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學神,抑制劑要嗎 第20章 第 20 章

第20章 第 20 章



    兩個人吃了煎餅喝了(奶Nai)茶,肚子填的滿滿的才慢慢悠悠的回到教室。【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

    此時晚自習已經過半了,好在今晚自習沒老師來上課,何況林蕭然在老師眼中那可是完美的好學生,偶爾缺席半節課問題不大。

    不過這半節課倒是對顧揚影響挺大的。

    他昨晚跟林蕭然做了約定,林蕭然一天說三十句話,他則要完成林蕭然布置的所有任務。

    今天一天下來,林蕭然單是跟他說的話大約就夠三十句了,可是他的任務卻一點沒完成。

    林蕭然倒也沒有故意給他加重負擔,只是讓他把老師發下來的卷子都寫了。

    可就這卷子,每天各科老師都能發下來好幾張,一個晚自習奮筆疾書都有壓力,何況只剩下一半的時間。

    顧揚不想又跟昨晚一樣,回到家還要寫作業寫到大半夜,于是這會兒一邊寫卷子,一邊在腦子里又暗自罵了自己一頓,昨晚就不該腦子壞了跟林蕭然來什麼約定。

    他這邊一心二用,其實整個高三一班的其他同學也在一心二用,一手忙著刷題,一手拿著手機在桌子下面熱議。

    高三一班臨時群中。

    學神是我偶像︰說真的,你們真覺得學神跟校霸在一起好嗎?學神今晚都曠課了,上次一節課沒上也是跟校霸一起回來的,肯定跟校霸有關,這次又是。你們說校霸會不會把學神帶壞啊?

    校霸是我偶像︰你這麼說我還擔心我們揚哥被你們學神帶成了只會死讀書的書呆子呢,看我們揚哥平時多瀟灑,自從跟你們學神在一起,你看看每天晚上奮筆疾書的樣子,我看著都心酸,我們揚哥不該受到這樣的束縛。

    (奶Nai)茶不加糖︰你這話說的真奇怪,這年頭還有人怕變好的?學生不就是應該好好上課寫作業嗎?難道就應該每天上課(睡Shui)覺玩游戲?我們學神好心幫著你們家校霸痛改前非,給他一個好的未來,倒還幫錯了?

    周末結束了,我廢了︰切!還一個好的未來。你們說出這種天真的話的,大概是不知道校霸家里是什麼背景吧?他需要好好學習,考大學以後出來做社畜?人家坐吃山空幾輩子都能活的比我們瀟灑的多好嗎?

    學神昨天看了我︰那就讓你們家校霸自己瀟灑,別帶壞我們學神行嗎?

    校霸今天比昨天還要帥︰也請你們學神別以愛情之名扼(殺sha)我們揚哥的天(性xing)!

    ……

    所以兩個人在一起到底是顧揚把林蕭然帶壞了,還是林蕭然扼(殺sha)了顧揚的天(性xing),這個問題在高三一班爭論的不可開交。

    當然並不會影響到兩個心大的當事人,兩人依然如故,連手腕上的那塊手表都沒人刻意摘了,每天就這麼堂而皇之的帶著,被所有人認定為情侶表。

    很快暑假徹底結束,高一高二的學生回到了學校,高三生除了參加一下開學典禮,林蕭然作為學生代表上去發言,其他一成不變。

    開學沒幾天,他們就迎來了第二次月考。

    七中的規矩,高三每一個月都會進行一次(摸Mo)底考試,基本是按照正規的高考來的。

    暑假補課開始他們就考過一次,現在一個月過去,第二次來了。

    這種考試對林蕭然來說完全沒有壓力,事實上對以前的顧揚來說也沒有壓力,林蕭然每次考試都是第一,顧揚每次考試都是倒數第一,兩個人的成績都穩定的很。

    可這次不知道為什麼所有人都盯著顧揚的成績,好像覺得他的成績沒有進步就配不上林蕭然一樣。

    結果周一成績出來,顧揚毫無意外的依然全年級倒數第一。

    校園論壇上立刻就有人發帖開始討論,覺得林蕭然不應該在顧揚的成績上浪費時間,也許人家就不是那塊料,引得一眾校霸粉不樂意,甚至有人曬出了顧揚初中時候的成績出來反駁。

    兩邊為這事兒鬧得不可開交的時候,林蕭然被班主任趙天華叫到了辦公室。

    “顧揚……什麼情況?”趙天華翻出了顧揚的各科卷子,沒有一門及格的,“我看他最近表現不錯,也挺好學的,怎麼成績完全沒有起(色)?”

    林蕭然拿起了卷子翻看。

    成績公布出來,他看到顧揚的分數時也有點意外。

    雖然顧揚正經八百的學習時間也就這麼兩個禮拜,可林蕭然知道憑他的智商,成績肯定會有所提升。

    還停留在原地,實在不正常。

    不過翻了翻之後,他只是搖頭,“不清楚。”

    趙天華無奈,把卷子收了起來,“不瞞你說,我一個大學同學初中的時候教過顧揚,喜歡的不得了,說顧揚是他見過最聰明的學生。高中變成這樣,他經常自責,說是初三那年是他沒能好好關心那孩子,也不知道到底家里出了什麼變故,心就這麼散了。我听他說得多了,少不得要關注顧揚,而且他父親也真的很關心他的學習,隔三差五的給我打電話。我看他最近挺好學,一直跟你一起,還以為他真收了心了。行吧,”趙天華說著看了看時間,快上課了,便收了話茬擺了擺手,“學習這事兒還是要靠他自己,你回去上課吧。”

    林蕭然點了點頭,轉身離開。

    回到教室上了鈴聲正好響起,而他的同桌還沒有來。

    此時已經是大課間結束,開始上午第三節課了。

    顧揚經常遲到,但是這個時間還沒來卻不多見。

    林蕭然的腦子里不知為什麼,回想起了趙華天的話——也不知道他家里出了什麼變故,心就這麼散了。

    想了想他拿出了手機,準備給顧揚發信息。

    蔥白的指尖空懸在發送兩個字上頓了頓,他又把手機收了回去。

    算了,晚上回去當面說吧,他還有事要當面問顧揚。

    結果顧揚不但一整天沒有來學校,晚自習結束林蕭然回到顧家,也沒能見到他人。

    這倒是讓他有點奇怪,自從他搬來顧家之後,顧揚好像從來沒有這麼晚沒回來過。

    不過他也沒多想,洗了澡稍微玩了一會兒游戲就(上shang)床(睡Shui)了。

    誰知道(睡Shui)到半夜他卻被一陣響聲驚醒了,嘩啦一下,好像是某種瓷器砸在地上的碎裂的聲音。

    黑暗中他困惑的眨了眨眼,猶豫著要不要起床看一眼,就听到一把喝斥怒吼的聲音傳了進來︰“顧揚你天天甩臉(色)給誰看?我生你養你這麼大,難道還欠你的嗎?你到底在跟我嘔什麼氣,你倒是說啊!”

    顧修遠?

    林蕭然很意外。

    文質彬彬的顧修遠居然也會這麼歇斯底里的發脾氣?

    “你說啊!你不是對你老子我有一肚子怨言,你今天就給我說清楚,老子也懶得跟你打啞謎了。你說,你說……”

    嘩啦!

    又有東西被摔在了地上。

    “先生,你喝醉了,我扶你上去。”下人在說話。

    “我沒醉!你們都別管,我今天就要听听這個畜生能說出什麼來。三年了,三年來我每天回自己家還要看他的臉上,我受夠了!你們讓他說,讓他給我說。”

    緊接著又是一陣 里啪啦的聲響,還有下人的勸慰,折騰了好幾分鐘才終于安靜了下來,全程林蕭然都沒听到顧揚開口說一句話。

    不一會兒二樓的走廊傳來了腳步聲,不緊不慢,有點散漫,一听就是顧揚。

    林蕭然在繼續(睡Shui)覺還是出去看一眼間猶豫了一秒鐘,掀了被子下床,開門。

    顧揚正好走到門口,兩人的目光就這麼直(勾gou)(勾gou)的撞上了。

    愣了一瞬,顧揚上揚著嘴角沖他笑的很好看,“吵到你了?抱歉。”

    林蕭然沒說話,剛(睡Shui)醒的眸子透著一點霧氣,就那麼一瞬不瞬的盯著顧揚看,卻完全沒能從顧揚的臉上看出一點點不同往常的情緒來,明明兩分鐘前,樓下鬧的那麼不可開交。

    顧揚見他不說話,便又道︰“(睡Shui)吧,不會再吵了。”說完他推開自己的房門進去,順手關門,一只白淨修長的手忽然伸過來抵在門上。

    回頭,他就撞上了林蕭然清澈漂亮的眼楮。

    “聊聊。”林蕭然說話間,已經未經他的許可推門走進了他的房間。




同類推薦︰ 最強妖孽天王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偷偷藏不住超神機械師清穿之媚寵春嬌死亡回旋[無限]身份號019穿成暴君的男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