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學神,抑制劑要嗎 第21章 第 21 章

第21章 第 21 章



    顧揚站在門邊看著林蕭然,嘴巴動了動,終究把到了嘴邊的“我暫時不想說話”給咽了回去,跟著走進房間,順手把門關上,在床邊坐下,笑著問林蕭然︰“聊什麼?”

    他這個房間跟林蕭然房間格局是完全一樣的,只是裝修的(色)調不同,林蕭然那邊基本是純白(色),他這里的主(色)調則是藍(色)。【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cc】不過都是最簡潔的布置,一張床加上書桌和書架,書架的旁邊是一個寬大的飄窗。

    窗台上被顧揚鋪上了軟軟的毛毯,因為有時候白糖會在那里(睡Shui)覺。

    這會兒林蕭然倒是自來熟的很,徑直坐了上去,蜷腿靠在窗台上,側過臉上看著他,清澈的眼楮眨了眨,“我覺得你想聊聊。”

    林蕭然好像很喜歡白(色),在家的時候總穿著柔軟的白(色)棉質居家服,頭發看起來也軟軟的,此時懶懶的窩在一片天藍(色)茸茸的毯子上面,整個人看起來又軟又漂亮。

    每次這種時候,顧揚才會覺得這家伙真的是omega,還是個漂亮的不得了的omega。

    顧揚不由盯著他的臉多看了兩眼,失笑道︰“明明是你要聊的,怎麼還推到我身上了?”

    “嗯?”林蕭然是(睡Shui)著被吵醒的,這會兒著實有點懶懶的,比平時還不喜歡說話,歪著頭枕在自己的手臂上看著顧揚,從鼻腔中發出了疑惑聲,分明是在說︰真不想說?

    顧揚琥珀(色)的眸子終于從他的臉上挪開,順著他的頭頂看向了窗外,黑乎乎的,什麼也沒有。

    他在想,林蕭然這家伙的神經到底是有多粗?身為一個omega,大半夜穿著(睡Shui)衣跑來他的房間,腦子里到底是怎麼想的?

    不過話又說回來,他其實是可以拒絕的吧?

    本來他的心情就不好,根本不想多話,卻莫名其妙就把林蕭然給放進來了。

    難道潛意識真的是想跟人聊聊?

    他沉默著,林蕭然自然也不可能主動開口,只是偏著頭看他。

    房間陷入了安靜中,一個看著窗外,一個看著人。

    好一會兒,顧揚收回了目光,低頭蹭了蹭鼻尖笑了起來,他覺得自己是真的傻,居然跟林蕭然比誰能沉默更久,這件事情上,沒人能比得過林蕭然吧?

    “好了,我說。不過也沒什麼可說的。你也住過來一段時間,知道我跟他的(關guan)系不怎麼樣。他可能也壓抑,所以過段時間總會(發fa)泄一次,像剛才那樣。”

    顧揚說話的時候,神情語氣跟平時沒什麼兩樣,帶著習慣(性xing)的笑容,似乎完全沒有受到顧修遠的影響。

    但也只是似乎吧?

    “你呢?”林蕭然看著他,霧氣蒙蒙的眸子忽然就變得清澈了,一瞬不瞬的看著顧揚。

    沒想到他會這麼問,顧揚愣怔了一秒,笑了笑,“我?無所謂啊,我並不在意他的態度。”

    “真的不在意?”林蕭然問。

    顧揚聳肩。

    “我覺得你很在意,要不就不會做出故意考倒數第一這種幼稚的事情來跟他慪氣。” 林蕭然看著他,語氣很篤定。

    顧揚︰“……”

    琥珀(色)的眸子盯著林蕭然看,有些意外。

    “我看了你的卷子,很多之前做過的類似的題目,換湯不換藥,你都空著沒寫。”

    白天看到顧揚的卷子,林蕭然就明白了。

    此前他跟顧揚沒有接觸過,不知道顧揚的成績是什麼情況,可最近顧揚每天都會認真完成作業,之後交給他檢查。

    哪些題目,知識點顧揚認真看過,做過他都一目了然。

    所以卷子到手他就看穿了。

    至于之前顧揚是不是故意的,他不好斷定,但這次肯定是故意的。

    “呵……”顧揚愣怔了一秒,笑了起來,“你沒跟我說考試的卷子你也要檢查。我沒寫只是因為我覺得麻煩,其實我就是全寫了,最多也就是變成倒數第二,跟倒數第一有什麼區別呢?”

    至于林蕭然說,他在用這種方法跟顧修遠慪氣的問題,完全被他忽略了。

    林蕭然也沒再追問,畢竟每個人心里可能都藏著不能輕易說出口的秘密,沒有必要(強qiang)求。

    事實上他覺得自己今天都有點多管閑事了,可能是因為他還是有點介意沒能在顧揚成績最好的時候,贏過顧揚吧。

    從飄窗上跳了下來,他似乎也忘了之前的話題,丟了句,“以後考試的卷子,我也要檢查。”

    “啊?”顧揚嘴角的弧度頓住了,“不用這樣吧?”

    “我可沒說過我每天交代的作業就只是老師發下來的幾張卷子,從今天起,不但考試要認真寫,還不許曠課。”

    “哈?這……”

    顧揚嘴角抽了抽,怎麼也沒想到林蕭然會忽然來這麼一出。

    這樣一來,他不是一點自由都沒了?

    怎麼想都虧啊。

    “當然,做不到你可以認輸。”林蕭然已經走到門口,回頭打斷了他到了嘴邊的討價還價,眉尖揚了揚,似笑非笑的看著他。

    認輸就認輸!

    這話到了嘴邊,被顧揚咽了回去。

    沒辦法,看著林蕭然得意的小模樣,認輸的話實在說不出口。

    反倒(脫tuo)口而出,“想什麼呢?我還等著你認輸呢。”

    林蕭然水紅的嘴唇微微彎了彎,輕飄飄的丟出了兩個字,“做夢。”說完,帶上門走了。

    盯著關上的房門,顧揚失笑的搖了搖頭,覺得自己腦子不好使,為什麼要跟林蕭然較勁?順勢認輸,以後不但能隨心所欲的曠課,還不用寫作業了,不香嗎?

    結果每次對上林蕭然那雙似笑非笑的眸子,他就很容易上頭,也不知是什麼毛病。

    不過……

    他直挺挺的往後倒在了(床chuang)上,盯著天花板,骨節分明的手掌輕輕的按在了左(胸xiong)口。

    好像,沒那麼難受了。

    林蕭然特意過來,是看穿了他此時心情不好吧。

    顧揚翻身側臥著,枕在自己的手臂上,嘴角的弧度又上揚了幾分。

    他真沒想到,林蕭然也有這麼細心的一面,他總以為那家伙除了學習,各方面都很遲鈍。

    想到剛才林蕭然迷迷糊糊靠在窗台上看著他的模樣,顧揚的心口莫名被什麼東西輕輕蟄了一下,不疼,反倒有點癢。

    好一會兒,他才從(床chuang)上翻身起來,把林蕭然從腦子里趕出去,走進浴室(洗xi)澡。

    不過這一夜他注定(睡Shui)不好,好容易(上shang)床了,結果一直做夢。

    夢里面林蕭然一手拿著他不及格的試卷,一手拿著教鞭,似笑非笑的看著他,身後好像有一條毛茸茸的尾巴在搖晃,頭上還冒出了兩個尖尖的耳朵,好像變成了一只壞心眼的狐狸。

    而且不管顧揚怎麼逃,狐狸林蕭然都能找到他,然後逼著他好好學習,要不就用教鞭抽他的手掌心。

    好容易熬到了天亮,顧揚迷迷糊糊的睜開雙眼,覺得頭昏昏沉沉,比一夜沒(睡Shui)還累。

    他翻了個身,打算換個姿勢繼續(睡Shui)。

    咚咚咚!

    敲門聲。

    顧揚不打算搭理,抓著被子,把頭捂了進去。

    下一刻,門把轉動,門被人打開。

    “起床。”清冽的聲音傳了進來。

    顧揚不可置信的從被子里探出頭來,看著門口的omega,嘴巴動了動,一時間不知道自己是該說“臥槽”還是“早上好”。

    不是,這家伙還讓不讓人活了?

    一夜都在他夢里面跑來跑去,現在還來叫他起床。

    顧揚覺得自己活了十七年的涵養,快要去喂狗了。

    可林蕭然完全沒有擾人清夢的自覺,把人吵醒了,還瀟灑的丟了一句“要是今天遲到,算你輸”,然後轉身就走。

    不知道是不是夢做多了,顧揚看著他的背影,總覺得他後面多了條狐狸尾巴。

    而且這個念頭一直在他的腦海中揮之不去,以至于吃早飯的時候,他看著對面的林蕭然,總覺得他頭上多了兩個尖尖的耳朵,後面還有條毛茸茸的尾巴在晃悠,鬧著他總忍不住去看對方。

    林蕭然被他看的莫名其妙,抬頭看了回去︰看什麼啊?

    此時的林蕭然嘴巴里塞著小籠包,一邊的腮幫子鼓鼓的,紅潤潤的嘴唇被湯汁沾染的透亮透亮的,偏偏顧揚的眼中,他頭上還有一對尖尖的狐狸耳朵,兩者一結合,儼然就變成了一只貪吃的小狐狸。

    “呵呵……”顧揚一個沒忍住,笑出了聲。

    引來林蕭然不爽,一記眼刀冷冽的飛了過來。

    顧揚張嘴正想解釋,林蕭然已經吃飽喝足,丟下碗筷不搭理他,起身抱著白糖擼了兩把,拿起書包出門。

    唉?

    顧揚想到了什麼,連忙也放在了碗筷跟著跑出去。

    到門口正好看到林蕭然跨上自行車,他眼疾手快的一把拉住了車後座,笑道︰“商量個事行嗎?我載你怎麼樣?”

    林蕭然一腳撐在地上,回頭丟了句︰“不怎麼樣。”說完,清冽的視線往下落在顧揚拉著後座的手上,意思很明確︰放開!

    “別啊。”顧揚不放,還順勢坐在了後座上,“這個時間我走去學校肯定遲到,幫著忙唄。不行你帶我?”

    林蕭然︰“……”

    這家伙臉皮真厚!

    他緊抿著嘴唇不說話,猶豫著要不要一腳把顧揚踹下去。

    “唉,上學去啦?”

    就在他猶豫之間,顧修遠走了出來,文質彬彬的臉上帶著斯文的笑,看起來跟平時沒什麼兩樣。

    不過一雙眼楮卻一直往顧揚身上瞟,似乎有點……心虛。

    想道歉?

    林蕭然不由看向顧揚。

    顧揚卻已經從他的自行車後座上站了起來,頭也沒回的走了。

    顧修遠無奈的笑了笑,轉而跟林蕭然說話︰“不早了吧,然然你也快去學校吧。”

    林蕭然點頭騎上了車。

    林蔭小路上,顧揚走的不似平時那麼散漫。他腿長步闊,等林蕭然騎車出來時,他已經走的挺遠了。

    不過按照這個速度,還是會遲到吧。

    林蕭然的嘴巴無意識的撇了撇,心想關他屁事。

    不過經過顧揚身邊的時候,他還是停下了,“喂,你帶我。”

    顧揚有些意外,回頭看著他愣了一秒,隨即笑了起來,眼楮彎彎的,“好啊。”




同類推薦︰ 最強妖孽天王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偷偷藏不住超神機械師清穿之媚寵春嬌死亡回旋[無限]身份號019穿成暴君的男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