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學神,抑制劑要嗎 第10章 第 10 章

第10章 第 10 章



    不得不說,七中的教學樓過于老舊,洗手間都是後來翻新的,可面積有限,所以隔間非常狹小。[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

    此時兩個超過一米八的男生擠在里面,著實有點捉襟見肘,顧揚為了給林蕭然騰出空間,不得不把手撐在林蕭然的身後,結果這陰差陽錯的姿勢正好把林蕭然圈在了他跟門板之間。

    但林蕭然好像並不在意,只被他拉進來時候,抬頭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似乎不明白他為什麼要跟著進來。

    事實上顧揚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要跟進來,只能說,(身shen)體快過了腦子吧。

    臨時標記後遺癥。

    隨即林蕭然就低下頭去,(露)出了脖子後面的腺體,蔥白的手指抓著阻隔劑對著上面了起來。

    顧揚比他高出了一節,一低頭就正對上了林蕭然的腺體。

    昨晚的牙印已經消退,粉(色)的楓葉看起來格外明顯,他能聞到自己的信息素包裹著冰糖雪梨的味道從那片楓葉里面冒出來,在這狹小的隔間里,絲絲縷縷,格外分明。

    然後他的(身shen)體忽然開始莫名的躁動,他連忙抬起頭看著天花板,再次懊惱自己跟個痴漢一樣,盯著一個omega的腺體發呆,簡直太沒節(操cao)了。

    可林蕭然也太沒自覺了吧?

    omega的腺體算得上是**部位,特別是在面對alpha的時候。

    林蕭然居然這麼堂而皇之的在他跟面(露)出來,也不知怎麼想的。

    顧揚盯著天花板胡思亂想著,隔間外面的人終于放完水,磨磨蹭蹭的走了。

    他頓時有種如釋重負感,手落到門把上,準備開門出去。

    林蕭然清冽的聲音忽然傳進他的耳朵,“冒出來了。”

    “嗯?”顧揚一時沒反應過來,從鼻子里發出了困惑的聲音,低頭看向對方。

    林蕭然正好抬頭,清澈的眸子對上他的,抬手指了指他的脖子後面腺體的位置,“你的信息素,冒出來了。”

    被他這麼一說,顧揚才終于意識到,在林蕭然噴過了阻隔劑之後,空氣中還彌漫著一股淡淡的雪松味,是他身上飄出來了。

    這讓顧揚很驚訝。

    事實上他自己是很少用阻隔劑的,因為除了在外面跟人打架的時候,他的信息素不會胡亂釋放。

    可現在分明什麼過激的行為都沒有,他僅僅只是跟林蕭然靠近了點,聞到了他身上屬于自己的味道,信息素就冒出來。

    這難道也是臨時標記的後遺癥?

    除了驚訝之外,他還有些難堪,畢竟對著一個omega釋放信息素,是極其不道德的行為,就算此時他的信息素不會傷害到林蕭然,也不能改變這一點。

    “抱歉。”他的聲音因為信息素失控,稍稍有些沙啞,低頭看著林蕭然的眸子帶著坦誠歉意。

    林蕭然看著他,眼楮里閃過一抹詫異,壓根不懂他為什麼要道歉。

    在林蕭然看來,顧揚的信息素失控不過是正常的生理反應,沒有對錯。

    所以他對這句抱歉置之不理,把阻隔劑遞過去,“少廢話,快點弄好回去上課。”

    顧揚愣怔了一瞬才接過阻隔劑,低頭對著腺體了幾下,嘴角忍不住上揚了幾分。

    他發現林蕭然還挺有意思的,雖然方才林蕭然並沒有直說,可顧揚還是從他的眼楮里看出了他的想法。

    那家伙想問題大概是直線思維吧,所以完全不會覺得他的信息素失控是一種失禮。

    兩人都好了阻隔劑,時間也差不多快要下課了。

    為了避免被人撞上,他們還是在隔間里仔細听了听外面的動靜,畢竟被人看到他們兩個人從同一個隔間出去,實在有點解釋不清。

    隔著門板听了半天,確定沒人後他們推門出去了。

    結果下一秒撞上一張熟悉的臉孔。

    管元凱︰“……”

    林蕭然顧揚︰“……”

    安靜∼

    三秒鐘後,林蕭然打破了沉默,揚了揚手中的阻隔劑,“不舒服,讓顧揚帶了瓶阻隔劑。”

    管元凱張大了半晌沒合攏的嘴巴終于合上了,木木的點了點頭,“哦。”

    哦完這一聲,林蕭然跟顧揚已經雙雙離開洗手間,只剩下他一個人愣怔著,直到順利的放完水,他空空的腦袋才終于恢復的了運轉。

    他剛才看到了什麼?

    林學神跟校霸一起從同一個隔間里走出來對不對?

    林學神說是讓校霸帶了阻隔劑,可帶阻隔劑也不用兩個人擠在一個隔間里吧?

    不對,一定有問題!

    難道是校霸終于忍不住要對林學神出手了?

    上課的時候把林學神堵在廁所隔間里,狠狠揍一頓,還不許林學神說?

    網上不也經常報道那些學習成績不好的學生就是這麼霸凌好學生的嗎?

    天啦,林學神不會真的被打了吧?

    他越想越覺得自己猜的**不離十,匆匆跑回教室拿起手機,打開一班臨時群就要把自己的新發現分享出去。

    忽然,他感受到背後一道冷光投射在他身上,連忙僵直著脖子扭過頭去,冷光倒是沒看到,卻正對上了一雙含笑桃花眼,顧揚正笑吟吟的看著他。

    臥槽!

    還不如是冷光呢。

    三伏天里,他生生打了個冷顫,連忙放下手機,安靜如雞的坐著一動不敢動。

    林學神,對不住了,我慫,我不敢幫你伸張正義,我怕明天要被校霸堵廁所隔間里揍。

    叮咚∼

    不過他不說,一班臨時群還是鬧騰了起來。

    學神是我偶像︰那個……你們看到沒?學神失蹤了一節課,剛才跟校霸一起回來了。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想多了,你們說會不會是校霸把學神堵在哪里,欺負我們學神了?

    校霸是我偶像︰喂喂喂,有證據嗎就這麼污蔑我偶像。

    (奶Nai)茶一杯不夠︰有一說一,林學神一般不會無辜逃課,而且,我也沒見他跟校霸一起過。

    不減十斤不改名字︰你是在內涵什麼嗎?講真的,就你們這群學神粉夠了好嗎?一天天的覺得我們揚哥會欺負你們學神,是什麼毛病?被迫害妄想癥嗎?就你們自己想想,咱們揚哥打架一挑五的實力,真要對學神動手,他能這麼好端端連塊皮沒(脫tuo)走回來?

    抹茶芝士蛋糕︰還怪我們天天懷疑你們校霸?難道不是校霸自己對學神的敵意太深藏不住嗎?再說你也知道他打架厲害,肯定知道打在什麼地方沒有痕跡,說不定咱們學神都受了內傷了。

    ……

    臨時群眾人顯然分成了兩派,為校霸到底有沒有揍學神吵的不可開交。

    後排兩個當事人卻完全不知情,此時一個低頭趴在桌子上刷題,一個抱著手機靠在牆上玩游戲。

    林蕭然忽然想起了什麼,停下手中的筆,轉頭問顧揚︰“卷子呢?”

    “哦,等一下。”顧揚騰出一只手從書包里抽出了幾張最整齊的卷子遞了過去,眼楮始終盯在手機上,都沒抬一下。

    結果遞出去半天,對方也沒接。

    他這才把注意力從游戲上拉了出來,抬頭看過去,只見林蕭然(身shen)體微側,蔥白的手指撐著下巴,一手熟練的轉著筆,盯著他一瞬不瞬的看著,薄薄的(紅hong)唇緊抿著並不說話。

    剛才在洗手間的時候,顧揚發現自己總能從林蕭然的眼楮里讀懂他要表達的意思。

    此時竟然也讀懂了——我要的是你的卷子。

    額……

    顧揚眉心跳了跳,萬萬沒想到,林蕭然不只是幫他寫解題步驟,還真的開始督促他學習。

    頭疼。

    早知道昨晚不圖省事,張嘴就答應了。

    現在總不能真的被他逼著刷題吧,校霸的面子沒地方擱。

    顧揚腦子里百轉千回,桌子下面的腳已經挪到桌子外,下一秒長身而起,準備以實際行動(逃課)告訴林蕭然,別費心了,他不學。

    林蕭然依然沒說話,只是盯著他,確定他似乎真的要走後,直接拿回了自己的卷子,低頭不再看他。

    顧揚的腳卻忽然抬不起來,看著林蕭然低頭的側顏,他的標記後遺癥又發作了,覺得自己好像欺負了被自己標記過的omega,簡直就是個不負責任的人渣。

    而且這種罪惡感完全無法緩解。

    最終,他無奈的坐回去,從書包里翻出了皺巴巴的卷子,嘟囔了一句︰“我現在寫,行吧?”

    耤I

    這一周能不能快點結束?往後誰再想讓他標記,有多遠滾多遠,門都沒有!




同類推薦︰ 最強妖孽天王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偷偷藏不住超神機械師清穿之媚寵春嬌死亡回旋[無限]身份號019穿成暴君的男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