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學神,抑制劑要嗎 第22章 第 22 章

第22章 第 22 章



    顧揚昨天曠課的一天,對別人並沒有造成什麼影響,最多就是給吃瓜群眾制造了八卦的話題,探討他是不是因為考的太差不敢面對林蕭然,所以逃課了。【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

    對他自己影響卻挺大的,因為林蕭然要他把昨天發下來的那些不及格的卷子都重新做一遍。

    所以這一整天他基本都在寫作業,連課間都沒閑著。

    陳宏(強qiang)跟蔣濤他們課間來了好幾次,從後門探頭過來看他,見他低頭奮筆疾書的模樣,再看看旁邊的林蕭然,完全不敢進去打擾了。

    “怎麼辦?”蔣濤問。

    陳宏(強qiang)撓頭,“能怎麼辦?要不給揚哥發吧。反正我可不敢這個時候進去打擾揚哥。揚哥自己就算了,我怕林學神不高興。”

    “那……行吧。”蔣濤沒轍,只能點頭,拿著手機給顧揚發,忽然又想到了什麼,“你說,我要不要邀請一下林學神?”

    “啊?”

    “你看林學神現在跟揚哥的(關guan)系,雖然揚哥讓我們不要喊他大嫂,可我覺得他就是大嫂。我這做兄弟的過生日,單叫大哥不叫大嫂是不是不合適?”

    陳宏(強qiang)愣了愣,覺得蔣濤說的還挺有道理的。

    雖說顧揚跟他說了,跟林蕭然不是那種(關guan)系,可這段時間他觀察了,總覺得顧揚說的不是實話。

    “行,那你就跟揚哥說一聲,邀請林學神一起唄。”

    兩個人這邊商量出了結果,蔣濤立刻編輯了信息給顧揚發過去。

    終于寫完了物理卷子最後一題的顧揚,放下筆活動手腕,信息就進來了,點開︰揚哥,今天我生日,晚上請兄弟們出去搓一頓,你一定要來啊,順便你也問問林學神要不要一起。

    看到林蕭然的名字,顧揚有些意外,琥珀(色)的眸子頓了頓,隨即笑了起來,伸手把手機遞林蕭然跟前,笑道︰“人緣不錯啊。去不去?”

    趴在桌子上補眠的林蕭然臉枕在臂彎上,沒戴眼鏡。

    听到聲音濃密的睫毛顫了顫,幽幽睜開雙眼,掃了一眼他的手機屏幕,瞬間翻了個白眼,轉頭換了個姿勢繼續(睡Shui)覺。

    顧揚看他那不耐煩的模樣忍不住失笑,給蔣濤回信息︰人家林學神不賞臉,我也要晚自習之後,你們先去。

    林蕭然管他考試管他按時上學放學,可沒說管他放學後做什麼。

    所以晚自習後,他跟林蕭然打了聲招呼,就跟一群人走了。

    林蕭然自然不會多管閑事,自己騎車回到顧家,洗了澡出來跟林嵐視頻,之後(上shang)床(睡Shui)了。

    昨晚他大半夜被吵醒,又跟顧揚說了會兒話,多少還是影響了他的(睡Shui)眠,所以今晚有些犯困,(上shang)床就(睡Shui)著了。

    結果半夜又被吵醒。

     里啪啦,一陣砸東西的聲響,比昨天夜里還要劇烈。

    顧修遠怒吼著︰“你這個畜生,到底要怎麼折騰才甘心?我今天的臉給你丟盡了!連這種不要臉的事情都做得出來,你是不是打算下半輩子在牢里過?你說話,說話啊,說說你今天都做了什麼讓顧家顏面掃地的事情!”

    嘩啦,嘩啦……

    又是一陣砸東西的聲音。

    但顧揚並沒有說話。

    “你給我站住!”顧修遠怒喝著,“今天你給我把話說清楚,你到底把人家omega怎麼了?你才多大啊,怎麼能做出這種事情?你這麼做,會毀了……”

    “我說了我沒做過!”

    黑暗中,林蕭然不由一愣。

    顧揚的聲音,憤怒的聲音。

    他還是第一次听到顧揚帶著住如此明顯的情緒說話。

    “你沒做為什麼人家omega就賴上你了?在場那麼多人,她誰都不找就找你,你跟我說為什麼?”顧修遠厲聲質問。

    “我怎麼知道?”顧揚不耐煩道。

    “你不知道?你怎麼會不知道?你就是故意要做這些事情來跟我慪氣,你不就是要把我的臉丟(干gan)淨了你才開心嗎?你既然對我有那麼多不滿,為什麼還要在這個家呆著?吃我的用我的,還天天給我還惹事生非。我到底是養了個兒子還是養了個祖宗!滾,你給我滾出去,以後別進這個家門!”

    顧修遠怒不可遏,口不擇言。

    顧揚卻沒了聲響。

    林蕭然絲毫沒了(睡Shui)意,翻身坐起來,想著自己現在出去會不會讓人家覺得尷尬?

    就听到家里阿姨慌亂的聲音,“揚揚,這大半夜你要去哪兒?你這孩子,跟你爸吵架怎麼還當真?揚揚……”

    “滾,讓他滾!誰也別攔他!他不是本事的很嗎?你們讓他自己滾出去,看看他能不能活三天。”顧修遠顯然還在氣頭上,還在火上澆油。

    可他畢竟是一家之主,這一聲吼了,家里阿姨也沒了聲音。

    林蕭然站起來走到窗前,他的房間正對著顧家的花園,昏暗的路燈下,顧揚穿過了石拱橋走了出去。

    這家伙大半夜真要離家出走?

    這般想著,林蕭然已經快步走出了房間。

    樓下忽然就沒了動靜。

    他順著樓梯走下去,看到滿地的垃圾,顧修遠已經不見了,阿姨一個人坐在沙發上發呆。

    听到聲音,阿姨抬頭看著他,滿眼藏不住的擔心與為難,“吵到你了吧?”

    林蕭然看了看門外,追究沒去追顧揚,追也追不上了吧。

    他順著樓梯下來,順手撿了幾件還沒砸壞的東西放到茶幾上,在阿姨身邊坐下,輕聲問︰“(發fa)生什麼事了?”

    雖然他從顧修遠的言語中听出了點端倪,可到底一知半解。

    阿姨搖頭︰“我也不是很清楚。凌晨的時候先生才回家,進門接到了派出所的電話就匆匆出去了。回來就大發雷霆。听著,倒像是揚揚真的闖禍了。可是……”

    阿姨越說越焦急︰“揚揚他不是這種人,他雖然平時可能會胡鬧,可我看著這孩子長大的,他心里有分寸,做不出這種事情來的。先生大概是在氣頭上,不分青紅皂白就給人趕出去了。這大半夜的,也不知道這孩子會去哪兒。”

    林蕭然在這里也住了一段時間,知道阿姨是真心實意(關guan)系顧揚的,這會兒是真的擔心,便難得多嘴安慰道︰“別擔心,顧揚這麼大了不會有事。我一會兒給他打個電話。”

    “好。”阿姨連忙拉住林蕭然的手,仿佛找了什麼依托一樣,“然然,那就麻煩你了。你們差不多大,聊得來,你勸勸他,讓他別跟他爸生氣,早點回家。”

    林蕭然點頭答應了。

    可顧揚的電話打不通。

    不但如此,第二天顧揚還沒去學校。

    課間時,林蕭然又撥了一次他的電話,依然是關機狀態。

    看來是鐵了心不讓人找到他。

    想起昨晚顧修遠歇斯底里罵出來的那些話,林蕭然倒也覺得顧揚這麼做無可厚非。

    他一直都知道顧揚跟顧修遠(關guan)系不怎麼樣,但表面上卻總維持著平和。

    有時候這種平和維持的久了,說不定會讓人更壓抑。

    昨晚大概是兩個人都壓抑久了,爆發的狀態吧。

    他放下手機,抬頭看到了陳宏(強qiang)從後門探頭看了進來,目光與他相撞,陳宏(強qiang)做賊心虛一樣,轉身就要走。

    “站住!”

    清冽的聲音不大,卻瞬間讓喧鬧的一班安靜了下來,門口的陳宏(強qiang)也識相停下了腳步。

    林蕭然起身,無視了一班眾人詫異的目光,走出去叫上陳宏(強qiang)走到了東邊樓道。

    正好上了鈴聲響起,被林蕭然無視了。其他同學匆匆跑進了教室,樓道里變的安靜。

    “昨晚顧揚(發fa)生什麼事了?”林蕭然開門見山。

    陳宏(強qiang)本來就有點怕他,心里又擔心顧揚,當下一股腦兒的丟了出來。

    原來昨晚蔣濤過生日,叫上幾個兄弟一起吃飯,吃完飯他們又去了ktv唱歌,本來好好的,忽然一個發情期的omega沖進了他們包廂,後來追著好幾小混混。

    那omega還是七中的學生。

    顧揚他們當然不能不管。

    當時那個omega的信息素已經濃到在場的alpha都受到影響,他們也怕alpha的信息素再度(刺ci)激對方,就想把她一個人留下包廂里,其他人出門解決那群混混。

    但那個omega一直拉著顧揚不放,仿佛對顧揚產生了依賴(性xing)。

    小混混又在外面挑釁,大家因為信息素失控都很暴躁,不知誰直接把門帶上,陳宏(強qiang)他們就在外面跟那群小混混打了起來,顧揚跟omega被關在了包廂里面。

    後來有人報警,警察來了把他們帶去了派出所。

    本來也不是顧揚他們的錯,所以被口頭教育了一番也就沒事,誰知道那個omega一口咬定說顧揚佔了她便宜。

    因為當時就只有她跟顧揚在包廂里,沒人能證明顧揚什麼都沒做,omega又天生嬌貴,哭哭啼啼的說顧揚佔了她便宜,顧揚百口莫辯。

    後來顧修遠就接到電話去了派出所,警察那邊也借著女孩受了(刺ci)激,神志不清為由,暫時讓他們都先回家了。

    “學神,說真的,揚哥做不出那事兒。當時那個omega信息素鋪天蓋地,我們幾個alpha幾乎都失控了,可揚哥最後跟她一起從包廂里出來的時候,身上都沒什麼信息素的味道,人看起來也很冷靜。我跟揚哥認識好幾年了,我知道他定力有多好,而且他也做不出這種事情。”陳宏(強qiang)急切道。

    “那個omega呢?”林蕭然問。

    “今天沒來學校。說真的,她怎麼能恩將仇報?她要來了,我一定找她!”陳宏(強qiang)憤憤道。

    林蕭然點了點頭,不置可否,“你能聯系到顧揚嗎?”

    “啊?”陳宏(強qiang)一愣,“學神你也聯系不到嗎?我早上一直給他打電話,一直關機。我還以為你能聯系到呢。”

    “有他的消息跟我說一聲。”林蕭然沒有多廢話,說完回教室上課去了。

    不過,往後三天顧揚既沒有回家,也沒有去學校,手機依然是關機狀態。

    顧家的氣氛變得越來越詭異,顧修遠嘴上不說,林蕭然卻知道他很擔心,可大約還是覺得顧揚做了讓他蒙羞的事情,並不願意就此妥協。

    終于在第四天晚自習結束時,陳宏(強qiang)帶來了顧揚的消息。

    “學神,那個……揚哥其實不讓我說。不過我想你到底不一樣,揚哥一定不會怪我。但你去了最好別說是我告訴你的,行嗎?”

    無視了陳宏(強qiang)那句“你到底不一樣”,林蕭然點頭道了聲謝,收拾了書包騎車按照陳宏(強qiang)給的地址找了過去。

    半路上他有些困惑,自己為什麼非要去找顧揚呢?

    顧揚和他爸鬧別扭跟他也沒什麼(關guan)系吧?

    想了半天也沒想出什麼頭緒,人卻已經停在了目的地外了。




同類推薦︰ 最強妖孽天王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偷偷藏不住超神機械師清穿之媚寵春嬌死亡回旋[無限]身份號019穿成暴君的男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