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學神,抑制劑要嗎 第9章 第 9 章

第9章 第 9 章



    房間里,只有筆尖沙沙寫在紙面上的聲音。【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cc

    林蕭然安靜的趴在桌邊,旁邊落了幾張寫完的卷子。

    不過今天這些卷子都跟以往不太一樣,他把前面選擇題跟填空題的解題步驟都在旁邊寫出來了。

    吃飯的時候,顧修遠忽然提出讓他督促顧揚學習,林蕭然當然不願意,可想到林嵐跟顧修遠(關guan)系,他把到了嘴邊的拒絕的話咽了回去,乖巧的答應了。

    那時他還有另一個想法,他想顧揚肯定不會答應。

    一來看顧揚平時的態度,壓根就沒有想學習的意思,而且顧揚看不上他,肯定也不願跟他學。

    二來顧揚跟顧修遠(關guan)系不好,十有八,九不會那麼乖乖听話。

    所以他點頭答應後,就坐等顧揚拒絕。

    誰知道低頭吃飯的顧揚,放下碗筷就跟他來了句“那以後就麻煩你了”,態度溫和有禮,一副想好好學習天天向上的好孩子的樣子。

    林蕭然︰“……”

    清澈的眸子盯著顧揚看了又看,懷疑自己是不是幻听了。

    但顯然沒有。

    在顧揚說完,轉身帶著白糖上樓後,顧修遠立刻就開始跟他道謝,仿佛他已經給顧揚成績提高了三百分了。

    吃完飯回房,林蕭然還是覺得事情有點奇怪,顧揚不該答應的,可為什麼偏偏就答應了呢?

    總不能跟前兩天換座位一樣,是為了給他添堵吧?

    顧揚不能這麼無聊吧?

    這事兒暫時不好下定論,可他話說出去了,現在也只能教,畢竟他可不願做一個說話不算數的人。

    只是他學習成績好,卻並不擅長當教別人,回來想了半天,最終決定自己把解題步驟寫詳細一點,讓顧揚自己看,看不看的懂,再說。

    十一點多,他終于把作業寫完了,看了眼時間起身出門。

    顧揚的房間就在他對門,他抬手敲了敲。

    不一會兒門打開了,顧揚站在門內,一手拿著手機在玩游戲,里面還傳來了陳宏(強qiang)著急忙慌的聲音︰“揚哥救我救我,臥槽,死了。揚哥你(干gan)嘛呢?這時候掛機,是人(干gan)的事兒嗎?”

    顧揚沒理他,轉手把手機丟回(床chuang)上,靠在門邊看著林蕭然,有些意外︰“怎麼了?缺什麼東西嗎?”

    他這話問的真心實意,畢竟林蕭然現在住在他們家里還算是客人,他這個主人多少要有點做主人的樣子。

    而且除此之外他也想不到林蕭然還能因為別的什麼事情來主動找他。

    話音落在卻見林蕭然揚了揚手中的試卷,對他說︰“自己先看,不懂的再問。”說完,把試卷遞了過來。

    顧揚有些意外,愣了一秒,伸手接過去,笑道︰“謝了。”

    林蕭然沒說話,點了點頭,轉身回房。

    顧揚看著他關上房門,低頭正想翻翻看手中的試卷,手機里陳宏(強qiang)已經快哭了,“揚哥,別真掛機啊,我沖國服呢,輸一局就回到解放前了。”

    他只好把試卷丟在桌子上,拿起手機繼續打游戲。

    十分鐘後,終于艱難的打贏了翻盤局,陳宏(強qiang)高興的連連夸他︰“揚哥你真厲害,說真的,我真以為這局神仙來來了都救不回來了,結果您老愣是一個人帶飛了。快快快,再帶飛兩把,我就妥妥的國一了。”

    說著又給顧揚發來了邀請。

    顧揚直接點了拒絕,丟了句︰“幾點了,(睡Shui)覺。”說完就退出了游戲,把手機丟到了桌子上,拿起了林蕭然的卷子翻看起來。

    看著看著,他眼底習慣(性xing)的笑意不見了,神(色)有些凝重。

    林蕭然居然為了讓他看明白,把所有的選擇題填空題的解題步驟都詳細的寫在了旁邊。

    他的字寫的很好看,跟他的人一樣,(干gan)淨利落,工工整整,此時看在顧揚眼楮里,竟多了一種奇怪的感覺,顧揚的心底居然隱隱的有點慚愧,覺得好像辜負了人家的好意。

    其實晚上他在飯桌上答應顧修遠的提議,不過就是怕麻煩,如果不答應,顧修遠就會長篇大論跟他說教,與其這樣,他不如痛快的答應。

    至于答應過後學不學還不是在他自己?

    卻沒想到,他這里沒當回事,林蕭然卻當真了。

    也不知是怎麼了,他腦子里忽然就冒出了傍晚林蕭然一個人坐在樹下的畫面,(強qiang)忍著發情期折磨的他整個人都在輕微的發抖。

    很難受吧?

    顧揚雖然不是omega,沒有發情期,可是初中生理衛生課講過,omega處于發情期時一定要使用抑制劑或者其他方法緩解,否則對omega來說,是極大的折磨。

    而林蕭然剛從那種折磨中走出來,竟然還幫他寫了這麼多解題步驟。

    越想顧揚越覺得心里愧疚,(身shen)體不听使喚在書桌邊坐下,從書包里翻出了幾張皺巴巴的卷子展開,拿起筆開始 做題。

    一個“c”填進去後,他才反應過來自己在做什麼,連忙把筆丟了,轉身撲倒(床chuang)上(睡Shui)覺。

    臨時標記的後遺癥這麼嚴重嗎?連林蕭然說的話,他都要言听計從了?

    太可怕了!

    不是說被標記的omega對alpha會產生依懶(性xing)嗎?他怎麼在林蕭然身上沒看到這一點,反倒自己越來越反常?

    該不會隱(性xing)omega跟普通的omega不一樣吧?

    正好他(睡Shui)不著,拿起手機搜索了一下隱(性xing)omega。

    這個詞他今天是第一次听,此前就算是在生理衛生的課本上也沒見過,所以完全不了解。

    事實上網上關于隱(性xing)omega的資料也不多,而且很多都是胡亂推測,只有一個專門研究隱(性xing)omega的醫生說的靠譜一點。

    他說隱(性xing)omega總體跟普通omega沒什麼區別,他們依然會受到alpha信息素的影響,會因為(性xing)別(關guan)系臣服于(強qiang)大的alpha,只是因為信息素無法被其他個體聞到,導致了他們基本終身無法遇到契合自己的alpha,一生都要忍受發情期無法緩解的折磨,這其中的痛苦,沒有經歷過的人,是無法感同身受的。

    黑暗中,手機的微光照在顧揚那張輪廓分明的臉上,他抓著手機的指尖微微發力,關節有些泛白。

    又來了。

    在得知林蕭然會經歷怎樣的折磨後,他心里又開始不舒服,好像他身為alpha沒能保護好自己的omega一樣。

    真他媽見鬼了!

    這上面不是說了,隱(性xing)omega跟普通omega一樣嗎?所以他現在這種狀態,應該就是臨時標記後的正常反應吧?

    他不喜歡這種反應,所以丟下手機,擯棄這些奇怪的念頭,翻身(睡Shui)覺。

    所以他也沒看到後面還有一段話︰雖然絕大部分隱(性xing)omega終身無法遇到契合自己的alpha,但也有極少數個例,他們能遇到專屬于自己百分百契合的alpha,對方不但能聞到只有專業設備才能聞到的信息素,還會因為標記,對omega產生(強qiang)烈的保護欲,這種保護欲(強qiang)過普通ao標記數倍。

    什麼都不知道顧揚,終于在輾轉反側了半夜之後(睡Shui)著了,並且順利的一覺(睡Shui)到中午,錯過了一上午的課。

    他也不著急,起床(洗xi)澡洗頭吹頭發,再下樓吃個午飯,懶洋洋的出門時,下午的課都已經開始了。

    反正他也不是奔著上課去的,時間對他來說就是數字,他甚至在路過網吧的時候尋思這要不要打電話把陳宏(強qiang)他們叫出來上網去。

    就在這時,他的手機響了。

    林蕭然?

    他昨天跟陳宏(強qiang)要來了林蕭然的電話,雖然沒打通,還是順手保存了。

    不過,林蕭然居然有他電話,他還挺意外。

    而且現在是上課時間,林蕭然這個時間打電話過來也很奇怪。

    想了想他按下了接听鍵,還沒說話,林蕭然的聲音就傳過來了,“你能來學校嗎?”

    “……”怎麼林蕭然除了給他寫解題步驟,現在還要管他去不去上課了?管的也太多了吧?

    顧揚心里直發牢騷,結果嘴上卻(脫tuo)口而出︰“怎麼了?”

    “我要阻隔劑,又有你的味道了。”林蕭然的聲音清冽咧的。

    要阻隔劑不會去學校的小賣部買嗎?顧揚腹誹著,嘴巴卻根本不听腦子的︰“行,我五分鐘就能到,你先找個地方躲一下?”

    “我在洗手間,你到了直接過來。”說完林蕭然掛了。

    此時他正一個人坐在洗手間的隔間里,清澈的眼楮盯著手機屏幕眨了眨,有些困惑。

    他明明可以直接去小賣部買阻隔劑的,可等他反應過來時,他已經給顧揚打電話了。

    這就是標記後,omega對alpha的依賴(性xing)?

    有點討厭。

    他撇了撇嘴,準備忘了剛才的電話,自己去買阻隔劑。

    結果剛站起來,洗手間的門本猛地推開,顧揚出現在了門口。

    他滿頭是汗,連身上的校服都汗透了,一看就是一路狂奔過來的。

    看到林蕭然,他似乎松了口氣,一手撐在門框上喘息,額頭上的汗水順著他高挺的鼻梁滑落,懸在空中鼻尖上欲落不落。

    林蕭然看著他,心里不知道為什麼有點奇怪的感覺,好像是被保護了的喜悅感。

    有點(肉rou)麻。

    他連忙撇開這種奇怪的感覺,伸手過去,“阻隔劑給我。”

    顧揚這會兒看到林蕭然好端端的站在眼前,也稍微冷靜下來,覺得自己剛才一狂奔過來有點傻。

    不過他不會承認的,直接從書包里翻出阻隔劑丟給林蕭然。

    林蕭然接過去,低頭對著腺體了起來。

    此時走廊里忽然傳來了腳步聲,一路往洗手間這邊來了,大概是某個同學上課憋不住出來放水。

    林蕭然愣了一秒,正想著自己是不是要躲一躲,只見站在門口的alpha一個箭步沖過來,抓住他的手腕,將他帶進了隔間里面,啪的一下把門關上反鎖。




同類推薦︰ 最強妖孽天王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偷偷藏不住超神機械師清穿之媚寵春嬌死亡回旋[無限]身份號019穿成暴君的男妃