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學神,抑制劑要嗎 第11章 第 11 章

第11章 第 11 章



    一周時間說長不長,平時顧揚上課(睡Shui)覺玩游戲,偶爾逃課出去鬼混,時間很快就過去。[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

    可現在,時間卻跟沒上發條的鐘一樣,指針都不太往前走了。

    沒辦法,顧揚上高中之後,就沒有正經八百的端坐著上過課,更沒有認真的寫過作業,眼下卻總會因為林蕭然一個眼神一個動作,不自覺的就變成了好學生。

    他這狀態自己不舒服,整個高三一班的眾人也都懵逼了,連來上課的老師看到他端坐著看著黑板,時不時還低頭記筆記的狀態都懷疑自己是不是走錯教室了。

    “臥槽什麼情況?揚哥這是痛改前非了?”

    課間陳宏(強qiang)跟蔣濤探頭從一班的口門看進來,一個比一個懵逼,看著顧揚低頭寫卷子的模樣,他們都在懷疑自己是不是昨晚沒(睡Shui)好,出現幻覺了。

    “太嚇人了,我都不敢靠近他。他是受了什麼(刺ci)激嗎?昨天下午不還逃了半天課,難道是昨天下午受的(刺ci)激?”蔣濤問。

    被他這麼一問,陳宏(強qiang)立刻想起來了,“別說,昨晚下午揚哥真的挺奇怪的,他居然給我打電話要林學神的電話號碼。”

    “臥槽!大課間的時候,林學神找我要了揚哥的電話號碼。”

    那會兒林蕭然發現身上冒出了顧揚的信息素,本能的就想找顧揚,但他沒有顧揚的電話,就找到了蔣濤,開門見山的要了顧揚的號碼。

    蔣濤昨天在林蕭然跟前橫的很,今天完全不敢,因為陳宏(強qiang)後來告訴他,林蕭然上次一個人(干gan)翻了春風校霸跟他的兩個小弟的光輝事跡。

    蔣濤當時嘴上說不可能,今天(身shen)體卻很誠實,林蕭然問什麼答什麼,甚至完全沒去想林蕭然要顧揚的電話,到底什麼意圖。

    此時听到了陳宏(強qiang)的話,才覺得這事兒有點奇怪。

    兩人對視了一眼,目光落在了林蕭然的身上,默契的得出了結論,顧揚反常肯定跟林蕭然有關。

    于是晚上一放學就沖過來拉著顧揚出去晚飯。

    七中規定高三從周一到周五要上晚自習,下午的課結束給一個小時吃飯休息的時間。

    學校是有食堂的,不過在學校關了一整天的學生,這個時間都喜歡去校外放個風。

    學校後面有一條美食節,什麼小吃餐館都有,這個時間正是一天中人流量最大的時候,學校關了一天的學生跟餓慌了兔子一樣,三兩成群的出來覓食。

    顧揚他們常去的是一家味道不錯的小飯店,三個人是常客,進去老板就主動跟他們打招呼,“下課啦?今天還是老樣子?”

    “老樣子老樣子。”蔣濤一邊說著,自來熟從冰櫃里拿了三瓶可樂。

    這邊顧揚跟陳宏(強qiang)剛坐下,陳宏(強qiang)就按捺不住八卦之心,“揚哥,咋的了這是?怎麼忽然就痛改前非了?受什麼(刺ci)激了跟兄弟們說一聲,搞不好咱們也能幫上忙的。”

    顧揚拿過可樂仰頭喝了兩口,懶散的靠在椅子上,對陳宏(強qiang)的問題充耳不聞。

    跟他認識久了,陳宏(強qiang)知道他就這樣,平日里看著散漫的很,還有點吊兒郎當,可實際上根本就不是那麼回事,心里賊有分寸,什麼話能說什麼話不說,拿捏的死死的。

    此時顯然是他問到了,不能說的那部分了。

    可……他壓不住心里的八卦之情啊。

    忍了又忍,生生沒忍住,旁敲側擊的開口︰“那個揚哥,昨晚你怎麼那麼著急忙慌的跟我要林蕭然的電話號碼?該不會,他把你……怎麼……”

    漸漸的,他越說聲音越低,坐在對面的顧揚似笑非笑的看著他,分明什麼也沒說,可他忽然就壓力倍增,覺得自己說不該說的話,連忙改口,“那個,我……”

    結果不給他道歉的機會,顧揚落在他身上視線已經越過他的頭頂看向門口。

    林蕭然高挑縴細的身影毫無征兆的出現在了門口,抬著頭正在看貼在門口的菜單,看了一會兒 ,似乎是找到了自己愛吃的菜,抬腳走了進來。

    顧揚正好坐在門的正對面,兩個人目光撞了個正著,林蕭然有些意外,但也僅僅只是愣怔了一秒,清澈的眸子轉開,跟以前一樣,仿佛不認識顧揚,徑自從三個人身邊走過去,找老板點菜去了。

    顧揚低下頭,蹭了蹭鼻尖,嘴角彎了彎。

    好像也有些不一樣。

    在七中顧揚不喜歡林蕭然這事兒並不是秘密,這大概要歸功于,顧揚的兄弟多,總有幾個口沒遮攔的。

    卻幾乎沒人知道,林蕭然其實也不喜歡顧揚。

    但顧揚自己知道,因為林蕭然看他的眼神。

    比如像剛才這種情況,林蕭然如果毫無征兆的撞上了他的目光,一定會很嫌棄的撇開,甚至會奉送個白眼,以示自己不爽。

    可剛才沒有,剛才林蕭然就只是平靜的看著他。

    事實上不只是剛才,昨晚標記之後,林蕭然就沒有對他(露)出過這種明顯的敵對情緒。

    所以……

    他嘴角的弧度又上揚了幾分。

    看來受臨時標記影響的,不只他一個。

    意識到這一點,他的心情好了很多,畢竟,這種不爽,不能他一個人承受。

    心情好了,食欲就好了,跟陳宏(強qiang)和蔣濤三個人三下五除二的把一桌菜給解決了。

    吃完三個人付了錢準備走,剛到門口,遇到一個女生迎面走進來,顧揚正要給對方讓路,女生卻忽然紅著臉,雙手捧著一杯(奶Nai)茶抵到他跟前,聲音顫顫巍巍︰“那個……顧揚,今天……挺熱的,我……剛才排隊買了……隔壁的(奶Nai)茶……你……喝喝看?”

    顧揚︰“……”

    她誰啊?

    不對!

    他還沒想清楚哪兒不對,已經本能的回頭去看林蕭然了。

    此時林蕭然還在安靜的吃飯,听到這邊的動靜抬頭看了過來,不巧又撞上了顧揚的眼楮。

    在回頭的霎那間,顧揚就反應過來,臨時標記的後遺癥又來了,讓他在面對這種情況時,本能會想到被自己標記過的omega,擔心對方會介意。

    耤I

    這他媽也太夸張了吧?

    他不爽,正要梗著脖子把臉轉回去,目光卻掃到了林蕭然的嘴角。

    學神水紅的嘴角邊上粘著一粒米飯,偏偏對方毫無察覺,睜著那雙漂亮的眼楮來回在顧揚跟那個女孩身上看。

    那模樣……竟然有點……好玩。

    “呵……”顧揚一個沒忍住笑出了聲,瞬間打破了稍稍詭異的氛圍。

    女孩被他笑的臉更紅,抓著(奶Nai)茶的手抖了抖,張了張嘴正想再說點什麼,卻見顧揚根本沒看她,直接走到林蕭然的旁邊,笑著指了指對方的嘴角︰“你這里粘了東西。”

    女生,陳宏(強qiang),蔣濤︰“……”

    這……什麼情況?

    老兄,這兒妹子在表白呢,你答應還是拒絕給句話啊,怎麼還跟別人聊上了,而且還是你特看不上的林蕭然。還嘴角粘了東西?校霸什麼時候這麼助人為樂了,人設呢?

    倒是當事人林蕭然居然反應極其平靜,似乎完全沒覺得顧揚的反應很不正常,蔥白的指尖夾著張紙巾抽了出來,在嘴邊擦了擦,米粒被帶走,只剩下水紅的兩片嘴唇抿了抿,看著顧揚,又看了看(奶Nai)茶女生,沒說話,顧揚卻明白了他的意思︰人女生還等呢?

    顧揚這才回頭看了女孩一眼,笑吟吟的,“這大熱天排隊買(奶Nai)茶多累啊,自己留著喝吧。”

    意思就是,不要。

    女生自然听懂了,抓著(奶Nai)茶的兩只手都快把杯子給擠破了,臉漲的通紅。

    本來女孩主動就需要鼓足勇氣,現在還被當眾拒絕了,臉皮薄的自然站不住。

    有那麼一瞬間,林蕭然覺得那姑娘大概要哭了,結果沒有,對方居然漲紅著臉,扭扭捏捏的又問了一句︰“你……你是……不是……不喜歡……(奶Nai)茶?”

    還不死心?

    顧揚有點意外,桃花眼依然含著笑,聲音溫和︰“我很喜歡喝(奶Nai)茶,不過不喜歡別人買的。”

    好了,這次女孩死心了,緊緊的咬著嘴唇,轉身飛快的跑了。

    陳宏(強qiang)跟蔣濤兩個看著女孩的背影,忍不住心痛惋惜。

    那女孩可是七中出了名的大美女,學校追她的男生能從教學樓排到大門口,這麼個大美女送上門,他們揚哥居然只看到了林蕭然嘴角沾了一粒米飯。

    這他媽就是長得帥的權力嗎?

    太他媽(操cao)蛋了!

    兩人不禁有些憤憤的想著,回頭卻見顧揚跟著吃完飯的林蕭然一起站起來往外走去。

    “揚哥,咱不去打籃球嗎?”

    七中雖然有安排晚自習,可那都是給好學生安排的,對顧揚這種學渣沒任何意義,基本上晚自習他們都不去上的。

    “今天不去了,上自習去,你們玩。”說完丟下兩個兄弟,跟著林蕭然一起走出去。

    陳宏(強qiang)蔣濤不由對視了一眼,久久才反應過來,不約而同吼了一聲︰“臥槽!”

    事實上不只是他們兩個驚訝,林蕭然也有些意外。

    從顧揚今天乖乖坐了一整天學習開始,他就覺得對方不正常,剛才他吃完飯也只是隨口說了一句回學校,沒想到顧揚就真的跟來了。

    就好像很听他的話一樣。

    他忍不住側過臉去看身邊的alpha,眸子里透著並不掩飾的疑惑︰“你有點奇怪。”他說。

    顧揚雙手(插cha)兜,散漫的走在他身邊,聳聳肩,“我也覺得我很奇怪,自從咬了你一口,就只能對你言听計從了。標記後遺癥。”

    他這個人想得開,一整天都過去了,他已經接受這個事實,說出來也毫無負擔。

    林蕭然卻愣怔了一瞬,驚訝的盯著顧揚看,顯然很意外,他完全沒想到alpha還有後遺癥。

    顧揚還從來沒在林蕭然的臉上看到過這麼明顯的表情,忍不住笑了起來,“(干gan)嘛那麼驚訝?你不是也有後遺癥。要不你瞪我一下試試?”

    瞬間,林蕭然一記眼刀飛了過來,聲音清清涼涼︰“我不但能瞪你,還能揍你,要不要試試?”

    仿佛為了印證他的話,說完他的手就搭上了鏡框,一副要動手的樣子。

    顧揚連忙往旁邊挪了兩步,“喂,你現在動手勝之不武,你明知道我現在根本對你下不了手。你有本事等一周,標記過了,我們再一決勝負。”

    林蕭然盯著他看,此時的顧揚哪里有一點校霸的模樣?站在他兩米開外,警惕的看著他,似乎已經做好了他動手,自己要怎麼閃躲的準備。

    林蕭然忍不住嘴角微微上揚了一點,重新帶上了眼鏡,“好,那一周後再揍你。”說完轉身走了。




同類推薦︰ 最強妖孽天王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偷偷藏不住超神機械師清穿之媚寵春嬌死亡回旋[無限]身份號019穿成暴君的男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