毫沒有反抗,發情的折磨已經讓他的理智近乎崩潰了。

    此時他只覺得靠近顧揚讓自己很舒服,被一股清爽的雪松包裹其中的感覺讓他沉迷。

    這樣順從的他跟平時看起來很不一樣,顧揚忍不住多看了兩眼,低頭下去輕輕咬上了那片粉粉的楓葉。

    “嗚……”

    被折磨了太久沒能的得到滿足的omega,在alpha信息素注入體內的一瞬間,反應過于(強qiang)烈,即使林蕭然還咬著自己的手腕,失控的聲音還是從喉嚨里發了出來,(身shen)體有些緊繃。

    但漸漸,他開始放松。

    (身shen)體里如火在灼燒的感覺漸漸被alpha的信息素安撫,(身shen)體開始變的輕盈。

    終于他漸漸松開了自己牙關,放過了自己的手腕。

    顧揚一直看著他,此時伸手過去抓住了那條被咬出了深深牙印,幾乎透著血跡的手腕,指尖輕輕的從牙印上滑過,又再次(摸Mo)了上去,反反復復。

    omega靠在他的肩膀上漸漸平靜,空氣中冰糖雪梨的味道漸漸淡去。

    被生理**折磨的兩個人呼吸也變得平和了。

    不大的房間終于回歸了平靜,安安靜靜,毫無聲響。

    好一會兒林蕭然輕輕動了動,緩緩抬頭。

    還咬在他腺體上的alpha這才回過神來,連忙松開他的腺體,連同他的手腕,蹭的一下就從床邊跳開,緊張的看著林蕭然。

    林蕭然困惑的看著他,黑亮的眸子里霧氣還沒有完全散去,“你(干gan)嘛?”聲音倒是恢復了慣有的清冽。

    顧揚看著他,見他不似要動手的樣子,這才又蹭回去在床邊坐下,“這不是怕你又要動手嗎?上次我都莫名其妙挨過一頓揍了。”

    想起上次他被顧揚臨時標記結束後,自己給了顧揚一拳,林蕭然稍稍有點過意不去,輕聲道︰“上次抱歉。”

    那時候他只是本能反應。

    就算他再怎麼神經大條,也知道omega的腺體不能隨便被alpha咬。

    不過之後他發現顧揚咬了一口,他所有發情期的痛苦都消失不見了,頓時就把omega不能隨便被咬這事兒丟到九霄雲外去了。

    傻子才會為這點所謂規矩,讓自己忍受非人的折磨呢。

    顧揚有些意外的看了看他,隨後又覺得自己大驚小怪,林蕭然只是不喜歡說話,也不是不講理。

    比起林蕭然忽然跟他道歉,他更在意的卻是林蕭然手腕上的傷口。

    林蕭然對自己是真的狠,牙齒深深的印在(肉rou)里面,紅紅的血絲都冒出來了。

    顧揚的目光不由自主的黏在那傷口上,臨時標記的後遺癥又來了,他又見不得被自己標記的omega有一點不好,看著那傷口覺得刺眼的很。

    “我去樓下拿藥箱,你手腕要處理一下。”

    “不用”兩個字到了林蕭然的嘴邊,顧揚已經起身出去了。

    林蕭然只能把話咽了回去,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手腕,確實咬的有點嚴重,不過以前他發情期的時候也這麼(干gan)過,過幾天就能自己好。

    樓下的網吧櫃台里常年備著小藥箱,畢竟網吧偶爾也會鬧出點小打小鬧有人受傷的事情。

    顧揚取了藥箱,想了想,從後面的貨架上拿了條毛巾跟牙刷一起帶了上去,偶爾也有客人就住在網吧,這些生活必需品網吧也帶著一起賣。

    上樓時他听到林蕭然在打電話,應該是往顧家打的。

    畢竟這個點他還不回去,顧修遠肯定不放心。

    顧揚听得出來對面接電話的就是顧修遠,但也沒什麼反應,只是把毛巾牙刷丟在一旁,低頭拉著林蕭然的手腕過來處理。

    傷口著實是有點嚴重的,這會兒已經有血緩緩的流出來了。

    顧揚忽然就想到上次林蕭然發情期的時候,手心被他自己掐出了血。

    “那天晚上,我在ktv遇到了一個發情期的omega。”他低著頭,輕輕的清洗著血跡,聲音也很輕。

    林蕭然這邊剛掛了電話,偏頭過來看著他,沒說話。

    這事兒他听陳宏(強qiang)說過,只是沒想到顧揚這會兒會主動提起來。

    “跟瘋了一樣,真的。”顧揚繼續。

    那天晚上之前,顧揚只見過林蕭然發情,看起來很難受,但似乎又不是不能忍受的事情,因為林蕭然看起來一直到最後都還保持著理智。

    他以為所有的omega都這樣。

    但那天晚上,那個omega的反應著實嚇到他了。

    當時只剩下他跟那個omega在包廂里,對方的信息素濃郁又直白,行為舉止更直白,拼命的往顧揚的身上貼,主動去扒自己的衣服,完全忘了自己身為一個omega,一個女孩子,這麼做是件多羞恥且不自愛的行為。

    那時候顧揚覺得自己面對根本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只臣服于**的獸。

    那天他才知道omega的發情期原來那麼可怕。

    林蕭然他每個月都要經歷一次,到底是怎麼忍下來的?

    “嗯?”林蕭然有些意外,沒想到他會問這個,想了想,他也沒想出什麼頭緒,“誰知道?習慣了吧。”

    輕飄飄的,很難想象一刻鐘前他被發情期折磨的只能用傷害自己的方法讓自己保持最後的理智。

    但顧揚卻因為標記後遺癥,覺得心里不舒服的很,那是一種沒有辦法保護好自己的omega的懊惱。

    莫名其妙,但確實是這種感覺。

    他不說話,低著頭用紗布把傷口包扎了起來。

    林蕭然覺得有點夸張,但終究沒把手縮回來,由他在自己手腕上纏了好幾圈的紗布。

    “那天晚上事情,你不打算跟顧叔叔說清楚?”

    林蕭然之前沒打算問這件事情,因為他知道顧揚跟顧修遠這次鬧成這樣,那天晚上的事情只是□□。

    而且畢竟是人家父子倆個人的事情,他這個外人不好參合進去,他自己又本來就不喜歡多管閑事。

    可現在忽然就問出來了。

    果然還是受到標記的影響了,讓他不由自主的就關心起了標記他的alpha。

    顧揚抬頭看他,“你覺得我有把人家omega怎麼樣嗎?”

    林蕭然愣了一秒,隨即明白他的意思,他氣的是顧修遠不信任他。

    “可是……”

    “能不聊這個問題嗎?”顧揚打斷了他,“我不想說,但你知道,我現在大概拒絕不了你,你問了,我就不得不說。”

    林蕭然把到了嘴邊的話咽了回去,輕輕點頭,“行。那我先走了。”

    說著拿起書包背在肩膀上,準備出門。

    被顧揚一把拉住了,“有人來接你嗎?”他問。

    林蕭然︰“……”

    困惑的看著顧揚,一時間沒明白顧揚什麼意思。

    顧揚有些無奈的笑了起來,“你到底是不是omega?一點自覺都沒有。這大半夜的我要讓你一個omega自己回去?算了,在這里(睡Shui)一晚吧,反正我上夜班,床讓給你。”

    他又指了指毛巾跟牙刷,“這些都新的,換洗的衣服倒是沒有,湊合吧。”

    林蕭然愣怔了一秒才明白過來,顧揚這是擔心他一個人回去路上會遇到什麼危險。

    這……怎麼可能?

    顧揚是看不起他的武力值嗎?

    大概就是因為他從小到大打架都很厲害,從來沒有因為自己的(性xing)別原因遇到過什麼危險,所以他確實對自己的(性xing)別沒什麼自覺。

    忽然間顧揚因為這個原因不放心他一個人走夜路,真的讓他莫名其妙。

    不過,除了莫名其妙,心里竟然還有點暖暖的,仿佛是被關心愛護了的感覺,讓他不想拒絕。

    他知道這是標記後遺癥,抗拒沒有任何意義。

    算了,也不早了,他也確實有點困。

    “好。”他點頭答應了,從書包里翻出手機又給顧修遠打了個電話,說自己在朋友家留宿一晚。

    這邊顧揚看了眼時間,知道自己在上面耽誤的時間太長了,又交代了兩句,帶上門走了。

    林蕭然拿著毛巾跟牙刷去洗手間洗漱,回來(上shang)床躺著。

    可能是剛剛被標記過,他的心跳還有點不規則,閉上眼楮好一會兒也沒能順利的(睡Shui)著。

    黑暗中他幽幽的睜開了眼楮,四下打量了一番。

    不大的房間被窗戶斜照進來的月光鋪滿了,隱約能看清大體的輪廓,除了張床幾乎什麼都沒有。

    蒼涼的月光下,顯得有點蕭瑟。

    顧揚這幾天就住在這里?

    林蕭然的腦子里慢慢浮現了顧揚上了一夜的班,清晨拖著疲憊的(身shen)體回到這里,倒在(床chuang)上的模樣。

    真是……傻瓜啊。

    終于,(睡Shui)意漸漸來襲,他在傻瓜的(床chuang)上(睡Shui)著了。

    (睡Shui)得太晚,又因為被臨時標記,(身shen)體異常舒適,讓他這一覺(睡Shui)的極沉,一直到顧揚下班,買了早點回來開門,他才迷迷糊糊的醒了過來。

    被子被他裹在身上,蒙住了半張臉,只留下一雙水潤的眼楮(露)在外面,似乎還沒清醒,濃密的睫毛抖了抖,看著顧揚不說話。

    那模樣,居然有點可愛。

    這念頭從顧揚的腦子里一閃而過,他瞬間驚了,連忙搖了搖頭讓自己清醒過來,不要深陷在標記後遺癥里。

    林蕭然可愛?

    那世上還有不可愛的人嗎?

    那家伙最多就只是長得漂亮而已!

    努力給自己洗腦之後,他才提著東西走過去,在桌子上攤開,“起來吃早餐了。”

    林蕭然終于清醒過來,從被子爬了出來,打開顧揚遞過來的餛飩,眉頭瞬間蹙起,“香菜?”

    “嗯?我說了這份不放的。”顧揚放下自己的那份,接過林蕭然的,果然上面飄著幾香菜葉子。

    林蕭然撇了撇嘴,嫌棄之情溢于言表,拿著筷子去夾小籠包,顯然是不要吃餛飩了。

    顧揚失笑,“我給你挑出來還不行嗎?”說著低頭用筷子挑了起來。




同類推薦︰ 最強妖孽天王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偷偷藏不住超神機械師清穿之媚寵春嬌死亡回旋[無限]身份號019穿成暴君的男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